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迷云:央视女主持人方静最新进展!


北京时间6月13日下午,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方静做客新浪聊天。对最近关于她的“间谍门”事件做出澄清。


以下是具体实录:


不知谣言从何而起


主持人柯露:今天也是特别地荣幸,特别感谢方静老师能够在现在来到新浪,跟大家做一个交流。其实这也是最近这件事发生之后,您第一次公开露面,面对媒体的采访。


方静:是第一次出现。


主持人柯露:这其实也是代表了您对这件事的态度,表示方静在这里是没有问题的。


方静:大家可以放心。


主持人柯露:其实这件事情我们还是想请您做一个正面地,完整地一个澄清,到底是怎样回事?能够给网友说这这件事情,给大家,让大家从头到尾明白一下,到底真正的真实情况是什么?


方静:是这样。在5月中下旬大概网上陆续有一些关于我的传言,当时有很多朋友告诉我这件事情,当时我上网看了一下,觉得都是无稽之谈或者都是很含糊的话,据说、听说,大家都是在那以讹传讹,当时觉得这些东西,我没有必要理会。后来在6月11号中午的时候,突然接到台里同事的电话,他说有人在自己的博客里公开地说我一系列的吧,大家都看到了,当时怎么去的军事栏目,怎么在12号什么时候被什么带走。


主持人柯露:5月12号。


方静:对,后来我的很多朋友给我打电话,我建议你要告他,我说好,这样我先上网看一下,打开一看确实是。在这种情况下,我首先感到很吃惊,我觉得很震惊,我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公众人物可以在公开场合造谣,接下来不停有朋友来问我,电话,包括一些媒体来找我,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在公众面前做一些澄清,在新浪的博客里发表了一个声明。至于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谣言由哪儿而起,这个事情说实话我自己不清楚。到目前为止,我对这个事情全部的态度放在新浪的声明当中。


主持人柯露:声明当中写的就是之前这人在博客里写的子虚乌有,你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方面的调查。


方静:这个没有放在博客里,但是这个话可以说的。


主持人柯露:好像是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一句。


方静: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找我了解任何情况。


主持人柯露:大家也是特别关心,因为事情出现之后,媒体有很多关于您个人包括以前求学、工作经历的报道,彼此之间说法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您能不能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您个人的一些求学、工作经历,让大家对您,对您的工作有一个很客观,很真实的了解。


介绍自己当主持人之路


方静:好。可能有点长,没关系。你从我从哪儿开始说起?


主持人柯露:网上报道您23岁毕业之后就进入央视。


方静:我是1989年进入北京广播学院,当时叫北京广播学院,现在叫中国传媒大学,在播音系读书,1993年毕业到中央电视台工作,最早是到海外中心,给我分配到海外中心的《中国新闻》栏目。海外中心是对外宣传的部门,《中国新闻》是非常新的栏目,我去的时候大概刚刚开播了一两年时间时间,崭新的面貌。也是我们正式对外宣传的开始。1993年的时候,当时对海外新闻播音员的选择有很多的考虑,因为这个形象,不是个人的形象,这个形象也不是像对内代表电视台的形象,实际上对外代表整个中国的,给世界看中国的声音和面貌。应该说对海外新闻的主持人的选择还是有一些特殊的考虑的。当时台领导非常信任我,在我没有多少工作经验的情况下,当时找我录了带子,台领导审核以后,觉得我可以胜任这个工作,当时安排我在中国新闻做主持。


在主持的过程中,在领导和大家的帮助下,还是比较快得到了观众包括同行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迅速地成长起来,在此之后,能有两三年的时间,就陆续在台里一些非常重大的活动,让我来当主持人,比如说有史以来中央电视台第一次72小时的香港回归的直播报道,当时台里是四位总主持人,其他的三位都是新闻中心的,刚刚去世的罗京老师、敬一丹大姐,还有方宏进,唯一一位从其他中心挑选的主持人就是我,这个当时让我非常感动,我觉得大家对我非常信任,因为是72小时的直播报道,又是在那样关键的历史时刻。类似这样的活动还有很多,在这里没有必要一一说了。


在1999年底,我调到新闻中心,担任《东方时空》的总主持人,也是两个多小时的早间直播节目,当时是《东方时空》改版,是台里比较大的动作。 2002年,台里让我担任《焦点访谈》主持人。在2002年下半年,我向台里申请出国留学,我是2002年下半年首先去的美国的福克斯新闻台,做学习和交流。这是公派出国。


主持人柯露:就是台里派您去的?


