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枪 第四章 第四章,(8)

咀嚼苦楚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size][/URL] 《漂泊的枪》第四章,(8) 一亮白色金杯面的就停在路边,黎辉紧了紧风衣领口就那么靠在驾驶座上。 一队夜间巡逻的士兵从街上走过,56式冲锋枪上挂着雪亮的军刺。 黎辉睁开眼,麻利的发动汽车。 ...... 还是那栋海滨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


《漂泊的枪》第四章,(8)









一亮白色金杯面的就停在路边,黎辉紧了紧风衣领口就那么靠在驾驶座上。

一队夜间巡逻的士兵从街上走过,56式冲锋枪上挂着雪亮的军刺。

黎辉睁开眼,麻利的发动汽车。

......

还是那栋海滨别墅,小院内只剩下那辆212吉普,客厅中也没有开灯,点的是蜡烛,阮世豪穿着当年的特工队制服,没有佩带军衔,人民军上校制服被他收好挂在衣架上,一切都显的很自然,他的两个贴身亲信甚至还为他泡了一壶红茶,在他身后跨立站好。

“你们走吧。”

阮世豪回头看着自己的两个亲信微笑:“三天后你们就下部队,军衔是上尉。”

亲信不动。

阮世豪把面前那壶红茶很自然地端起来就喝:“我给不了你们什么了,走吧,没必要陪我在这儿等死,你们还年轻。”

一个亲信动了动嘴:“先生,我们陪您一起......”

“胡说!”阮世豪沉下脸来:“陪我一个将死之人一同在这里等死?白费我训练你们这么多年,简直是荒唐!”

亲信们还是没动:“先生,我们宣过誓,永远效忠于光荣的人民军,永远效忠于...”

阮世豪叹了口气,极力掩饰着内心的痛苦和愧疚:“现在我们命令你们走,否则的话军法从事。”

“我们不会临阵脱逃,请先生责罚。”两个亲信异口同声:“请先生责罚!”

“你们......”阮世豪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你们这有是何必呢?”

两个亲信不语。

阮世豪摸出了那支跟随自己多年的柯尔特M1911A1军用手枪对准了自己的亲信:“我命令你们,立刻,立刻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我们的岗位在这里。”两个亲信扑通一声跪下了。

阮世豪突然发作似地大吼:“你们这是怯战,怯战!”

亲信:“我们愿意为先生先行一步。”

阮世豪突然冷静下来,语气缓和,又喝了一口茶:“那你们就继续陪着我吧。”

亲信们笑了,继续站在他身后跨立。

......

海滨公路,夜外。

黎辉端着夜视仪在灌木丛中观察,海滨别墅就在他眼前不远。

M4A1卡宾枪大背在肩上,黎辉手握一根M9军刺对着高墙虎视耽耽,一组绝缘的攀登绳被他拎在左手,他必须一举攀登在墙头,不然那些暗藏着的高压线路所释放出的强大电量足以将他烧成焦碳。机会来了,雾气渐渐浓了起来,黎辉到着一副全指隔热手套开始助跑,同时将攀登绳扔了上去套住了一个瓷珠儿,黎辉手脚并用迅速抓住了攀登绳借力爬了上去,强健的臂力使得他扣住了高大数米的墙头,黎辉用M9军刺在铁板上切靠一段小口阻断了电源,左手发力翻了进去,即将落地的时候黎辉双脚并拢雀降同时身体前倾双手扶地又是一个滚翻环节掉所有的坠力,他成功了,起码成功了第一步,现在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找到阮世豪。


阮世豪在等待自己生命最后一刻的来临。


门轻轻打开,两个亲信拔出枪走了过去,黎辉拿着M9军刺闪了出来,直接从背部刺入心口的部位,一个亲信就这么挂了;另一个亲信脸上带着怪异的笑扑了上去,手枪的保险是关着的。

“噗。”

黎辉迎了上去,一脚正踢在亲信前胸部发力,身体腾空又是一记扫堂退,重重扫在亲信头部,几乎将亲信的脖子踢断。

黎辉大背着M4A1卡宾枪,熟练的拣起一个亲信肩上背着的中国产64式7.62毫米微声冲锋枪拉开枪机,卸下弹匣检查着,无比熟悉的武器,无比熟悉的纹路,黎辉痴然亲吻着枪身。

