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的反击战:九万发炮弹砸向联合国军

aqssm 收藏 0 1107
导读:1951年10月30日,我军进行局部反击作战。     10月30日开始至11月底止,我军先后对敌营以下兵力防守的二十六个目标进行了三十四次反击,全歼敌两个营、十三个连、五个排,大部歼灭敌人六个连,共毙伤俘敌一万余人,攻克敌阵地二十一个,有力地配合了停战谈判斗争。     十一月四日是让联合国军大吃一惊的一天。一向在夜间发动进攻的中国军队居然在明亮的阳光照耀下,对据守马良山的英国二十八旅一个营发动了强攻!六十门中国火炮一边摧毁英军工事,一面与美英炮兵展开对轰,压制了敌方炮火;十多辆中国坦克轰隆隆开动前沿

1951年10月30日,我军进行局部反击作战。

10月30日开始至11月底止,我军先后对敌营以下兵力防守的二十六个目标进行了三十四次反击,全歼敌两个营、十三个连、五个排,大部歼灭敌人六个连,共毙伤俘敌一万余人,攻克敌阵地二十一个,有力地配合了停战谈判斗争。

十一月四日是让联合国军大吃一惊的一天。一向在夜间发动进攻的中国军队居然在明亮的阳光照耀下,对据守马良山的英国二十八旅一个营发动了强攻!六十门中国火炮一边摧毁英军工事,一面与美英炮兵展开对轰,压制了敌方炮火;十多辆中国坦克轰隆隆开动前沿阵地,对英军火力点进行直瞄射击,一发发低弹道的坦克榴弹钻进英军火力点射孔,将大不列颠最优秀的子民们炸成末;美国飞机赶到救援轰炸,迎头碰上的是无数颗高射炮弹,几十门中国高射炮已经构成严密的防空火网掩护着进攻地域的上空!哎呀!三个营的中国步兵们看得嘴都合不拢了,我的天,身经百战,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这是中国军队进入朝鲜战场以来第一次组织步、炮、坦、工诸兵种协同作战!

嘹亮的冲锋号吹响了,三个营的中国步兵们士气大振,呐喊着杀上了设防严密的马良山,仅仅四个小时,一个营的英军士兵全军覆没。这是多么巨大的变化,在此前几个月,一两个师的中国军队还常常攻不下只有临时野战工事的一个营美英军。大吃一惊的英国人急忙调兵反击,又白搭上几百条性命后才震骇万分罢了手。这就是著名的马良山战斗。这次战斗标志着中国军队的作战水平已经进入初级现代化战争阶段了。

美国人刚听到英国人反映的战况时不以为难,像那样能打诸兵种协同作战的中国军队只怕还不存在呢!笑声未必,马良山之战当夜,骑一师一个整营在筑有现代化钢筋水泥工事的正洞西山也被中国四十七军吃掉了!十一月四日天刚黑,几辆中国坦克、自行火炮沿着事先侦察出的道路驰向正洞西山。几辆铁骑闯过雷区和炮火封锁线潜行六公里,和另一路的中国重型坦克连一直拱到了骑一师七团一营的鼻子底下,还未被美国人发现。当夜二十二点十分,无数颗火箭炮弹从中国阵地后方划着火红的抛物线落在正洞西山上,这座山立刻被炸成火海。十一辆中国坦克随即掩护着十一个连的中国步兵发起了排山倒海的攻击,坦克炮弹为冲锋步兵扫除着前进道路上的美军火力点,步兵工兵用爆破筒炸药包将上百个碉堡送上了天,美国人再也顶不住了,哗地退下阵地想找条活路。晚了,两翼被包围了……

美国王牌骑一师一个步兵营就这样被全歼在正洞西山上,而骑一师总共也才九个步兵营.美国人也像白天的英国人一样被中国军队的攻击震骇了.中国人真的会打现代化战争了!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个装备精良、得到大量空地火力支援、有坚固防御阵地的王牌营被全歼,这是同中国军队交战以来从未有过的事!

