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内战中的战略

aqssm 收藏 1 749
导读:1861年至1865年的美国内战的规模达到了西半球的欧洲各国在欧洲范围内的战争中所运用的陆上军事手段的规模。为了争取独立,南方人或者称之为南部邦联一方建立了一支近30万人的军队。这使得缺少大量正规军的美国各州联邦或称之为北方联邦的一方,也创建了一支由民间力量组成的最终超过60万人的现代军队。双方军队均由少量受过良好教育的职业军官进行指挥,都可与欧洲最优秀的军队相媲美,双方将领的才能与拉德茨基或毛奇的军队中的将领不相上下,甚至还要超过他们。   战争的作战行动不仅表现出了将领们对拿破仑式战争的完美把握,而

1861年至1865年的美国内战的规模达到了西半球的欧洲各国在欧洲范围内的战争中所运用的陆上军事手段的规模。为了争取独立,南方人或者称之为南部邦联一方建立了一支近30万人的军队。这使得缺少大量正规军的美国各州联邦或称之为北方联邦的一方,也创建了一支由民间力量组成的最终超过60万人的现代军队。双方军队均由少量受过良好教育的职业军官进行指挥,都可与欧洲最优秀的军队相媲美,双方将领的才能与拉德茨基或毛奇的军队中的将领不相上下,甚至还要超过他们。

战争的作战行动不仅表现出了将领们对拿破仑式战争的完美把握,而且还出色地运用电报和铁路来控制和实施战略机动。有鉴于法军曾在1859年的战争中使用铁路进行后勤补给和向前线机动部队、普鲁士及法军也曾运用它来进行兵力动员和部队集中,美国人,特别是联邦军一方也使用火车来实施主要的战略机动。他们曾经3次使用铁路将大规模的部队运送到数百英里之外,以增援那里的部队和实施主要的进攻行动。铁路和蒸汽船能航行的河流为作战行动提供了新的、重要的手段。

南方邦联军在夏洛战役中首次实施这种机动,该战例详细地说明了在一个陌生的地区运用电报和铁路对部队进行分散和集中的方法。南方邦联军在作战中实施战略防御,而这一战役行动,与拿破仑在曼托瓦的围困行动中抗击武尔姆泽尔元帅的首次进攻十分相似。1862年3月,北方联邦军在西线的指挥官H·W·哈勒克(一位十足的拿破仑战争的学生),派遣了一支由能力非凡的格兰特率领的部队沿田纳西河而上。哈勒克害怕南方邦联军会集中兵力对付格兰特,催促小心谨慎的比尔将军从纳什维尔加快行军速度以与格兰特汇合,并发电报给格兰特,告之如可能可发起进攻行动。与此同时,在西部的南方邦联军一方也开始在密西西比北部集中其分散的部队。

他们使用电报命令位于密西西比河、田纳西东部和阿肯色的部队向这里集中。与此同时,南方邦联的总统杰弗逊·戴维斯看清了在比尔与格兰特汇合之前打击格兰特的机会,向位于查理斯顿、莫比尔和新奥尔良的部队发出了命令。所有这些部队都使用了铁路或是混合使用河道蒸汽船和铁路进行了部队机动,但阿肯色的部队除外,它到达得太迟了。规模最小且路途最远的来自查尔斯顿的部队虽然使用了铁路干线,也没能及时赶到。于是南部邦联军发起了一场拿破仑式的战役行动。

这些部队在格兰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集中到了他的周围,于4月初发动了突然进攻,即开始了夏洛战役。由于格兰特是背靠河作战,因此确保了翼侧的安全。南方邦联军没有其他选择,只得进行他们并不熟练的正面进攻。在战役的第一天格兰特故意拖延南方军队,第二天在已经到达田纳西河、位于格兰特下游仅几英里的地方的比尔的增援下,才实施了强有力的反击行动。

