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二十四节 兵锋,战泸州<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兵士欲押周文鹤走。

我赶紧劝止:“上将军,且慢。”

“威武将军,请说。”上将军说。

“阵前斩将,于军不利。况周将军屡立战功,且吕将军虽然逃入城内,但没有逃出我军之包围。依末将之见,莫若让周将军带罪立功。”我说。

上将军犹豫中。

营帐内,各位将军都下跪求情:“上将军,请饶过周将军一回吧。我等愿保周将军,周将军必能带罪立功。”

周文鹤当然知道上将军的话说一不二,此时也跪下来:“上将军,请饶我一命,我愿战死沙场。”

“恩,好吧。”上将军松口道,“既然威武将军和诸位将领都为你求情,我先把此罪给你记着。若以后再敢怠慢,定斩不饶。”

“谢上将军不杀之恩。”周文鹤站起来,说:“谢威武将军和诸位将军。”

两名兵士出帐。

我们继续议事。

“泸州目前状况如何?”上将军问我。

“我们留着北门,让辛梧跑,他不跑;叫阵也不出战,看来辛梧是想坚守此城了。”我说。

“坚守?”将军们都沉吟道。

“对。如果我判断得不错的话,辛梧必定已经向附近的巴郡求救了。这才是辛梧所依仗的。”我说,“否则仅仅凭借此城城墙和不到两万的秦军,也不能持久的守下去。”

“那我们该怎么办?威武将军可有计策?”与上将军一起刚到的丁军将领严彪问道。

“秦军若要救援泸州,只能渡江而来。昨夜,我们已将泸州南岸渡口的船全部烧毁,北岸的秦军,必然看到。所以,他们肯定知道泸州渡口已经被我军占领,秦军必不敢从此上岸。”我说,“在泸州以东,有个小县,叫慈县,那还有渡口,而且接近巴郡郡府重庆。秦军必在那里上岸。”

“既然秦军会来救,我们何不趁现在秦军救兵未到,先行攻下泸州?”王铁将军问。

“诸位将军,我正欲秦军前来救援,以便先在南岸消灭其防守巴郡之主力。”我说。

“威武将军的意思是,我们还要打过江去,夺取巴郡?”赵大志问。

“对。我、小卜上将军、太尉大人、御史大夫、丞相大人与王已经暗地商议好了,要进攻巴郡,夺回秦军占领的蜀郡。”

“可是凭我们这点兵力,很难办到啊。”贺云。

“贺将军休要担心。”上将军说,“兵不在多,而在精,威武将军已经想得计划在此。也正因为要攻取巴郡,威武将军才必须让秦军到南岸来救援。我们消灭辛梧的援兵,既可让辛梧军心动摇,也可以减少秦军防守巴郡的实力。此是一石二鸟之计。”

“威武将军此计确实高明,非我等所能及。”诸位将军赞道。

“故此战,诸位务必戮力同心,杀败辛梧之援军,先夺取泸州。”上将军说。

“但凭上将军与威武将军吩咐。”诸位将军说。

“好。现在,诸位将军,听从威武将军调配。”上将军说。

“是。”众将拱手。

“严将军,请将你部人马中的两个师布置在北门外的林地旁,接替何副将、张副将的两个骑兵师。”

“是。”严将军应道。

“周将军、王将军、贺将军。”

“末将在。”三人应道。

“三位将军,也在各城门外留下两师人马,围住泸州。”我说。

“是。”三人应道。

“此8个师,务必伪装成我滇军主力,每日派人搦战,以便使辛梧不敢贸然出城。”我说。

“末将等遵命。”四人答道。

“钟将军。”我喊到。

“末将在。”钟将军出列。

“你带领你部人马,继续采伐附近木材,越多越好。”我说,“多制作木梯、木板等攻城器械。”

“遵命。”钟将军回列。

我在大帐中挂好泸州战场形势地图。

“在慈县以西十里,有座望哨山。望哨山北边临江,南边是大道,望哨山对面,是刁家山。秦军新到,不熟悉左右地形,必是走大道,必经过望哨山。赵将军,你明日起,带领丙军人马,多带干粮饮水,隐蔽藏身于望哨山上,务必偃旗息鼓。若秦军到来,可冲下山截杀。”我说。

“是。”赵大志领命。

“甲军和乙军各三师人马,埋伏在慈县刁家山上,待秦军先头部队,出现在望哨山附近时,甲军三师人马立刻前去渡口,杀散渡口秦军,留下一师人马控制渡口船只,其余两师人马,迅速前往望哨山,从后掩杀秦军;守在刁家山上的乙军三师人马,则和赵将军的丙军一起发动,冲下山截杀秦军。”我说,“丁军和戊军的各三师人马,由上将军亲率,前去望哨山附近迎敌,当道扎营。各军将领随上将军行动,务要保护好上将军。”