骑一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当即调了一个加强营夺回阵地,三十多辆坦克和二十多架飞机掩护着上千名步兵扑向正洞西山。但是,阻止美国人进攻的再也不仅仅是中国步兵的手榴弹和子弹--大批炮弹呼啸着飞过来将美军进攻队形炸了个七零八落。紧接着,令人瞠目的景象出现了,一批严密伪装的中国坦克在光天化日下冲上阵地,将二辆美国坦克打得浑身冒火。一向肆无忌惮的美国坦克兵井呆了,中国人居然打起了装甲对战,吓得全跑了……

当夜,十多辆T-34坦克又掩护中国步兵再次冲上了黄昏时有意弃守的正洞西山主峰,仅仅一小时二十分钟,又将这个敢反扑的骑一师加强营歼灭了。后来一个当时参战的中国士兵在晚年回忆说,第二个营的美国人比第一个营的要幸运多了,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明智的举起手当了俘虏,这一大群俘虏被中国兵看来看去,试图找出骑一师的王牌俘虏和普通俘虏有什么不同……

彭德怀一个月的局部反击结束,中国军队夺取并巩固了九处阵地,驻扎开城的六十五军还浩浩荡荡地将开城以南附近的南韩军扫荡一空,扩展土地二百八十平方公里。


1952年秋季反击作战

1952年秋,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体系已基本完成,阵地更加巩固;反“绞杀战”(见钢铁运输线)已经取得胜利,前线物资的供应已有很大改善;炮兵和装甲兵得到加强,可以同时在若干地段上集中优势炮火支援步兵作战;同时,部队经过1951年秋季以来个别性战术反击作战,初步积累了对现代化装备的军队实施阵地进攻作战的经验。这一切为举行全线性战术反击准备了条件。志愿军为了歼灭“联合国军”有生力量,破坏其可能的进攻,决定从9月18日开始,第一线各军按照统一计划各自选定目标,对“联合国军”班、排、连支撑点及个别营的防御阵地实施进攻,求得当晚完成攻歼任务。在作战指导上,强调准备好了再打,组织密切的步炮协同,加强对空防御,大胆使用坦克配合步兵作战,并作好抗击敌军连续反扑的准备。


一九五二年九月十八日至十月三十一日,沉寂以达一年之久的战线上千跑齐鸣。在一百八十公里宽的战线上,中朝军队八个军向联合国军六十个目标发起七十七次进攻(志愿军攻击七十四次),战役的主要目的不是夺占地盘,而是杀伤敌人,迫使板门店上的美国代表们老实一点。夺下的目标能守则守,不能守就放弃。



这是现代战争!


李奇微在回忆录中也掩饰不住惊讶:“在联合国军防线上创造了一天落下九万三千发炮弹的记录。敌人不但提高了射击精度,改进了战术,而且他们能做到集中火力打击一个单独的目标,尔后不时转移火炮,以避免被我测出发射阵地的位置。”


一天发射九万三千发炮弹,这个数字比中国军队入朝初期时几次战役射弹总数还要多!一百门火炮掩护六个军,还仅是一年前的事,而此时仅攻击美军一个连就有至少四十门中国火炮在怒吼!抗美援朝才一年多,中国军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连毛泽东都在惊叹炮兵的奇迹:“炮火的猛烈和射击的准确实为致胜的关键。”


