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二十三节 兵锋,战泸州<二>

罗列 收藏 2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辛将军,我已得胜,何故让我收兵?”吕将军回到城内,问辛梧。 辛梧答道:“正是因为将军已胜,我才让将军收兵。” “得胜正该追击啊。” “我总觉得不妥。”辛梧说。 “我倒不觉得有何不妥。如不能为蒙将军报仇,我觉得心里有愧而已。”吕将军说。 “既如此,明日吕将军出战便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辛将军,我已得胜,何故让我收兵?”吕将军回到城内,问辛梧。

辛梧答道:“正是因为将军已胜,我才让将军收兵。”

“得胜正该追击啊。”

“我总觉得不妥。”辛梧说。

“我倒不觉得有何不妥。如不能为蒙将军报仇,我觉得心里有愧而已。”吕将军说。

“既如此,明日吕将军出战便了。”辛梧说,他和蒙婺也是相熟的,也怕吕将军激他不为蒙婺报仇。

第二天,我还是叫人上去搦战。

秦军还是出城迎战。

我派了张得信去战吕将军。

结果,还是不到二十回合,张得信也败下来。

我怕秦军再次收兵,把剑一挥:“攻。”

于是,大军往前跑了几十米。

这时,秦军真的鸣金了。

我看看秦军真要往后撤,赶紧大叫一声:“放箭!”

看能不能拖住他们。

箭如雨一样飞向秦军阵列。

几百人中箭。

吕将军一看,果然回身,大叫:“陈抚匹夫!”然后对他的军士大叫道:“兄弟们,为蒙将军报仇,杀了陈抚匹夫!”

秦军果真冲杀过来。

我让骑兵去冲杀秦军两翼,步兵挡住中间,抵挡一阵,然后装做不敌,开始败退。

吕将军大喜,叫道:“敌军败了,给我追,务要杀了陈抚竖子!”

秦军见着我的大旗,直追。

我让军队保持和秦军的接触,往泸州东边,节节撤退。

撤到黄树谷外的时候,吕将军勒住了马,问:“此地是何处?”

“此是黄树谷。”有熟悉地形的军士回答。

我怕吕将军不进来追击了,回头,大叫道:“吕贼,大言不惭,还妄想取爷爷性命。来啊,爷爷在这里。”

吕将军大叫:“竖子,莫走!”他拍马过来。

队伍也跟着进来。

我也迎上去,和他杀在一起。

打了三十几个回合,我又败了,转身,拍马就走。

“竖子,还敢跑?”吕将军追过来。

转瞬间,秦军已全部进入谷地。

就在这时,两侧喊杀声大起。

谷地两旁的高地,箭如飞蝗。

秦军被射倒一片,又无处藏身,象无头苍蝇一样乱蹿。

“中计了!快撤!”有人大喊。

于是,秦军又象潮水一样涌向谷口。

我挥军追杀。

谷口,王铁、赵大志将军,站在那里,身后是两军的滇军兵士。

“秦贼,想跑,休想!”王铁大喊道:“快快下马受降,可饶你一死!”

“要我投降,那也是休想!”吕将军道,“兄弟们,给我杀啊!”

于是,双方杀到一起。

而我,从后面再次杀来。

秦军大乱。

混战中,吕将军带领一两千人,冲出包围,往泸州方向而去。

我杀到谷口,说:“赵将军,你带领人马在这里收拾残局,王将军,请与我去追杀秦军。”

于是,赵大志带领他的丙军,围住秦军。

赵大志喊道:“降者免死!”

秦军没了主心骨,又大部分都被杀了,所以,留下的一小部分秦军,很快都投降了。


贺云带领的戊军,在城下,面对着泸州城列阵。

他已看到尘土大起,但不知道是秦军还是滇军。

为防万一,贺云吩咐手下的将官,分成两批,一批继续监视城内,一批防备城外。

等到贺云看清旗帜,是秦军先到,他大喊一声:“列阵,防!”

秦军到了面前,却并不冲杀,而是围着城池跑。

吕将军一面跑,一面大喊:“城上的秦军兄弟,我是吕将军,快开城门!”

城门开了,一彪军马杀出。

贺云抵挡不住秦军两面夹攻,西边阵地被秦军突破。

秦军将吕将军接进城去。

贺云想要趁势攻城,被秦军射回。


我赶到泸州城下。

城外只留有一堆尸体而已。

贺云来报告说:“我们刚刚到泸州城下,列好阵势,秦军就杀回来了。然后,城里也有秦军杀出。我们没能截住秦军,被他们杀回城去了。”

我问道:“周将军呢?”

贺云说:“我来的时候,他们还没到;我已派了人骑马去找他了。”

正说话间,一彪军马到,旗子上,大书“周”字。

正是周文鹤。

我大声问道:“周将军,如何来迟了?”