方静:对,然后在2003年1月份,我到了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我的预期是做一个学期的访问学者。但是后来在2003年4月份突然爆发非典,另外一方面我们新闻频道开播,所以中心的部门领导给我打电话,包括台领导给我打电话,说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希望我能回国,所以我在哈佛大学就停止了我当时的学习,在4月中旬的时候也就是非典闹得最热闹的时候回到台里,连续主持了一段时间的《焦点访谈》。然后在8月份的时候,我接了《国际观察》栏目,当时只有水均益主持人,一个日播的栏目,只有一个主持人,过于辛苦。台领导认为我有一段国外学习的经历,对国际问题相对来说应该比较了解的,所以就让我和水均益一起担任《国际观察》这个主持人。在2006年《国际观察》这个栏目因为各种原因被关掉了,后来在这一年基本上就做《焦点访谈》的主持人,我只做《焦点访谈》的主持人。我接《防务新观察》大概在2006年底到2007年初的时候开始做《防务新观察》,就是这样。


谈如何主持《防务新观察》栏目


主持人柯露:之前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您其实对军事不感兴趣。


方静:我此前对军事确实一点兴趣没有,一说到军事,大概只会说飞机大炮,其他一概都不会说,所以第一次台里面找到我说,请我接军事栏目的时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勉强我了,我当时真得怕这个节目主持不好,这个东西不是三天两天能补得上,说了很多外行华,专业性太强了,说别的东西,这个东西专业性过强。后来领导多次劝过我,因为这个栏目主要是谈国际问题,你们可以看《防务新观察》栏目,基本上90%的选题都是国际问题,国际战略美国有一个核潜艇怎么着,英国有一个飞机怎么着了,都是这样的事。他们说我们不愿意把《防务新观察》定位在一些技术性的,装备方面,说我们一定要层次比较高,谈国际战略这些问题。


主持人柯露:希望借用您国际视角来主持。


方静:一个是这方面,另外一方面,我毕竟做过两年的《国际观察》,对国际问题是比较了解的。我想第一次找我谈大概在2006年的7、8月份,我记得是夏天,记得很清楚。我再说,我希望你们再找找别人,看有没有可能,当然台里的工作对我来说,如果台里一定这样安排,我不能够不接受的,但是后来他们很长时间,决定还是希望你能主持,这样我服从台里的安排。在2006年底到2007年初,这个我忘了,主持《防务新观察》栏目。


主持人柯露:《防务新观察》栏目,每期都会请一些军事专家。


方静:刚才你说对军事的兴趣。我觉得这个问题是这样。做主持人这行这么多年,涉及到领域太多了,可以说社会上所有的领域都要涉及,所以对于主持人来说,好像兴趣已经是第二位的事情了,基本上就是那句话,你必须干一行爱一行。所以在接到军事栏目之后,我也是恶补军事知识,一边做的过程中,一边积累。《防务新观察》栏目是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培养对军事题材的一些了解和兴趣,只能这样说。


主持人柯露:因为主持这个节目,毕竟会涉及到很多军事、国防上面的知识,而且每期都会请一些军事国防专家过来做嘉宾聊天,在准备过程中,有很多网友关心会不会涉及到比较隐秘的,比较高级的国家秘密之类的内容。


方静:我在每次采访之前是做很多案头工作,做很多准备,我所能够找到的材料是所有人都能找到的,就是在网上搜集一些,比如说今天说F16怎么了,搜索下F16,跟这个事情相关的,我把它看一遍,这就是我准备的全部材料,我的一个习惯,你们可以跟张召忠教授包括跟我采访的所有专家了解,我的一个习惯在采访之前不跟他们沟通的,我需要专家的第一反映,所以我很少在之前跟他们说我今天要问什么问题,你怎么回答,因为我觉得那是在演戏,不是在做职业的采访。所以我如果了解的情况就完全从网上获得的信息。


主持人柯露:只能从公开渠道了解到。


方静:在采访过程中,我只能提问,你们可以看我所有的采访,包括我在其他栏目的采访,我的一个风格,很讨厌主持人做下结论,我认为一个好的主持人就是提好的问题,我在所有节目采访当中,向来是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我从来不愿意自己,我不愿意把自己的倾向,当然不局限于军事题材,所有的题材,比如采访一个人,我对一个人有我的看法,我不能把我的看法强加于观众,我只做提问,不做表态,在军事栏目同样是这样。


主持人柯露:有些专家,比如张召忠教授,他多次上节目,肯定会变得比较熟悉,节目之外,会跟这些专家有联系吗?


