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记者俺怕谁!

折了翅膀的天使 收藏 0 124
导读:现在,全中国的报纸和网站都在转载一篇叫做《这些记者叫西部真头疼》的文章,说是有些记者以采访名义拉广告和赞助要钱,一时间沸沸扬扬,记者一下子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作为当事人,俺有话要好好说。      俺要说的第一个字就是“气”。气什么呀?自从看了那篇报道,俺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俺不就是要点赞助吃点肥肉喝点辣汤么?你们这帮大老爷们嚷什么嚷!谁不知道西部大开发是要国家化钱的!国家的钱就是一块唐僧肉,谁都想吃一口,俺只不过是想从你们嘴角边抹点油腥,就不得了了?说是“头疼”了,还要感冒发烧!得了吧,要做戏就省

现在,全中国的报纸和网站都在转载一篇叫做《这些记者叫西部真头疼》的文章,说是有些记者以采访名义拉广告和赞助要钱,一时间沸沸扬扬,记者一下子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作为当事人,俺有话要好好说。

俺要说的第一个字就是“气”。气什么呀?自从看了那篇报道,俺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俺不就是要点赞助吃点肥肉喝点辣汤么?你们这帮大老爷们嚷什么嚷!谁不知道西部大开发是要国家化钱的!国家的钱就是一块唐僧肉,谁都想吃一口,俺只不过是想从你们嘴角边抹点油腥,就不得了了?说是“头疼”了,还要感冒发烧!得了吧,要做戏就省省,还是一起来把这唐僧蒸了,你吃个胳膊我吃个小指头儿,这样大家不是和气生财,响应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伟大号召嘛!何苦相煎太急!

你们忘了86年海南建省的那阵子,哪一个不是赚得盆丰钵满?听说海口三亚的烂尾楼现在做了猪圈,你们有谁管呀!俺也不说那么远,就近说三峡移民和三峡工程吧,十个亿的移民款被挪用,八个亿从国外进口一堆六七十年代的废铜烂铁,那又是谁呀?现在金文兆从三峡工程款中卷了十多个亿到国外做他的走资派去了,俺以前要写他,他还说感冒呢!不过实话说,俺写深圳泰明国贸还是赚了点钱,但你知道彭海怀和彭海生兄弟拿了多少?公开的就6个亿!没有公开的,你们都很清楚啦。

俺要说的第二个字是“冤”。用马俊人的话说,就是比窦娥还冤!唉,不提则已,一提泪涟涟。俺冤哪!遥想当年,俺刚从学校毕业进报社,血气方刚,肩挑建设祖国的光荣使命,身负乡亲父老的重托,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后来怎么了?

一年之后,俺在报社落了个“工作干劲积极,但未与上级保持高度一致”的评语。俺在报社干的活最多,拿的奖金最少,俺冤哪!为了做好这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记者,不辱这红烫烫的记者证,俺下刀山,进火海,对事件跟踪采访一个多星期,经受住各种歧视、恐吓,啃窝头、睡地板,为的是伸张正义,揭露真相,但当俺两眼红肿着手捧自己彻夜且悲且泣且愤的一大堆文稿毕恭毕敬地递给头儿省阅时,头儿竟然一脸愠怒地对俺吼道:

这种给社会主义抹黑的稿子,你以后不要再乱写了!先面壁思过一星期,好好看看别人是怎么写的!末了还愤愤地加了一句:不务正业!俺当时目瞪口呆,捧着稿子不禁失声痛哭。还好,报社一位仁兄拍了拍俺肩:年青人,不要伤心,学着点,慢慢就习惯了,还是先干点正事。那天晚上,俺平生第一次醉了酒,八尺男儿竟然当着一帮哥们的面痛哭流涕,唏哩哗啦地吐了一大摊。

俗话说的好,男儿有泪不轻弹哪!可俺……唉!俺要说的第三个字是“盼”。盼什么呀?盼俺能正正堂堂地做一个记者,做回原来的俺自己。俺这几年做记者,是拿了公家的不少钱,但俺心里也不安哪!不拿行吗?不拿就意味着你不赏面工作能力不强不会做。俺一头挑着老百姓的良心,一头挑着你们这帮大老爷们的乌纱帽子,你们那么委曲求全地为俺找站长买个卧铺,图的是什么?还不是担心你们头上的那些红色顶子!你们现在时时刻刻防火防盗防记者,还不是担心朱总理治了你们!前段时间看朱总理为焦点访谈题词“政府鉴镜,群众喉舌”,俺在一旁激动得热泪盈眶,回家就给祖上磕了三个响头,哪知后来又听说焦点访谈被攻关了,俺还不相信。

俺要说的话还有好些,怕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不过说归说,俺还要完成今年头儿下达的赞助指标,可能还要劳驾各位大爷帮着买两张卧铺,可能还要辜负老百姓的一两个期望,用一行内人士的话说,就是“痛并快乐着”。真的,做记者很痛,也很快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