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二十节西方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二公子?”


“啊。”罗承续突然的回过神来,看到石锁站立在他的身边关切的看着他:“何事!”


“二公子可是认识这些船。”石锁见罗承续久久的注视着这几只样式怪异的船只随口关心的问道。章成此时看到石锁与罗承续说话也走了过来。


回过神来依然是回味浪多的罗承续这回再次注神着几只船,这几只船大小相差不多,都是加上了前艏楼,并有着高艉楼的远洋型,或者称为卡拉维尔·雷登达(CaraveleRedonda)船。但是与后世他玩的模形不同。这几只船样式难看至极,明显缺少保养,油漆剥落露出了木材里边的原色,但是又因为长期使用而显得有些发黑,与江上不断来去的颜色鲜艳的中国帆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只船都应当刚刚超过一百吨以上。长期玩大航海一类游戏与西方船模的罗承续闭着眼睛都认识这些船样的样子。这种小型的帆船操作灵活,可使用三角帆与欧洲横帆。是欧洲在十六世纪时里唯一不多的可以吃八面风的帆船。罗承续一直都觉得在盖仑出现之前这种船形应当是欧洲最为优秀的远洋及冒险帆船。甚至在1588年英西大海战当中依然可以在西班牙无敌舰队和英国的海盗舰队当中看到大量它们的身影。


码头边的几只帆船应当是来了中国许多年的船只。因为十六世纪的下半叶葡萄牙已经发明了盖伦船型。其远洋贸易与冒险已经大量使用小型盖伦船型了。而从这些船只的旗织上面的十字架来看它们却是葡萄牙人的船只,看来葡萄牙人确实是触角有够长的。罗承续记得后世的网上资料上多次的看到过自占领澳门之后葡萄牙不断面在中国周边地区进行着野蛮的贸易。多次的试图形成与日本航线的交集。达到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贸易网络。为他在世界的东方建立稳定的贸易市场体系。后世文明的欧洲在这个时代里完全没有任何的踪影,西方人象**祼的物质奴隶一样四处为了财富而冒险。在亚洲的各大强国面前他们却不得不小心的应付着,努力的收起自己那四处乱流的口水,摆出商人的样子与东方的大国们进行着所谓的生意。而一但面对着弱小的国家的时候,那么这些“商人”立刻成为的杀人犯、抢劫犯与强奸犯的综合体。卖力着的执行着日后被某岛国人发明的“三光”政策。所以文明世界来的人其实不过是批着羊皮的狼子而以。


“当然认识。他们都是西夷们的船只。”回过神彩的他回复了自信的面容。轻松的说道。


“哦,二公子居然认识西夷的船只。”帮得号的火长邹平不知什么时候也过来了。


“当然。”罗承续双手背到身后看着这几只船道:“它们叫卡拉维尔帆船。是从一百前到现在都一直在西方盛行的帆船。是佛郎机人的航海家们最喜欢的帆船之一。而卡拉维尔的意思就是橡木材。与我大明北方大量可见到的柞木类似。在西夷国里是最好的造船木材。这种船只相对其他西夷之船来说平衡性好,速度也快,又不容易沉没。所以深受西夷的喜欢。只是其结构简单,吨位也不大。所以难以成为优秀的战船或是货船。”


“二,二公子。您从哪里知道这西夷之事的啊?”等罗承续说完两人对于二公子是文曲星下凡那是更加深信不疑了。要不然这小孩子从来没有与这西夷如此了解,不但知道这是什么船,居然还知道此船的优缺点。石锁还好,他早就对罗承续迷信得不得了。而邹平毕近年纪大出许多,又是老船把式了。他也南下过泉州,所以西夷船只见得多许多。就是那西夷的四千料大船他们也看到过。所以对于眼前的这些船并不以为然。只是就算是他跑船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过哪个大明人居然对西夷船只如此了般直掌的。他又不信罗承续是什么星下凡的。所以出口问道。


“邹大叔,你看那是回回的船吗?”罗承续并没有回答邹平的问题,倒不是他没有想到迎付的方法,而是不想回答。他希望这些人对自己迷信,希望自己对商会里所有人都有巨大神秘感。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的在自己年纪还不足的时候继续的领导着这些人前进。


