单福山


我之所以第一时间未对马英九说的“识正书简”三言两语,是因这“识正书简”原本就是一错误命题。试想,何谓“识正书简”,我以为马英九及观这“识正书简”的读者理解的无非是“识繁书简”,并无什么“识正书简”。现如今,看“识正书简”被海峡两岸炒的沸沸扬扬,我不得不就马英九之说提出异议,质问这连小学生都懂的反义词——正的反义词该是反,而繁的反义词才是简——为什么马英九却偏要说“识正书简”呢?


简单用意识形态的逻辑分析马的“识正书简”,其根据无非是繁体字早于简体字,是简体字的祖宗,该是正宗字;而简体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文字,是晚辈、是旁门左道(有些台湾人还把简体字看成是共匪的文字)——“识正书简”,马英九的意思就是识正宗而书旁门,其核心,就是体现台湾主权意识,要让愈来愈被边沿化的繁体字(也就是台湾字,马英九说的正宗字)能顺势成为可保留,可发扬光大的两岸文字。与此同时,台湾的主体意识才可以渗透到文化领域,借着两岸的融冰,搁置争议,在世界上占有它一席之地(我相信很多台湾意识强烈之人会认同我这观点)。


即便不去想那么高深的政治意涵,单就“识正书简”(也就是识繁书简),大陆一方并未禁止“识繁”,而且还保留着识别由象形文字→甲骨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包括繁体字)……到简体字,乃至现在电脑上的QQ文字,并有相应的学术研究及发展。纵观图画文字经过了三千多年的逐渐演变到现在的简体字,大陆一方之所以习惯于写简体字,并不是大陆居民被官方的规定所限……而台湾居民至今还书写着繁体字,要马英九出来说“识正书简”,是不是很能说明这半个世纪,要不是台湾当局阻断了文字从繁到简的演变(识繁不书简),整个台湾汉民主的文化,怎么可能被狭隘的台独意识所蹂躏,摧残到如此不堪,繁琐的地步呢?


再退一万步,倒过头来按马英九说的去实践这“识正书简”,真要两岸文字能“识正书简”,我想问这“识正书简”是对大陆影像大,还是对台湾影像大?就拿我来说,识繁(也就是识正)我早就识着。看繁体字的书,达小我就没少看。现偶还会在电脑上简繁转换当游戏给朋友发封繁体字的E—MAIL,显摆自己的修养,学者、墨客——我相信很多中国人也早就识繁书简,根本就不需要用什么繁简字典比照繁简字。而在台湾,有多少人能识繁书简?想必不用我说,这“识正书简”该是台湾政府及百姓当务之急的事。要不,台湾怎么走出台湾,怎么从这倒退了大半个世纪的由繁变简的文字中彻底地“识正书简”?


说真的,由一斑窥全貌,台湾这些年自我封闭,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的日子过于长了……这就跟兔子与乌龟赛跑中的兔子一样,曾几何时,台湾的优势与竞争力就这么在台独意识的催眠中彻底地被勤奋地、不知疲倦地、如乌龟一样后来者居上地中国大陆迎头赶超……高瞻远瞩地看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已不是“乌龟”,它正如生物进化中的雄师与猛虎,越到竞技场的终点,越能清醒地发出吼叫声,威震四方。而台湾,这个曾经的四小龙之首的“兔子”,还拿“识正书简”当它的兔子尾巴说事,它是不是暴露出台湾某些领导人夜郎自大的陋习,根本不知这天外有天——这世界已不再是“识正书简”的世界,而该是“识繁书简”的天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