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喋血金城]风雨兼程,骡马炮兵鏖战金城龙虎洞!

剑客888 收藏 26 102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专稿 严禁转载)

1951年初夏的一天,瓢泼大雨下个不停,白茫茫的雨幕遮盖了山野大地。在朝鲜中部山区的丛山峻岭中,有一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骡马炮兵队伍正在雨中艰难跋涉。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位面貌英俊的年轻指挥员,他不时要停下脚步抹去脸上的雨水前后观察着,然后亮起嗓门向着长长的队伍大声地喊道:“同志们加油啊!”这位年轻的指挥员就是199师597团炮一连连长彭四银。

彭连长的话音刚落,二班宣传鼓动员郭恒云就跑出队伍站到一块大石头上打起了快板,他笑呵呵地大声说着自编地快板給战友们鼓劲:“千难万险咱不怕,誓把高山踩脚下,奔赴前线把敌杀,抗美援朝保国家!”

在“呱呱”响的快板声中,战士们顶着风雨不由地加快了行军的脚步,看着精神振奋的战士们,站立在雨中的彭连长从嘴角上露出了满意地微笑。这已经是六十七军所属部队入朝参战连续行军的第十二天了。自打全军渡过鸭绿江之后,由于沿途炮兵车辆、马匹多,部队的行动目标较大,经常遭到空中敌机的狂轰乱炸。美军飞机出动频繁的时候,一天之内部队的行军序列竟被打乱十多次,给全军开进带来很大的困扰。这个季节正是朝鲜的雨季天天阴雨连绵不断,在雨中行军的指战员们体力消耗很大,这几天炮一连的病号明显增加了不少。在开赴朝鲜参战前,连队党支部曾对部队开进提出“胜利完成开进任务,无一人掉队,无一人病送”的口号。面对行军中出现的困难情况,身为连长的彭四银深感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他一面走着一面思考着解决的办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进中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

“老彭,你在想什么啊?”正在思考问题的彭连长被从后面赶上来的指导员常殿英打断了思路,他回过头来笑着对常指导员说道:“你来得正好,有个问题咱俩商量一下。”

“现在部队的参战情绪很高,只是战士们的体力消耗很大各班也都出现了不少病号,许多战士都是咬着牙带病坚持行军,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这对于完成我们支部开进前提出的开进目标来说会有很大的困难。我觉得在部队大休息时是否应该召开一个支委会,先摸摸全连战士们的身体情况,再详细研究一下防病这个问题,进一步进行思想动员以保证开进任务的完成?”彭连长征询地看着自己的老搭档。 “好,咱俩想到一块去啦我地老伙计!”常指导员高兴地点着头说。

天空中一道道闪电在闪烁,滚滚的雷声在山谷里轰鸣,天上的雨越来越大了,党员二班长徐学成扛着日式山炮的大架腿带领着全班在前面开路。扛着沉重的装备在陡峭的山路上攀爬,连里的骡马已起不上作用了,全连把山炮分解开来一人一件背负着行军。突然,二班长徐学成脚下一滑连人带炮架摔倒在地眼看着就要滚下山去,跟在他身后的战士艾福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前拉住了班长。他一边扶起班长,一边扛起了炮架,二班长的双膝摔破了鲜血直流。他一瘸一拐地追上前去坚持着继续要扛炮架,小艾硬是不让他背。徐班长知道小艾的脾气,别看小艾个头不高见了生人只会腼腆地笑,但他认准了的事谁也拗不过他。这几天小艾病了,原来胖乎乎的脸上清瘦了很多,一双大眼睛也陷了下去。刚刚入党不久的小艾就是要强,他咬牙坚持不吭一声。徐班长争不过小艾,只得从小艾身上拿过两条粮袋自己背上。 傍晚,雨停了,雨过天晴的天际飞起了一道彩虹,南进的部队来到一个小山村休息开饭。


这个原有二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在美军的飞机轰炸下早已变成了一片废墟。炮一连的支委会开了有十几分钟,根据支委会的要求各班进行了思想动员,看着眼前烧焦的房屋断桓和瓦栎碎片,结合沿途废墟看到的美军侵略者犯下的一系列滔天战争罪行战士们一个个都是义愤填膺,更增加了战士们对美帝和李承晚集团的愤怒,战士们纷纷表示要给美军和其仆从军以痛击为朝鲜人民报仇!

炮手艾福怒目圆睁气愤地说道:“中朝人民唇齿相依亲如兄弟,美李匪帮是中朝人民的死敌,我们一定要为朝鲜人民报此血仇,为保卫新中国而战!”

