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宗林的四个想一想

方园 收藏 0 59
导读: 万宗林的四个想一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哪怕在雪域高原,万宗林(左二)与戍边战士也总有说不完的贴心话。向文军 摄

戍边生涯的第40个年头即将过去了,南疆军区副司令员万宗林的身体明显不如从前。8年前他去狮泉河的时候,夜宿甜水海兵站,根本不用吸氧,几乎没有多少反应。去年再过甜水海,他为了照顾病号坚持没有吸氧,结果头痛欲裂,不得不用毛巾紧紧勒住头部,彻夜未眠。但是,熟悉他的人都说,万副司令的骨头越来越硬了,精神世界越来越丰富了。

高原可以摧垮一个人的身体,为什么摧不垮万宗林的精神?万宗林在与南疆军区干部汇报交流时,提出了四个想一想,这也许能为我们了解他的内心世界提供一些答案。


1、想一想,党组织的亲切关怀和特殊关照,自己报答了没有?记者:2004年4月,你在正师职岗位上干了近5年之后,又从乌鲁木齐平职调整到新疆最边远、最艰苦的和田地区工作,你当时是怎么想的?有没有一点抱怨?万宗林:我深知这副担子的分量,我感到这是组织对我的信任。大家都知道,在和田,分裂与反分裂的斗争比较严峻。自治区领导曾对我和地委行署的主要领导讲:“和田是一个老虎都不能打盹的地方。”上级把边境情况最复杂、社会稳定问题最突出、自然环境最艰苦的防区交给我们,是对我们最大的信任。我认为,一个领导干部道德修养的核心就是讲责任,关键时候能站出来,危难时刻能带头上,真正让组织信得过、靠得住。记者:听说你是在还有15天就该退休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提升命令。你自己觉得突然吗?万宗林:当时我正师已经任满9年,年龄接近55岁,上级通知我到北戴河疗养。我认为这是领导让我做好休息的思想准备。疗养期间,我回了趟河北老家,给88岁的老母亲拾掇了一下房子,还给自己找了一块地,准备退休后孝敬老人,在可能的情况下为家乡人民做点事。没想到,组织上又下了提升的命令。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巨大的信任和鼓舞,内心的振奋无以言表。记者: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万宗林:羔羊跪乳,乌鸦反哺。从一个普通农民的孩子,成长为一名将军,我想得最多的是怎样知恩图报。不是因为提升了才有这样的想法,多年来我都是带着感恩的心在工作。我常常提醒自己,职务提升了,不代表能力素质提高了。只有干出一流的成绩,才能证明组织没有用错这个人。


2、想一想,组织树立我为旗帜,自己起到了旗帜的作用没有?记者:2006年,新疆军区树立了领导干部的“六面旗帜”,你是其中之一。这很了不起。万宗林:组织上给我这个荣誉,是对我们领导班子和全体边防官兵的褒奖和关爱。想想那些长眠在雪域高原的先烈,那些创造和继承了喀喇昆仑精神的官兵,他们才是喀喇昆仑的旗帜。


去年,我在西藏阿里执行任务时,专门带人到改则县先遣乡(原扎仁芒堡乡)寻找1950年进藏先遣连遗址。我找到了先遣连当年的堑壕、工事,可就是找不见烈士的坟墓。藏族老人说,先遣连官兵白天牺牲了,晚上才能悄悄抬出去掩埋,还不能留下任何标记,因为出现一座坟头,土匪就知道我们牺牲了一名同志。一位藏族老大妈服饰上有一枚铜元,是先遣连官兵付给她父亲的柴火钱。南疆军区想把这枚铜元买回去收藏在军史馆。可是给多少钱她都不卖。她说,看到这枚铜元,就看到了进藏先遣连的官兵,他们没有走,永远在阿里!有一年“八一”,我去兵团47团看望几位“老军垦”,一位姓赵的老前辈对我说,各级领导把他们照顾得很好,什么也不缺,就是想要一套军装。我后来了解到,这位“老军垦”当年是一名班长,是背着行军锅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走过来的。于是军分区给他们每人送了一套没有军衔的军装,一位“老军垦”反复嘱咐子女:“我死的时候一定要穿上这套军装。”


