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十二章

朱昭宾 收藏 0 6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曹立有卧室,两人都已经睡下了。不过,旺梅睁着眼睛,像是心事重重。曹立有侧身推了推旺梅,旺梅急忙闭上眼睛。曹立有悄悄起身,走进书房打开灯,拿出那本发黄的阵亡通知书一页一页翻过,他翻得很小心,生怕扯碎了那年代久远的纸张。旺梅轻轻走过来,给曹立有披上衣服。

曹立有感激地握住旺梅的手:“睡不着?”旺梅点点头:“你不也是?”

曹立有拍拍手边的通知书:“把他们都送回去,咱就能睡个安稳觉了。”

“老头子,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当年你要不是……”曹立有有些不高兴地打断她:“别提了。”

旺梅不再说话,静静地望着曹立有。曹立有似乎感觉出自己对旺梅的口气有些重了,缓和了一下:“唉,老太婆,我是不敢提了,那段日子是咱们的伤口啊!”两位老人相互深情地对视,他们可能都在回忆着那段日子。

“旺梅,我想,明天我就要走了,我想去锁柱坟上看看。”旺梅握住老曹的手:“我去过了,该对他说的话我都说了,你还是别去了吧。老曹,那天我去坟上看锁柱,索儿也……也去了。”曹立有有些意外:“什么,他怎么去了?”

“他追问我,坟里到底埋的是谁,我说是你最亲密的战友,他不相信。”

“那你说了什么?”

“我没说什么,索儿也不让我说。”

曹立有想想:“唉,有一些东西,也许一辈子都不该让别人知道。”


晨雾淡淡,芳草青青。舒放穿过小区,向曹立有家走去。

旺梅开门,曹立有见是舒放,摇摇头,无奈地笑笑:“旺梅,给舒记者倒茶。”

“曹老先生,对不起,我不应该一次又一次地来打扰您,但是您知道,我们报社正在做一期关于渡江战役解放江城的专题,您是我们第一个要采访的人,我就是想能有机会和您好好聊聊,可是我来了之后发现,您好像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曹立有摇了摇头,没说话。

“你就别瞒我了,满大街都知道了。”舒放悄声地说,曹立有犹豫了一下:“又是那些老头子胡嘞嘞,我告诉你,没有的事。舒记者,我真的是没什么可说的,你说我们那个年代的事情现在的年轻人还感兴趣吗?那都是你们不懂的事情。”舒放无奈,一脸沮丧地出了门。

曹立有回到屋,拿出通知书,桌子上摆着范大水交给他的长命锁。曹立有展开自己绘制的地图,在上面仔细地标上姓名:肖长龄、范大水、田壮……

曹念索走进来,带着两瓶酒和一些菜:“爸,你就是市长书记,忙得日理万机,也得有个喘气打盹儿的时间不是?来,咱爷俩弄两盅。”

曹立有看了曹念索一眼:“索儿,今儿给我喝什么好酒啊?”曹念索敲开酒瓶,倒上酒:“瞧,正儿八经的醉三秋。”

曹立有走过来,坐下:“你还别说,这香味真把我肚子里的酒虫勾出来了。”曹念索端起酒杯:“老爸,来,索儿敬你一杯!”二人一饮而尽。

“嗬,真是好酒,有劲儿。”曹念索夹了口菜:“你要是出了远门,这酒就喝不上了。”

曹立有警觉地放下酒杯:“你是不是想劝我别去送通知书啊?要是——免谈。”

“不谈不谈,爸,来,喝酒。”二人又是一杯。

“爸,我这几天老是跟你别着,说话不……不冷静,有冒犯的地方,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曹立有拍了拍曹念索:“本来嘛,小兔崽子,知错改错,还是好同志。”

“爸,你知道自己今年多大了?”曹立有愣了一下:“我?傻儿子,我还没糊涂,你爹我今年70了,还小哪。”

“你这身体,你这岁数,在家歇着多好,我明儿给你买几只鸟,你没事遛遛,要不上老年大学画画写字,跳跳大秧歌,都行,还是别去送什么通知书了,你说行吗?”曹立有把酒杯一蹾:“不行!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给我玩心眼儿。”

“爸,街上人都知道你手里有一批阵亡通知书,民政局想收回去,你就是不答应,非要自己去送。爸,你说牺牲的那些人关你什么事儿?五十年了吧,五十年都没人追究这事,你操这份心干什么你……”

曹立有啪地摔碎了酒杯,指着曹念索吼叫:“你他妈的滚一边去!你知道什么?你爸要是当年牺牲了,你妈到现在接不到我的阵亡通知书,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人家会认为你爸临阵脱逃了、投降了、叛变了,你跟你妈说不定熬不到现在……”