在更上游的地方停着一些阿拉伯道乌帆船。这些帆船应当就是大伯当年所说是来自印度的道船。自十六世纪初葡萄牙陆续的占领了印度洋的几个重要的海上战略要点之后阿拉伯人世界的所有国家都在海上面临着葡萄牙的全面封锁。陆地之上极为无能的葡萄牙在海上却象蛟龙一样的强大而可怕。而在地中海赤岔风云的阿拉伯帝国却在红海无能为力。一直到后来荷兰与英国等新教国家进入了印度洋之后,阿拉伯的国家联合他们才打破了葡萄牙在海上的封锁。罗承续虽然对于大明朝的历史犹如白纸一样的无知。但是得益于日本的游戏,罗承续对于世界的航海历史却无比的清楚。所以对十六世纪下半叶居然能够在大明看到阿拉伯的帆船显然让他感到惊讶。虽然罗承续知道终明一朝阿拉伯都是大明的重要的商业合作者,与物流中介者。家中未出事之前他在杭州城里的时候也看到了大量回回在杭州开的小店。


但是他相信这些船依然要冒着巨大的风险才能够到达大明。不过想想也合理,后世先的侦察手段之下马六甲与索马里的海盗依然频频得手就可想而知。在海上想要完全的实现封锁在二十一世纪都做不到。更何况是十六世纪。但是他依然佩服这些船上的人的冒险精神。不过风险与收益也是成正比的。所以这些人的行为也可以理解。


“回二公子,如果我老邹没有看错的话正是回回的船。”邹平看了看站在一边的章成回应道。


“邹大叔可知道这回回的船如何。”


“可二公子可是考到了老邹了。老邹只是远远看过这回回的船,哪里能够知道这些啊。”


“没事,随便聊聊而以。”


“这,老邹就现丑了。这回回的船呢说起来与我大明的船相差一些,然也是好船。其帆虽然与我大明不同,但是其使起来与我大明船只操帆法相近。不若西夷之船,繁杂不便。一前一后布置,既可以控制方向,也可以吃八面之风。可见其国人也算是精通海上航行吃风之法了。且其船形底矮,上阔底尖。在海上见到其航行平稳。只是老邹也从未上过其船上一观。所以不知其船内特点。老邹所言缪误众多,还请二公子指正。”邹平侃侃而谈道。不过罗承续一下子就听出了他话中的问题,显然做为一个大明人他并不知道阿拉伯三角帆传入欧洲之后欧洲人直接无耻的加了一个名字——拉丁三角帆,成为他们的发明了。可能经常见到葡萄牙的克拉克船或是刚才的带方帆的卡拉维尔帆船,所以以为欧洲人的帆船都是用方帆的。但是罗承也没兴趣纠正他。要不然也太不给他面子了,他毕近是船上的火长。海上的事他就是错了罗承续认为只要不是影响实际操作的都没有必要说破他。


“邹大叔所言不错。回回船只轻快灵活。与我大明船只性能相近。”罗承续的话让邹平听得非常的舒服。


“二公子,再过一会儿就到码头上,你看你是先找个地方休息还是怎么着?”邹平倒也没忘他来这里的目的,看罗承续没有说话马上接上。


“嗯,不用,直接去找我的目的地。”


……


杭州港,并不在杭州城的附近,相仿,港口远离运河港口,在长江出海口的附近,要赶车走上大半日。才能到达。因此上,杭州城的对外贸易,却是在距离海港比较近的地方,而不是进城时走的城门。


杭州位于钱塘江下游的北岸和京杭运河的南部终点,市内纵横的河道将横贯市区南北两头的江河连结在一起。这种“南江北河”的地理格局,形成了杭州市区水运条件十分便利的状况。早在陆运交通极不发达的古代,杭州便得益于这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发展成为我国历史上著名古城之一。


早在北宋年间,杭州就有了这样的民谚:“北门米,南门柴,东门菜,西门水。”这民谚大致反映了杭州各港埠码头的基本布局,货源特征和以进口货物为主的特点。这一特点一直保持到了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


水运事业的繁荣,相应地带来了港口装卸业的兴旺。几百年来,杭州的江干、拱墅、市区等水陆码头,一直是商贾云集,牙行林立,数千挑夫赖以谋生之地。这些码头吞吐的物资不仅支持杭城经济,而且还辐射至我国东南部及北方的某些地区。