“愿得此生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我想,新时期的戍边军人应该以这些老前辈为旗帜,有了他们这种境界,就能实现自己的价值。记者:在艰苦条件下带兵,确实需要挖掘传统教育资源,但也需要用身边典型引路示范。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你认为应该如何发挥旗帜的作用?万宗林:以过硬的素质服人,用高尚的人格聚人,靠扎实的作风带人。这样才算一名合格的领导干部。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困难面前先让自己承担,荣誉面前先让自己靠边,危险面前先让自己闯关。神仙湾边防连第五代营房开建后,一些民工出现了高山反应和伤亡,不少民工逃离山上。为了不耽误工期,我亲自上山给民工做思想工作,把氧气、药品和慰问品送到每一个民工的手里,手把手地教他们科学施工。民工们说,看到将军的脸比他们都黑,年龄比他们都大,精神比他们都好,很受鼓舞,就是死,也要把国防工程建设好!领导干部发挥作用,最重要的是坚持原则。我在学习笔记上总结了这么几条:立场坚定,不看来头;求真务实,不出风头;廉洁自律,不栽跟头;公道正派,不耍滑头。我想,人到了这个职务、这个年龄,不缺吃、不缺穿,缺的是好名声、好形象和好心态。为了个人一点私利,丧失党性原则,让别人戳脊梁骨,自己心里也不安宁。


3、想一想,老百姓把我们当成靠山,我为老百姓做了些什么事?记者:我们采访到的少数民族群众,都说你是个好人,和田县一位烈士的家属还给你送了一块匾,赞扬你是“百姓的靠山”。对于做好民族地区的群众工作,你有什么样的体会?万宗林:在边疆,很多时候,各族人民群众是通过解放军认识和了解共产党的。作为一名军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为党增分,不能为党丢分,更不能因为工作不到位,让党减分。有一次,我在于田县调研时听说一件事。木哈拉镇有位聋哑人叫阿不都卡尔地,靠剃头勉强为生,母亲双目失明,这个家庭一直是分裂分子拉拢的对象。阿不都卡尔地想送儿子去当兵,不怀好意的人跳出来挑拨说:“当官的儿子才能当兵,普通老百姓的儿子当兵要靠送礼。”这让我们意识到,征兵工作涉及党的形象,涉及民族地区的稳定,绝对不能大意。后来,阿不都卡尔地的儿子如愿以偿当了兵,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老百姓都说:“共产党始终是群众的贴心人。”


记者:作为领导干部,你是怎么做的?万宗林:我常常讲,群众在自己心里的分量有多重,自己在群众心里的分量就有多重。领导干部应该发挥这样的作用:勇于站立排头,让群众看见党;带头弘扬正气,让群众相信党;关心百姓疾苦,让群众靠近党。当群众有难的时候,哪里最危险,我总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带着官兵赶向哪里。我们做的工作有限,但是老百姓会在心里想:我们有难的时候,解放军来了,共产党没有忘记我们。


4、想一想,官兵视我们为父母,我尽到父母的责任没有?记者:你在和田工作的时候,连续3年在高原边防和基层连队官兵一起过春节。为什么?万宗林:因为高原官兵总是给我最多感动。每次上山,战士们都围在我的周围和我拉家常,把我看作他们的父亲,有什么事都给我讲。2006年春节,我到天文点边防连慰问,战士们围坐在我身边一起看文艺节目,有的拉着我的手,有的靠着我的肩,近得让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眼泪滴在我的手臂上。一个战士说:“首长,我们很想您上来,又不想您上来。若是我的父亲,都这么大年龄了,我决不会同意他到山上来。”多么可爱的战士啊!每次上高原,我像老人看望孩子一样,给他们炒几个菜,包一桌饺子,和他们拉拉家常,如果不这样做,我就感觉到对不起山上的官兵。记者:你在给高原官兵带去温暖的同时,自己有没有收获?万宗林:收获很多。他们那种勇于吃苦、不顾个人得失的牺牲奉献精神是我工作的动力,他们一直是我敬重的人。如果说还有什么烦心的事,那么上一趟山,看看那些可爱的战士,就什么都想通了。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李鹏的教导员。他转业时来找我告别,看到穿着便装的他,我好半天才认出来是谁。因为以前在山上见面时他都戴着帽子,没想到他的头发都掉光了。我想到我们神仙湾边防连原指导员党处照,他有一次回老家休假,在公共汽车上,一个小女孩把掉了头发的边防军人叫“爷爷”,心里非常难受。可是,李鹏却笑呵呵地对我说:“没事,反正我已经结婚了。”这就是边防军人的胸怀和忠诚!他们的精神鞭策着我,只能把工作干好,否则就觉得心中有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