这场战役的意义就在于它使用全部兵力的战略思想,在一个如此广阔的地域内只有电报、铁路和蒸汽船才能使这种行动成为可能。很显然,交战双方都对拿破仑式的作战方法有了深刻的理解,都想利用新的交通和通讯方法来将其发扬光大。






这些先进的通讯和交通方式证明对后勤补给特别重要。与欧洲相比,美国南部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稀少,且其农产品主要为棉花和烟草。所以双方僵持的大规模部队极其依赖水上和铁路运输。

除了采用铁路和电报来为单一的作战线集中兵力之外,双方还都表现出了对诸如拿破仑的马伦戈战役和乌尔姆战役中的战略迂回行动的特别钟爱。虽然他们总是试图到达其对手的后方,但总是没有成功。不过并不是由于兵力不足而造成这种失败,因为战争的区域十分广阔,双方军队又都有足够的兵力来阻止敌人的撤退。导致了所有这些行动的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实施这种机动去对付一个十分警觉的对手所固有的难度。

美国北方联邦军队的格兰特在战争的最后一年为总参谋长,曾经两次成功地实施了这种机动行动。格兰特被证明是一位久经战争考验的战将,他知道如何使用有才能的部属。起初,他面对着一位据守维克斯堡的对手,该要塞位于密西西比河畔。格兰特恢复铁路交通线的努力失败之后,他不得不坚守水上通道。最后,他通过沿维克斯堡对面的河岸而下,在该城下游利用海军船队将部队运送到对岸,之后率军北上到达敌人的后方,完成了他的迂回行动。在这里,南方邦联军的司令官彭伯顿在与格兰特的部队经过一次交战之后,撤退到了维克斯堡,并将自己紧闭在城堡之中。如同巴赞在梅斯一样,彭伯顿在丧师失地之后最终也举起白旗了。格兰特称彭伯顿为自己最好的朋友,他给了南方邦联军应有的信誉,但这位北方联邦军的将军清晰的头脑和出色的指挥使这次战役行动成为战略迂回行动最成功的战例之一。




格兰特在战争接近尾声时实施了另外一次迂回战役,当时他正在追击从南方邦联首都里士满撤退出来的罗伯特·E·李将军的部队。由于无法摆脱格兰特庞大得多的军队,不能直接向其基地撤退,李不得不采取斜线运动,而这又使得格兰特可以利用总是处于李和他自己的基地之间的平行路线赶上他。之后,格兰特展示了美国人对骑兵作用的理解,将其骑兵部队派向前方,然后下马作战,迟滞李的部队。格兰特后来也运动到了李的前面,在阿波马托克斯小镇迫使对方投降结束了该战役。由于李是南方邦联军的最高指挥官,并且他的部队规模也最大,所以和平也随之而至。

李自己也出色地掌握了战争艺术并在防御作战中灵敏地运用了战略迂回行动。在第二次布尔溪战役、安提塔姆战役和葛底斯堡战役中,他通过威胁对手的后方而迫使其撤退。这三次战役行动,至少前两次都是李试图避免进行交战,希望通过机动在不造成交战所导致的伤亡的情况下迫使其撤退。

在安提塔姆战役和葛底斯堡战役中,李推进到没有坚守这些地域所必需的交通线的地区,并在对敌防御中实施了很英明的迂回行动。在每次行动中,他对比他强大得多的对手的后方所造成的威胁都迫使敌人撤退。因此,李对敌人后方造成威胁的机动,实际上是一种袭击行动,起到了分散敌人注意力的作用;它与古斯塔夫斯或华伦斯坦的袭击行动、或是法国国王对法兰克福的袭击以便将蒂利从马格德堡引开的作战行动没有什么区别。李在防御以及进攻中对迂回行动的掌握,同他对内线的利用一样,由于具备了在战略上应用拿破仑在革命中所表现出的非凡的才能,使他成为美国内战最出色的军事家之一。






