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六十九章

潇然001221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沈剑、兰馨和李小刚在铺开在地上的地图前,与李家荣商讨着。

李家荣说道:“从这里翻过两座小山,登上这琅琊山半山腰后,就可以往滁州城方向去了。往城方向有一条修得挺好的山路,哦,据史料记载,就是欧阳修在滁州时候为修醉翁亭修的,他当年是从城里上山,我们正好反方向去。”

兰馨背诵着:“‘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那么我们从那山腰往下可是要准备走十多里山路呢!”

李家荣点点头说道:“是的,琅琊山和它周围的几座山可比今天走过的山都高呢,只是,先开始是上山,然后下山就好多了。但是,就是你们的速度也要明天近中午才能到滁州城。”

然后,他看看沈剑,又望向西北面,有些担心的说道:“我跟着世杰离开之前,听说鬼子就要打过来了,国军好像挺惶恐的,不知道这大半个月情况怎么样了。”

沈剑看中李家荣说道:“家荣医生不要着急,明天我们就能够知道情况了。今晚养足精神,我们把您送回滁州城就去寻找小鬼子,找机会报仇!”

李家荣点点头说道:“是啊,这要到家了反而有些着急担心了,呵呵,‘近乡情更怯’嘛。明天你们就把我送到城边上就行了,我把这身鬼子皮脱了穿上长衫子,自然能够进城去的。”

沈剑笑着说道:“全凭家荣医生安排。”

然后,沈剑对兰馨和李小刚说道:“晚饭后,兰馨带一个组在这周围再检查一下情况。小刚,你带两组战士到我们宿营地两公里以外再去侦察一下。今晚,环绕宿营地各设三组明暗哨,口令为‘琅琊——醉翁’。”

那正在忙碌的一组组战士,在铺好地铺、捡拾干柴后,又分别去树林中挖些野菜来在水潭边洗干净,然后拿出背包里的罐头、干粮和饭盒一起到统一的地灶处吃晚饭。

沈剑、兰馨和李家荣的晚饭是由何利与吴上元负责做的。

这一夜在山间林中宿营,没有任何悬念。

第二天清晨,天还只有一点亮光,全队人就已经吃完早饭收拾停当了。沈剑让仍然按照昨天的行军顺序往琅琊山、醉翁亭、滁州城而去。

这是冬日里浓雾的早晨,山间、树林里都缠绕着湿冷的雾气,急切奔走在显然是野兽走出来的山路上,全身装备重超过40斤的战士们很快就满头满脸的汗水,水雾加上汗把戴着的鬼子战斗帽也湿透了,每个人头顶上都升腾着一团热气,那帽子干脆被战士们拽下来当毛巾擦汗了,腰间水壶里灌满的水不断被倒进干渴的喉咙,幸好这江南山间的泉流总是不断的,沈剑没有限制大家喝水,只不过反复交代每次不要喝太多,三两口为限。

几个小时后,冬天的太阳攀上了琅琊山,特别分队已经从山腰处绕过来面对着东北面的滁州城方向了,不久崎岖不平的山间小路就接上了比较规整宽敞的山路,沿着山路行走又是以下坡为主,速度显然快多了。

沈剑看到两座山峰之间的如马鞍的谷地里流淌着一道清亮的溪水,向山下急切地流淌着,遇到悬崖就形成一道道瀑布,虽然并不大,却因此在幽静的山谷间激起清越的水声,果然是“水声潺潺”啊,沈剑知道这应该就是欧阳修给起名的酿泉!

这清澈的山泉忽左忽右地伴在山路旁,也依着山势而忽大忽小、或瀑布或细流或深潭或急湍,潺潺的水声一直在耳边响着,走热了渴了掬起一捧泉水,感觉甜丝丝的。

路边开始有了些人工的石凳、凉棚,兰馨走在沈剑身后,旁边是李家荣,她看着这一路上的清亮泉流、水边的青苔、坡上深涧中落叶树以外更多的青绿色、以及琅琊山顶上隐隐的一层白霜,听着一路陪伴着的泉声,几乎忘记了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只是不停地问李家荣关于这山间的草树、清泉,以及欧阳修与滁州的故事。

沈剑走在他们前面,虽然没有忘记在干什么,但是看着身前山路上急切奔走的战士们肩膀上的枪,听着李家荣给兰馨讲着这山间的花花草草也是中药的故事,以及酿泉与醉翁欧阳修的传说,心中直是感觉那么地怪异,那么不真实!

突然,快速前进的队伍渐次停了下来,从前面传过来一声声“隐蔽”口令,战士们迅速地按照一定的位置从山路上往两边散开,寻找到掩蔽物后把步枪架在上面,沈剑跟着停了下来,扭头对身后喝了一声:“隐蔽!”然后,也闪身往路边的石壁处跨过去。

可是紧跟在沈剑后面,听着李家荣讲轶事又不时东看西看的兰馨,还刚听到沈剑的那声“隐蔽”,却因为跟得太近,没有收住脚步,一下子撞上沈剑背着的背包,额头被包里的饭盒棱角给硌得生疼。

兰馨左手扶住沈剑的背包,右手已经拔出了腰间的驳壳枪,机敏地跟着沈剑挪动的身子靠往山壁处,可是,靠着石壁站在高大的沈剑后面,并没有再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于是一手揉着额头把头探出往前看,然后转到沈剑身边,一边埋怨着:“队长大哥,你怎么走的啊?也不提前招呼一下!”

