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二十章 无奈的选择

bloodamoon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URL] “老大,对不起!”黄老七声音有些低沉,我不知道黄老七现在是不是后悔把他的这帮海岛兄弟带入险境。 “老七,不要这么说!我们是兄弟,是不是?”这个老大说完,我又听到脚步移动的声音。 “不过,老七!我得问你一句……你让兄弟们跟你犯险大家没有啥意见!只是你得告诉我们今天这事到底怎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老大,对不起!”黄老七声音有些低沉,我不知道黄老七现在是不是后悔把他的这帮海岛兄弟带入险境。

“老七,不要这么说!我们是兄弟,是不是?”这个老大说完,我又听到脚步移动的声音。

“不过,老七!我得问你一句……你让兄弟们跟你犯险大家没有啥意见!只是你得告诉我们今天这事到底怎么回事?”这老大的脾气还真是不错,差点葬身鱼腹还能说得这么轻巧。

台风的威力我如今算是体验到了! “能上山,莫下海!”这句话说得确实有道理。在山上就算你从珠穆朗玛峰上摔下来,起码还能找到点骨头渣子,可在大海上你一旦出事,就连那点骨头渣子估计也只能在鱼肚子里才能找到。

沿海这一带的居民都很迷信,这是来到这里的感觉。第一年兵的时候,我们连队在一次搞助民劳动时去过部队附近的一位“五保老人”家里。那次钟班长带着我们去给那位无儿无女的孤寡老太太家里送大米和油,她家里客厅里就摆着一个大大的观音,香火不断,老太太还不是拜一下。当时我就纳闷,心说你整天拜佛烧香的有什么用?无儿无女,七十多岁了,一切得靠政府供养着,你拜观音有用吗?回到连队我问班长这事,班长也弄不明白,就告诉我烧香拜佛是这里的传统风俗,我们得尊重他们,至于为啥他也搞不清楚。

后来指导员知道这事又专门给我们搞了一次关于尊重驻地群众风俗的教育,我才明白这里的居民为什么这么“迷信”了!

指导员告诉我们,这里古称“蛮夷之地”,土地贫瘠、地理环境恶劣,人民生活的很艰辛,尤其沿海居民主要靠海吃海,大都以打鱼为生。这种艰辛一直持续到改革开放前。

“能上山,莫下海!”这里的人常说的就是这句话,说明大海的凶险。

大海尽管物产丰富,确实危险异常。这里的渔民经常驾驶着小木船出海捕鱼,一旦遇上大风大浪就会船翻人亡,尸骨无存。这里有“望夫石”,讲的就是类似的故事,丈夫出海打鱼不归,妻子在家里盼啊盼,日久天长化身为石等待着丈夫的归来。这样的故事有爱情的成分,里面却饱含着渔民的生活的血泪历史。在那种科学还极不发达的历史年代,人们处于对大海的恐惧,就杜撰出各种神佛妖怪,以期通过拜佛敬神求得平安,这里香火旺盛的“妈祖庙”就是其中的一个主要拜敬的对象。

这种“迷信”风俗一直保留着,流传着。确实,“能上山,莫下海!”

我的胳膊酸的不得了,全身绷得紧紧的,肺部憋得像要炸了似的。可我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果被这帮人发现,小命就完了!天知道这帮海盗雇佣兵会怎样对付我!

我自问自己不是当英雄的料,更不是那《第N滴血》里面的兰博,现在如果被他们发现了,只有死路一条。一想到“死”这个字眼,我感到死亡离我是如此的近,心里怕的要死!我后悔自己太听话了,指导员要求我们“入乡不随俗”、“尊民俗不迷信”,我绝对做到了!关键我以前就不信这些鬼怪神佛。现在我后悔了,为什么平时不在心里拜拜观音、妈祖、如来佛祖呢?

我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当儿谁也救不了我了。再说,平时不烧香,临时抱着如来佛祖的大脚丫子就是再亲,估计他也会用那五指山把我扇的远远的,或者恼我不尊重他们让我下了十八层阿鼻地狱吧!

这不是演习!

平时没有谁教我一个人对付该如何一群敌人,更没有谁教我如何对付海盗尤其是对付雇佣兵,估计我的石老大他到我这份上也是没招!这次是真的,不是演习!

胳膊肌肉在轻轻的颤抖着,刚想悄悄放下出入口的石板,上面的黄老七又开始说话了,我赶紧打住,再探听一下吧,毕竟知己知彼才能尽可能保住小命!心说你们赶快说,别让老子难受啦!