在战术方面,双方军队也都从法国战争中受益匪浅,但美国人却在这里修改了这些经验教训。虽然双方参战人员拥有少量的后膛或带弹仓的连发膛线枪,但他们主要的还是给自己绝大部分部队装备了前装填枪。

随着战争的发展,不管是进攻一方还是防御一方,所挖的战壕越来越多。步枪的射程迫使士兵们在接近敌人时寻找掩蔽物,进攻者不断增加的易受伤害性和防御一方得到增强的安全性极大地增加了战术防御的力量。到战争后期,双方都大量挖掘战壕,经常保持僵持的双方军队常常面对面地对峙达几周之久的情形,使人回想起旺多姆和欧根在卢扎拉的对抗。铁路的不断补给允许这些大规模军队长时间地对峙。

美国陆军军官学校以工程学为主,双方的领导人都曾在此受过训,加之在该校所教授的条令理论,更加深了他们对野战筑城工事的重视程度。而这又是针对那些装备了步枪的威胁不断增大的士兵而做出的反应。因此,随着经验增加,提高了训练水平,双方军队要不是使用挖掘了战壕的营地的话,在外表上看上去同罗马军队差不多。

美国人完全避免了欧洲人认为重型骑兵在战场上仍能发挥作用的错误,他们这种洞察力来自于在森林密布的国家里骑兵较弱小的传统和他们已经意识到了骑兵没法向装备了步枪的步兵发起攻击。尽管如此,双方都拥有大量的骑兵,南方邦联军的骑兵数量还超过了他们的对手。当与步兵作战时,骑兵通常是下马作战。通过给这些骑兵装备步枪以及手枪和军刀,美国人给他们19世纪的骑兵部队恢复了下马后的防御作战能力,这一能力在骑兵放弃了长矛之后就已丧失了。与长矛不同的是,士兵们可以把步枪挂在马鞍上,腾出手来去握缰绳和军刀或是手枪。

从战略角度上看,这些多功能的骑马步兵已经填补了轻型骑兵的作用。除了执行侦察任务之外,这些骑马的部队证明作为袭击部队价值不菲。南方优秀的骑兵部队对铁路的易受攻击性和军队对铁路的依赖性这些弱点利用得如此出色,以至于他们仅仅通过袭击对方的交通线便阻止了北方联邦军军队的主力部队的两次进攻。于是这些部队的命运同腓特烈的两支普鲁士军队成为奥地利元帅特劳恩和道恩的高超的后勤战略的牺牲品一样。

北方联邦军队虽然取得了战役胜利,特别是在西部地区,他们的装甲蒸汽船控制了可以通航的河流,但他们却在控制一个在地域上比法国、德意志和奥地利帝国加起来还要大的地区上没有取得任何成功。除了受到骑兵的袭击外,他们还面对着充满敌意的老百姓,这些人实施游击战来破坏入侵者的交通线,北方联邦军不得不以1/3的兵力来驻守1863年就已占领的20万平方英里的土地。

于是北方联邦军队的持久战略基本上变成了一种后勤战略:占领领土、通过剥夺兵源、农业及工业资源来削弱南方邦联军的力量。但与游击战行动和邦联军骑兵的袭击行动作战用去了联邦军太多的部队,从而使这一战略归于失败。从所占领地区的政治反抗来看,北方联邦军一方需要太多的军队。所以北方联邦军队从军事角度来看其在单位空间内的兵力密度是很适当的,但无法满足政治形势所提出的兵力要求。而且尽管联邦军队所占领的土地比普鲁士后来在法国所征服的地区大得多,但他们却没有占领足够多的土地来实现其战争的目标:消灭南方邦联政府和废除奴隶制度。

1864年北方联邦军试图通过采取袭击战略,实施袭击而不是持久的后勤战略,来克服那些很明显无法逾越的单位空间内兵力密度不适当的障碍。这些袭击行动,旨在破坏向南方邦联军提供食品、衣物和弹药的铁路线。