方静:偶尔有,比如栏目组偶尔有研讨会,偶尔有栏目组一周年了,大家在一块一起来给栏目过个生日,这些都是有的。但是私下里的接触应该是不多的。我想说的是在我到电视台工作之后,台里始终对我应该说是给予很多的关心培养,包括对我的的认可,因为我从《中国新闻》一直到现在,应该说我主持过的栏目都是台里很重要的名牌栏目,包括像《焦点访谈》,像《防务新观察》,都是非常严肃的,而且是在政治上是非常敏感的一些节目。


曾主持克林顿访华音乐会


主持人柯露:这些节目电视台在挑选主持人的时候,本身要求就会特别严格。


方静:对,我想这样节目主持人不应该仅仅考虑业务的能力,会考虑方方面面,包括他的做人有一些考虑。除此之外,我说台里一些非常重大的活动,比如当时大的直播报道,还有2000年迎接新千年的时候,全球有一个大直播,全人类迎接新千年,是BBC搞的,当时我也是总主持人。


除了台里之外,在电视台之外的一些组织,领导,对我也是充分信任,我在电视台之外也是主持过一些非常重大的活动,比如说1997年的时候克林顿总统访华音乐会,当时应该说在成千上万主持人里最终选择我一个人主持这个晚会,当时涉及到中文和英文双语主持。类似这样的活动还有很多。


拒绝评论阿忆,称没与他打任何交道


主持人柯露:您最后一次主持《防务新观察》目前能看到是3月1号,之后是什么原因您又不主持这个节目了?


方静:我想关于我工作上的安排,你们可以向央视的领导去了解,我想他们的话比我的话更可信。


主持人柯露:事情发生之后,阿忆他今天又发了一篇新的博客,他在博客中对这件事给您造成的困扰也是表示道歉,他说很对不起您,让您受伤,真是感到痛惜,还希望您能够重返荧屏,包括他觉得他认为,除了敬一丹大姐之外,主持风格很特别,很大气的主持人,听了他的最新的回应,您现在是……


方静:现在不便评论。


主持人柯露:有媒体问,为什么你没有出席罗京老师的追悼会?


方静:从心里面讲,我非常敬重罗京老师,自己从道义、情义上来讲都应该去。但以现在的这种情况,怕自己去了反而成为另外一个焦点,影响了整个追悼会的氛围。所以特别遗憾没能够送罗京老师最后一程。


感谢张召忠教授,谈在新浪开博目的


主持人柯露:在事件中,很多媒体也采访了跟您合作的军事专家,比如张召忠教授,在媒体报道中也出现了很多前后矛盾的地方,张教授之前也提到证实您接受调查,但是张教授在最新的博客中又否认了这个说法,也是对您的专业素养表示了肯定,对于这些媒体中出现的前后矛盾的报道,您现在是…


方静: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张教授在他的博客里写了一篇东西,这个昨天我看了一下,其他的东西我现在,我也不知道前面是怎么出来的,说接受调查这是怎么出来的,我不知道。因为他的博客,我经常看的,特别这些天,他也不幸被事情搅进去了,也比较关注他的博客,昨天的博客也看了,从谈话风格中来讲,也是老张的风格。


主持人柯露:也谢谢张教授在这个时候能够站在您的立场上,帮您说句公道话。


方静:对。


主持人柯露:大家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您什么时候能够重新回到主播岗位?


方静:这个说不好,关于这个,我现在无法回答。也取决于这件事情的发展。


主持人柯露:您觉得这件事情对您自己今后的工作产生多大的影响呢?


方静:我想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这个我自己说什么现在不如最后的事实来得更可信。就是这样。让事实说话吧。


主持人柯露:在事件发生之后,您也在新浪独家开博,发了一个声明,也有人觉得这个时间点是很微妙的时间点,会觉得为什么这个时候选择在新浪开博,是不是有人跟您提出建议?


方静:我想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已经侵犯到我的名誉权了,我觉得我必须有一个声音,否则不就成默认了,这个事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主持人柯露:通过博客来发表自己的观点,说明自己的立场。


方静:我想告诉那些关心我,和信任我的人,他们是对的。

主持人柯露:您觉得开博之后,达到您的预期效果,让更多人了解您的声音。



方静:这些天我陆续收到一些朋友,有的是十几年不联系的朋友,小学的同学,包括他们给我发短信、打电话,他们都说看到了你的声明,他们觉得很欣慰,他们也觉得始终是相信我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大家让我一定要勇敢,一定要坚强,不要被……


主持人柯露:聊天先到这里,非常感谢您今天能够来到新浪,希望这件事尽快过去,大家能够重新在电视上看到您。


方静:好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