眼泪。

慢慢滑落。

“来了?”灯忽然亮了,阮世豪点上一支香烟:“等你很久了。”


黎辉一惊,把64微冲挂在肩上滚翻,同时摘下M4A1卡宾枪对准了阮世豪,眼睛在向四周寻找着可能出现的目标。

阮世豪笑笑:“这里就我一个人,他们两个已经被你给杀了。”

黎辉有些吃惊,但还是不敢放松自己,手指还搭在扳机上:“可我们还是以这种方式见面了,原本我不想这样的。”

阮世豪抽一口烟,笑笑:“越南已经流了太多不该流的血了,我们身边也不知道倒下了多少优秀的战士,我专程在这里等你是因为......”

“因为什么?”黎辉低声说。

“因为我不想越南再继续流血。”阮世豪捏灭了烟头:“也包括你。”

“为什么?难道我会对这个仅仅是因为苏联的一纸空文就抛弃了我的政府有感情?”黎辉淡淡一笑:“你知道这些年来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你知道漂泊在外是什么赶中吗?你知道被抛弃的感觉是什么滋味吗?你知道整日在死亡线上打滚生怕死后回不到家乡又是什么滋味吗?”

“我不知道。”阮世豪看着他:“你是我选拔进入特工队的,我也看着你由越南去了苏联,可以这么说,我对你的感情是很复杂的,我不知道刚把你当作朋友还是敌人,但我必须去直面你,我的朋友。”

“直面我?”黎辉咬牙切齿:“用子弹和地雷直面我,杀掉我对吗?”

之后是枪响,M4A1卡宾枪打出一梭子子弹,打在墙上。

“如果你愿意,你现在就可以杀掉我。”阮世豪真诚的说:“但请你放过那些年轻人,你有能力杀掉他们中的许多人,许多人,这我清楚。”

“求死?!”

黎辉就摸出54式手枪对准他的脑门:“那我就成全你。”

喀嚓,子弹挂了空仓,故意的。

“好好活着吧,我的特工主管,为了所谓的越南,这个昏庸无能的政府。”扔下了句话,黎辉头也不回就走了。

砰!一声枪响传来。

“操!”

黎辉回过头去,痛心疾首,阮世豪歪着头靠在沙发上,口腔在向外喷血——他自杀了,就是用的那支被他讥讽为无用的钢笔手枪。

黎辉不由的叹气:“就只有这些?”

......

夜外,公海。

一条经过改装的木制鱼船,黎辉轻车熟路的在操舟,船舱内装满了黄色炸药,现在黎辉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制造自己的死亡,当然,这是假死。

数海里外就是越南海军的巡逻范围,黎辉改变了方向,朝着越南领海航行。

除了那些接上引暴装置的黄色炸药,舱内还有一个防水箱和一套蛙人装备,黎辉用一根绳索绑在船舵上,另一头连在木板上钉着的三脚架上,朝着越南领海开足了马力航行。

警报器在原出的海面闪烁,越南海军的巡逻快艇追了上来,探照灯直对着木船;巡逻快艇离木船越来越近,扩音喇叭里发出的勒令停船声也越来越清晰可闻,黎辉笑了笑,背起氧气瓶后仰入水,木制鱼船依旧在快速航行,越南海军的双37炮开火,几乎在炮弹撕开船体的一瞬间,木制鱼船爆炸,黄色炸药轻易将木制鱼船送上了天。

海面上,木制鱼船的小部分残片还在燃烧,越南海军巡逻快艇停了下来,快艇上的水兵们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

一个星期之后,柬埔寨某个海滨小城。

还是那栋别墅,只不过比往常更有生气一些,阿英正在做饭,一阵海风袭来,阿英习惯性地朝楼下看去,整个人都呆住了。

黎辉带和一丝倦意和久违的那股温情站在楼下:“我回来了。”

“回来了......”

阿英那双失神的眼睛突然放出了光芒,痴了地看着黎辉/

黎辉冲上楼紧紧的抱住阿英,眼泪尽情流淌。

......






第四章,(8) 完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