第一次袭击行动由一支6万人的部队在聪明、富有创新精神、对政治十分敏锐的W·T·谢尔曼将军的率领下实施。他率领该部队从内陆城市亚特兰大行军250多英里,与位于大西洋海岸边的萨瓦纳的联邦军舰队会合。南方邦联军的司令官C·T·博雷加德开始时虽然不了解谢尔曼的意图,但却熟知军事历史,认为谢尔曼的部队控制亚特兰大与大西洋之间的地区十分不妥,通过电报告诫下属要采取“费边体制”,并提醒他们说“汉尼拔占据意大利中心地区达16年之久,之后才被击败”。但谢尔曼和格兰特对形势的了解同博雷加德一样,只是采取一次袭击行动而已。这次袭击和随后的袭击行动都取得了成功,与此同时,北方联邦军的陆军和海军最终封锁了沿岸各港口。长期以来,商船都能想方设法逃避联邦政府的封锁舰队进出这些港口。 [ 注:《反叛战争:联邦和邦联军官方档案汇编,128卷》(华盛顿特区出版社,1880-1901年)第1套,第45页,第一部,第1218页。 ]

但北方联邦军的后勤战略从没有机会来展示其效能,联邦陆军也从未能检验其打击游击战的能力。虽然北方有一个长期的政治目标:征服南方,但南方邦联军在其部队有大量士兵开小差逃跑,以及受到削弱的军队纷纷投降的情况下却突然垮台了。北方联邦政府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对此做出了贡献,他没有对无条件投降者采取严厉的惩罚措施,而是邀请叛乱各州只要放弃奴隶制度,便可以不受任何政治惩罚地回到联邦政府中来。

虽然南方各州主要因为坚持保留奴隶制度而退出了联邦政府,但也认识到,继续斗争下去将会进一步损害种族关系。绝大部分黑人奴隶都对北方联邦军队表示欢迎,而且其中许多人很乐意加入北方进攻的军队。如果战争继续下去,特别是一场主要依赖游击战行动的战争,只能招致得到奴隶支持的联邦部队与南方人之间的争斗加剧,并摧毁以奴隶制为特征的各民族的社会机构。袭击部队,特别是谢尔曼的部队也向南方人表明,如同谢尔曼所参与的那些战役一样,邦联已经失去了其领土的统一,而袭击者的劫掠拥有与传统袭击相同的迫使对方在政治上让步的效果。这种战略虽然在百年战争中没能打败法国,但却强迫法国国王做出让步。它在美国内战中也证明很有效,降低了南方民众的士气。

于是南方邦联投降了。奴隶制度几乎是造成双方分裂的惟一的原因,证明继续进行耗费巨大的争斗没有充分的基础,而这一斗争中的敌人除了对奴隶制抱有不同的态度之外与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分歧。

因为北方联邦军队所担负的军事任务是几乎无法实现的,征服一个地域广大而且充满敌意的地区,这一使命比早些时候在美国革命中英国所面对的问题并不轻松多少。通过对对方的工厂、铸造厂以及铁路进行袭击,北方联邦军队采取了最为有效的后勤战略,它使其军队从必需占领敌国土的任务中解脱了出来,这一目标也是他们最初持久的后勤战略所难以克服的困难。袭击战略本应迫使南方邦联军将其主要军队划分成小部队,分散部署在邦联全境。北方联邦军也本不应该控制比它所占领的领土还要大的地域,并且本来有可能面临一种可与法国在西班牙所面临的相似的情况,但因为不必保持大规模部队以对付敌人的军队,所以使这种情况缓解了下来。

但南方邦联军放弃战争,使这些军事后果未能发生。联邦军队成功的战役行动及其在最后的袭击行动所产生的效果,比亚历山大对大流士的胜利还要好,那些胜利使他得到了波斯帝国;也比汉尼拔战胜罗马人的军事胜利还要重要,因为由于罗马的政治力量,它没有取得决定性的结果。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