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11 阴谋

jlqfczw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URL] 岳云飞问郑远翼和任航愿不愿意留在联合政府部队? 生亦何求?死亦何哀?太皞城里游行欢呼的人群,联合政府新政的传单,一片胜利的欢愉,而这些都与郑远翼和任航没有了关系。郑远翼和任航接受了岳云飞的邀请,正式成为地球联合政府士兵。 “任航,以后别再叫我哥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岳云飞问郑远翼和任航愿不愿意留在联合政府部队?

生亦何求?死亦何哀?太皞城里游行欢呼的人群,联合政府新政的传单,一片胜利的欢愉,而这些都与郑远翼和任航没有了关系。郑远翼和任航接受了岳云飞的邀请,正式成为地球联合政府士兵。

“任航,以后别再叫我哥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是战士了,以后不再是我保护你,而是要同生共死了。我不能忍受失去你的痛苦。如果你死了我也活不下去。”

“哥,如果你去了,我会紧随其后的。把我一个人留在世上,我会恨你的。”

“别再叫我哥。”

“郑远翼。”

看着狗大被穿白衣服的人运走了,那些白衣服的人说狗大已经死了,他们会按照军葬的规格送走狗大。

…………

“我求求你了走吧!”任航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退,“任航快走啊!”

“你不能走,你走了就是不仁不义……”怪胎阴阳怪气的说。

“你快走啊!”郑远翼绝望的乞求着。

“你安静点吧!”怪胎加快了肘击的幅度和频率。

“快……走啊……”

任航大喊道:“郑远翼,你说过我们要死在一起!”任航再次冲了上去,手里没用武器,他张开嘴巴疯狂的咬着。

…………

“这家伙真命大。”两个黑衣服的蒙面人拖着一个人走在长长的走廊里,走廊灯光昏暗,二人不再说话了,只有他们的靴子在地板上踩出的噔噔走昏暗的走廊里传来传去。

扑通,一个瘫软的身体被仍在了地上,那两个黑衣人停在一个门前。二人各自拿出一把钥匙插入门上的两个锁孔。呲拗,锈锁被打开了。二人一起抓住大水泥门上的把手。

“一,二,三……嗯……”二人嘴巴都在用劲,生锈铁门的呲呲作响的被打开了。扑通,那个瘫软的身体被投进了厚重的水泥门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昏迷了很久的人呻吟着动了动,疼痛让任航知道自己还活着。这是哪里?任航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可是这也是徒劳的,黑暗,绝对的黑暗填满了这里。任航想起来他最后的记忆是他在咬,想到这颚骨传来了阵痛,看来下颚有些脱臼了。郑远翼,远翼呢?

任航串联着他的记忆,他疯狂的咬着怪胎,然后被打弄昏了,然后被送到这里,他在昏迷中隐约感到有些人在给他打针,随后他被拖啊拖,被扔进了这里。任航告诉自己这里是个牢房。他没有力气起身,只是这样躺着体味身体疼痛给他的煎熬。

“啪”紫光灯驱走了黑暗,任航看看四周。牢房?这可是星级套间。室内简约的风格和各种眼花缭乱的先进家电。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鲍勃迪伦沙哑的声音在里面看似卧室的房间响起。“……You'll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奥尔巴赫博士,昨晚休息好吗?今天早餐想吃些什么呢?喔,天气预报说今天织女星的天气不错啊,您应该出去晒晒太阳,不要总在房间里照紫光灯,毕竟自然地才是最好的。”房间智能系统逼真的男声。

……

“好吧,等您想起来吃什么尽管说就好了,不打扰您了。”

任航试着和这个房间交流:“你好。”

“喔,奥尔巴赫博士您好,您感冒了吗?声音有些哑了。我记得有药。”啪,墙面莫名其妙的凸出一个柜子,“阿司匹林,喔……”

“我不是奥尔巴赫博士。”

“喔,不是奥尔巴赫博士,什么?那你是谁?等等,你把奥尔巴赫博士怎么样了?”转而是一阵尖叫加救命。

“别喊了!”任航压住自己的耳朵。

“喔,你说了算。”

“这是哪里?”

“喔,织女星啊,博士你怎么糊涂了?喔对了,你不是博士。”

“织女星?那个天琴座α?那是个恒星啊,我们怎么可能在恒星上?”

