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外传 第 03 章 木自内朽(二)

一筐云 收藏 9 1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成欢清军司令部中。

马玉昆,衣衫不整,面上布满灰尘,骂道:“日他奶奶的,我就纳闷了,这小鬼子是如何知道水原的西城防守最为薄弱的,竟然专攻我的软肋。”

聂士成问道:“三弟,水原城是如何被攻克的?”

马玉昆说道:“那大岛义昌果然厉害。他命日军猛攻北城,我心道:‘小鬼子,尽管来吧,看老子送你们回东洋。’”

马玉昆顿了一顿说道:“你也知道,水原北城的城墙坚固,且配备有三门克虏伯大炮和十二门其他重炮,另有三十多挺重机枪,可称固若金汤。但日军好不勇敢,倒下一潮,下一潮又漫了过来;另外,日军的巨型攻城榴弹炮好不厉害,射击时,其声响好似天崩地裂一般,威力巨大。我见北城吃紧,急调各方兵力来援……”

聂士成说道:“你上当了。”

马玉昆惊说道:“正是,你怎么知道?那日军原来是佯攻北城,而主力却在西城。虽是佯攻,但他们将假戏唱得太逼真了,否则我也不会上当的。

“那西城本就防守薄弱,再经我抽调兵力,防守更加空虚,结果,小鬼子未费多少力气即攻了进来。我一看,水原保不住了,再不撤退,后路就要被切断了,这才不得已弃城而走。”

聂士成说道:“我派人送的信,难道你没有读?”

马玉昆听聂士成言语,想起了此事,从怀中取出信,说道:“你说得可是这封?”

聂士成说道:“正是。”

聂士成那信封口如故,显然还未打开,疑说道:“你还未开封?”

马玉昆说道:“我今天早上才收到信,而当时小鬼子攻城正紧,我哪有工夫读信。”

聂士成说道:“那你现在开封吧。”

马玉昆将信打开,只见上面写道:

“三弟:

水原北城防守坚固,敌人绝不会直接进攻北城,你要注意防守西城,若日军攻击北城,那必是佯攻,其真正主力必在西城方面。

提防,千万提防,莫要中计。

兄:士成”

聂士成待马玉昆读完信,问道:“你今日早晨才收到信?此信我三日前就派人送出了。水原距成欢只有三四十里路,你怎会刚刚收到?”

马玉昆说道:“没错,就是今天早上方兄弟交给我的。”

聂士成觉出事情不妙,心道:“难道出了内奸?”


成欢之中。

聂士成稳坐大本营一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怡然神情。

他虽不准备死守成欢,但却早已在成欢内外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

聂士成深知,此时清军已被日军拦腰截断,南北几乎音信不通,成欢地理位置虽然重要,但它已是一座孤城,不可久守。

但他又知,日军攻下成欢之后,必然折而向北,进攻平壤。为了给平壤减轻压力,他必须在此地大量消耗日军的有生力量,以使清军在将来的平壤会战中,居于有利地位。

成欢西北,乃一名叫牛歇里的高地,聂士成在此修筑了两座堡垒工事,同时,配备有武毅军老前营炮兵。此乃成欢的左翼阵地。

月峰山,位于成欢东面,聂士成在此修筑了三座堡垒工事,以控制成欢东、北两个方向的谷地。此乃成欢的右翼阵地。

如此布置,由于炮兵配备在了左翼阵地,所以,右翼防御略微薄弱,聂士成心想:“由于炮兵兵力有限,所以,势必造成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困境。若将两翼都配备炮兵,反而会使兵力变得分散,难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威力,造成鱼与熊掌兼失的局面。好在右翼有地形优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此项漏洞。”

另外,成欢西北至月峰山有一段漏洞。为了消除隐患,聂士成命令,将成欢北面至安城川(河流名)之间的沼泽地的下游堵塞,使沼泽泛滥,以阻日军行动。

聂士成布置妥当,与卫汝贵、马玉昆、方峻,坐镇成欢,专等日军来攻打“人肉磨房”。


聂士成书房中。

“尤兄弟,这几日,你要密切关注卫汝贵的行踪。”聂士成对尤连生说道。

尤连生说道:“你是让我监视卫总兵?”

聂士成点点头,说道:“数日前,水原失守,我怀疑是内奸从中作梗。”

聂士成、马玉昆、左宝贵、洪毅四人,虽与卫汝贵结义,但他们四人一向对他不甚信任。五人虽合称“五虎上将”,但,真正能当此称号的只有聂、马、左、洪四人。四人深知,卫汝贵虽然工夫了得,有一定御兵之才,但此人行军用兵,优柔寡断,且贪生怕死,其本人可用八个字代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此前,聂士成命卫汝贵截击乃木希典,他知道,若命卫汝贵击败乃木希典而凯旋,那绝对不可能,因为,以卫汝贵的性格,他绝不是乃木希典的对手;所以,聂士成令他去诱敌深入。

当然,聂士成未把自己的真实意图告诉卫汝贵,只是对他说,竭力拦截乃木希典就可以了。果然,卫汝贵圆满促成了聂士成的战术意图。

聂士成心下思忖:“水原军事部署情况的泄露,决非日军直接派到城内的特务,所刺探到的,定是内奸泄密的。

“马玉昆,我们结义数十载。此人性格暴躁,直爽鲁莽,但于大义把握上,绝不会差之分毫。此人一向忠君爱国,即便钢刀架在脖子上,有性命之忧,他也不会皱一皱眉头,有丝毫叛国行为的。

“方峻,此人也是一员猛将,与三弟马玉昆有相似之处,虽然才能弱于三弟,且有好酒贪杯,生活不检点等缺点,但也是一条威武不屈的铁骨汉子。

“这结义大哥,此人虽统领淮军重兵,享受朝廷重禄,但我一直对他不放心,总觉他有临阵倒戈的嫌疑。”


午夜。

聂士成书房中。

浓云蔽空,漆黑一片。

安城川上有一桥,名曰:安城渡。

清军暗哨来报:“聂总兵,有一部日军正乘夜色,向安城渡而来。”

聂士成问道:“有多少人?”

