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国际风云

til1111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从清晨7时开始,发生在彼尔姆城外雪草上的歼灭战,足足打了五个多小时才结束。新二师依靠地形优势,在道路两旁的河沟、树林中,对从‘昆古尔’出发的俄第二集团军所属,步兵第二十八师、维亚特卡特种师完成全歼,击毙中将军长‘绍林’以下两千多人,缴获俄制‘莫辛甘马、步枪’两千余支,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从清晨7时开始,发生在彼尔姆城外雪草上的歼灭战,足足打了五个多小时才结束。新二师依靠地形优势,在道路两旁的河沟、树林中,对从‘昆古尔’出发的俄第二集团军所属,步兵第二十八师、维亚特卡特种师完成全歼,击毙中将军长‘绍林’以下两千多人,缴获俄制‘莫辛甘马、步枪’两千余支,枪弹无数。另有三千名敌军丢弃辎重冲围而出,朝卡马河对岸逃窜。

战斗一结束,袁克恒就命令所部官兵迅速打扫战场,向东北方转移,与完成炮击任务的王金镖所部汇合。至于逃走的那三千多敌军,既然他们已经失去了战斗力,那就没必要再追击。

大军向沿着彼尔姆和昆古尔之间的道路向东北方转移的途中,打了大胜仗的袁克恒有一点始终想不明白。这一仗打了五个多小时,深受损失的第三集团军没从彼尔姆救援这并不意外,可为什么昆古尔城里的第二集团军其他部队也不动呢?这些人怎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军长被围,竟然见死不救?

“伊万!伊万!”袁克恒将小伊万叫到身边,问道:“关于第二集团军的情报审问出来了吗?”。

战斗中,袁克恒特准小伊万的国民军团抓了十几个俘虏,想调查一下那支他从未打过交道的第二集团军的情况。因为每一支部队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风格,就像袁克恒手下的步一旅和步二旅那样。

一旅长王金镖识人用人很有一套,他的旅经历的战斗也最多,且多为胜仗,所以他的部队无论是拆开来还是团在一起,都能顶大用。但马得草的二旅,就只能打一些已马得草为中心的大仗。马得草这人在军中的威望不错,手下有大一帮肯为他卖命的同袍兄弟,可一旦分散使用,就很难再找出堪当大任的人才。

这就是军队与军队之间不同的风格。

面对新的敌人,袁克恒急需了解到对手的情况,才能有效的布置出下一步的战略计划。

小伊万听明白翻译的话后,简单地向袁克恒介绍了一下他了解到的情况。原来,驻扎在昆古尔的俄第二集团军完全不能和第三集团军同日而语,虽然两支军队同为集团军编制,但第二集团军发展并不顺利。这支部队,从1918年6月组建起,就被莫斯科的红军总部定性为二线补充部队。在彼尔姆一线,红军总部的主要培养目标是别尔津的第三集团军,而第二集团军从组建到现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就频繁更换了四位司令员,机制混乱不堪。而且,这支部队的构成也很成问题。到1918年底,仅仅拉起了两个整编师,也就是刚刚被袁克恒吃掉的那两个师,步兵第二十八师、维亚特卡特种师。

“这么说第二集团军就6、7000人?”。

袁克恒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刚才那一下竟然把整个儿第二集团军给包了饺子!战死的绍林中将,是倾巢而出…,不是昆古尔方向不想出援他们的军长,而是城内已经没有红军的正规部队。(历史上,俄第二集团军由于上述原因,与1919年6月被撤消编制,军部所属其他人员全部被调往了南方面军)

想明白一切后,袁克恒真想把小伊万从马上拉下来好好地抽上一通鞭子,这么重要的情报他竟敢不来报告!万一让昆古尔城内的残兵败将把绍林同志留下‘遗产’给转移了怎么办?那可就亏大发了!

“全军停止前进!”

