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烨选集 新创作 丢失的“自行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66.html


丢失的“自行车”!


我曾经有一辆二八的自行车,应该是老凤凰的吧,具体的记不住了,那还是十年前的事了,我喜欢骑二八的,北京话曾经叫这种自行车是“大嘎斯”,东北话更有意思,叫“二八大踹”,很直观的反应出了这种自行车的特点。

那辆自行车是什么时候丢的,我还清晰的记的,或者说它根本就没有丢,而是被我弃之不顾了,就在2000年的春节之前,那辆自行车被我扔到了一个令我伤心的地方。自行车被扔在了路边,那时候是冬天,这是一条相对很僻静的小街道,自行车前轮还在转动着,我刚刚给前轮的滚珠上过了润滑油,车轮转动的时候,还能发出新车才有的声音,节奏清晰,似乎是在诉说对我遗弃它的不满,尤其是在刚刚上过油之后,原本还很爱护的时候,怎么会突然的被抛弃了呢。

这辆自行车不但是无辜的,而且它也曾经是幸福的,因为它当作过我奔向幸福的双腿,也被我比喻成一条小船,轻轻的载着一家人的希望,也轻盈的漫步在那个幽静的大院里,远去了喧闹,而只是聆听那车轮转动的声音。

我骑在高高的二八大嘎斯上,双手轻扶着车把,下巴却放在一个女孩的头顶上,她个子很高,如果想坐在自行车的前大梁上,那也只有二八车能放得下她了,所以这也是我喜欢二八自行车的原因。她的双臂按在前车把上,不时的抬头顶我得下腭,遇到前面要拐弯或者来人的时候,她的双手也会紧张的和我一起扶住车把,虽然她这样做对我一点儿帮助也没有。那时候的这辆二八大嘎斯,谁能说不是幸福的呢,不论它从多么远的地方骑来它的目的地只有这里的幸福美妙。

。。。。。。


这辆二八自行车走进我们的世界是在之前一年的盛夏,我很少骑自行车了,太热了,可是我又很喜欢骑车带着她的感觉,于是汗流浃背的骑到挺远的她们家,也就是为了在大院里骑车带着她一圈一圈的绕,之后,我就会冒着夜色,享受着桑拿天的夜晚,释放着自己挥之如雨的汗水,等我到了家,锁好了车,每次夜都不会忘记拍一拍被我“蹂躏”了一晚上的车座子。

。。。。。。


我最不愿意回忆的时候终于到了,就在这六个省略号之后,天空似乎由晴朗一下子变得阴郁起来,大街上的人似乎都换了一幅表情,统一的用茫然的目光看着我和这辆二八大嘎斯,我们在大街上是那么的不协调,那么的令路人感到沮丧,即便是一边飞快的骑着车,一边挥洒着如雨的泪水!

不再是火热的夏天了,冬天的北京本身就是灰暗的,就像照证件照似的,我的背景被换成了灰色,夏天如雨的汗水也被换成了如雨的泪水。终于,我知道了,大街上的人并不沮丧,他们看到了我和我的二八大嘎斯,用尽可能最快的速度诠释着人与车之间的配合,以及我咧着嘴的表情,速度的从人群之中穿过,并且在人群之中留下了我泪水滑过的声音。

从此之后,这辆二八大嘎斯也变态了,它经常会在夜晚悄然的进入那个小花园,在最浓密的灌木之后藏匿着,只为了看一看她回家时的身影。它会在三环路的辅路上,用最歇斯底里的慢速,一点儿一点儿的嘎悠到那个曾经令它风驰电掣也在所不惜的目的地。它会在那条背静的小街道上游荡,只为了看到她家临街的那一扇窗户是否还亮着那该死的灯光,或者是等着那该死的灯光什么时候才能亮起来。

二八大嘎斯的前大梁上没有再坐过别人了,只有我自己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前车把,轻松了,不会在拐弯的时候,我还要考虑到别踢到坐在前面的人,也不会担心她会因为我的车速过快而害怕了。这辆自行车在只剩下我一个朋友的这一段日子里,它也格外的感到了孤独,闸皮都快磨没了,它也不说,链条折了,它也不疼,车胎没气了,它都不告诉我了。二八大嘎斯摔倒过好几次,都是因为它走神了,好在那个时候的北京汽车不多,要不然,就再也不会有这辆二八大嘎斯了。

。。。。。。


其实,这才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时候呢。就从刚才那六个省略号之后,因为这辆二八大嘎斯就要离开我了,而且是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那是一个绝对只属于我自己的下午,还是在寒冷的冬天,背静的小街道两侧,堆满了很应时应景的雪,毕竟要过春节了,不下雪怎么行呢。二八大嘎斯又一次的来到了这条小街上,它依旧是游荡在熟悉的地方,它想再看看她,就是看看就可以了。

刺骨之下,没有了汗水,而且这些日子里,泪水也不再有了,为谁流呢,谁也不为,所以干脆就不流了。天色渐暗了,这是她应该回家的时候了,二八大嘎斯选择了一个最适合的地方,既可以看到她,又不会让她看到的地方。就这样的默默的等待着,我拍了拍车座,似乎是在告诉二八大嘎斯,再看最后一次吧,春节之后就要重新生活,走出一切阴影吧,车座子很有弹性的回应着我的拍打,它能懂我,我坚信。

然而,当二八大嘎斯看到她的时候,她是从一辆桑塔纳轿车里走出来的,车尾气冒着浓浓的白眼,似乎在告诉我那里面很暖和,而且她穿的也很淡薄,和我浑身裹着的厚重似乎差了半个季节。车门关上的时候,她和桑塔纳告别的时候,令我熟悉的画面再一次出现了,这明明是以前和我的二八大嘎斯告别的样子啊!

桑塔纳开动了,离开了,她跑着进了院子,我知道她冷,因为我穿了这么多,我还在冷。我目送着桑塔纳远离了我的视线,我知道那车里坐的是什么人,没错,是的,我知道。

我说过的,不会再有如雨的泪水了,说到做到的。我离开了我觉得是最隐蔽的那个地方,这里留给我的回忆太如雨了,什么都是如雨的,我离开二八大嘎斯的时候没有去扶它,任凭它毫无依靠的摔倒在了地上,我耳边似乎失去了一切声音,而只有刚才的桑塔纳关门的声音。

小街上依旧安静,我离开了,在天色大暗的时候。

之后,一直到现在,我也不止一次的从那条小街上路过过,人声鼎沸,很多小商贩,这里成了他们躲避城管的最好的地方,没错,这是一个你能看得到她,而她却看不到你的地方,很适合流商!也适合流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