惊天动地的炮火声中,联合国军构筑近一年的工事纷纷垮塌、崩溃、毁灭……


秋季攻势中国军队伤亡一点零七万,占领敌阵地十七处,杀伤敌军二点七万。如果不是三十八军白马山失利,简直是全胜了。


战绩辉煌的夏季反击战役


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配合下,于1953年5月13日~7月27日,在“三八线”附近地区,对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韩国)军进行的反击作战,是志愿军转入阵地战后进行的规模最大的攻势行动。为促进停战实现决定发起反击战役因战俘问题而长期中断的朝鲜停战谈判,虽于1953年4月26日恢复,但美国新任总统艾森豪威尔仍推行两手政策,一面同朝中方面进行谈判,一面积极扩编南朝鲜军,作继续战争的准备。南朝鲜李承晚集团更是极力反对停战,声言要向鸭绿江进行一次全面的军事进攻,“必要时单独作战”。此时,由总司令克拉克指挥的“联合国军”,总兵力达120万人,地面部队有24个师,其中南朝鲜军16个师;全线工事普遍加强,基本阵地构筑有坑道或坑道式掩蔽部、大量的地堡群和各种障碍物;第一梯队展开17个师(美军4、英联邦军1、南朝鲜军12),预备队7个师(美军3、南朝鲜军4)。中朝人民军队经春季反登陆作战准备,火力有很大的加强,阵地更为巩固,作战物资也较充足,总兵力达180万人,其中志愿军135万人、19个军,人民军45万人、6个军团。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根据当时情况,为志愿军的行动确定了指导方针:争取停,准备拖。军队方面只管打,不管谈,不要松劲。据此,志愿军在继续加强海岸防御的同时,着手准备夏季反击战役。4月30日,志司领导召开了兵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会议由志愿军代司令员兼政委邓华主持,副司令员杨得志、洪学智,政治部主任李志民、参谋长解沛然,“西海指”副司令员梁兴初、副政委杜平、参谋长王政柱,3兵团新任司令员许世友、副司令王近山、副政委杜义德,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王建安、参谋长胡炳云;19兵团新司令员黄永胜、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曾思玉、副政委陈先瑞,20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政委王平、参谋长肖文玖,炮兵指挥所司令员高存信,工程兵指挥所司令员谭善和,前线运输司令部司令员刘居英等参加了会议。会上,邓华同志讲了《关于举行夏季反击的几点意见》,研究制定了战役的指导方针和部署。5月5日,志司下达了《举行夏季反击准备工作的补充指示》。这次战役确定,西线以打击美军为主,东线以打击伪军为主。在作战指导上,决定采取“稳扎狠打”、“由小到大”的方针。“稳扎”就是仍要坚持持久作战,粉碎敌人的任何进攻,大小战斗都要有周密计划,选准目标,充分准备,确有把握之后发起攻击。在思想上和组织上都不但要准备对付一个“上甘岭”,还要准备对付两个甚至三个“上甘岭”,这样才能处置自如。“狠打”就是在完成必胜的准备工作之后,对敌人“不打则已,打则必歼,攻则必克,守则必固”。战役的规模和步骤由小到大,全面不等齐地发展。



5月13日,志愿军夏季反击战役第一次反击战开始。我20 兵团所属的60、67军和第9兵团所属的24、23军先后在火炮支援下,向美军及南朝鲜军8个师的正面支撑点发起猛烈的反击。这次战役我军的卡秋莎火箭炮部队21师参加了战斗。炮21师是提前进入阵地的,敌人未发现,只是发射排炮进行盲目的封锁。晚上9时,炮21有人说师准时发射,炮火形成数道火光,像呜呜地刮大风似的飞向敌人阵地,红透了半边天,几平方公里的敌人阵地全部覆盖。敌人阵地迅速燃烧起来了。然后炮21师马上转移,步兵冲上去了,步兵非常欢迎卡秋莎炮兵师。称之为炮兵之王。那时他们的车号是“84”,部队一见“84”车号就主动让路。由于发起突然,攻势凌厉,战至26日,志愿军共进行29次战斗,歼灭“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3个连、22个排,毙伤俘4133人。志愿军伤亡1600余人。


