龌龊!海南贪官李庆普的淫乱日记曝光

e网 收藏 103 89902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30_44780_9544780.jpg[/img] 要说近期发生的最变态、最离谱、最寡廉鲜耻的事,当属海南贪官李庆普的95本淫乱日记及大量从事淫乱活动的“纪念品”了。   一个56岁的省纺织工业局副局长(副总经理),不仅数年来对于嫖娼乐此不疲,而且还以未成年少女为主要目标,不仅将嫖娼的过程详加记录,还有录像机的现场记录……目睹这些事实,你一定会认为这个高官是变态狂,然而,经检察机关请专家验证,这一切假如都不存在,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要说近期发生的最变态、最离谱、最寡廉鲜耻的事,当属海南贪官李庆普的95本淫乱日记及大量从事淫乱活动的“纪念品”了。


一个56岁的省纺织工业局副局长(副总经理),不仅数年来对于嫖娼乐此不疲,而且还以未成年少女为主要目标,不仅将嫖娼的过程详加记录,还有录像机的现场记录……目睹这些事实,你一定会认为这个高官是变态狂,然而,经检察机关请专家验证,这一切假如都不存在,李庆普是一个极正常的人。


然而,谁又相信一个正常的人怎会做出如此令人不齿的事,且此人又身居高职呢。


李庆普有人类所不齿的特别的“收藏”嗜好。时过几个月,当记者为了拍照需要检察官打开李庆普放置“收藏品”小屋时,一阵令人作呕的臭味扑鼻而来。


女性的阴毛、带血的女性内裤、月经带、卫生纸、性用品、性工具、李庆普与卖淫女自拍的黄色照片、与卖淫女拍摄的性交过程录像、光盘、千余张黄色光盘、千余本黄色小说污秽物是这个“收藏小屋”的全部。


一位检察官对记者说,李庆普是他经办的无数案件中所见到最寡廉鲜耻的罪犯。他说,李庆普的低级、下流和腐化令他及所有同事震惊。


贪官身上的兽欲,还容易使其对情妇产生诸多变态的行为和嗜好。原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副局长李庆普以“另类收藏”着称,在其储藏室里4个带有密码锁的铁皮柜中,有着李庆普记录其本人每次跟女人发生*关系全过程的日记本95册,日记本里每隔几页用纸包卷的则是与李庆普发生性关系的女人的毛发。办案人员统计,李庆普收集的女性毛发多达236份。


随便翻开李庆普一本记录有其活动的日记本:


11月9日:下午到发廊理发、按摩,叫她(指按摩小姐上床)……11月23日:“到北胜街女孩子多起来,与她进入房间,实际上她只有13岁……”


11月24日:下午,……将车停到一停车场,我让她到后座……写有上述语言的笔记本,李庆普一共有95本,这些笔记本都详细地记录了他每一次与卖淫女的苟合经过。


在2000年7月23日的日记中,李庆普充分地展示了其令人作呕的不齿行为,可谓是他嫖娼的“代表作”:


“开车到机场路,又到府城忠介路,看到阿英那家发廊和旁边的发廊都关着门。停下车,还好,看到阿和阿芳在旁边小卖部坐着。我叫阿英上车,我又开到中山路路边没开的市场,我停下车,叫她到后座,我也脱掉了衣服,两人干起那事……”


为了标榜自己玩女人的厉害,李庆普还将他玩弄过的娼妓排队。根据明细表上注明的时间,李庆普和编号第12号的卖淫女曾某发生关系时间是在1988年6月11日,也就是说自李庆普调到省纺织工业总公司,任经济合作处处长不到4个月就开始嫖妓,而且一发不可收,数量逐年增加,从一年几个发展到一年几十个。


一个如此变态的人,平时,却是一本正经很少谈女人,遇到朋友拿女人开玩笑时,他也极少插话,最多是说一句,“那是男人的生理需要”;当他的丑行被检察官揭露后,他还是那句厚颜无耻的话: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需要。


平时他也偶尔公开表白:对女人,我可是有贼心没贼胆。


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李庆普将每次的嫖娼过程用摄像机录下,然后制作成光盘冲洗出照片。


李庆普在寻欢上的支出也是惊人的:购买淫秽书刊花费港币11594余元,折合人民币12173余元,嫖娼支出2万余元。


有一次,单位统一组织观看反腐影片《生死抉择》,刚看完这部片子回家,他又在家里看上了黄色片子,后又外出找娼妓。《生死抉择》对他一点警示作用都没有,这最终导致他在生死抉择面前选择了背叛党和人民。


人品官品为人不齿


在省纺织工业局,人们说起和李庆普共事、接触的感受,很多同事都用压抑、难受甚至愤懑来形容,见到他,也是能躲则躲。人们评价他为“三无”干部:无才无德无能。


几年前,公司有员工公开说:庆普(庆父)不死,鲁难不已,李庆普迟早会出事。


李庆普是上世纪60年代末的大学生,1988年从湖北化纤厂调入海南,当了几年处长,上世纪90年代初被提拔为副局长(副总经理).直至发案,李庆普连续在公司四届班子里任职,主要分管基建和设计院工作。


“四朝元老”是他最爱炫耀的资本,同时也是他欺压、刁难下级的资本。对“顶撞”过他的下级,他会公然威胁“我迟早会玩死你!”不论是分房还是评职称,他都不会放过机会,公报私仇。


