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正文 家训

til1111 收藏 4 1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近六月的京城,以是花开遍地芳草萋萋之时,位与锡拉胡同19号的袁家官邸内,处处鸟语花香,漆红染绿,太太们带着年幼的孩子们说说笑笑,凄凄闹闹。一派祥和的气氛,却被一声怒吼震碎。

“胡闹!国之大事,任凭你这黄口小儿摆布!简直是胡闹!”。

九姨太刘氏闻声担忧地望向五姨太,她知道,六少爷已经回府,听说还从上海带回了很多很多的钱。这本是桩好事,老爷为何会如此生气。

克恒从小是九姨太刘氏带大的,那时候的刘氏,还是五姨太身边的丫鬟,六少爷是五姨太第一个孩子,五姨太得宠少爷也得宠,从小到从没受过这般的骂。

老爷好象真的生气了,骂出许多不堪的话。

“这人呐,总是不知天高地厚,仗着自己吃了几天洋面包,到处惹事生非。国外闹完回国内闹,家里闹完去家外闹。听说,还把老爷的大事都搅黄了”。

“哦,什么大事,我这个管家人怎么就没听说过?”。

克恒的生母杨氏挑着眼睛问,丝毫没把从前的当家人大姨太放在眼里。她虽是小户人家出身,但比起当过‘瘦马’的货色,高贵的又何止一个等级。更何况,还是只不会下崽子的‘糙马’。

大姨太也不是个省油灯,袁世凯对她也一向宠爱,毕竟,她是在袁世凯最落魄的时候进的门,又与袁世凯去朝鲜吃过苦,素有糟糠之情。

她回道:“大事便是大事,有些人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什么都想打听”。

小姨太们听了这话都拿捏起来,各自盘算起立场打算帮腔,但五姨太杨氏却不以为然,望着那屋,自语道:“骂吧,孩子不都这样吗,不骂长进。不要学得如有其他人一样,连被骂的资格都没有了”。

大姨太的继子袁克文,生性风流,是老袁家出了名的‘出气筒’,不过自从成家后,袁世凯也就不怎么骂他了,由着他去折腾,全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一心培养起了大公子克定。

杨氏的话,重重的敲在大姨太的心里,她只有袁克文这么一个孩子,虽然是过继朝鲜人三姨太的种儿,却一样当心头肉看待。总想着,把夫人家的瘸儿子比下去,怎奈那小子不成气,同样是胡闹,如果他能像老六那样,胡闹回一座金山来,沈氏便是死也知足了。

沈氏这几月来,不止一次听丈夫提起过老五家那小子,在上海是何等的呼风唤雨,为国家挣了几千万枚银洋。不要看现在老头子骂他,但最器重他,直道他是辅国栋梁,将来,一定可以给他大哥克定出力。

房间内,丝毫都没有房间外的针锋相对,袁世凯瞪着眼骂,袁克恒跪在地上干受,头也不曾抬过。

不是袁克恒的骨头软,而是他知道,这个老旧的家庭内一直都这样,天地师君亲,辈分儿这东西,往往比什么理来得都大。袁世凯是个固执守旧的人,在他面前讲新潮,只会自讨没趣。

“臭小子,你才喝了几天墨水?教训起你老子我来了?你老子我日日上朝的时候,还没你小子呢!”。

袁世凯拍着桌子道:“政治!政治!你懂不懂政治啊?!”。

“你是不是觉得,你来老子我很想当皇帝?没错,老子我就是想当皇帝了!可你知道吗,总理府那些人整日都在干什么吗?当初,我又是为什么要解散国民大国?”。

袁克恒疑惑的望着父亲,想听听他些什么。

袁世凯气愤道:“那帮人整天就知道吵来吵去,一个比一个能折腾。到头来,却屁章程都拿不出来!”。

“他们就像一群斗红了眼的山鸡!一只盯着一只的屁股,这只打鸣,那只就跟着嚷嚷!就说那群革命党吧,他们真是为国家好吗?我老袁提什么建议,他们都反对。我说天要下雨了,他们非喊着拆了雨伞。你说说,你说说,这样的国家还有个好吗”。