袁克恒连忙制止住了前进中的部队,摊开地图命令:“小伊万的国民军团为前导先锋,协同马得草旅转道东南,迅速抢占昆古尔城。其他部队(骑兵旅、王金镖旅总预备旅)掉头西北,朝彼尔姆方向推进,再也不能别尔津给跑了”。

战场就是这样的瞬息万变,如同一盘谁也看不清对方底细的暗棋,你冒险推到了其中的一枚棋子,就很可能杀出一大片广阔的天地。彼尔姆地区的胜利,似乎正在朝袁克恒招手。

1919年1月30日,中华民国远征军新编二师马得草旅,在伊万国民军团的帮助下,兵不血刃的占领了彼尔姆城东南要地‘昆古尔城’,缴获没来得急撤离的俄第二集团军部全部物资。其中包括:俄制莫辛甘步枪7500支(其中500支为狙击型,原配属已经被歼灭的维亚特卡特种师)枪弹350万发;俄仿马克沁水冷机枪90挺(该枪型配套枪弹为俄制莫辛甘7.6毫米枪弹);法制弹板式哈乞开斯机枪20挺,枪配8.5毫米勒贝尔枪弹40万发;俄制88野炮35门,76速射炮60门,弹药7500发;地雷5800枚;手榴弹630箱。可谓大发横财。

同日,新二师主力汇同撤下来的王金镖等人,集结兵力9000余人,火炮40余门,完成了对彼尔姆市北、东、南三个方向的合围,将红军第三集团军残部四个师一万多人包围在彼尔姆市中心。俄国红军第三集团军司令员别尔津在得知第二集团军被全歼的消息后,连忙下令第三集团军向西突围,跨过冰封的卡扬河,退到河岸西侧构筑起了防御阵地。企图依靠卡扬河的开阔,阻止新二师向西前进的脚步。

1月31日,新二师全员开进红军拱手相让的彼尔姆城,却发现整个彼尔姆城形同死城一般,城中的多数居民已随败退的第三集团军跑到了‘卡扬河’那一边,整个城市陷入无法运做的不良状态。

望着坚冰如固的‘卡扬河’,袁克恒真想不计伤亡的杀过去,把那些宝贵的居民和工人抢回来。但他的部队已连续作战了一个多月急需休整,只得命令部队沿河驻守,与对岸的红军部队旗鼓相对。

当晚,占领了电报局的袁克恒向俄政府总理克伦斯基发去电报,如数告知了远征军这些日来所取得的‘辉煌’战果,并暗示克伦斯基借机造势,诚邀各派反苏势力会聚耶夫斯克,组建俄政府临时内阁。而他的部队将会在卡扬河畔坚守,等待支援。

发完了电报,随行的边永茂问袁克恒,是不是要真的要坚守彼尔姆,不再向西推进?袁克恒异常严肃的点点头,表示自己这枚小卒已经拼尽全力,根本再无力应对接下来所要发生的大战。卡扬河上的冰封一旦结束,红军至少会调集十倍与己的兵力,在内河炮舰的帮助下,对彼尔姆展开反扑,而自己的部队几乎没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进攻。他也只能企求,俄国的冬季可以再长一些,能让克伦斯基有足够的时间上位。

正当袁克恒在彼尔姆组织部队休整,与冻伤和残存流感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时,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政要都在谈论袁克恒这个人,和他所带领的那支中华民国新军。仿佛直到这个时候,世界才清醒的认识到,中国人正在主导俄国局势,乃至整个世界的走向。

沉睡了几百年的中国人听到远征军大捷的消息无不欢呼雀跃,挺直了脊梁走上街头,纷纷涌到执政府门前,要求政府废除与日本刚刚签署的《中日远东条约》,将中国远征军将士浴血鏖战才收回来的国土从日本人手里要回来。

而日本当局,也许因为其得到了好处太多了,连他们自己也觉得消化不了,主动提出放弃在福建、山东等地,具有争议的在华权利,一心守护起了其在满洲及远东地区所获得的新利益。并提出,愿意对民国政府提供大额军贷,支持民国的在俄战争。

世界的另一头,刚刚从一战抽身的老派强国英、法,则表现出了无不妒忌的心态。虽然他们在俄国革命刚刚爆发时,就派兵占领了‘摩尔曼斯克’等俄国北方港口城市,但因为当时和德国的战争还没结束,所以一直未大规模出兵干预俄国,让中国在俄罗斯呼风唤雨了很长时间。现在,他们很想发怒,但中国已是协约国中的一员,法国更是依靠着三十万在法华工的支持,才得已展开战后重建,不得不暂时容忍了中国的作为。但他们说什么也不会承认所谓的‘远东克伦斯基政府’,转向支持南俄草原上的‘邓尼金’等人,成立了所谓的南俄政府。并与1919年2月末,通过海路向俄国南北两个地区输送了13万名身经百战的协约国士兵,帮助‘邓尼金政府’对苏俄展开进攻,企图夺回被中国抢去的俄国内战主导权。