“喔,浪漫点,织女星很好听啊。”

任航也笑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太阳系里。“你们叫这里是织女星?”

“喔,这里就是织女星。”

“好吧,你是谁的呢?”

“喔,我是房间智能系统,喔,我是属于奥尔巴赫博士的,先生。”

“麻烦你能不能不用那种滑稽的腔调说话。”

“是。喔,可是奥尔巴赫博士喜欢。”

“那谁又是奥尔巴赫博士呢?”

“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先生。”机械的电子合成音。

“他是做什么的?”

大约一分钟后“该问题未寻找到相应答案。”合成音很机械的那种。

“你叫什么?”

“编号B1501,先生。”

“我饿了”任航想起1501说能提供早餐。

“先生,请先洗漱后测量身体指标,我没有您身体数据,不能合成最有益您的食物。先生。”

任航不能忍受这种电子合成音的折磨了,这声音让他感觉很孤独,他觉得那个卡通电影搞笑配角的声音也很不错,至少能让他觉得这还有个活人。

“你还使用奥尔巴赫博士喜欢的那种腔调吧,我也喜欢。”

“喔,是吗?”1501学着一个上年纪声音说“1501,我喜欢你滑稽的腔调。”

任航吃力的走进洗漱间,“喔,先生您要洗澡吗?我检测到您的身体表面有大量硅化物,氯化钠,蛋白质……”

“我知道我很脏,另外我叫任航,放水给我洗澡吧。”

任航躺在浴缸里小憩了一会,自动清洁机械手臂把他里里外外包括牙齿都清洁了一遍,浴缸里的水流有力的按摩着任航的身体,柔软的按摩手轻柔的揉捏任航的肩膀,任航想远翼这会是不是也在洗澡,这个舒适的环境让任航轻松了许多,他知道他暂时是安全的,和他在一起的远翼也应该是安全的。恢复些体力再想办法逃出去看看。

应任航要求,一顿美味又营养的早餐填进了任航已经快要退化的胃里。

“1501,我想去外面晒晒太阳,你说过今天太阳不错。打开门。”

“抱歉,任先生,开门指令被上级系统锁死,我不能执行。”

和电脑讨价还价的傻瓜任航是没见过,所以他也不想当这样的傻瓜。

任航走到那扇巨大厚实的水泥门前,他看着屋内精致的装修,一尘不染的房间,刚刚吃过的美食,这个门轴竟然能发出那样刺耳的声音。门前有开门的开关,可是任航来回按,门是一丝不动,就连那刺耳的声音也吝啬的不发出一点。

“不要徒劳了任航,任先生。”房间里的一面墙上出现一个蒙面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远翼呢?”

“我来不是回答问题的,我只是要通知你几件事情,1,你永远不要试图从这里逃走,否则代价是死亡。2,为了你们的心里和生理健康,我们会尽量满足你们的合理要求。3,你被容许与其他犯人交流,交流仅可做必要的心理沟通,防止你们得心理疾病所设,如涉及越狱之类话题将被处以剥夺交流权,相信我那很残酷。祝您在这里的余生愉快。”

“等等……”

“另外说一句,虽然你身体的维生素D水平很低,可是这样一直照紫光灯,皮肤会灼伤的。”电视墙闪了两下关闭了。

任航疯狂的敲打着面前的水泥门,“有人吗?”

“can I help you sir,伦敦腔(唐山口音)~。~”1501接口回答任航。

“来人啊!”

“can I help you sir,伦敦腔~。~”1501又接口回答任航。

“他妈的,有活人吗?有人就啃一声!”

“can I help you sir,伦敦腔~。~”1501又接口回答任航。

任航实在疯狂不起来了,1501用它机械的幽默打败了任航。

~。~这样一个可爱的笑脸出现在电视墙上。“先生,您的血压有一些高,我建议您做做深呼吸。”1501这个系统是否有些过分的智能了,它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用滑稽的腔调挑衅任航的神经。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你们是谁?”