满腹牢骚的袁世凯走来走去,继续道:“这国家,要是不能政令统一,还怎么谈富国强民?当年,老佛爷还在时,满朝文武谁敢说出半个不字?还不是老佛爷怎么说,下面就怎么干。燕京大学堂,保定陆军学校,说起来不就起来了吗。可现在,我想在‘清华留美学堂’开设个大学部,都需要讨论再讨论,反对又反对。钱是美国人出的!他们讨论个屁!”(清华大学的前身是‘清华留美学堂’,用美国退还的‘庚子赔款’的钱建立而成)

说道急处,袁世凯又叹气道:“没错,当年我是卖过革命党的人头,可现在,我是他们的大总统!他们天天掐着我的脖子,还让不让我活啊!还让不让这个国家活!”。

跪在地上的袁克恒一脸茫然,因为袁世凯的话对他打击很大。他来时,早就准备好了足够的说辞,想要和父亲就称帝一事辩论,但他说什么也没想到,这其中还有如此的关节。

袁世凯的话,竟让袁克恒无法反驳。

虽然袁克恒也明白,父亲所说的只是他称帝野心中的一小部分理由,在这之外,还有许多其他因素左右着他的决定。比如,父亲个守旧的人,非常渴望到达权利的顶峰。而大总统永远都比不上做皇帝,至少,做了皇帝,就不用再担心总统任期的问题了。

虽然总统的任期已经被强行改为终身制,但就此问题,国内还是吵来吵去,反对之声不绝。

再者,袁世凯是个家庭观念很强的人,他的老婆孩子多,所要担忧的问题也就多。北洋系除了对南方革命党人外其实并不和谐,日本人又一再扶持各地督军。袁世凯担心,他万一不在了,袁家人会失去对北洋系的主导权。

袁克恒的大哥袁克定是说什么也不可能就任大总统的,只能靠称帝,把他扶上去。而袁世凯的这份担心,在日后真的成了现实,他一死,军阀混战也就开始了。

最让袁克恒震惊的还是他父亲刚才那翻话,关于政体的言论。似乎,民国政府执政层内部,还真存在‘两个凡是’的问题。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就支持;凡是敌人支持的,我就反对。那些政客们根本不顾及国家的利益。同样是中国人,他们为什么要相互敌视?帝制对中国来说,又有这什么样的特殊意义?

想来想去,袁克恒想到了一个人,董仲舒!正是大儒董仲舒的‘独尊儒术’改造了中国的风气。

在汉朝之前的东周列国,有这样一句话,叫‘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说的是楚国人的不屈精神,只要还有一个楚国人活着,就要和强秦血战到底。而当时的人们又如此评价秦国,说‘秦不戴冠’,意思是,秦国人打仗很勇敢,从不戴头盔。老秦军也确实是这样,以勇猛著称,杀得六国无力招架。在国力上,当时能和秦国真正抗衡的是齐国而不是赵国,因为齐国很富有,与秦国并称‘东西二帝’。但恰恰因为齐国的富有,地理位置优越,土地肥沃,离强秦国又远,所以齐国人从都不会有什么心烦事,齐国人便养成了奢靡风气。正所谓“齐人好猎‘,齐国人喜欢享受,不思进去。

当年,战国七雄可以说各有各的国风,并都深入民间,但董仲舒之后的两千多年里,中华大地却再也看不到民风之气。从五胡乱华始,到满清入关,所有的史书中,后人所能看到的都是这个王朝,或是那个王朝,英、武、愚、辱,姿态百出的对敌态度,而号称泱泱大国的万千民众都哪去了?就像一群被割去了声带的羔羊!连喊都喊不出来!

汉朝之前,治国讲究‘无为之道’,皇帝的权利虽然高,但他也仅是站在塔尖上的一个人,代表着国家。可董仲舒之后,皇帝的地位被无限的放大,大到什么样的程度?头顶天,脚踏地,天子当下一立,这便是一个国家!

