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背后的“辛酸”(转载)

从去年的汶川地震到北京奥运会,身边很多同学都参与到了志愿者的活动中,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几次志愿者的经历让我受益匪浅,同时也有很多内心的困惑,但是从来没有仔细去想过。不过,最近看到央视《道德观察》关于四川“天边小学”的一个栏目,很有感触,也去网上查了查相关的一些情况,触发了我对原来一些困惑的反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古路村小学震撼的升旗仪式:没有乐曲、也没有旗杆,升旗的时候是由一个孩子爬到房顶,接过下面另一个孩子递上来的国旗)

天边小学在2000米的悬崖峭壁上,那里人家一年的主粮是土豆,家中唯一的电器就是灯泡,他们用的电还是村民们在山上挖水塘自己发的电。学校在山上几个村寨的中间,很多孩子每天上下学都要走4个小时的山路,路是在悬崖峭壁上凿出来的碎石路,最宽也就1米,最窄的地方只有40厘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通往天边小学唯一的通道


多年以来,天边小学绝大多数的孩子们因为承担不起下山上初中的生活费(上初中要去山下临近的村镇寄宿),只能在小学毕业后就缀学留在山上。对于没有接触过外面世界的天边小学的孩子来说,最珍贵的不是佳肴美食,也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一个能够继续学习的机会,哪怕仅仅是去上初中。


去年,两名志愿者包唐韬和杨菲从地震的报道中了解到了天边小学的情况来到了这里,成为天边小学的老师。在他们来这里之前,天边小学一直只有一个老师真正在这里教课,他就是申其军老师,他在这个学校坚持从教了27年,只有初中毕业的他一直是全村最受尊敬和爱戴的人。这3个老师同样是为了孩子们相聚在天边小学,但是现实让他们的理想和生活有了不小的变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桔红色衣服的就是申其军老师,白色衣服那个是前不久去天边小学捐助的李厚霖,排队等着玩游戏的就是天边小学的孩子们,这是他们第一次过六一儿童节。


关于责任–应试教育VS素质教育

一直以来,申其军老师的教学方式就是紧扣教学大纲,把大量的教学时间用在主课上,他可能比任何人都更明白学习知识对于这些孩子来说的珍贵性。27年来申老师用责任和坚持温暖着每一个学生,也温暖着每一个村民的心。在古路村,村民们也许会不知道县长是谁,但却不会不知道申老师是谁。村子里也曾来过外调的老师,但是由于生活条件实在太恶劣,没有老师可以坚持在这里教书很久。

“如果申老师走了,学校就没有了。不会有老师到山上来教书了,来了也教不长。”全村人对申老师的这种敬仰和依赖让申老师一直27年如一日。虽然他自身的学识条件有限,但是他身上承载着村民们赋予给他的一种神圣而伟大的责任。

而生在在城市里、接受了高等教育的两个志愿者老师来到这里时,对孩子们的教育赋予了他们自己的理解和理想。包老师和杨老师接手高年级的教学任务之后,除了教孩子们文化课之外,给孩子们增加了美术,体育,音乐等方面的课程,他们认为孩子们应该受到像城里孩子们一样的全面的教育,孩子的发展不单单是在文化知识课上,也应该是全面的素质教育。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理念,自然产生出不可调和的矛盾。在申老师看来美术,体育,音乐全部都是在浪费孩子们宝贵的学习时间。这些修炼“情操”的课程,变成为影响孩子们成绩波动的原因,村子里的家长们也同样觉得这样的老师“不够资格”。

不得不让人深思的是当城里的家长们还在为自己的孩子在钢琴绘画等方面的培养考虑时,天边小学的孩子们却连拼音和九九乘法表不太熟练。大家都知道素质教育的重要性,但是对于天边小学的孩子来说,素质教育可能确实是有点奢侈了。但是谁又能否认两个志愿者老师给孩子们带来的快乐和希望呢?

