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族 炎黄贵胄 五千年不变(复旦大学基因实验)否定华夏文明的人 勿进

li0103110766 收藏 2 3415
导读:上海复旦大学对560个北方汉人 和1600个南方汉人 Y染色体研究 我们先做一个假设,如果中国北方真的发生了大规模的民族融合,那么突厥语民族(匈奴、突厥)、蒙古语民族(鲜卑、契丹、蒙古)、满语民族(女真、满州),应该和汉族有相同的共有Y染色体类型分布。   但我们研究R1a1、C3c、O2b三个染色体类型,却发现,汉族人中找不到这三种类型的Y染色体。   首先说C3c,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金力院长的数据库里有560多个北方汉族样本、1200多个南方汉族样本(2004年时),里面居然没有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海复旦大学对560个北方汉人 和1600个南方汉人 Y染色体研究


我们先做一个假设,如果中国北方真的发生了大规模的民族融合,那么突厥语民族(匈奴、突厥)、蒙古语民族(鲜卑、契丹、蒙古)、满语民族(女真、满州),应该和汉族有相同的共有Y染色体类型分布。


但我们研究R1a1、C3c、O2b三个染色体类型,却发现,汉族人中找不到这三种类型的Y染色体。


首先说C3c,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金力院长的数据库里有560多个北方汉族样本、1200多个南方汉族样本(2004年时),里面居然没有一个C3c,而在外蒙地区的蒙古人中,这个比例为17%,在哈萨克族人中为12%,在图瓦人中24%,也就是在突厥语和蒙古语民族人口中出现频率都特别高!而560多个汉族和1200多个南方汉族人群样本中,竟然没有一个是C3c,基本排除了历史上突厥语、蒙古语民族和汉语人群的大规模融合,至少在父系上的Y染色体中找不到证据。


其次再说R1a1,这个是中亚突厥语民族特有基因,在乌兹别克人中为20.1%,在维吾尔族人为16%,在Hkoton人中为80%以上,而在汉族人中,没有发现R1a1,汉族人中有将近1%的R1和P*,但不是R1a1,而是他们在1.5万年前的远亲,中亚突厥人的R1a1出现在1600?00年,对汉族的Y染色体类型多样性的贡献为0!


最后说O2,O2在560个北方汉族人出现的频率为零,一个也没有找到,而在满族人中,为23%,在中国朝鲜族中为44%,在韩国朝鲜族中为32%,在日本人中为30%。完全可以排除北方汉族和满语民族、朝鲜语民族的融合可能。在南方汉族人1200个样本中,有非常少的O2,但不是O2b,虽然可以检测到,但是也应该看到,在泰国O2(不是O2b)为63%,在壮族中,O2为36%,南方汉族的O2必然是来自这些民族,而不能隔着北方汉族来自东北亚地区。(也许这也可以证明满清和日本是多么类似的凶残,韩国人日本人和满清又是多么的无耻,至少基因上看,三者的血统有亲缘关系)


简单说,汉族有R1没有其子类型R1a1(M15),不可能来自突厥语民族!!


有C3(M217)但没有其子类型C3c(M48,这个是成吉思汗的基因,已经通过测定其后代而确定),不可能来自蒙古语民族!!


不要说O2b、O2a,就是其总括类型O2(M95)北方汉族都没有,不可能来自满语、朝鲜语、泰语、马来语民族。


所以历史上基本上可以排除发生过大规模民族融合的可能!


另外,我们还可以从另外一个方面论证,汉族、藏族、羌族、白族、彝族、土家族等民族,有一种特别奇特的标志性Y染色体类型O3e,也就是M134,各地都超过了30%,,出现时间95%的置信区间为2000~*****年,概率峰值4900?00年,这个必然是汉藏语系5000~6000年前共有的基因,而不可能来自任何一个其他民族。从另一个角度论证了汉族的基因在5000~6000年前汉藏语分化时就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变化,也就从根本上否定了北方地区的大规模融合。


尤其要说明的一点是,对于某某汗特有的类型C3c,我汉族是没有,不论南方还是北方!该类型出现在1100?00的时间内


C3c(M48)是某某某汗的类型,已经经过对辽宁阜新、内蒙通辽等地“包”“宝”等姓氏给历史人物后裔的检测,此基因在汉族出现的频率为0,某朝1279年我华夏亡国,至1350年时,该朝代基本丧失了80%以上的汉族地区,着70年间由于民族隔阂,基本不存在融合!