1919年3月,在中、日、美等国的支持下,阿夫克森齐也夫等一大批俄国社会党人,会聚在了前俄总理克伦斯基的旗帜下,在‘托木斯克’成立‘俄罗斯远东临时政府’,并任命前俄海军上将‘高尔察克’为军队最高统帅,在短短一月之内,募集兵员二十五万人,来势汹汹的集结在‘彼尔姆’、‘奥伦堡’两线,准备对新生的苏俄政权发起猛攻。

收到这个消息,袁克恒真的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世界局势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不想和日本人搅到一起,但偏偏国际局势不是他所能左右得了的。中国为了保住好不容易才收回的土地,不但靠卖国拉拢了日本,竟然连美国也拉了进来,把很多民国正在兴办,或考虑兴办的大项目交给了美国人,艰难的促成了‘俄罗斯远东临时政府’的成立。而提出这一构想的,竟然是南方的孙文等人,正是他们提出‘联日合美’的主张。但这个狗屁主张,在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

冷静下来,袁克恒深深的感到了无奈,他明白,现在的中国确实没有太好的办法可以选择。土地要回来又能怎么样?不要忘了,历史上日本是怎么把山东还给中国的,是靠中国人自己打回来的?不,日本人是被已美国为首的西方人给逼的!而俄国内战一旦结束,即便苏俄政府垮台,凭中国自己的实力,也绝没能力抵挡住世界列强的威逼。

中国没有实力单独支持‘克伦斯基政府’,不管是军力实力还是国民财力,都不行,也只能暂时委身与这两只豺狼之下,而这两只豺狼却都各怀鬼胎。日本想要得到整个满洲和中国远东地区,而美国是新生的资本主义强国,他没能参加上欧洲人对世界的大瓜分,所以,他只能想办法打破固有格局,解除传统列强国家对他的壁垒封锁。而支持中国收回固有领土,正符合美国的时下利益。英国很强吗?如果没有那些殖民地的支持,她凭什么资本再和美国斗?只有唤醒波及全世界范围内的‘民族复兴运动’,美国人才有可能在欧洲人已经占稳脚根的诸多地区涉足!所以,他们才会支持中国。

想明白这些,袁克恒无比痛苦,并深深感到了自己的无用。他当初不是这样计划的,更没想过要和日本人同穿一条裤子,他怎么也忘不了十几年后将要发生那件事,中国,正在养虎为患。但他又能怎么样?靠着血气方刚的这一万多人对全世界宣战?如果打输了,会不会又是一场八国联军进北京?还是万国联军进北京?血性,并不解决所有的问题。

考虑了很久,袁克恒问自己,为什么这世界上的每一头狼都在盯着中国,有机会没机会都想冲上来咬一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与世无争中国?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中国太虚弱!中国,需要一场卧薪尝胆式的复兴。

袁克恒不住地提醒自己要忍,第一次世界大战他没机会了,但他可以等英、法等国翻船的那一天,因为那是历史的必然,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绝不会再让美国人独得便宜。他有十几年的时间可以去做准备,美国人能做到的,中国同样也行!

……………………………………………………..

1919年4月,鉴与外部压力巨大,苏俄政府提出“一切为了苏维埃”的口号,号召民众拿起武器,反抗帝国主义对苏维埃政权的侵略,誓将整个儿俄国变成一座大军营,与武装干涉俄国革命的十八国政府血战到底。

月末,苏俄红军发展到令人恐怖的170万(历史上是140万),划分为东、南两个方面军,彻底拉来了俄国内战的宏大序幕。而此时,袁克恒正站在俄国地图前感受着自己的渺小,300万大军云集与此,他的新二师如何才能为祖国获得最大的利益?而他自己往后所要面对的,也不可能再是仓促成军缺少战斗经验的俄国红军了。那支军队,经过这一年多血雨腥风的洗礼,注定会锐变成一支令人生畏的无畏之师。

一万多人,怕真是只是沧海一粟吧。

(抱歉,今天这章又晚了。大家也一定都看到了,国际局势出现了大改变,为了构思西方各国的可能走向,我发了一上午呆。对于和日本的合作,这里提前透露一下,这只是不得以的暂时行为,等俄国内战结束,中国和日本又会陷入不战不解的深渊,我们想和平,他们也不会同意。而现在,面对老派列强的威胁,两只同为可怜虫的东方弱国也只得暂时合作。希望还在支持吸烟的书友能理解这样的设定,左右世界局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对了,晚上那章先不更新了,因为参与俄国内战的国家实在太多了,装备和战斗风格都要好好的查一下,以免总出笑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