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字海经”是自掘战略陷阱

零下1000 收藏 5 139
导读:都说祖国有三百多万平方公里海洋领土,单南海便近三百万,少年识图伊始,便认得那条逞“U”型的九段断续国界线。七十年代初勘,单南海就储石油368亿吨,天然气2.6万亿立方米,号称第二个油气“中东”。至于海疆水域的其他资源和系关民生国运的海业、海运、海防战略地位,是怎么强调也不会过份的。   “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我国三十年来海疆水域一以贯之、一脉相承的经略方针,可以称之为“十二字海经”,算是“韬光养晦”“战略方针”的应用典范。但单从语意推敲,便令人孤疑困惑不已,就像是句半拉子话,只有一相情愿,

都说祖国有三百多万平方公里海洋领土,单南海便近三百万,少年识图伊始,便认得那条逞“U”型的九段断续国界线。七十年代初勘,单南海就储石油368亿吨,天然气2.6万亿立方米,号称第二个油气“中东”。至于海疆水域的其他资源和系关民生国运的海业、海运、海防战略地位,是怎么强调也不会过份的。


“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我国三十年来海疆水域一以贯之、一脉相承的经略方针,可以称之为“十二字海经”,算是“韬光养晦”“战略方针”的应用典范。但单从语意推敲,便令人孤疑困惑不已,就像是句半拉子话,只有一相情愿,没有应对保障,犹如只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讲“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一样,施之军国大计,岂不误了大事?


先简单考证一下“十二字海经”的来龙去脉:


1984年2月,邓小平在会见美国乔治城大学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代表团时说:“有些国际上的领土争端,可以先不谈主权,先进行共同开发。” 1984年他又进一步阐述了这一思想:“好多国际争端解决不好会成为爆发点”,“是不是有些地方可以采取‘一国两制’的办法,有些地方还可以用‘共同开发’的方法”。在对待南沙群岛的争议上,既有“暂时搁置主权争执”的方法,实际上同时还有一个“共同开发”的方法。


1990 年国家主席杨尚昆在出访印度尼西亚时,首次向国际社会完整地表述了中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即“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1990 年8 月,国家总理李鹏在新加坡公开表明,对南沙群岛争议准备“搁置主权、共同开发”,他说,“南沙群岛是中国的领土,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中国希望在适当的时候,以友好的方式同有关国家就存在的分歧进行协商。在这之前,还是先将这个问题搁置一下为好”。


1991 年3 月27 日,外长钱其琛在七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指出:“我们的主张是在中国拥有对南沙群岛主权的情况下,我们愿意和有关的国家商量来共同开发南沙。但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具体计划,也还没有到召开这样的会议的时候。6 月7 日,国家主席杨尚昆访问印度尼西亚时指出:“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是中国的领土,中国对西沙、南沙群岛及其附近的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我们一贯主张用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而且主张共同开发,这符合有关各方面的利益。”


1992 年7 月21 日,外长钱其琛在东盟外长第25 届会议上说:“在南沙问题上同我们存在争议的国家都是中国的友好邻邦,我们重视同这些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不愿看到因为存在分歧而发生冲突,影响国家间友好关系的发展和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我们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愿意在条件成熟时同有关国家谈判寻求解决的途径,条件不成熟可以暂时搁置,不影响两国关系”。


1997 年8 月,李鹏在访问马来西亚举行的记者会中答复询问时指出:“在南海问题上,…中国政府的政策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按照有关的国际法和海洋法,通过和平友好协商妥善解决这个问题”。12 月,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吉隆坡与东盟国家首脑签署联合声明中亦指出:“…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威胁。有关各方应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包括1982 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解决南海争议。”


2002年11月4日在金边,中国与东盟各国外长及外长代表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和东盟各国领导人出席了签字仪式。


“十二字海经”不但经文自误自绑,而且在错误的背景、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对象念经。比如说,你家有个大院子,隔壁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不认账,嚷嚷着要瓜分挤占,不过只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大人大度,出来发话,“院子还是我的,先别吵吵,和气生财,就先商议合着用吧!”诸邻也蛮听话的,吵吵归吵吵,并不动武硬占。如此调停,总算“文明”,对自家人也勉强交代得过去;可倘若诸邻早已先下手为强,抢占了你一大角,插牌立碑,宣示产权,建家立业,不断扩张。而你却装聋作哑,束手无策,不但不敢在自家院里打水,反倒退避三舍,没事人一样,还和着人家心思,唠叨着上面那种“君子国”话,并主动信誓旦旦保证,“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威胁”,干脆堵住自家索回院子的路儿。如此说项,竟是在人家屡屡犯我、至今不停手的几十年中,熟视无睹,任人侵犯,只剩下口舌之功,简直是推卸责任的懦夫之行,等于直接承认恶邻强占大院的既成事实。如此经略,岂不招灾引祸,殃及后代?岂非滑天下之大稽,留千古之笑柄?套句宋词,“政要虽知殃国祸,隔海犹唱迎贼歌”!可叹也夫!


海疆水域争端,关系错综复杂,利益盘根错节,固非院子之争可比,但经略方针,斗争策略的大道理是一样样的。


自七十年代中叶以来,日、韩和南海五邻国,自黄海、东海至南海,先下手为强,不断犯我海疆,加快步伐,愈演愈烈,夺岛礁,占海疆,抢资源,截通道,立法建政,结盟合纵,攀仗美霸列强,招引能源寡头巨孽,瓜分利益,食言而肥,食髓知味,得寸进尺,毫无放缓收手之意,反持武力保护掩进。


三十年前,最成功得意的是用“实践”的“唯一标准”“检验”出前三十年“自我封闭”,走到“崩溃边沿”的“真理”,有大头儿还到联合国大会宣扬,以陪衬“改开接”的丰功伟绩,用G T P为证。“十二字海经”当然也要用实践来检验,看看是不是真理?