我军第一阶段反击作战结束之后,20兵团所属的60、67军稍事休息,按预定计划,5月27日又开始了第二阶段反击作战。这次反击将攻击目标扩大到进攻敌人营一级的阵地。5 月28日,西线19兵团也面对强敌,打击李伪集团的气焰,促进停战谈判,将原定以西线为主打击美军的计划,改为以打击南朝鲜军为主,适当打击美军(连以下目标),对其他国家的军队暂不攻击的策略。这次反击作战仍以东线20兵团方向为重点。志愿军领导调整了部署:令54军由西海岸开赴第一线,归20兵团指挥,准备接替67 军防务;16军由西海岸开赴第一线,归9兵团指挥,准备接替23、24军平康接合部的防务;归24军指挥的204师归还68军建制;21军全部入朝,主力集结于谷山地区,作为志愿军总预备队。6月4日,20兵团召开作战会议,研究如何贯彻志司意图。他们修改了反击作战计划,重新调整了部署,决定集中力量打击北汉江两侧的伪第8、第5两个师,并准备吸引和粉碎可能从纵深机动的两个师以上的反扑。


1953年6月10日当夜20时20分,20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导演的炮战首先开始。成千上万发炮弹呼啸着倾泻在敌前沿阵地上……几分钟后,我炮火向敌纵深转移,敌军以为我步兵要发起攻击,都钻出了掩蔽部,想利用其坚固野战工事和猛烈的火力将我突击部队阻挡在阵地前沿之外。谁知数分钟后,我炮火又打了回来,来不及钻进坑道的敌军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第三兵团司令许世友,见郑维山如此善用炮火,拿起电话对郑维山说:“好!郑司令员给咱上回锅肉了!”郑维山笑着回答说:“等着吧,今天还有红烧洋鬼子呢!” 话刚落音,炮兵第三次急射开始。刚出现在朝鲜战场不久的苏制“喀秋沙”火箭炮加入战斗,一个集团齐猛射,成千上万条火龙飞向敌军前沿野战工事,山崩地裂,敌人阵地顿时成了一片火海,把半边天空都映红了……潜伏部队的攻击开始了。 战况令所有的人,包括志愿军总部首长感到兴奋。潜伏突击队共用了70分钟就攻占了预定目标949.1高地、973高地和883.7高地,歼敌二十七团第二营、第三营和师部搜索连等。天亮后,敌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开始疯狂地反扑。我军依托既得阵地顽强抗击敌人,连续打退了敌十多次冲锋。敌军依然投入了强大兵力,不停地向六十军各阵地猛烈地进攻,企图用集中主力轮番进攻的方法夺回被我军占领的阵地。郑维山声东击西,六十七军邱蔚忽然杀出,将十字架山的韩二十一团扫荡一空。六十七军突然迅猛的攻势,使美军指挥部里乱成一团,敌军指挥官匆忙调兵遣将,从进攻六十军的部队中抽调兵力,以阻止六十七军扩大战果。他们哪里知道,这是郑维山用的声东击西之计!此时,郑维山命令兵团二梯队两个师分别从东西两侧同时加入战斗行列,向敌第五师守卫的阵地和敌第二十师六十二团守卫的1089.6阵地同时发起猛烈攻击。敌第五师招架不住,退至第二道防线。战斗进行到15日零时,敌第五师开始向南溃退,阵地上敌军丢弃的重型装备到处可见。为了阻止我军的追击,南逃时,敌军炸毁了北汉江上的六座桥梁和大量渡河器材,混乱中,仓皇溃逃的敌军中不少人掉入了江中……



6月15日晚,郑维山正指挥兵团第二梯队向前推进,实施全部收复金城的作战时,接到志愿军总部和朝鲜人民军联合签发的命令:“敌方已答应我方提出的全部条件,停战谈判全部达成协议。


除了二十兵团,九兵团和人民军三、七军团也先后对敌二十二个营以下阵地进行攻击。夏季反击战役第二阶段,全线先后对南朝鲜军团以下兵力防守的51个阵地进行了65次进攻,打退南朝鲜军1个排至2个营的反扑733次,总共歼敌四万一千,自身伤亡只有一万九千,敌我伤亡比为二点一比一。仅二十兵团即扩大阵地五十八平方公里。