观念的碰撞是必然的,带来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绝对不是不可调和的。或许像IDo儿童基金这样,能够把孩子们带出大山,让他们有更好的教育条件,能够上初中、高中……到时候,天边小学的孩子们会有一个更广阔的平台,会有更多选择的机会,才是最完美的答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申老师简陋的宿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左边的是杨菲老师,右边的是包唐韬老师,孩子们跟他们在一起玩的很开心。

关于坚持-27年VS1年

18岁,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正是充满憧憬和美好未来的年华。27年前,刚刚初中毕业的申其军是全村多少年以来最有文化的人,那时他其实还有更好的机会走出大山,但是他还是决定留在山上做孩子们的代课老师,因为在那里,没有公派老师愿意留下来。而这一呆就是27年,因为学历的原因,申老师一直不能转正,以代课老师的身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教了一批批的孩子们,他常说“没有文化等于眼睛瞎,有了文化才能够当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古路村小学全家福,最中间的是申老师

杨老师和包老师,毕业于湖北师范大学,两个人毕业后辞掉工作来到天边小学自愿支教。杨菲老师说“我本来只想呆一个月,但孩子们一点一点触动了我。”孩子们的对学习的渴望以及纯净的心灵感动了杨老师和包老师,他们在一次次犹豫中坚持下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包老师在给孩子们上课


山上的生活艰难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尤其是对于习惯了大城市生活的人。很少有捐助者像前不久IDo儿童基金那样能够真正攀越悬崖峭壁亲自来到“天边小学”,真正陪陪现实中的孩子们;而像包老师和杨老师这样的志愿者愿意留下来的更是寥寥无几。举个例子,刚上山没两天的包唐韬就遇到了难题——因为没有稳定的电源供应,他的手机很快就没电了,没法和外界联系他只能多买好几块电池,统统用完之后,往返7个小时的山路到山下的火车站去充电;出生在南方的杨老师必须改掉自己原来每天洗两个澡的生活习惯,接受2个月洗一次澡的现实,而且洗澡水是用烧菜过煮出来的,有着厚厚的油腻和漂浮的菜叶……

不过,这些对于两个志愿者老师来说,都是小事情,为了孩子们,为了自己的理想,他们都能克服。但是这种付出并没有获得他们内心中的欣慰,申老师和村民的质疑、孩子们成绩的下降,让他们感到了现实的无奈和内心的痛苦,这让杨老师在坚守了1年后终于离开了这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离开前,杨老师流着泪说:“即使离开我也希望这种离开值得,如果我们的离开能够让更多人关注到这里的孩子们,让那些能够让孩子们真正学到东西、得到更多快乐的人来到这里,那我吃过的苦、受过的委屈也值得了。”

我无意去评价27年和1年的长短与意义;也没有资格以孩子的角度,去衡量李厚霖攀爬过险峻山路陪天边小学的孩子过第一个“六一”以及捐助他们上初中两者之间,哪个更让孩子更开心。不过谁都明白,做一件事不难,但是能够坚持下来确实太不容易了,尤其是当坚持的时候失去了旁人的支持和理解。无论是27年苦苦坚守的申老师,是面对着太多压力任然满腔热情的志愿者老师们,还是表示“捐助到底”的李厚霖和他的IDo儿童基金,他们都身体力行的去做了。也许这杯茶很苦,他们肯去喝就足够让我对他们有着崇高的敬意和佩服之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批受捐助的5年级的22个孩子今年9月就可以到山下的小学去读书了(背景就是即将去读书的小学),明年,有了IDo儿童基金的资助,他们就可以去念初中了

关于慈善–普通人VS富人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认为,慈善是富人做的。他们积累了一辈子的财富然后功成名就,开始想用慈善来回报社会。然而,我看到的天边小学的3位老师在向我们证明,每个人都可以做善事,去帮助这个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而且,真正的慈善是一种责任感,一份爱心。

穷人和富人最大的区别不在于奉献和捐助的多少,而在于当他们献出自己那份责任和承诺时的那份真诚与决心。谁又能否定一个孩子拿出自己平日里积攒的10元零用钱捐助给地震灾区的那份爱心呢?

在这一点上,我也从李厚霖关于“天边小学”的一段采访里得到了印证,这也让我对这些“富人”有了新的认识——“比尔·盖茨和雷峰,谁是真正的大慈善家?在我的心中,我坚定不移地认为:勿以善小而不为。在慈善的天平上,一元钱的慈善和一千万的慈善同样高贵,因为慈善的是心而不是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很多时候,偏远地区只是探险者的乐园,以致于我们从来都没想过我们去的那些遥远的偏僻的不发达的地方我们能否帮他们做些什么?很多时候,我们认为那是和我们无关的事情,我们认为那是我们能力不允许的,我们因为现实跟梦想相差太远而中途放弃……其实,只要我们肯去做,从零去做,坚持不断地去做,就有人会感受到爱和关怀,就会让身边有所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