相反,东北某族和西北突厥语民族中,倒是有不少C3c的出现


接下来科普一下,人有46条染色体,其中44条为常染色体,X、Y两条为性染色体。XY组合的为男性,XX组合的为女性,所以,Y染色体只能父子相传,而血统的传承一直都是以父系基因为准。


我国历史上,民间曾有着摔头胎的可悲传统,我想智商正常的人都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再谈一下汉民族的形成


东亚黄种人开始可能分为四个大集团:北亚人群、黄河上游人群、黄河下游人群、中南半岛人群。


北亚人群代表了阿尔泰语系的民族,由于生活在气候寒冷地区,无法种植农作物,其他人群都无法涉足,所以很难取代他们。


黄河上游集团代表了古代汉藏语系民族(先羌,标志性基因O3―M122),黄河下游集团也是一个古老人群,他们特有的是O1―M119。大约在6~5千年前,古代汉藏语系先民开始分化,一支向西、向南发展,成为了藏缅语族、另一支向东发展,就是汉语族。汉语族部落并击败了黄河下游的古老居民,这些具有M119的民族失败后开始分化为两支,北支M119进入了辽河流域,并深深影响了西伯利亚和北亚居民的基因构成,成为阿尔泰语系民族中普遍存在的基因,南支M119向南发展,成为后来的“百越”。从此,M119基因从黄河流域消失,取代他的是带有M122的先羌人(汉语族部落)。


这段部族迁徙史,也许就是我们民间口口相传的著名的黄帝战胜蚩尤的历史传说!虽然我们找不到当年的战争遗迹,但我们完全可以找到吻合的考古和基因的证据:考古上,山东的大汶口文化从此消失了,取代它的正是从陕西河南来的龙山文化,此后山东存在的文化就是山东龙山文化!在基因上,证据更加明显,山东、河北两省的汉族人中M122和M119的比例接近50:1,超过95%人以上都是随黄帝东来者(先羌部落,M122类型)的后代。


经过这次原始的部落战争,汉语族的各部族控制了整个黄河流域,他们建立了数量众多的方国,这种状态持续了大约近2000年。大概在距今3100年前,一支小部落从甘肃天水迁徙到了陕西周原,就是周族人。他们在周武王的带领下,周族人消灭了商朝。灭商后,周武王率领300辆战车和5000虎贲,用了三年时间,消灭了99个方国,征服了652个方国,俘虏了410万战俘《逸周书?世俘解第四十》。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间,西周分封了大量诸侯国,周族也随着分封扩散到了全国。


周族人称自己国家是“有夏”,此后各诸侯国都自称“有夏”,对外统称自己“诸夏”,夏者,本意是区域广大。周族自称自己的本民族为“华”,称外族为“夷”(异),此后凡是与周族有同源关系的血亲部族都开始自称“华胄”,称外族为“非类”“夷(异)人”,意思是非华族类,华者,本意就是高贵壮丽。从此,“华夏”也就成了这些诸侯国的统称,这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中华”两字的来历。周族人的语言叫“雅语”(夏语),在全国通行,孔子讲学,学生来自不同的诸侯国,但孔子的话他们都听得懂,因为孔子说的是当时的普通话――“雅语”,这在《论语》里有:“子所雅言”的话,不说“雅语”就是被称为“野言”“非文”,由于有着交流需要和文学推进,“雅语”最终成为了全国通用的语言,也就是后来我们说的汉语。到了公元前221年,秦始皇最终将这些互相强烈认同的割据国家统一起来,后来又经过汉朝的统一和强盛,华夏族终于发展成为汉族。


