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建设湖南最开放城市,湘粤赣省际区域中心城市

丫丫丫 收藏 0 216
导读:努力把郴州建设成为“湖南最开放城市,湘粤赣省际区域中心城市”这一郴州发展目标,是准确剖析郴州所存在的问题,理性把握郴州所具有优势基础上地精确定位,是完全现实可行的科学目标。

一是郴州的地缘地理决定了郴州应当成为“湖南最开放城市,湘粤赣省际区域中心城市”。郴州位于中国传统的政治经济军事南北大轴线——北京至广州线上,北300公里是湖南目前经济总量最大的长株潭经济区,南300公里是中国最活跃的经济区之一泛珠三角。这两大经济板块之间纵深1200里地域一片真空,没有任何一个真正意义上上规模、上档次,具有领跑地位,具有洼地效应的区域性大都市。这种现状严重悖离了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初衷。郴州正处于两大板块的中心地带——大南岭区。大南岭区现有城市中,我认为韶关失之于“安”,珠三角的过度繁华致其存有托庇依赖珠三角心理。赣州失之于“偏”,近期内很难占据交通枢纽地位。衡阳失之于“旧”,在接收南面辐射过程中,郴州牢牢地挡在了衡阳前面,其湘南重镇角色已逐步被郴州代替。唯有郴州,地利更畅,即将成为现今中国交通布局中贯通东西南北的枢纽,更得天时,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急切呼唤大南岭区出现中心城市以引领和加速城市化进程。同时,在今日湖南布局中,郴州由于其特殊的湖南最南,最接近珠三角的位置,湖南也迫切需要郴州走得更快,更开放,为湖南的发展承担试验田和先行者的角色。因为毗邻香港,中央把试验田和先行者的角色给了深圳,那么,郴州为什么就不能成为湖南的“深圳”,成为湖南最开放的城市? 二是郴州的资源禀赋决定了郴州应当成为“湖南最开放城市,湘粤赣省际区域中心城市”。郴州本土资源有两大突出优势,一大优势是拥有某些可以决定国际市场价格的有色金属储藏。但郴州目前对有色金属的开发利用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掠夺性的原矿贱卖层面,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这好比非洲某些盛产钻石的国家,原产地廉价出卖原钻给发达国家的跨国珠宝公司,珠宝公司把原钻精细加工后以天文价格销售至市场。原产地国家不但没有因为资源优势而强大,反而为掠夺资源深陷内乱和贫困的泥沼。走依托优势资源的资源运营之路,而不是沉陷于依赖资源的资源掠夺,这是郴州当前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走以精深加工为关键环节的新型工业化之路是解决郴州资源依赖危机的唯一出路。解决好了这个问题,郴州完全有可能成为国际性的有色金属交易中心,以资源优势主导价格和市场,带动产业链蓬勃发展,创造真正的可持续的社会财富。郴州的另一大资源优势是拥有丰富的生态旅游资源。郴州在古代被称做瘴疠之地,但正因为郴州没有被历代文明过度开发,才保留下十分宝贵的生态资源。我总结其特点为“小而精”、“多而全”。单个资源规模小,但精致。景点多,类型全,山、水、洞、穴、地热、民俗、文化等各式资源齐备,赏山、乐水、探幽、猎奇等玩味方式俱可。郴州地处两大经济板块中心位置,随着交通日趋便捷,长株潭和泛珠三角都在三小时交通半径之内,郴州必将成为这些城市中快节奏生活的游客们短期休闲度假的天然选择。三、省际区域中心城市的主要衡量标准

未来的郴州要具备省际区域中心城市地位,其衡量主要标准我想首先是中心城区常住人口规模必须达到100万人以上。人口是一个城市的基本资源,发展的基本要素,活力的基本因子。如何吸纳人口尤其是高素质的人口在郴州安居乐业、发财致富,这是一项全面系统的工程。改革开放前30年,中国人口流动格局基本是“孔雀东南飞”,那么,通过我们的努力,未来郴州能否创造“孔雀飞林邑”的新气象?我相信只要真正解放思想,敢想实干,这一天一定会很快到来。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