“老大,这丫头的父亲是我的仇人!”黄老七的声音还是那样蔫了吧唧,语速始终提不上去,我都替他着急。

“我女朋友张芸是他父亲公司的职员,去年七月份跟着他父亲出差到马来西亚,回来后就跳楼自杀了!”黄老七说话声音有点颤抖。

“我找他父亲沈天豪质问,他不见我!我冲进去找他算帐,却被他的保镖赶了出来!……老大,我一定要杀了他给张芸报仇!”黄老七的语气中透出浓浓的恨意和杀意,让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我不想再听下去,悄悄抽出垫在石缝里的军刺,轻轻放下石板,蹑手蹑脚望地道深处走去。

估计走了几十米,我大大呼了口气,真要憋死我了!我走到小黑那里,一屁股坐到小黑旁边,大口喘着气。

我感到背上凉凉的,迷彩服被冷汗湿透了。把枪从背后移到胸前,握着95式,靠着石壁,我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总算没被发现,这说我的战术动作还不错,这几个月的疯狂的自我蹂躏总算有了回报,暂时减回小命!

稍微休息一下,我思索着下一步该干什么。我搂着小黑的脖子,不停琢磨着,确实现在不知道该做什么,关键是我能做什么呢?我的理想就是把这帮王八蛋全部赶走,赶紧修好电机或者换一个备用电池组,让灯塔亮起来让自动化监控系统运转起来,到时候上面也不会怎么处理我。当然现在这种想法,我只能想,如何实现才是我现在要思考的。

我心想要是刘班长或者老郭在就好了,他们肯定能对付这种局面。地道有四个出口,除了宿舍这个出口外,山顶一处,码头附近有一处,还有一处在山的另一侧。要想在不惊动海盗的情况下让自动化观测设备运转起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摸到山顶灯塔切断引导灯的电源,然后再从地面上悄悄潜到电机房内换一个电池组,估计灯塔不开的情况下能撑上几十个小时。估计明天台风一过,这帮海盗肯定会走的,既然他们绑架了那个女孩,肯定害怕海警来追他们。

对了!那个女孩怎么办?我一想到还有这茬,大脑立即当机了。我去救她?我想救她,可我能对付五个雇佣兵吗?

我有点心烦意乱,从迷彩服的臂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火,深深吸了一口,感觉很爽!烟这东西我现在真是爱死它了,至少现在我是这种想法!

女孩怎么办呢?我不知道!现在我还是先保证把能做的做了吧,至于这个小女孩,还是到时候见机行事吧!现在我都不能保证自己能活下来,救人的事还是等等再说吧。

思考好下步行动,我心里稍微安定了下来,细细地享受着香烟给我带来的这种有点麻醉的感觉。身上有点冷,我搂紧小黑,这家伙现在比我镇静多了,趴在地上不知道在看什么。在这黑乎乎的地道里,小黑眼睛和耳朵的灵敏度比我至少高了好几个档次。借着一闪一闪的烟头那微弱的光线,我从“战备物资”堆里拿了瓶水灌了一大口,掐灭烟斗,我站了起来。

我该干活了!这时觉得自己很有点英雄的味道,明知道前面是死路,可还得冲上去。没办法!谁让我穿着这身军装呢?如果我没留下来转士官就不会来到这里,也就不会碰上这档子破事,也就不需要去明知死路还得去闯了。

我不是一个想充英雄的人,也就是想老老实实干工作,让父母觉得儿子没白养的,能让他们觉得脸上因为有一点儿光彩就足够了,至于以后我压根就没想过。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做什么,至少现在以前我是没想过以后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至于现在,我什么都不用想了,这次能活下来再说吧。

拍拍小黑的头,我叮嘱小黑别乱动,然后自顾自地望山顶的方向走去。我没有打开战术手电,现在觉得没必要了。害怕?现在还怕什么呢?地道里能有什么呢?奶奶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地道里我走了估计足足有十分钟,终于到了山顶观察所旁边的地道出入口处。放慢脚步调整好呼吸,我把耳朵先贴到石板上听了听。等了一会,上面没动静,我慢慢推开石板,探头四周观察了一下,黑乎乎一片。我抽出军刺,慢慢爬了上来。

靠着旁边的一块大石头,我轻轻地低下身子,顾不了地上的雨水,把身子仅仅贴在地面上,悄悄四周察看着。

外面的风大的吓人,刺耳而又诡异的声音扎着我的耳膜,使我觉得有点难受。外面一个人都没有,现在雨比先前大了许多,打在脸上有点疼。

估计这帮海盗应该不会现在还跑到外面巡逻察看了吧!我等了一会,慢慢从地上把身体抬起来,猫着腰向灯塔小跑过去。我这个时候不担心被人听到脚步声,和狂风凄厉的吼叫声比起来,脚步声可以忽略不计。

在灯塔入口处,我悄悄侦查了一下,还好!灯塔的门还是开着的,我潜了进去。手持着微光夜视瞄准镜,循着梯子我爬上了灯塔顶部。我动作很轻,切断引导灯的电源,观赏灯塔的开关,我悄悄溜了下来,躲到灯塔旁边的一个石头夹缝里稍微休息了一下,把脸上的雨水擦掉,寻思着下一步的行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