先秦的发展,使得汉语族各支系语言全部统一到周族的“雅语”下,经过长期的融合,不断的人口迁徙,到今天,长江以北的汉族人,各地之间差异已经非常小了,从山东到甘肃,都没什么差异。


秦汉以后,中原王朝开始了对长江以南地区的军事和政治控制,大量的**开始迁往南方,今天,南北汉族在Y染色体上差异很小,90%的相似性,也就是南北方汉族父系都是同源的。南北汉族的差异主要体现在mtDNA上,也就是母系来源上。


简单的说,南方汉族基本可以表示为=父系(北方汉族Y染色体)母系(北方汉族线粒体mtDNA溶入的南方很多的民族的线粒体mtDNA),


南方汉族不但和北方汉族在mtDNA上有差异,其实他们之间也不同,湖南的汉族和福建的汉族mtDNA就不同,甚至同是广东人,广府人和客家人在mtDNA上也不同。


怎么解释11亿南北汉族人在父系上全部同源而母系上差异明显呢?其实也很简单,看看50年代时内地人迁往拉萨的情况,当时的规定,进藏只有部队团级以上干部、地方处级以上干部才可以带家属,那些年青战士和青年工人由于无法带家属,他们娶的都是当地的藏族女青年,今天拉萨、日喀则等地有大量汉藏混血儿,他们青一色都是父汉母藏,就是由于这个原因。


这在汉族南迁的历史也是类似的,迁往南方的汉族主要是由于服兵役、逃避战乱、因罪流放等因素,这些人基本都是男性,带家属的情况不多,所以他们肯定是娶了当地的女性,就造成了南方汉族有着和北方汉族相同的父系祖先,却有不同的母系祖先。


所以网上一些挑拨南北汉族不同的都是别有用心之徒,南北汉族有着一支的父系基因。


最后做个总结,汉民族的形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左右,由华夏先民各部落形成一个松散的汉语言集团,直到周王朝建立,历经春秋战国,其间诸子百家初步奠定了我华夏文明的道统,然后经过秦始皇统一和汉王朝的统治,正式确定了汉民族的血统和文化传承,此后两千年内,我汉民族遭受过的大规模外族入侵可以分为四个时期,第一为五胡乱华,第二为辽金时期,第三是蒙古统治,第四就是满清。


在这四个时期里,可以说汉族遭到了大规模的屠杀和压迫,但是汉族的血统并没有乱,五胡乱华时期,五胡屠我汉人,并以之为食,其中妇女生育胡子微乎其微,大家可以想象那个时代,一个妇女生下胡人的子女会受到怎样的歧视,摔头胎的习俗也就源于此时,在现在的我们看来这个习俗很残忍,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但是在古代,对于讲究血统的古人来说,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五胡时期,真正和汉族进行融合的只有鲜卑人,但是鲜卑人所谓的融合,也只限于贵族和汉人世家之间,这种融合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除了鲜卑以外,以后的异族入侵,都严格地保持着和汉族的民族隔离政策,而汉族的保守也保证了血统的纯净,所以所谓的民族大融合除了鲜卑人主动融入汉族那一次以外,其他的不过是现在为了团结而搞出来的说法。


真正的民族融合也就是新中国建立以后才开始有的,至于现在的满族同胞,恐怕极少数是满州人的后裔,绝大多数都是留着纯净的汉人的血统,因为他们的祖上是汉八旗,只有哪一天,这些实为汉人的满族同胞认祖归宗,才是我大汉复兴之时,最后再一次对胡乱邦的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的民族政策竖起中指,取消民族优待,一视同仁才是正道。


以汉族为主体的华夏文明 从不排斥认同华夏文明的少数民族,也从不排斥其他文明的先进思想技术。但是任何颠覆否定华夏文明的做法 思想 都应该给与他们最平等的毁灭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