杭城南边的钱塘江水域码头,西起九溪、六和塔一带,东至清泰门外观音堂。茫茫江涂,东西逶迤十数里。从钱江水路运入杭州的各类货物,悉数在这一带起卸。其中又以闸口至三廊庙一段最为热闹。江中起水的货物以木料、柴炭、土产为大宗,其产地多在钱塘江上游的皖南、浙西丘陵地区。木料除杭州本地自用外,还经由今复兴里街的内城河转运至上海、苏州、无锡等地。与此种繁盛业务相适应的,是各类具有经纪人性质的木行、土产行、柴炭行的大量存在,以及为数成千的码头搬运工人的以此为生。都干得上整个商会的人口总和了。可见这个时代的杭州城的商业繁华。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天下名城也有巨大的不足。杭州的钱塘江江岸上没有一处像样的货运码头,所有货物不论是船舶、还是排筏装载的,全部需要涉过没膝的江水和泥泞的江滩,以肩挑背扛或牛车拖运来进行装卸,作业十分原始,生产水平也很底下。与天下名港实在有些不相符合。远没有宁波的江厦码头的先进程度,难怪为什么那么多的商船要去象山与宁波等地进行装卸了。


但是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下江干钱塘江上,从开(化)港、衢港、下港、桐港运来的上江二十多个县的木材,均集中这里,木排连天,金黄一片。放眼而去码头边上桅林密布,不可视物。


罗承续等人是从杭州三堡运河口码头下的船。一行人由罗承续、章成与石锁还有几个练家子构成。下了船远远的就能够看到杭州那巍峨的城墙。罗承续小的时候看过杭州地方志。知道这些城墙大都是在明代修建成的,犹其是杭州在明代中期因倭寇(日本海盗)的入侵和掳掠,出于防御需要,城墙作了多次大规模的修筑。特别是胡宗宪担任闽浙总督,全面负责东南沿海的抗倭战事后,更是加强了杭州城墙的修筑和加固,当时他在清波门南边城墙上新筑带湖楼,在东南城墙上新筑定南楼,在凤山门西城墙上新筑襟江楼,艮山门东城墙上新建望海楼(俗称跨海楼),又恢复了吴山东麓的镇海楼(俗称鼓楼)。由于加强了战备,抗敌御警功能增大,城墙在抗倭战事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数次倭寇来犯杭州,皆因城墙上刀枪林立,严阵以待,只好放弃攻城撒去。于是形成了现在的杭州的城池样式。不过这还当中还有元朝人在起着重要的作用。


南宋亡后,元朝统治者为表示天下一统,禁止修建城墙,杭州的城墙与城楼、城门逐渐被毁坏或夷平。到了元代末年,郡雄并起推翻元朝并争夺天下,其中长江中下游的军阀张士诚割据了两浙地区,因杭州是他重要的根据地,故令军民数万人昼夜施工修筑城垣,把东城向外伸展三里,将中河包纳于城内;南城则向北缩入二里,截凤凰山于城外;西北城墙改曲为直;废除南宋的西部的钱湖门、东部的便门、保安门,南部的嘉会门,修建了和宁门,又更换了一些城门的名称。杭州城门13座,即有南面的和宁门、清平门;西面的清波门、涌金门、钱塘门;北面的余杭门,增设天崇门、北新门二门;东面的艮山门、庆春门、清泰门、永昌门、候潮门。这次大规模的扩城工程,使杭城面积又增大不少,其城界大致北到后世环城北路,东到环城东路——江城路一线,西抵今南山路——湖滨路——环城西路一线,南界到万松岭,杭州城市地形也由南宋时的北部平原与南部丘陵面积各半,变为以平原为主。城市形状仍为南北长、东西短的矩形。


明代初年,朱元璋令李文忠攻取杭州,张士诚守将潘原明投降。明代杭州城门名称有了更改:废除钱湖、天宗、北新三门。改和宁门为凤山门,因城门在杭城正南面,杭人也称正阳门;艮山门内有坝子桥,时人俗称坝子门;余杭门改称武林门,因关外有“北关夜市”,时人俗称北关门;永昌门因在附近有草桥,时人俗称草桥门;清泰门因门外河池多螺蛳,有螺蛳桥,故俗称螺蛳门;庆春门内有太平桥,故俗称太平门。由此可见明代的杭州城虽然在面积上比之宋代大出不少,但是其格局宋代相差不大。


几百年的战乱、兴废才形成了万历初年杭州城大至的样式。而现在罗承续就站在这历史的面前,历史巨大而沉重的窒息感让他久久不能自己。这是这个时代里全世界最好的城市之一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