黄海、东海是日、韩占礁造岛圈海,我方无可奈何。日本对我钓鱼岛(台湾管辖)干脆侵占立碑,议员登岛示威,武装舰艇巡卫,驱逐抓捕大陆、台湾渔船渔民。两岸当局对台港奥和大陆民间保钓运动,三缄其口,甚至干扰阻拦。马英九当年就是保钓勇者;奸细李登辉干脆放话,“钓鱼岛原属日本”;台独“总统”陈老鼠示意放弃钓鱼岛,换取日顽支持;我方则变相承认日本“中线”划界论,并在“界”边主动捧出共同开发区,与人画押签约,舆论哗然,群情鼎沸,后来才以全国人大缓批为名,暂时搁在那儿。


至于南海局势,则更加凶险,“丑媳妇早晚也得见公婆” ,相关信息终于渐露于主流媒体,近来竟能频频挤身到人民网首页。看来,在南海水疆“韬光养晦”的把戏终于难以为继了,“有所作为”的零敲碎打更无济于事。贼早已入院,挖洞掏宝,宣告道,“你院是我家”。人家打头儿就是“主权在我”的心思,压根儿就没有和你“共同开发”的打算,什么“搁置争议”的《南海各方行为声明》,不过是助你意淫而已,甚至用作捆你手脚的绳索。原副总参谋长张黎上将的一席警世心话,言简意赅,南海之痛、南沙之癌的艰危,足以略观全貌。


据香港《大公报》6月18日报道,全国政协常委、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张黎上将今天在全国政协小组会议发言时表示,南海是极重要的战略通道,对保持国内稳定和长治久安具重要意义。张黎表示,南海形势目前非常严峻。南沙有五百多个岛礁,我国只控制其中四个,越南占了二十九个,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各占了三个以上。中国在南海没有一口油井,而其它国家却有一千多口,每年开采石油五千万到一亿吨。现在这种开发还有加速之势。越南和相关国家正同美国、英国、俄罗斯等国大型石油公司,联合加紧勘探打井。美国飞机三到五天就到南海侦察一、两次。南海水域日益呈现国际化、同盟化的趋势。


就在近日,中海油称,不会在南海敏感地区从事开发活动。


随附报刊相关信息于文后,供作佐证。


长期关注南海问题,从事理论研究的海军少将张昭中教授的忧患心声,道出水疆的凶险前途:“如果对方使用武力长期占领,并进行经济开发和行政管理,久而久之就会成为一种默许和现实,国际习惯法就会认为我国对这种非法占领的事实已不再表示抗拒,所以就倾向于尊重这样的占领现实。”“如果从传统海疆线原则基础上后退,可能将最终推翻传统海疆线的原则,南沙群岛各占领国和主权拥有国之间就会展开平等谈判,主人和强盗平等谈判的结果可能会按照群岛水域的划分原则进行划界。这样下去,南沙可能永远回不来。”


中国早已跌进自掘的海疆战略陷阱,如今彷徨茫然,穷于应付,老调子到底底气不足,羞启齿于国人,难和谐于水疆。倘若南疆终失,将何颜见列祖列宗?何脸对子孙后代?由是,吴建民辈“韬光养晦”膏药突然行情看涨,乔“鼠将”“救美国就是救中国” 汉奸论也甚嚣尘上。然而,谎言腿短,奸论众唾,想“至少还要坚持一百年”?简直是痴人说梦!


张少将疑道,“唯独南海,最简单的事,现在成为最复杂的问题了。”


历史和现实,正在用残酷的逻辑,简单明了而且无情地嘲谑“十二字海经”,是多么浅薄无知、遗患无穷!令中国在自掘的战略陷阱里,打落门牙带血吞。为什么“唯独南海,最简单的事,现在成为最复杂的问题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盖源于只有愿望,没有保障的残缺不全之“十二字海经”。


先辈云:“哀莫大于心死”。我想说,祸莫过于情迷思邪,伤莫过于气衰,耻莫过于志贱。简而言之,情迷于崇美,奉霸如主;思邪于唯“主题”(“和平与发展”)论,以委屈忍让抓“历史机遇期”;气衰于恐美,畏霸如虎;志贱在媚美,竟飞蛾投火。南海诸邻抓住中国当局这个软肋,深谙美国遏制、围堵中国,无所不用其极的既定基本国策,与美霸日顽等,结成隐形联盟,美霸等助张声势,诸邻则借势寻衅,先下手为强,得寸进尺,美霸列强俄国资本趁机入伙分利,使得死结愈打愈死、愈缠愈大,对头及“利益悠关方”愈让愈多,脱困解危的难度愈来愈大。可如今正是“中国崛起”的“中华盛世”呢,主流精英需要时这样告诉我们的。


我海空天力量至今技不如霸,几十年内,恐亦难望其项背,如按霸奴西崽的逻辑,就得永世当孙子做奴婢,则瓜分南海,失去南沙,为期不远矣!老爷子认为后世子孙“更聪明”,必能解决此类棘手问题。可史实是,自晚清以降至民国,祖国丧土350万平方公里,今世子孙只能无可奈何认账划边。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