“先生好消息,有房间请求接入,您是否允许此次连接?”1502询问任航。

任航想也不想忙说道:“接,快接。”

一片雪花点取代了可爱的1501~。~

远翼远翼,任航心里祈祷着,有远翼在任航心里很踏实。雪花点慢慢减少一张脸占据了墙,白如墨。

“他妈的,怎么会是你?”失望的打击,满腔的积怨,还有那么一点嫉妒迅速占据了任航的思想。“你,你把我弄出去!”

“任航,抱歉,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

“废话,你快去和海盗谈判,你不会吝啬到都舍不得赎自己吧?”

“他们不是海盗。”

“你仇家?对就是仇家,你们这样的奸商仇人无数,可是不要连累我们,快把我们弄出去,远翼呢,远翼在哪?”

“任航,你冷静点。”白如墨已经没有了那副纨绔子弟的摸样,白如墨很谦卑,充满歉意的看着任航。

任航并没有冷静,愤怒如疯狂蔓延的野火已无法控制,他越想越气,他只有继续骂才能不让自己气毙而亡。“都是你,现在都是新历了,还要做你们白家的千秋大梦,我们本就是当兵的烂命一条,可是马老爷子还有遗孀,奥莉薇亚,伊文婕琳,都是因为你要再铸你那狗屎公司的辉煌,你也不看看你的德行,你有那能耐吗?”

“我知道事已至此,我所能做的只有最诚挚的歉意。把你和郑远翼卷进来我十分抱歉。”白如墨一躬到地,“请原谅。”

任航也没想到白如墨是这样的反应,在他映像里,白如墨这样一个纨绔子弟毫无内涵,更谈不上城府了。而此刻白如墨所表现出的涵养和恭谦让任航很不爽。

“你是不是破落没了财势变得就和孙子一个德行了?你本来就是这副孙子德行?”任航很想看到那个大摇大摆,用无知当无谓的白如墨,任航一个人的叫骂像石沉大海一样掀不起一点波澜。

“对不起。”白如墨依旧躬着。

“先生,有新房间请求接入,是否切断本次连接接入新连接,或是转为会议模式,还是拒绝?”在外人面前,1501显得很正常,是很像一个计算机的样子。

“会议模式吧。”白如墨建议到。

任航点点头,白如墨的身体被压缩到一边,奥莉薇亚出现在本是白如墨一半身体的地方。

“任航,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这样也算没事吗?”任航也感觉自己有点失态,毕竟奥莉薇亚也是受害者。“我的意思是这里不能晒太阳。”

“这里是哪里?你们为什么不和他们谈判。”

“对不起,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不过还有什么比活着更好的事情呢?即使这样囚禁一生。”奥莉薇亚深情的看着屏幕,任航看见奥莉薇亚的泪花闪闪。

“他们不是海盗?”任航问到。

“他们不是,所以和他们谈钱没用。”奥莉薇亚尽量平和的告诉任航。

“流亡政权?”

“不是。”

任航沉默了一会:“是联合政府?”

白如墨和奥莉薇亚都没有回答。

“我就知道,你们是在干违法的买卖,可是我和远翼是无辜的啊,奥莉薇亚你也是被诱拐进来的啊,我们要找律师。”

“任航,没用的,这些我们都试过了。”奥莉薇亚开始了哭泣。

“我一定要逃”刚说出逃,突如急来黑暗打断了任航的话。

“任先生,你涉及煽动越狱事件,你将受到一周内除用餐时间外断电的处罚。”

时间只能用吃饭的次数来计算,除了短短的15分钟用餐时间外,任航的记忆力只有黑暗。吃过第21顿饭后,任航又无所事事的睡着了。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鲍勃迪伦沙哑的声音在里面看似卧室里响起。“……You'll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任先生,昨晚休息好吗?今天早餐想吃些什么呢?喔,天气预报说今天织女星的天气不错啊,可惜您不能出去晒晒太阳,虽然自然地才是最好的,可你只能在房间里照紫光灯了。”1501早安问候吧任航气了个半死。

任航是知道了什么叫睡觉睡到恶心还要睡,很痛苦。可任航在那些实在恶心的睡不着的时候也想到了一些事情。

这里绝对不是牢房,这里的设备条件,绝对不是给犯人使用的。这里更像高级宿舍。这是一颗人类活动不多的星球,他们从土卫六飞了小半年才到这,距离已开发的星球区有一段距离了。不是海盗不是流亡政权,这两种势力都可以收买,白如墨不会真吝啬到舍不得赎自己吧。那只会是联合政府,因为白如墨背地里的计划是违法的,可是怎么没有律师,这样没有司法程序就直接无期显然是违法的。为什么?为什么?

