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铁蛋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无奈地说:“可惜鬼眼没跟着来,我的烟只剩几根了,我自己又买不到……”

“铁蛋,到金三角后这样的烟要多少就有多少,不过我希望你能把烟戒掉,如果你愿意我会找人帮你戒烟的。”唐伟桦轻声说,他是真的不愿意铁蛋吸毒。

唐伟桦知道如果铁蛋不戒毒,用不了几年身体就不行了,不用说保护自己,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

“我也不想抽烟,只是不抽就全身难受,如果能戒烟就是死了我都愿意。”铁蛋发自内心地说,他想不抽烟,可是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好,只要你有这个决心我保证你能戒掉。”唐伟桦他们都以为铁蛋不知道自己染上了毒瘾,所以从来不提毒品两个字。

安建开着车忽然插嘴说:“董事长,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有办法帮铁蛋戒烟。”

“好!如果你能让铁蛋戒烟,我就赏给你10万元。哈哈……当然了,铁蛋如果以后不吸烟了,我也奖给铁蛋10万元。”唐伟桦爽快地说。

“真的,太好了。”铁蛋兴奋地说道。

安建也高兴地说:“好,为了10万元钱我也一定让铁蛋戒掉烟。”

唐伟桦让铁蛋戒毒是有目的的,他从老二嘴里了解到,金三角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势力是生存的保障,自己还要仰仗带去的这三个人保护他。特别是铁蛋,他心地单纯,为人仗义,这样的人只要能笼络住他的心,关键时候他能豁出自己的性命来保护你。

经过一天一夜的狂奔,第二天上午唐伟桦他们终于疲惫不堪地到达了西双版纳。

这里是边境地区,时常有边防警察检察证件,所以他们不敢再往前去,在公路边的一个傣族村寨边停了下来,等待唐美桦安排的人来接应他们。

唐伟桦用在路上新买的手机卡同弟弟联系,把他们的位置告诉了唐美桦。唐美桦让他们原地等待,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接他们。

此时正是旅游高峰期,公路上有不少自驾旅行的车辆,大多是越野车。有不少人将车停在了路边,步行到傣族山寨里探奇,所以他们的车停在寨子边并不引人注意。

现在的山民非常有商业头脑,安排了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在寨子门口招呼过往的游客。几个女孩穿着漂亮的傣族服装,打着花伞,如同一朵朵盛开的鲜花,惹得车里的几个人都心动起来。

蓝沁对唐伟桦说:“唐哥,接我们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咱们到前面的傣族山寨转转。这一路把身体都颠散架了,也该活动一下了。”

铁蛋心里一动,寨子里说不定有电话,寻找机会给李萱打个电话,他们就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想到这里铁蛋也附和着说:“俺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也不知道傣族寨子是什么样,嘿嘿……”

唐伟桦也想下车走走,于是对安建和阿昭说:“开了两天车都累了,你们俩就在车里睡一觉,我们去寨子里走走。”

一听唐伟桦同意了,蓝沁和铁蛋兴奋地从越野车里跳下来。蓝沁挽着唐伟桦的胳膊,铁蛋跟在两人的后面,三个人朝不远处的傣族寨子走去。

道路两边是绿油油的稻田,笔直的田垄把水田分割成整齐的方块。据说傣族人很爱干净,他们的水田绝不使用粪便施肥。寨子的周围是成片的竹林,举目望去映入眼帘的全是绿色。

有人说傣族女人的服饰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服饰,这一说法并不为过,只要到傣族寨子里走一圈,就能看到傣族女人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如同孔雀开屏,亭亭玉立,让人叹为观止。傣族女人不但穿得美,长得也美,个个身材苗条修长,面容清秀,被称为金孔雀。

寨子门口是一座用竹子搭建的门楼,看得出刚建好不久。寨门两边各站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四个女孩上穿紧身齐腰短衣,园领窄袖,水红、淡黄、浅绿、雪白,颜色各不相同,下着长至脚踝的筒裙,腰身纤细,下摆宽大,给人一种婀娜多姿、潇洒飘逸的感觉。难怪过路的游客都停下车,如同闻到花香的蜜蜂纷纷涌进寨子。

寨子里充满了商业气息,街道两边已经不是传统的傣族竹楼,而是敞开的商铺,是用混凝土和砖建起来的二层楼房。

传统的西双版纳傣族民居都是干栏式竹楼,上下两层,以木、竹做桩,支撑起整个楼,而且楼板墙壁也都是用竹子和木材铺就。房顶覆以茅草、瓦块,上层住人,下面养家畜和堆放农具什物。这种竹楼相传是诸葛亮西征时教傣族人搭建的,楼顶人字形屋帽就是参照诸葛亮帽子样式,竹楼周围的宽阔庭院里都种植着瓜果林木,既可蔽阳遮荫,又是一道不设防的绿篱围墙。

铁蛋跟在唐伟桦和蓝沁的身后,他的眼睛顾不上看那些花花绿绿的傣族女孩,而是四处寻找公用电话。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电话,却是磁卡电话,把铁蛋急得头上直冒汗,他知道这次机会难得,一旦失去就很难再找到机会了。

在寨子里走了不久,就听到前面传过来了“嘣、嘣”的脚鼓声,少数民族都喜欢用自己的民族舞蹈来吸引游客。

蓝沁拉着唐伟桦的胳膊催促着他去看舞蹈表演,就在这时,铁蛋看到旁边的一家店铺墙壁上写着公用电话的字样,他见唐伟桦没有注意到自己,于是闪身走进这家店铺。

这是一家卖工艺品的小店,一个三十多岁的傣族妇女在里面招呼客人。铁蛋指了指电话说:“我要打个电话。”

傣族妇女微笑着点点头,铁蛋急忙走到墙边,拿起话筒刚要拨号,忽然身后传来了唐伟桦的声音,“铁蛋,你要给谁打电话?”

铁蛋心里一惊,随即回过头来,笑嘻嘻地说:“俺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让娘知道俺去了哪里,要不娘会着急的。”

唐伟桦并不怀疑铁蛋的话,他知道铁蛋是个孝顺孩子,听说要出境肯定会惦记着家里,给家里报个信是正常的。但现在还不能打电话,于是他向铁蛋招招手,安慰道:“等到了那边再打电话也不迟,快走吧。”

铁蛋很不情愿地放下话筒,走出小店,心里暗想好险,这个家伙贼精,自己刚离开就被他发现了。铁蛋跟着两人来到寨子中间一个宽敞的空地,有不少游客在观看场子中间的舞蹈表演。有三个年轻人各背着一米多长的象脚鼓,边敲击边摇晃鼓尾,鼓尾上的一簇簇孔雀羽毛,随着鼓尾的甩动,十分好看。

铁蛋可没有心思看舞蹈表演,心里琢磨着怎么与猎人总部联系,他猜想自己跟着唐伟桦来到这里,没有了自己的音讯,龙震宇肯定急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