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谁?农民工废弃楼顶裸体洗澡 男女厕所混用

djlw 收藏 0 489

怨谁?农民工废弃楼顶裸体洗澡 男女厕所混用


重庆晚报 昨日下午5点30分,大渡口区文体路顺祥壹街区A2栋16楼,28岁的刘莉正在自家厨房做饭。她不经意地往窗外一望,只见约两百米开外的一栋破旧楼房顶上,几条白花花的身体映入眼帘——几个成年男子脱掉衣裤,脚边放着水桶,竟然又在屋顶洗澡!


众裸男房顶洗澡 周围居民成观众


昨下午5点40分,记者赶到刘莉家中。她告诉记者,她和丈夫搬进这套新房刚两个月,厨房的窗子正对着那栋破旧楼房。十几天前,她在做晚饭时发现该楼房房顶上有男子洗澡。随着近日气温升高,洗澡的人越来越多。


记者来到窗口,看见对面旧楼的房顶上正有3名男子在洗澡。下午5点50分,又有两男子提着水桶出现在房顶,一人脱掉衣服随意扔在地上,另一个穿着短裤。房顶上没有任何遮挡物。 “今天还算少的,昨天有十四五个。天天都在楼顶洗澡,周围这么多住户,他们能不能讲点公德?”刘莉气得满脸通红。她说:“羞死个人哟,还好家里没小孩,要是有小孩,我肯定要搬家!”


住在旁边A1栋17楼的杨先生家里就有小孩,上初三的女儿几天前也看见了这一幕。“到底住些什么人?我几次想上门去质问。”杨先生说。 记者看到,该栋破旧楼房约有5层楼高,整栋楼的门窗都已经拆掉,墙壁上也有很多缺口。周围全是十几二十层的高层建筑。杨先生说,除了他们小区,周围还有钢花小区等十几栋房子,都能看见那栋旧楼。


废弃楼房变宿舍 百余民工住里面


昨下午6点20分,记者走进这栋破旧楼房。绕底楼一圈,找到一个被废弃货车挡住一半的通道,侧身挤进去,眼前是一个杂草丛生的坝子。坝子旁有一坡断了一半的梯坎,是进入这栋旧楼的通道。沿梯坎上楼,记者看到,每层楼梯都有断裂痕迹,一走动仿佛整栋楼都在颤动。


在第4楼,楼道里弥漫着浓浓的煤烟味,一位大姐在炒白菜。两个穿短裤、肩上搭毛巾、手提水桶的男子从楼上走下来,高喊“开饭了”。


“师傅,你贵姓?”记者上前搭话,其中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子咧嘴一笑:“我叫李自强。”


记者看到,该楼每层有8间房,个别房间有木门,其余的多用布帘遮挡。李自强带记者走进他的房间,一间约9平方米大小的屋子,住了8个人。窗口用几张旧报纸挡着。李自强说,他们都是附近一小区建筑工地的民工。目前小区有两栋完工,还有好几栋在建。今年2月,工头安排他们住进这里。


工友们说,这栋楼房是95中废弃的学生宿舍,已经拆掉了小部分。搬进来的时候他们高兴坏了:“这是我们住过的最好的房子,又避风又挡雨。”一位从四川广安来的民工说,他打工23年,一直住的是用彩条布围起来的工棚,从来没住过这样真正的房子。


没自来水没澡堂 厕所也男女混用


记者问起“洗澡”的事,李自强脸突然红了:“不是没办法哪个愿意丢那个人哟。”他说,这里住了一百多号人,没自来水,也没厕所。他指指下面坝子:“下面有一个厕所,本是男厕,现在男女混用。你说,我们不在楼顶洗在哪儿洗?”


一个50来岁的女工友说,楼顶有排水口,洗澡水可以直接排走,很方便。“他们男人还好,我们女人才造孽,只有躲到坝子的草丛中去洗。”她说,如果不是为了给儿子凑钱买房子,她不会跟着丈夫从江津老家出来打工。


“我平时都穿着短裤洗的。”李自强反复向记者解释。他说,他16岁的儿子最讨厌不讲公德的人。他是四川泸州人,来重庆打工十年,修过多少房子自己也记不清了。“看,那栋就是我们修的。”他指指对面的A2栋,话音中带着骄傲。当得知是A2栋的住户投诉他们时,他沉默了。


“孩子会不会来看你们?”记者问。 “不准他们来,这里太危险了,要是来,他们都住旅馆。”几个人同时回答。


民工生活令人同情 社区表示介入调解


“我们同情民工兄弟,但是我们也想要正常的生活。”刘莉等住户都表示,他们希望施工方能给民工改善一下居住环境,比如搭建一个临时澡堂。“再这么下去,我们可能会报警。”


记者随后来到民工干活的建筑工地,但没有找到施工负责人。记者随后联系上该片区所在的新一社区。社区主任夏芳表示,之前没有任何居民反映过此事。他们将立即上门对农民工进行劝说、教育,请他们注意文明,与周围居民和谐相处。同时还将联系该工地负责人,督促他们尽快改善农民工居住环境,为他们搭建简易澡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