部队踏着洒落在满地的月光连夜开拔翻山南进,大休息时地现地教育激发了指战员们的战斗斗志,大家你追我赶争先恐后奋力向山上攀爬,整个行军纵队就像一条长龙一样在深山峡谷中游动。

突然,一道十几米高的悬崖挡住了前进的去路。右边是深不见底的峭壁,左边是咆哮而下的滚滚洪流。怎么办?全连上下几十双眼睛在看着彭连长,大伙都在等待着他拿主意。

彭连长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形稳沉地把手一挥说道:“二班长,你们班先架起一道绳索先过山谷!”“是!”二班长先从马车上拿来一捆粗绳往腰间一系,一溜烟地钻进了谷底。


夜色中的峡谷里只有山洪的轰鸣声,只能见到眼前的急流冲起一道道激浪水花拍击着河岸,二班长趟在三四尺深的激流里一步一步地向对岸艰难移动。他到达了对岸以后飞身来到一棵大树下,把身上的绳索解下系在树上在山谷间架起了一道保障桥梁。战士们手扶着搭起的绳索肩负火炮构件,脚踏着河谷里的石头一个接一个地趟到对岸。

“注意防空!”担任警戒的哨兵发出了防空警报,两架美军飞机飞临行军纵队的上空,敌机在队伍的上空投下了三枚照明弹,把整个山谷照得如同白昼。美军飞机发现了夜行军的队伍,他们俯冲着开始投弹扫射。有些炸弹落到了河里,剧烈地爆炸激起十几米高的水柱,部队只好隐蔽在树林里等待着敌机飞走。

空中的照明弹熄灭了,荫蔽在丛林里的各部队纷纷走出继续前进,天上的敌机仍在盲目地射击轰炸。一枚航弹落在离炮一连队伍只有二十多米不远的地方,巨大的爆炸声把一匹骡子惊得狂奔起来,里路撩着蹄子向深谷里狂奔而去,直接威胁到谷底里兄弟部队的战士们。

炮一连正在指挥部队一排长张喜生一边高声呼喊:“注意惊马!”一边冲向前去用力拉住惊蹿的骡子。张排长长得膀大腰圆身高体壮是炮一连有名的大力士。他用力拉住缰绳两脚蹬地身体后仰,硬是迫使正惊跑的骡子原地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夜间开进的志愿军运输车队

一场惊马伤人的事故避免了,但是一排长由于用力过猛被惊马拖着摔倒在地,尖利的石头刺破了他的膀子,殷红的鲜血直往外冒。待卫生员给他包扎好伤口,他又没事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指挥位置上。这时,美军的第二批夜袭飞机又来到行军部队的上空,炮一连的人员基本上都已穿越了山谷,只有炊事班的人员还在指导员常殿英的组织下涉水渡河。

美军战斗轰炸机施放了照明弹之后,利用耀眼的亮光沿着山谷扫射轰炸,正在谷底的炮一连炊事班战士们冒着敌机扫射的弹雨向上攀爬。老炊事员赵连生凭借自己丰富的战斗经验带领炊事员王宝云和新战士小李,灵巧地避开美军飞机的空中火力绕道前行。

炊事员老赵已经四十多岁了,久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在连续十多天的行军中他的胡子一直没有时间来刮,浓黑密长的满脸络腮胡子让这名老志愿兵战士显得更沧老了许多。他平时话语很少为人淳朴厚道,天天为搞好全连伙食而忙碌着,干部战士都称他是革命的“老黄牛”。老赵看到挑着一担油桶的王保云累得满脸通红呼呼地喘着粗气,就拉住小王的担子让他停下,把放在油桶上面的五、六条粮食袋子放到自己的担子上。

“老赵,你自己也够累的了,这点东西我还但得动。”说着小王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向前赶去。

王保云是一排二班的二炮手,他是争着报名到炊事班来挑给养的。他肩上挑的两只油桶有一百多斤重,但他一路上还是抢着把体力不太好地战友身上的粮食袋,一条一条地加到自己的担子上把两肩压得又红又肿。他在入朝参战前不久向连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要求上级在战斗中考验自己,使自己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炮一连炊事班的几名战士们在指导员常殿英的带领下,躲过了敌机的轰炸和扫射穿越了谷底,一鼓作气赶上了大部队的行军序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穿越河谷的战士

隆隆的炮声震撼着北汉江两岸,六十七军入朝后的第一场硬仗打响了,一群群炮弹呼啸着落向了对岸。盘踞在北汉江南岸818.9高地上的美军部队据险顽抗,一挺挺机枪吐着火舌,在灰暗的夜色里显得十分耀眼。一队美军在我步兵的猛烈打击下溃退收缩不久,就凭借着有利地形在指挥官的组织下重新集结兵力,准备向我军实施反扑。

严阵以待的炮一连阵地早已做好了发射准备,“预备—放!”炮一连连长彭四银沉着果断地下达着射击命令。“咣!咣!”全连一阵急速射,成群的炮弹准确落到了美军集结区域,毫无防备的美军士兵被炸得四处逃窜,重伤倒地的伤员发出森人痛苦呼嚎。这是我六十七军投入朝鲜金城阻击作战后的第三十七个难忘的夜晚。