旺梅急忙跑进来拉过曹念索:“你还不知道你爸的脾气?你先回屋去吧,他的事儿你别管。”

曹念索不走:“爸,我不是想惹你生气,就是……你真要去,我陪着……”

“不需要!”曹立有发火了,曹念索委屈地摇摇头,怏怏地出了门,回头伤心地看看旺梅:“我还不是怕他太累吗?真是的。”


5

江城晚报总编室,韩墨手边的电话响,他拿起听筒。

“韩总编啊,我是民政局的郑守志啊……嗯……实际上阵亡通知书的事已经在社会上透露了出去,采取堵的办法没意义,我原来是想尽快争取让曹立有老人把阵亡通知书交给政府办理,现在看来没有可能了,他坚持自己去送。这件事情的细节我还不能向你们新闻界透露,因为事情还没有解决,我们也需要一些时间解决这些事情,如果直接见报,可能会造成我们工作的被动,请你理解啊。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有相互配合,在外围给予他最大的帮助……”

“我明白你的意思,暂时不报道,而是给予他相应的帮助……好,好,我安排专人负责这件事……再见!”韩墨放下电话,想了想,拿起电话。

舒放拿起听筒:“啊,听到了,是总编……你说渡江战役专题的事啊,咳,没劲透了,那老先生就是不往主题上说,挖不出东西来。”

“……郑局长说有些具体细节现在还不方便透露,我恰好以为这正是我们报社挖掘新闻富矿的机会……舒放,你在那边给我跟上,千方百计给我把这个秘密掏出来……我的意思是你要做好跟踪采访的准备,如果我们能把送76位烈士回家的选题细致采访,以备将来发系列报道,你想想,这是多么轰动的新闻效应?那我们的晚报就会在全省、全国引起注意……”

“啊,要我跟踪采访?不不,还是……”

“哈哈,舒放,又想跟我讨价还价是不是?这样重大的选题,能交给你那是对你最大的信任,我完全相信你,这个选题要是做成功,你将成为中国最好的记者……”舒放慢慢合上手机,一脸惶惑。

舒放来到江城图书馆,在狭小的书架间翻看着,最后停在一本书面前,书的封面写着《渡江战役前后》。这时,手机振动,舒放看了一眼,疾步走出。

“天明啊,什么事儿?我就知道你不接我电话准是在训练。你就练吧,练成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我在哪儿?在图书馆啊,查一些关于渡江战役的资料,我想了解一下曹立有和他战友在打一场什么样的战争……我明白,我打算跟着曹立有走,这可能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哼,别跟我提什么维和部队的事,烦着哪。你去啊,你要是敢离开我,就再也别回来了,拜拜了你哪。”舒放不等白天明说话,直接挂了。


布置整洁的书房里,敬先贵提着笔正写字。纸上“宽仁厚”三个字苍劲有力,“德”字却只写了一半。敬先贵拿着笔站着发愣,仿佛又回到几十年前那段硝烟岁月……


江城小巷,敬先贵和机要员低姿穿过遍地弹坑的街道。忽然,对面一阵机枪的响声,敬先贵抱住机要员翻滚着躲到墙壁后面。机要员检查背包,重新扎紧。他拍拍敬先贵:“敬先贵同志,如果我牺牲了,你一定要保护好这些档案。”

敬先贵笑着拍拍机要员:“咱俩命大,死不了。”

机要员严肃地道:“我说的是真话。”

敬先贵收敛笑容:“我会用生命来保护它。”

……


“用生命保护……”敬先贵口中喃喃,魏捷走过来,看了他一眼:“你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缺个……我少写个‘德’字。”

“为那些通知书你都快神经了。老敬啊,过去的就过去吧,总放在心上那是作茧自缚。”敬先贵有些不满:“老魏,你可是个有文化的人,怎么能这样说话?我是和那些牺牲的战友一起拎着脑袋打仗的,能没有感情吗?”

“都已经成了历史了,就让他过去吧。”

“曹立有都那把年纪了,为了那些没回家的战友,要一个人去送那些通知书,我怎么就能这样置之不理?我要和他一起去。”

“什么?!你要和那个曹立有一起去送通知书?你眼里还有没有我?看样子,这个家你不想要了。”魏捷有些生气了。

“妇人之见,我要这个家,但更要我的灵魂!”敬先贵站起身,愤愤地望着魏捷。

“固执!别人的通知书关你什么事?就像是你弄丢了似的。”魏捷丢下一句,转身走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