李承晚在六月十七日深夜,以“就地释放”的名义,胁迫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27000多人离开战俘营,押到李承晚军队的训练中心。李承晚集团的这一行径,引起了国际上的强烈反对,各国舆论纷纷谴责李承晚是“出卖和平的叛徒”,“不负责任的乖戾小人”,甚至要求美国换马。英、加、澳等国还抗议李承晚“破坏联合国军司令部权限”。同时,美方首席代表哈里逊也写信给朝鲜方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声明此事与美方无关。6月19日,金日成首相和彭德怀司令员致函质问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指出这是“有意纵容李承晚集团去实现其久已蓄意的破坏战俘协议、阻挠停战实现的预谋,我们认为你方必须负起这次事件的严重责任”质问克拉克“究竟联合国军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鲜的政府和军队?”“朝鲜停战包括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




6月20日,彭总由北京赴开城,准备办理停战协定签字事宜,途经平壤给毛泽东主席发了一封电报,建议推迟停战签字时间,再歼灭李承晚军一点五万人。毛泽东回电:“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彭德怀当即拍板决定:立即组织夏季反击战役的第三次进攻。这一次专打南朝鲜军。


势如雷霆、摧枯拉朽的“金城大捷”开始了,其战果之大,进展之顺,连中国将帅都出乎意料,只准备消灭万余敌军的中国军队,短短几天内竟一口气吃掉了美韩军七万余人。


七月十三日夜九时,浓云低垂,天地间一片昏暗,天气闷热得让人窒息。中国军队一千零九十四门火炮在一片沉寂中突然齐声怒吼。东起北汉江,西至下甘岭,几十里的敌军阵地上浓烟滚滚,铅色的阴云被映成一片紫红。短短二十八分钟内,一千九百吨炮弹被倾斜到南韩首都师、三师、六师、八师阵地上。


二十八分钟内发射一千九百吨炮弹,这是战争初期中国军队根本不敢想象的事。这是中国军队在抗美援朝中规模最大的一次炮击,也是中国军队第一次占据了战役地面火力优势。此次炮击的重点方向,中国军队火炮密度达到每公里正面一百二十门左右,密度达到了二战中打得最激烈的苏德战场上的一般标准。


《美国第8 集团军简史》中是这样描述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量炮火在头上呼啸,在呼啸声中他们前赴后继攻击这个地区的大韩民国防线。在共军的猛攻下,前哨阵地一个接一个地被打跨了。”


震天撼地的炮击刚一结束,二十兵团新任司令员杨勇、政委王平统一指挥五个军向金城地区四个南韩师发起了排山倒海的猛攻。杨勇面对前任郑维山的辉煌战绩,自然也不甘心屈居下风。这位中国第二高级步校校长出手就是势如奔雷。


杨勇将二十兵团五个军分成三个作战集团,具体部署是:67军及54军135师、68军202师(欠605团)为中央集团;68军(欠202师)及54军130师组成西集团;60军、21军(附33师)及68军605团组成东集团。“中央集团”在官岱里、轿岩山地段实施突击。“西集团”由外也洞、灰占介地段实施突击。“东集团”北汉江西岸之60军由松室里、龙虎洞地段实施突击,北汉江以东之21军巩固现有阵地并以积极行动牵制当面之敌不使西调.3个集团突破后,首先集中力量攻击金城西南梨实洞、北亭岭、梨船至金城川以北之敌,拉直金城以南战线,并坚守阵地,抗击敌3-4个师规模的反扑,示后再视情况继续向南发展。3个集团还各组织一个有力支队,准备于突破后插向敌之纵深,截断敌之退路,歼灭敌之炮兵,抢占有利地形,以利于第二步作战。