我要联系远翼,远翼一定知道为什么,任航已经很习惯将问题交给郑远翼思考了。他虽然不再叫郑远翼哥了,可是他从来都是把自己当弟弟的。

“1501,我怎么才能和别人联系?”

“喔,先生,您终于醒过来了。今天早餐吃什么?”

“我现在还不饿,我想知道怎么和别人练习。”

电视墙上出现了一排名字,白如墨,白一丁,奥莉薇亚,伊文婕琳……他们那一伙人一共八个人。他没有找到郑远翼的名字,这八个名字里只有四个是他认识的,那个叫做司徒的人也不在这个名单之列。而另外四个人的名字任航不认识。(各位亲爱的读者,请在书评《炮灰、配角报名处》报名,您所创建的人物将与主人公一起冒险。快来吧!)

任航点击了奥莉薇亚的名字,屏幕上显示着正在呼叫,请稍后……

“任航,你还好吧?”奥莉薇亚温柔的问候着任航。

“奥莉,列表里为什么没有远翼的名字?”

沉默,奥莉薇亚没有解释什么。

“你们所有人都被关在这里吗?”

“所有活着的都在了。”

“远翼他……”任航不敢往下说,更不敢往下想。

“你不要乱想,远翼他未必就是……”奥莉薇亚微微一顿,“他可能已经逃走或是压根就没被抓住。”

任航把飞船坠落后他和远翼发生地事情告诉了奥莉薇亚。

“在我昏迷前我一直都是和他在一起,如果我昏迷被抓住了远翼他也没有办法脱身啊。”

“我们现在除了能将未知的结果最美好化还能做什么呢?任航,你又何必再寻烦恼呢?”

任航知道奥莉薇亚实在劝解他,可是奥莉薇亚的态度有些冰冷甚至是麻木。“对不起,我想一个人静静。”

无数次的经历生死,可是在死亡的悬崖边远翼总是能伸手拉住任航,这种信任已经深深根植在任航的灵魂里,如今这样一种近乎信仰的东西砰然倒塌,这种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信仰的崩溃。

“我该怎么办?”就连任航的呐喊里也缺少了信心。

“can I help you sir,伦敦腔(唐山口音)~。~”1501接口回答任航。(是不是好不容易弄出的气氛被无厘头掉了?这样好吗?是不是太破坏书的已经了,要不要把1501的这句台词删除?读者大哥们,给个意见吧!)

接下来的几天,奥莉薇亚告诉任航,他们在飞船遭到攻击后,被郑远翼救出就躲藏进冬眠仓,通讯系统出了故障无法通知任航冬眠舱还有人,郑远翼就只好冒险跑去驾驶舱通知你,不能过早分离冬眠舱。

之后他们就坠落在了那片树林里。有一个人不幸摔死了,最后安全降落的一共八个人。他们刚刚埋葬了亡者的尸体后,一群黑衣蒙面人拿着武器就向我们射击,后来你也知道了,我们被包围之后押送到这里。

“你们怎么来的,在这能看到一座很高的佛塔吗?”

“我们被抓后就被蒙上了眼罩,当我们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在这房间里了。”

“那个司徒呢?”

“不知道,在飞船上就失散了。”

“对了,你刚才说你们八个人安全着陆,可是我和远翼在那发现了九个安全着陆的冬眠仓。”

“你说什么?还有一个安全着陆的冬眠仓?”奥莉薇亚紧张起来。

奥莉薇亚邀请了白如墨,白一丁,伊文婕琳进入这个视频会议。

“什么,还有第九个冬眠仓?”依次进入视频会议的每个人听到这消息后都惊讶的喊道。

那几个人都努力回忆他们着陆时候的情况,他们都斩钉截铁的说,他们看到的只有一个死人和八个生还的人,而且活着的人都在这里了。

每个人都在思考着,是不是自己哪里还有遗忘,白一丁咣当跌落了手中的茶杯颤声道:“有内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