从此之后,整整一个国家只需要一颗脑袋去思考,一个声音就能代表万千民众,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一个民族的性格!皇权只要能不损分毫,便是丢再多的城池土地,国家却依然存在。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态认识?也亏得儒家先贤孟子还说过‘君为轻,民为贵,社稷为重’,却被董大儒偷换了‘国家’的概念。董仲舒把国家等同与皇权,将西起天山,东入渤海的这么一大片天地,浓缩成了那个样子,缩在一张只能放下一张屁股的椅子上计较得失,这样的眼光治国,简直不可想象。更可怕的是,董仲舒之后,中国历史就一直被董仲舒之流把持。

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中国历史上,为什么不管出现多少明君,民众阶层都很难发展起来?因为执政层根本就在混淆‘国家’的含义,在他们看来,只要不损失手中的权利,国家就没有损失。为权利服务,也就是为国家服务。

如今到了民国,皇帝是没有了,可董仲舒留下的观念还在。不管是革命党还是北洋派,在他们心中其实都有一个皇帝。他们都觉得自己所代表的才是真正的王权,才是这个苦难深重的国家。而对方所代表的那一部分,对民众有无伤害不值考虑,不受控制的权利,便不是家国。

中国历史上,每次外敌来袭,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有才无德’之人站错了位置?刘秉忠,吴三贵,一直到后来的汪精卫,他们没有本事吗?没有雄才大略吗?有,但他们为什么还要卖国?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权利就是国家!为权利服务就是为国家服务,他们始终都站在最具权利的那一方,所以,他们自认为并没有什么错。至少,权利还掌握在他们手中,他们还在‘畏权治国’。

袁世凯的话让袁克恒想了很多,他想到,如今民国之国民的麻木不仁,到底是谁的错?中华的老祖宗们不是早就提醒过吗,《道德经》中也说: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草扎的狗)。可是,现在民国之民众,又与行尸走肉有何异?

袁克恒真的很迷茫,他有雄心壮士,但他又担心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把这群已经麻木了两千多年的国人重新凝拢在一起。要让每个中国人都明白,国家是他们的!这话袁克恒敢说,可又有谁会相信?国家这个概念,似乎远远的超出了中华民众所能理解的范畴。

想到这些,袁克恒不由暗然神伤,袁世凯说什么他都没再听进去,自顾自得思考起了心事。

袁世凯见儿子这副样子,心软了。毕竟,这是他很喜欢的一个孩子。

“往后,把救国基金的事,还有…,对了‘以工代兵’,这些事都交给你大哥你和粱士诒他们去办。你在欧洲不是学习的军事吗?那你就去保定陆军学校当个教员吧,也带出一支队伍来让我瞧瞧”。

“可是父亲”听了这话,袁克恒马上抬头,他还没忘了自己所要达成目的,连忙提醒袁世凯道:“父亲,现在正值民意难违之时,交通银行已经接收了大笔的筹款,如果您还要执意妄为,民众恐怕会误解您有骗财自立的企图。到时,民众对国体的失望之情就会转嫁到粱士诒那里,交通银行恐有倒闭之忧”。

粱士诒控制的交通银行向来是北洋政府的钱袋子,袁世凯即便想称帝,可往后的日子总要继续过,这正是袁克恒将交通银行拉下水的目的。

袁克恒鼓捣出这么大动静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让全国民众都帮着他,看紧老爹的钱袋!没钱,他就不信父亲还能做出什么‘大事’来。

同时,袁克恒也总结出了一条处事之道,实在没辙的时候,那就从最根本的方面下手,拆台!





一提起称帝这件事老袁就又肉疼了,他花了那么大的力气,组织了那么多的文人墨客造势,就连洋鬼子古德诺都为他出书立说,高声呐喊,中国需要帝制!可到头来,儿子要摔老子的钱罐子,大有一言不合,便拆家毁屋的架势。

这儿子养的,老袁这么多年来可从都没这么被动过。但儿子毕竟还是儿子,老袁可狠不下心学老佛爷,杀来杀去。


“滚吧滚吧!”袁世凯气的直哆嗦,他这一天当中一直都在琢磨怎么狠抽眼前这小子一顿,就像小时候一样往死里揍他。可偏偏孩子闯得祸大了,他就越狠不下心来,这当父母的,难道都这样?

见父亲暂时放弃了称帝的念头,袁克恒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抹着激动的汗水站起来,看着,愣着,转身出去又进来。

“爹,您可要继续糊弄着小鬼子啊,等来年,我帮您收拾他们!”。

“滚!现在就给我滚!”。

可怜的袁世凯,刚缓下一个心结,那愣儿子就又跑来给他添堵。

(抱歉,关于董仲舒的问题改写了一下,因为写这样的东西不好拿捏,万一上纲上线,麻烦就大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