那暗哨说道:“由于夜色甚浓,具体数目不清楚,估计有一千人左右。”

马玉昆说道:“二哥,这定是小鬼子的先头部队,马上召集部队吧,与小鬼子一决雌雄。”

聂士成微微一笑,说道:“三弟,你还记得水原是如何丢的吗?”

“当然记得,”马玉昆说道,“每当想起此事,我既佩服,又是生气。”

聂士成说道:“这大岛义昌,不简单,有些才能。他深谙避实击虚之道,不容小觑。如果我们召集兵力,想要与他决战左翼,那就上当了。这部日军其实是佯攻我方左翼。大岛义昌已发现我军右翼防守薄弱,其真正主力定在城东月峰山。”

的确,此乃大岛义昌避实击虚的作战策略:他命武田秀山中佐,带领步兵4个中队,工兵1个中队,佯攻清军左翼,实为牵制兵力;而他,亲自率领主力,来攻月峰山。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大岛义昌此次遇到的是劲敌聂士成。

只听聂士成说道:“三弟,你立即带领4000士卒前去驰援月峰山阵地。当然,日军此次攻击成欢,志在必得,即便你去了,这月峰山阵地也守不住的;但,你此行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杀伤日军,同时,尽量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最后,阵地丢了,不要紧,按我先前吩咐的,实施‘围魏救赵’的进攻策略。当然,你们肯定来不及赶到汉城,但,可于中途选择有利地形,伏击回援的日军。”

马玉昆赞道:“二哥,我终于明白张良的地位为何高于樊哙了。”

聂士成说道:“为何?”

马玉昆说道:“张良运筹帷幄,但能决胜千里,而樊哙不过是匹夫之勇而已。”

聂士成微微一笑,说道:“去吧,小心行事。伏击完日军,马上折而向东,绕路向北直趋。”

马玉昆答应一声,领兵去了。


静。

安城渡。

夜,无光。

伏兵已至于此。

聂士成早已埋伏好人马,只等日军过桥。

武田秀山中佐过了桥,心下暗喜:“怎么清军毫无察觉?我所领部众,虽是佯攻,但是,如果清军完全没有防范,说不定我可化虚为实,一举突破清军左翼,攻入成欢,首立大功,反而比主力捷足先登了。”

他正做清秋大梦,清军开火了。日军进入伏击圈后,埋伏于河边丛林、山侧、沟畔和民房附近的清军,立即同时发飙了。

日军陡然遭袭,一阵大乱,步兵大尉松崎直臣当场被击毙,而田中四郎中尉也被击伤了。

但,武田秀山心下窃喜。武田欣喜,有两条原因,一公一私:私者,他一向与松崎直臣不和,这次松崎呜呼哀哉,他乐得瞧热闹;公者,终于吸引了清军的注意力。

武田秀山对步兵中尉时山龚造说道:“你带部分人马,绕到清军侧后,从后向前杀,我们前后夹击。

其实,这是武田公报私仇,他与时山也一向不和。

时山乃一员猛将,为人大大咧咧,毫无城府,平时说话口无遮拦,因此得罪了上司,所以,今日武田要置他于死地。

时山答应一声,一马当先,率领一哨人马即向清军侧翼包抄而去。

但,丰臣秀吉想要见他。

时山龚造确实时运不济,他带人一马当先,奋勇前冲,但此地沼泽泛滥,兼且夜色苍茫,道路难辨,他和紧随其后的二十九名日军,全部误入泥沼,而他又是旱鸭子,另外二十九人中,虽然有的会游泳,但双腿深陷淤泥,动弹不得。这样,清军一射击,这三十人就此去觐见丰臣秀吉了。

清军虽只伏有500人,但占有天时、地利,仍然给日军造成了巨大伤亡。


成欢清军大本营中。

一名清军来报:“聂总兵,日军又有2000人马攻向安城渡,先前的500弟兄抵挡不住了。”

聂士成心中一震:“难道我预料错了?日军的主攻方向,确实在我军左翼?如果那样,我的整个计划都要落空了,不但无法最大限度地消耗敌人,相反,城中所剩的这2000人,也要全部丢掉性命了。”

他又想:“不可能。大岛义昌攻打水原时,用得是避实击虚策略,难道他已料到我的想法,此次故意逆而行事,想攻我个措手不及。

“不可能,绝不可能,此人才能绝对达不到料我于前的境地。也罢,我就和你赌一把,看一看到底谁更胜一筹。一个不敢赌的人,是无法带兵打仗的。”

的确,“一个不敢赌的人,是无法带兵打仗的”。山本五十六曾说过,一个不会赌博的人,是难以成就大事的。

克劳塞维茨说过:“战争,无论就其客观性质来看,还是就其主观性质来看,都近似赌博。”

果然,最后,只有2500人左右的日军前来攻打清军左翼阵地,而其真正主力在攻打月峰山。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