1951年9月底,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为挽回在战场上的颓势,策划了一个所谓的“范佛里特秋季攻势”向我中朝部队发起了猖狂军事进攻。597团炮一连奉命于9月30日进入前沿阵地,配属步兵单位参加金城阻击作战,一连的炮阵地设置在龙虎洞这条深沟的另一侧山坡上,距美军占据的818.9高地和黑云吐岭只有一千多米远。

一连进入阵地之后,全连干部战士同心协力连续奋战了四天四夜,从远处的树林里伐来原木构筑起坚固的火炮工事和荫蔽坑道并做了严密的地面伪装,他们还没等缓过气来便投入到了激烈的战斗。在战斗当中全连同仇敌忾紧密协同,配合步兵战友打退了美军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刚才的急速射击,就是他们和担任防御任务的二营四连一次很默契的步炮协同作战,顺利夺回了白天被美军攻占去的阵地。

正在这时,一声声“开饭啰!”的吆喝声在阵地上喊起,从那沙哑的喊声中可以听出那是炊事班老赵的声音,炊事班又上来送饭了。

“今天犒劳一下同志们,吃一顿红高粱米饭外加炖野菜!”老赵笑呵呵地说。

“哪里弄来的粮食啊?”大伙围着老赵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原来,随着我军阻击作战的激烈进行,敌人加强了对我志愿军后方铁路运输线的狂轰滥炸和封锁,致使我前线许多部队的粮食、蔬菜和日用生活品供应中断。二十多天的日子里,炮一连的官兵就很少吃到新鲜的蔬菜和咸盐有不少人得了“夜盲症”,炊事班的同志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年高体弱的炊事员老赵不顾劳累,带头到山林里采集松针、挖野菜,以便在饮食上给全连同志补充含有大量维生素甲的野菜和松针水,使全连干部战士的夜视能力有了明显的改善。

正带领驭手排在后方执行运输任务常指导员听说前沿阵地粮食和蔬菜供应紧张,便亲自把日常节省的粮食和利用休息时间采集地野菜,一齐送到了前沿阵地上。团首长也知道前沿阵地上缺盐,便把自己分到的一点咸盐省了下来交给到团部开会的彭连长,让他带给战斗在一线的战士们吃。全团上下这种深厚的官兵情谊深深感动了当兵多年的老赵,他挑起这来之不易的饭菜穿林过涧健步如飞地来到阵地上,把各级首长和后方同志们的深情厚谊和关怀赶快告诉大家。

老赵一边给战友们往碗里盛饭,一边把这些来之不易的粮食、野菜和食盐的来历告诉大家。阵地官兵们吃着香喷喷的红高粱米饭和炖野菜,大伙心里都感到甜滋滋的。在今天的人们来看,这些东西只不过尝鲜的绿色时令产品,但对当时战斗在艰苦的朝鲜战场上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们来说,这无疑就像吃红烧肉和大米饭一样香甜可口。普普通通的高粱米饭菜充满了上级对下级、后方对前方战友一片情份,更加鼓舞了阵地上指战员们的斗志。这是我军“官兵一致”建军原则在战斗生活中最细微地具体体现,你说那些吃着白面、大米和罐头食品的“联合国军”有可能战胜这样的中国军队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野炊中的志愿军炊事班战士

炮一连的战地晚餐结束了,但一连扩大支委会议还在热烈地进行,送饭的老赵在坑道外面急的团团转。好不容易等到连长和指导员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一大帮其他支委和党小组长们也都出了荫蔽部。老赵迎向前去玩笑地说道:“你们再不出来,俺可就要进去抓‘俘虏’了!”他的玩笑话把领导们都说乐了,阵地上响起一阵欢快的笑声。

这次连支委、小组长扩大会议,传达了团、营党委的指示精神,分析了当前的战场形势。当前,敌人的进攻十分频繁和凶狠并加强了阵地策反心战宣传活动,我军战场作战物资供应紧张,阵地生活条件十分艰苦。这些客观战场作战情况,给党的各级组织做好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此,炮一连支委会经研究做出了如下决议:1、加强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使全体指战员识破敌人的反动心战宣传,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和在艰苦条件下长期作战的思想;2、要发挥党员的先锋带头作用,处处做模范,团结带领群众一起前进;3、要发挥共青团的助手作用,教育青年战士发扬革命英雄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战胜困难,杀敌立功。支委会还决定进行一次阵地党课教育,号召全连越是在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就越要发扬红军长征的光荣革命传统和共产党人的硬骨头精神团结奋战,夺取对敌作战的最后战斗胜利!



忆军史,喜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

本文内容于 2009-6-30 18:11:48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