“是。”将领们自然知道,上将军年事已高。

“哎,我还跑得动,吃得两碗饭。”上将军说,“诸位将军只要奋勇杀敌就好。”

将领们称诺。

“何副将、张副将。”我点名。

“末将在。”何、张两位副将出列。

“两位将军带领骑兵埋伏在黄树谷内,此地离泸州不过三十里,离慈县不过四十里,离望哨山也是三十里,可呼应两地。”我说,“两位将军务必加派人手,与上将军保持联系,若望哨山军情紧急,无须报告,即刻驰援,不得有误。”

何、张两位副将遵命。

“那威武将军,您呢?”钟将军问道。

“我将坐镇泸州,以便稳住辛梧。”我说。

“各位将军,对威武将军的调配,可有意见?”上将军说。

“愿遵从。”

“好。”上将军说,“既然都没意见,那就下去安排,务必谨慎小心,如有人再违抗军令,休怪军法无情。”

众将领应诺。

分散而去。


待将领们走后。

“上将军,”我说,“我预计秦军不会发巴郡全部兵力来救,最多也是三四万人而已。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请上将军在看到了秦军援兵后,先派人来告诉我,秦军援兵大致有多少,以便我能调整我们的兵力布置。”

“好。”上将军说,“威武将军请放心。”

“如我们攻克泸州,发兵直取巴郡郡府重庆,上将军以为派谁来守卫泸州最好?”

“若我们果真进攻巴郡,泸州则是粮草中转之地,关系非常。现在邛都附近只有己军、豹师、狼师和夏将军的降兵。如果邛都或者泸州交给夏将军来防卫,恐怕都不妥当。所以,在邛都,如果夏将军无法调出来,那己军也无法调出来。能调出来的,就只有豹师和狼师。我的意见是由豹师来防卫泸州,邬将军应该可以担当此任。”

“好。既然如此,还请借上将军虎符一用,派人去调豹师来泸州。从泸州此去邛都,骑马最快也得两三天,豹师从邛都到泸州来,也得七八天。如此,少则十天,多则半月,我料泸州战事,已接近尾声了。豹师前来,刚好可接防。”我分析道。

“好。”上将军说,“我明日一早,即刻派人持我虎符去邛都。”

“谢上将军。”

“都是为了国事,谢什么?”

“王派去楚国的使团,目前不知道到了哪里?”我问。

“应该还在去郢城的路上。”上将军说。

“此次由御史大夫窦大人亲自率使团前去楚国,劝说考烈王联合攻秦,上将军看有几成把握?”

“对窦大人言辞,我甚有把握;唯担心楚国上下,才迁都郢城不久,人心不齐,不敢与秦一战。”

“我们取得巴蜀之地,将巴郡给楚国,还不行吗?”

“难说。”上将军对楚国甚为担心。

“也罢。若楚国果能派大军协助攻秦,我们就渡江;若楚国不能派兵,我们就依江而守。至少也能保数年太平。”我说。

“但愿楚国能答应这些条件吧。”

我转换话题,说:“慈县一战,末将不能前去,还请上将军多加小心。”

“恩。你也得小心,辛梧此人,不可小觑。”上将军说。

“是。”我告辞回营。

泸州战役,是经典的围点打援的战法,可惜,我手里的兵力不够,否则,可一边取泸州,一边消灭秦军援兵,使辛梧和他的援兵都自顾不暇。

第二天凌晨,各军悄然而动,出发前往望哨山附近埋伏。

临走,我对赵大志说:“赵将军,你到达望哨山后,务必多派人化装去慈县渡口打探消息。若秦军人数超过三万,即刻派人来报上将军和我。”

“是。威武将军。”赵大志应诺。

大军去了。

我这边还是安排各师校尉、偏将、副将轮流到泸州城东门、南门、西门外叫阵。我也大摇大摆的到南门外叫骂几声。

辛梧自然没有出来迎战。

得到了空闲时间,我就指挥虎师弟兄们做木梯和其他攻城用的器具。比如,燃烧车,就是一辆运输粮草用的双轮车,上面堆满木材、硫磺,将车点燃,往前推到目标物附近,就可引燃目标物体;檑木架,以三四根檑木,齐根绑在一起,上面钉上厚实的木板,可派兵士抬着檑木撞击城门,守城方的箭,无法射击到木板下的攻城兵士;还有射击平台,以树木搭建一个高高的平台,平台一面以木板遮掩,木板上凿孔,人站在平台上,躲在孔后射击。

还有其他的攻城器具,一并制作,不再累述。


大军去了四日。

小卜上将军派来的兵士回报我:还是没有发现秦军援兵的踪影。

我让兵士转告上将军,告戒全体将士务必耐心。

第五日,兵士果然回报我,秦军援兵已经到,大批船只靠岸,赵将军估计有三万多秦军。

我一听,赶忙找到钟将军,吩咐他掌控泸州各师。

我骑快马往黄树谷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