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 正文 第22章 引蛇出洞(2)

8里坡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URL]   李子义被解决了,张贵全便率领队伍按照原计划朝广福桥乡公所靠拢。   再次听到从李子义家的方向传来的好几声枪响,张登之意识到李子义可能有去无回,于是,他把朱副官叫到了身边,时刻提防着朱任楚。   就在此时,从桃子溪方向跑来两个人径直奔到乡公所大门的北头,一人喊着:“团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


李子义被解决了,张贵全便率领队伍按照原计划朝广福桥乡公所靠拢。

再次听到从李子义家的方向传来的好几声枪响,张登之意识到李子义可能有去无回,于是,他把朱副官叫到了身边,时刻提防着朱任楚。

就在此时,从桃子溪方向跑来两个人径直奔到乡公所大门的北头,一人喊着:“团总,家里出事了!”另一人喊着:“朱老爷,朱老爷……”

哨兵急忙把他俩带进了乡公所大院张登之的办公室。一看是自己的管家来了,张登之便问:“有么事?这半夜三更的跑来?”

“张学阶带领共产党游击队把家给抄了!”张管家说。

“张学阶?”张登之一愣,没再说话。

“团总,老子的家也被他张学阶抄了!”朱任楚手里拿着两封信,说道:“你看,这是我爹写的,这是他张学阶写的。”

“你爹写的就不看了,把那张学阶写的念给我听听。”张登之对朱任楚说。

“朱兄任楚:今夜本人率部造访贵宅,实属无奈,只因任楚兄不辩是非,助纣为虐。现将令尊及家室大小一并扣押,切望任楚兄速回贵宅与我交涉。鸡鸣之前如不前来,后果由你任楚兄自负。广福桥工农革命军 张学阶 民国十七年五月二十三日凌晨”朱任楚一边念,一边抹一把眼泪。这朱任楚是当地一大孝子,如今父亲身陷囹圄,生死不明,他怎能不心疼?又怎么不着急呢?

“走,管家!”朱任楚念完信,急忙起身吩咐管家,要带着他的家丁们回桃子溪。

“朱任楚,你要走到哪里去?”见朱任楚就要出门,张登之一枪顶住他的后腰,吼道:“你想走?老子就一枪把你肠子肚儿都给打穿!”

“张登之,狗日的,你敢?”朱任楚怒道。

“朱副官,把朱任楚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给老子捆起来!”张登之命令。

看到如此场景,朱副官不知所措。

“朱副官,你还愣着干吗?快!叫弟兄们!”张登之吼道。

朱副官缓过神来,急忙把几个团丁叫了过来,然后将朱任楚捆了起来,绑在乡公所大院内走道上的一根木柱上。

“张登之,你这个绝八代的!老子叫你不得好死!”朱任楚被捆绑在木柱上,破口大骂,营房里的团丁们听见了这大骂声,都跑出来看了看。朱任楚的那些家丁们知道自己的主子被绑了,一个个慌了神。

张学阶、杨本立带领的大队人马摸到了广福桥乡公所旁边那条溪沟的对岸,连续下了大半夜的雨,山洪爆发,溪水猛涨,溪沟里“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使这宁静的小街也热闹了起来。

张贵全带着队伍也靠近了过来。“幺爷,怎么还没动手?”张贵全问。

“等等,乡公所里面好像没什么动静!”张学阶一边注视着对岸,一边说。

两个管家与朱副官还待在张登之的办公室,张管家时不时地问:“团总,家里怎么办?”

“你说老子怎么办?”张登之心如火燎,在办公室踱来踱去,心想:“要是舅舅在这里就好了。”

“那……?”张管家不知如何是好,唠叨着。

“我问你,抄我家的那帮人都是些什么人?”张登之皱了皱眉,问张管家。

“像貌没看清楚,但他们有些人说话好像是桃源腔版。”张管家告诉说。

“你那里呢?”张登之又指了指朱管家,问。

“抄我们朱家的?说不好,好像跟我们广福桥的腔版差不多。”朱管家想了想,又说:“哦,他那个头头给我那封信的时候,我听见旁边有个人问‘肖队长,你落款怎么写广福桥的张学阶?’”

张登之听了两个管家的话,一时更加糊涂了。他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明白,心里暗暗道:“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一下子钻出这么多张学阶?”

“朱副官,走!集合队伍!”张登之仔细琢磨了好一会儿,随即命令。

“团总,回家去救太太?”张管家迎了过来,高兴地问张登之。

“救个屁!不就是几个娘们儿吗?”张登之道:“也就是几件破衣服,旧的不去,新的还不得来呢!”

张管家傻了眼,又问:“那你儿子也不救了?”

“就是我娘老子也不救了!更何况儿子?儿子死了,老子还可以找人生!”张登之极不耐烦,对张管家厉声呵道:“你回去告诉那几个贱人,老子哪个也救不了!”说着,张登之带着朱副官出了门。

广福桥乡的乡长张福斋这几天一直被困在乡公所大院,既没吃好,也没睡好。听到李子义家的方向传来几阵枪响,张福斋急忙把头探出窗外朝乡公所大院看了又看。他听见朱任楚在大院里声嘶力竭地叫骂,心里立即明白了几分。就在几分钟前,张福斋趁黑拐到了朱任楚的身边,解开了捆绑在他身上的绳索,劝道:“任楚兄,咱们快走!”

张登之本想再来劝一下朱任楚好好合作,可当他来到走廊边,发觉朱任楚不见踪影,一时气愤,立即命令:“朱副官,他妈的个朱任楚不见了,快带弟兄们给老子找!”

几十个团丁在朱副官的带领下找遍了乡公所大院的旮旮旯旯,却没有发现朱任楚的踪迹。最后朱副官又带着几个团丁摸到了乡公所大院紧靠山边的茅厕边,这茅厕一面墙就着院墙,乡长张福斋领着朱任楚翻到了茅厕的屋顶正要往外跳,一不小心脚下一块瓦片被掀起,恰巧落在地上的一块岩石上,“铿锵”直响。

“在这儿!”朱副官听见那声音,一边大喊,一边举起枪急忙朝茅厕屋顶上“砰砰”地开了两枪,朱任楚与张福斋应声从一丈多高的院墙上跳到院外,跌倒在地,可又立即爬了起来,趁着黑夜拔腿就往后山的茶树林里钻去。

听到朱副官的喊声和枪声,张登之连忙跑过来想探个究竟。可乡公所大院门口几个哨兵又在大喊:“团总,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攻进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