如果有人刚从外地调来,不管是在总公司当中层干部,还是在下属企业当负责人,李庆普会首先来个下马威:你是雇来打工的,我才是老板。


省纺织工业总公司有8家下属企业,很需要总公司支持和帮助,而作为总公司的领导,李庆普却喜欢设障碍,找岔子,一位企业负责人说:不指望他解决困难,只要不出难题不挡道,我们就要烧香了。


另一位企业负责人深有感触:企业有困难,他跑得比谁都快,用枪都打不着;一旦有利可图,他也跑得最快,恨不得把双手当脚使。


因为不够“听”李庆普的话,某企业负责人说,公司购买10多万元设备的紧急请示,李庆普千方百计压上半年不批,导致生产无法顺利开展。某项目工地急着开工,由于该项目严格按照招标进行,没有留下可利用的“黑洞”,李庆普竟指使设计院扣住图纸进行刁难,有意拖延时间。总公司一中层干部痛心疾首地说:有时被他刁难得想哭,真不明白在他手下,想干好工作怎么就这么难。


作为公司副总,他从不把组织放在眼里。特别是在后期,更是急于掌握公司大权。


在公司的大小会议上,李庆普从来都是唱反调,不论决策企业改革、发展和创新,还是商定上项目、发行上市、实施债转股等重大问题,他都是极力反对,无理取闹,阻碍工作推进。


李庆普还在社会上蒙蔽新闻媒体,发表不实报道,混淆视听,导致企业形象受损,职工思想混乱,银行贷款受阻,企业经营环境恶化,给企业的改革与发展带来重重阻力。


由于李庆普的破坏,总公司控股的企业晚上市一年,由此造成的损失至少上亿。上市后,作为某上市公司董事的李庆普又私下勾结港商,企图重金出卖企业利益。


在他的笔记本上,他曾于2000年6月写下这样的文字:“他们(港方代表)原只想控制兴业股,投入2亿元左右。我建议他们从想办法控制兴业公司入手,取代省纺的控股地位,代价更小。他们很兴奋,表示此事合作,愿付我100万美元,并控制兴业后交给我管理(此意见更吸引我).”


“余(港方)决心已下,先同省领导、银行接触,并答应我的条件(昨晚我提出从转让开始,我就先收100万人民币,20万美元,其他分期付).”


对李庆普的人品和官品,公司领导班子和广大员工早已心知肚明,部分中层干部还集体上书反映李庆普的问题。在长期的工作中,干部职工与之进行了周旋,为此耗费了大量本应用于抓生产的精力,实在令人痛心。


为了减少李庆普的干扰破坏,总公司最后不得不以党委会、党委扩大会的形式研究公司重大问题,限制李庆普恶性膨胀的权力欲。


2001年2月,在省纺织工业总公司职代会上,时任副总经理的李庆普深感危机袭来:这次评议,职工代表投给他的“不称职”票竟高达54%,有的下属企业负责人和职工代表甚至还当面对他分管的基建工作提出质询。至此,他已连续3年“不称职”得票率超过30%.


紧接着,在总公司领导班子的民主生活会上,李庆普的一些干扰、破坏企业发展的言行受到班子所有成员批评。然而,对于职工代表的不信任以及班子成员的意见,李庆普没有丝毫悔过,反而试图进行更大的“报复”计划。


2001年3月初,省企业纪工委根据群众举报,着手查处李庆普的经济问题。


停职期间的李庆普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心里清楚,李庆普3个字,早已不能和清白划等号了。苦想多日后,他决定孤注一掷到北京“告状”.3月9日,未经请假,他与心腹、总公司基建处副处长李欣(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半),携带一捆捆有关政府和企业所谓的“机密材料”,飞往北京。


在省纺织总公司,李庆普善于“诬告”已不是什么秘密。长期以来,他与李欣、查世银(原省纺织工业设计院院长,因涉嫌经济问题被捕待判)等人,拉帮结派,四处活动,造谣惑众。


李庆普还在公司内部串连、网罗一些因犯错误、受处分对总公司不满的干部,组织这些人告状、写匿名信和小字报,诬陷打击现任领导。


对他们的一些暗中活动,不少干部职工都有所耳闻。每当企业或班子主要负责人遇到喜事,抑或面临危机,这时打印工整的匿名信就会满天飞,不仅散发到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金融财政部门,还塞到公司的下属企业及各个处室,这些匿名信的主题只有一个:以莫须有的事实和罪名,攻击企业及企业主要负责人。


而信里有些语言和李庆普的口吻如出一辙,甚至是他平常攻击别人的原话。


李庆普和他的心腹还到处刺探消息,经常聚集在一起,议论、制造、传播省里甚至中央领导的谣言。当然,他最关心的是,总公司总经理的位子什么时候轮到他。他和李欣等人多次阴谋策划组阁。在1998年的笔记本上,他自己写道:李欣希望我出面组阁,他愿意大力支持,负责经营等。他们勾画一个由李庆普任总经理,李欣任分管营销副总经理的“蓝图”.


值得庆幸的是,在海南省委省政府和省纪委的高度重视下,省企业纪工委领导亲自抓查案件,使李庆普这颗毒瘤终于被清除。官至副厅级的李庆普今年4月27日被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奸淫幼女3项罪名,一审判处李庆普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2万元时,这位权倾一时的“大人物”终于耷拉下了高昂的头颅,浑身发抖,站立不住,倒在了法庭的被告席上。


15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