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 海 风 险 前 途 未 卜

零下1000 收藏 0 22
导读:南海之痛,南沙之癌,稍览网页,触目惊心,随手抄录几则信息,编辑于下:   菲律宾总统签署领海基线法案,将黄岩岛和南沙部分岛屿划入菲国版图;马来西亚总理登陆南沙弹丸礁“宣示主权”;美国军舰前往南海对其情报船护航;美国、日本、印度等一些大国或地区集团出于各自不同的战略目的,积极扩大在南海地区的影响力,染指南海地区事务,力图使南海问题国际化程度进一步加深   美学者竟吁支持菲国:美国介入南海问题的企图由来已久。《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1994年11月16日正式生效后,美国对南海的基本政策由“不介入”转为

南海之痛,南沙之癌,稍览网页,触目惊心,随手抄录几则信息,编辑于下:


菲律宾总统签署领海基线法案,将黄岩岛和南沙部分岛屿划入菲国版图;马来西亚总理登陆南沙弹丸礁“宣示主权”;美国军舰前往南海对其情报船护航;美国、日本、印度等一些大国或地区集团出于各自不同的战略目的,积极扩大在南海地区的影响力,染指南海地区事务,力图使南海问题国际化程度进一步加深


美学者竟吁支持菲国:美国介入南海问题的企图由来已久。《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1994年11月16日正式生效后,美国对南海的基本政策由“不介入”转为“介入但不陷入”。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瓦尔特·洛曼表示,美国作为菲律宾的主要盟国,应该明确支持菲律宾在南海的主权要求。


日吁东盟联手抗华:日本政府就一直很关注南海问题。日本在南海主权争议中立场明确,希望东盟国家联手,采取一致行动对抗中国。借此实现日本在该地区的战略目标。


印度“东进”浑水摸鱼:提出了“东进政策”。自2000年以后,印度加强了同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的军事联系,试图扩大对南海问题的发言权。


澳大利亚及英国,也以“南海航行权”关系到其国家利益为由,表示“不能对此视而不见”。成立30年的“五国联防”也在新世纪僵尸复活了,继2004年大军演,6月1日,第7届五国联防组织防长会议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召开,来自组织成员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的高级防务官员出席了会议。马来西亚媒体以“新加坡说:五国联防不排除未来包括南中国海争议”为题,借机对本已很热的南海问题大肆炒作,引起了世界舆论的注意。


不久前,中国海军一艘潜艇在菲律宾苏比克湾附近撞上了美国“麦凯恩”号驱逐舰的拖曳声呐。包括“麦凯恩”号在内的4艘“宙斯盾”舰正在与东南亚国家展开联合演习,演习正是以“南海纠纷”为背景。这充分表明,美国在积极拉拢东南亚国家的同时,也在南海问题上展开积极的战略布局,借此对中国施压。美国与东南亚国家展开的年度“卡拉特-2009”演习第二站演训项目6月8日在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拉开帷幕,并一直持续到19日。美方派出了“科珀斯·克里斯蒂”号核攻击潜艇,新加坡则派遣“征服者”号常规动力潜艇进行演习,这是双方第一次动用两国海军潜艇进行潜艇追踪演习。“卡拉特”系列演习始于1995年,由美海军西太平洋后勤补给群统筹,每年年中开始,逐一与6个东南亚国家展开演习,包括菲律宾、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及文莱。在本年度演习中,美军共出动4艘“宙斯盾”导弹驱逐舰、1艘潜艇,1艘登陆舰和1艘导弹护卫舰,与往年相比,参演兵力有较大提升。演习中,双方除出动海军外,还动用海军陆战队进行了联合强行登陆演练。


日前,就在印尼外长将于七月1日访华前夕,在自家“传统捕鱼区”作业中国人也让印尼政府一勺捞了,75名船员和8艘渔船被扣押,至今渺无音讯。精英们对此给出了““韬光养晦”作业的标准答卷:《环球时报》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亚太安全与合作研究部主任沈世顺也认为,“众所周知,中国和南海周边国家在南海专署经济区问题上存有争议,但即便是在有争议的地区捕鱼,印尼也不该粗暴地抓扣中国渔民,可以通过多种渠道,比如谈判交涉的方式解决问题,武力抓捕扣船只会使对抗升级,何况中方只是渔船而非武装船只。” 专家认为,目前,中国和印尼关系发展比较好,不希望这起事件破坏两国合作的大局。以前也曾发生过印尼扣留中国渔船、甚至枪击中国渔民的事件,但如果中国也像印尼这样处理海上问题,将会加剧本地区的紧张局势。在南海问题上,中国一贯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中国遵守东南亚友好条约,按照东南亚各方行为准则行事,希望其他国家也能如此。


六月28日人民网首页,转刊同日的《广州日报》报道称,周边国家竞相购买军备,纷纷抢占南海中国岛礁。


昔为死敌的越、美,如今正在讨论美军重返金兰湾巨型老海军基地事宜,扼南海咽喉。八月,越、美空军将联合演习。


台湾《中国时报》6月23日刊登署名文章称,均主张对南海拥有不可辩驳主权的大陆和台湾,却是对南海看护最不足的“利益相关方”,海峡两岸至今在南海没有一口油井。从军事角度看,因菲律宾等国顽固坚持以侵占的南沙岛屿为基点来划分自己的“领海基线”,并取消各岛屿间的“小块公海水域”,使得该海区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公海通道”,致使中国海军经南海突破“第一岛链”,通向太平洋的门户几乎被完全封死。同时,大陆在西沙永兴岛设置的机场和港口,亦不足以支持海空军维护远至曾母暗沙的广大水域。文章还强调,除欠缺足够兵力投送能力外,大陆在南海的另一大麻烦是海上维权力量不足,边防海警部队力有未逮,其他如海监、海事、渔政、海关等单位的远洋执法能力既弱又分散,以至于有解放军将领呼吁设立“中国海岸警卫队”。文章认为,在上述能力未彻底改善前,大陆对于南海主权之争“恐将继续忍让”,周边国家吃定这一点,遂趁机大肆“圈海”,试图造成既定事实。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