他说:“回威武将军,走岔路了。”

我知道不是实情,因为他们只距我们五里,贺云能到,他必定也能到。

但是,此时不是追究的时候。

我赶紧分配新任务:“王将军,请你带人守东门。”

王将军得令去了。

“周将军,你带人守东门。”

周将军也赶忙带人去了。

“贺将军,你仍带人守南门。”

贺云赶紧回去整顿队伍。

“何副将,张副将,你们两人带领骑兵,埋伏在北门外,通往渡口的路上。若有小队人马,就地截杀;如是大队人马,请派人来报。”

何副将,张副将带领骑兵去了。

我对钟将军说:“钟将军,请叫郭启来找我,并派人到附近采集木料,以备届时攻城!”

钟将军也去了。

于是,我们将泸州城围住。

大军在城外各处安营扎寨。


我回到营帐。

郭启来了。

“将军,您找我?”

“哎,现在在我的营帐里,没有外人。我就是你大哥,你就是二弟。”我说。

“是,大哥。”他答到。

“最近怎样?做了旅帅,还习惯吗?”

“还好。只是兄弟们很想念将军。”

“现在,兄弟们就只能交给你们了。”我说。

“是。请大哥放心。”郭启说。

“今天叫你来,是要给你们一项任务。”我说。

“要我们做什么,请大哥下命令吧。”

“你带领你的人,多准备火把、硫磺,赶快到北门外,去找张副将,让他的骑兵师协助你,烧掉渡口的船,回来报告给我。”我说,“记得,一艘不留。”

郭启去了。

上次,就是被蒙婺坐船跑了,这次,再也不能旧戏重演,让辛梧、吕将军跑掉了。


泸州城内。

“悔不听辛将军之言,致有此败!”吕将军后悔不迭。

“此事也不能全怪将军。怪只怪那陈抚匹夫,诡计多端。”辛梧说。

“你是说,这些计谋,都是出于他之手?”

“很有可能。”辛梧说,“邛都一战之前,我们尽得先机,取攻势;而自从有他出现后,邛都一战,我军惨败,这次又使将军受辱。所以,我猜测是他善用计谋所致。”

“如真是他,那此人久必为秦国大敌。”

“已经是大敌了。连屡立大功的蒙将军,都死于他之手,放眼秦国,他已无敌手。”辛梧说。

“可我听说,蒙武将军将带兵来巴蜀,以报父仇。不知此事是否当真。”吕将军说。

“我也听说了此事。但是,恐怕,短期内,无法到来。他必守丧至三七期满,还用秦王允许,才能成行。”

“如此,我们怎办?”

“我正要和将军商量此事。”辛梧说。“依据刚才我到城楼上观察滇军的布置,东门、西门、南门都已经被围住,而独独留下了北门未见滇军军马。”

“那我们赶快趁机杀出去。”吕将军说。

“不慌。我怕这正是滇军之计。依照滇军目前的军力来看,如果要把北门也围起来,也是可以的。但是,他偏偏不围。而出北门,到渡口,还有三四里地,而两里地外,还有一片高地和树林,此处可以埋伏军马。若我们贸然出北门,急切间,又不能上船,则必然被滇军所灭。”

“那依辛将军之见,该如何?”吕将军再不敢逞能。

“如果我们在城里,依靠城墙坚固,我将士齐心,支撑一两月也有可能。”

“那一两月之后呢?”

“前不久,我已派人到巴郡找刘晔将军求救,想来,他必会来救我。”辛梧说。

“如此,甚好。”吕将军说,“我们再不出战,只是固守,看他陈抚能拿我们怎办。”

正说间,军士来报:“辛将军,渡口大火!”

“恩。知道了,你下去吧。”辛梧挥挥手,军士走了。

“要不,我们到城楼上去看看?”吕将军说。

“走,看看去。”辛梧也同意了。

两人来到城楼上。

北方,江边,果然火势很大,沿江一片火光,烟尘四起。

“早知道敌军会这么做。”辛梧说,“把船烧了也好,我们别无退路,就只有死守待援了。这样,更能坚定手下弟兄们的决心了。”

“是啊。上下齐心,守住泸州。”

两人计议已定。


第二天。

我让人在城南门外叫骂了一上午,秦军果然不再出战。

下午,小卜上将军押运粮草到了。

上将军升帐。

“黄树谷一役,如何?” 上将军问。

我将如何吸引秦军出城,如何将秦军引到黄树谷,吕将军如何逃脱入城等一一简述。

“周将军。”上将军点名道。

“末将在。”周文鹤出列。

“你未能依令行事,致使秦军逃脱入城,你做何解释?”

“我,我走错了路。”

“荒唐!”上将军大喊一声,“你的营寨,离泸州城不过五里,大路直道,如何会迷路?况贺将军还派人叫你了。我看你不是走错路,分明是怠慢我之命令,你可知罪?”

“末将知罪。”周文鹤无可抵赖。

“来人。”上将军大喊。

两名兵士进来。

“将周文鹤押下去,军法从事!”上将军拿出一支令箭,往地上一丢。

小卜上将军治军严明,由此可见一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