沈剑正想让何利去前面问问情况,就看到前面山路上吴上元飞快地跑过来。

沈剑刚停下脚步命令隐蔽,就被兰馨撞得前冲了一下,赶紧一手撑住石壁稳住身体,接着看到兰馨揉着额头埋怨地从身后转过来,此时看到吴上元正在赶过来,于是,半开玩笑半带批评说道:

“不好意思,让兰兰撞背包上了,撞疼了啊?谁让你个子太矮了呢?看不到前面队伍突然停下来了。不过,在这山路上行军,可不能精力不集中,你没听到前面传来的口令啊?”

兰馨知道自己有错的,偷偷往前后看看,看到战士们都已经隐蔽好了,李家荣也在自己身后两三米处靠着石壁站着,就强词夺理地小声对沈剑说道:

“是我听家荣医生讲故事嘛,那些故事太精彩了,家荣医生又讲得生动,我走神了嘛!是我没听到口令,可是也怪你个子太高,把什么都给挡住了!我个子好矮么?哼,就你这傻大个儿啊,好得意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沈剑好笑地看了一眼兰馨,没有说话,因为吴上元已经跑到了身前,他赶紧调头看向吴上元。

虽然是从山下往山上跑的,可是这吴上元到沈剑身前时候却并不气喘吁吁,而是口齿清楚地报告:“队长,前面五百米处的山路上有鬼子的哨兵!李队长已经和一班长去侦察了,他传令让大家隐蔽,等候侦察情况。”

沈剑听到说这里有鬼子,很是震惊,马上对身边的兰馨说道:“兰兰,我们一起到前面去看看。”

后面的李家荣也听到了吴上元的报告,心中突然非常紧张起来,见沈剑说要和兰馨一起去前面,就赶上来说道:“我也去吧,你们的日语还不够熟练,我可以听明白他们的对话,或者对了解情况有帮助。”

沈剑闻声看向李家荣,只见他已经拔出了手枪,虽然那副眼镜让他看去仍然很文弱,可是眼镜后面热切而坚定的眼神,以及拿起枪来后全身透出的神采,却完全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而他所说的理由也是很不错的,于是沈剑点点头,说道:

“好吧,不过,您只能在何利和吴上元身边呆着,没有我的命令,您可不能往前面走一步啊!”

李家荣赶紧点头,站在沈剑身前的何利听到沈剑的话,马上走到了李家荣的身前半步。

这个时候,二班长和三班长石锁也已经来到了沈剑和兰馨身边,沈剑看着他们俩,命令道:

“二班把队形再分散开些,接续上一班随时准备支援,石锁带着三班往前靠过来。各班机枪手选好有利地形,全队做好战斗准备!”

两个班长迅速回到各班安排布置去了,沈剑对兰馨他们说道:“走!”

吴上元带路,沈剑和兰馨紧跟在后面,何利警惕地走在李家荣身前半步,五个人迅速地来到前卫班的地方。

沈剑让吴上元到后面去与何利作李家荣的警卫留着后面一点,自己和兰馨来到靠前一处周围枯草纷披的石堆后面,举起望远镜往山路下面看去:

在20米处的山路拐角处,露出一个鬼子的半个身子,背上的步枪刺刀在被山风吹拂着的树影中有些闪烁的日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这小鬼子如果再往里面走半步,李小刚他们就不会在这么远发现他,多半还可能就在那拐角处遭遇上!看来,这鬼子是根本没有想到这里会有人出现,他站在那里也是为了可以照看到这边山路吧。

山坡上枯草和树枝有些地方晃动了一下却没有声音发出,紧跟着两个穿黄色衣服的人影下来,沈剑和兰馨才趴在石堆后面不到两分钟,李小刚带着一个战士从山坡上下来,然后李小刚就被一班长带到了身边。

李小刚说道:“队长,我刚才到山坡上侦察了一下,从那鬼子的位置顺着山路再往下去,还有两处站岗的哨兵,然后过一道小桥就有一个亭子,里面坐着好几个鬼子军官,可是因为距离有些远,亭子里又比较暗,我看不清楚他们的官衔。但是,看到这样子,估计应该官儿不小!”

沈剑点点头,看鬼子这样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估计那亭子里的鬼子怎么也该是佐官以上!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鬼子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沈剑带着兰馨和李小刚退到李家荣隐蔽处,正准备问李家荣情况,李家荣已经知道沈剑要问什么了,立刻爬过来充满了担心说道:

“沈队长,这里过去不远处就是醉翁亭!那鬼子长官还有这样的雅兴啊?这滁州城多半已经沦陷多日了!”

沈剑一听,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李家荣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不知道这滁州城里已经被鬼子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不过,这鬼子长官选择今天来这醉翁亭,却是自投罗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