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33章

北来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URL] 德古又补充说,“勒俄两个字是彝语,意思是历史,勒俄地就是历史的地方。”说话间,东西取来了,是一本旧杂志,头人递给德古,德古又递给我姥爷。德古说,“这本书是一个老朋友送的,是一个德国人。老朋友叫魏司①,是成都那边的外交官。宣统2年,他带起卫队来凉山,路过我们这里住了两天。后来,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德古又补充说,“勒俄两个字是彝语,意思是历史,勒俄地就是历史的地方。”说话间,东西取来了,是一本旧杂志,头人递给德古,德古又递给我姥爷。德古说,“这本书是一个老朋友送的,是一个德国人。老朋友叫魏司①,是成都那边的外交官。宣统2年,他带起卫队来凉山,路过我们这里住了两天。后来,魏司老朋友把大凉山的事情弄到德国登出来,过两年又来了一次,带来了这本书。”

一本洋文杂志,我姥爷翻了翻没找到一个认识的字,只看见里面有几十张有些模糊的照片,都是彝族人和他们住的房子、山寨。他看看照片上的彝人又看看四周的彝人,发觉虽然过了几十年,照片上的一个彝族少年跟一旁的头人很相像。他问头人,照片上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你莫乱说,我咋会跑到上面去嘛!”头人叫道。

“你们认不认识上面写的什么?”我姥爷问。

“就是晓不得。”德古说。

“那个德国人对你们好不好?”我姥爷又问。

“不好。”德古答道。

“对你们不好,你还说他是老朋友?”我姥爷说。

“这种老朋友嘛,不是好朋友。”头人插话说。

头人的说法很特别,包谷酒也很烈,下酒的烧烤肉块又香又脆。我姥爷已饿了几天,空着肚子喝酒,感觉彝人的包谷酒后劲很大,说起话来舌头已经有些发直,好像短了不少。他忽然问,那天卖他,为何标价只有十锭银子?

德古说,“十锭银子可以买两头黄牛。”

我姥爷说,“卖这么便宜!”

德古说,“骏马活着值九十九两银子,死了只能换只鸡。”

我姥爷说,“你说的不错,但我要问的是,彝族人为啥要抢人卖?”

一阵沉默。

头人忽然对众人说:“听到没有,猎物是狗撵出来的,真话是烈酒催出来的!”德古则盯着火塘说,“小孩喝酒就有大人心,大人喝酒就有皇帝心。”两人跟众彝人该说彝话,但都说的是汉话,我姥爷一下明白,这是在有意说给自己听。头人对自己酒醉吐真话大为不满。德古的意思却好像是不管大人小孩,酒后都会想入非非胡言乱语,不必当真。节骨眼上,毕摩清了两下嗓子,看看我姥爷,然后盯着火塘说道:

“铧口没有尖犁不了地,说话没有头讲不清楚。大凉山这个地方抢人卖,没得啥子。彝族也抢彝族来卖,都没得啥子。最早是汉人抢彝族,抢了给朝廷上贡,男人被弄去打仗,女人被弄去给人家耍,后来朝廷传话说不要抢,要大凉山每年子自己缴男人女人上贡,这也没得啥子。再后来彝族也抢起人来,都没得啥子。有个人叫禽坚②,住在成都,一生下来就没爹,长大了才晓得他爹来西昌被彝人抢了。他三次出来找,找了六年,才晓得他爹被卖了十一次。后来,他穿一身麻布衣服,说汉话,在我们勒俄地找到了他爹,两个人一见面伤心得很,彝族人同情他们,就放人回了家,也没得啥子。”

我姥爷问,“你认识那个禽坚?”

毕摩说,“认得,很熟,只是说不清禽坚他爹是不是个彝族。在你们汉人的书上一查,就看得到禽坚,他是东汉前期的人,离现在有两千来年,那个时候我们就认得禽坚,我们这个地方两千年前就这个样子。”

大家都静静听着毕摩说话,一个彝族人这么能说会道,而且还认识禽坚,跟两千多年前的人都很熟,我姥爷不知说啥才好。德古接过毕摩的话题,看着我姥爷说:“猎人见了野物就打,农人见了土地就挖。我们这里有种人叫撮欺撮乌,专门抢人卖。甘洛的撮欺撮乌每年要卖一百个,有的人卖了20年。那天把你和那个女娃娃抢来卖,就是他们找来的人干的。”

我姥爷舌头一下僵住,眼睛垂向火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