二十兵团只用一个小时就全线突破了敌军阵地,整个战场已被中国军队主宰了。


“西集团”突破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攻当面之敌,以渗透迂回支队向敌后纵深猛插。607团侦察排的一个13人侦察班,在经验丰富的副排长杨育才的带领下,在捉住俘虏弄清口令的情况下,化装成护送美军顾问的南朝鲜兵,接连混过敌人3 道严密警戒,出敌不意地直抵南韩首都师第1团--白虎团团部。正赶上敌指挥所开会,他们便突然开火猛烈袭击,当场毙伤敌团长以下54人,活捉19人,捣毁了白虎团团部和通信联络,使其无法再组织抵抗和增援,该团很快溃乱。这个侦察排有力地支援了师主力战斗,对全歼“白虎团”起了重大作用。接着,又趁暗夜堵截溃逃之敌,歼灭了一个位于白虎团团近的炮兵营大部和乘车来援的南韩都师机甲团2营大部,并击毙了该团团长陆根诛。


“西集团”的这一仗打得十分漂亮利索,把李承晚的王牌团全歼,美韩方面大为震惊。


激战整整一个通宵,天亮了,中国军队惊喜地看着天空,云浓雨大,美国飞机来不了啦!


和日本军官对劈过军刀的杨勇一拍桌子:“打破常规,白天进攻!”


二十辆中国坦克在参加了夜战后再次冲上阵地,和步兵们一起在大白天发起了连续攻击。面对二十兵团东中西三个攻击集团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击波,在白马山和上甘岭还能厮杀几个回合的韩军再次被打回原形。到十四日晚,金城川之敌全部被我肃清,韩国守军四个师遭到毁灭性打击,中国军队二十一小时内,在联合国军构筑两年之久的现代化防御阵地内推进了9.5公里,这是战争双方在阵地战阶段推进率的最高记录。


七月十五日、十六日连续两天,二十兵团西集团以攻为守,继续有限度地向敌纵深扩张战果,中央集团也在向前推进,东集团一雪前耻的一八零师更是一马当先,南渡金城川背水进攻。


当日,二十兵团最远又推进了八公里,胜利完成了全部任务,战略要地金城地区已全部落入我手,楔入中朝战线一年多的钉子被干净利落地拔掉了。不但如此,中国军队兵锋已直指汉城,战场态势极为有利。



中国军队的迅猛进攻让美国人和李承晚之间矛盾骤增,美国人骂李承晚无能,李承晚骂美军见死不救。骂过之后,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和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泰勒无奈又匆忙赶到金城前线指挥反扑,声言发动最大的反攻,企图夺回失地。


如果让中国军队以这种大胜的方式结束战争,那联合国军面子上也太过不去了。


泰勒的反攻撞到了铜墙上。从七月十八日起,整整十天,面对联合国军七个师极其凶猛的反扑,二十兵团仅仅弃守了因背水难以坚守的白岩山地区。打到七月二十七日,杨勇仍是寸土不让,整个金城战役歼敌已达五万三千余人。在金城大打的同时,正面战线上的其他各军和人民军也在弹钢琴似的发起小规模进攻,前后歼敌一万六千。总计此次进攻作战,中国军队共歼敌七万八千,光坦克就缴获四十五辆,收复土地一百七十八平方公里。中国军队伤亡三万三千余人。敌我伤亡比例为二点三比一。


彭德怀元帅说过:“朝鲜战场是我军同美军较量的练兵场。通过这场血与火的较量,美军现在签字停战还算明智的,不然,就要被我们赶到临津江里喂王八去了。”


彭德怀一点也没有夸张,是时大捷连连、战意高昂的志愿军众将领根本就不愿停止进攻,中国军队已经拟定了向铁原、涟川进攻击的新计划,准备彻底拿下铁三角,然后兵逼汉城。毛泽东则认为中国军队此时已具备解放汉城的实力。


注:朝鲜战争后期的南朝鲜军队经过美国人的武装、训练,作战能力明显提高,远非战争初期可比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