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领导题词的经济风险和政治风险

请领导题词的经济风险和政治风险




有消息说,广东有关官员近日得到通知,称原定于4月27日举行的“广东省古村落”惠东县多祝镇皇思扬村挂牌仪式被推迟,这些受邀参加仪式的官员为此需要更改日程安排。原来,皇思扬村的花岗岩石匾“广东省古村落”几个大字系前省政协主席陈绍基所题,现在,陈因卷入前中国首富黄光裕一案的腐败漩涡而落马,他的题词当然不方便再使用,挂牌仪式只能等牌匾重新制作后才能举行了。


其实,皇思扬村的挂牌仪式推迟,只是广东全境受陈主席题词之累的缩影。媒体消息称,自从陈绍基出事后,广东有关方面已下令全省官方场所铲除陈的墨迹,无奈陈过去题词太多,所以要落实这一指令,恐怕需要些时日。


皇思扬村如此隆重的典礼被推迟,无疑要遭受政治和经济上的双重损失——政治上,会被有关部门和公众耻笑,说村里乃至上级县、镇政府迷信领导,落下尴尬;经济上,既要承担重新制作牌匾的损失,还要因为仪式推迟而遭受额外损失。


皇思扬村的双重损失,其实给中国官场特别是那些热衷吹捧领导的官员提供了一个深刻的教训:请领导题词,虽然可能赢得额外的利益,但也会为此承担经济和政治的双重风险,更要命的是,这些风险将长期存在,只要题词存在一天并且题词者还活着一天,这些风险就如影相随。


如果抛却政治的因素而单纯从书法的意义上来说,陈绍基的字多少还值些钱,此公早年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在长期的练习中,毛笔字写得还真不赖,他也因此被选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的主席。笔者在网上看到他的一幅行楷字——“黄花晚节香”——的确有名家的风采,据说这幅字也给陈绍基带来了书法方面的巨大声誉。假如陈绍基没有这当官的背景,那么依他的书法水平,在一些公共场所题些词,倒也能增光添彩。


无奈,陈绍基的高官身份决定了一个真理——不管他的字写得多漂亮,只要他出了问题,在历来讲究“政治正确”的中国社会,这些问题就是知名的,足以否决他所有的才气和优点,连他题的字也不能例外。


由陈绍基的题词被铲,我想起了前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落马后一些有趣的事情。和陈前主席一样,这位副省长大人,生前也喜爱书法,并且同样写得一手好字,他在任期间,江西很多单位都请他题词,至于动机,或慕其书法之秀,或谋其权力之重,总而言之是要付出额外的高昂代价的。胡公本人亦挟其书法之好,甚至在死刑判决下达后还幻想让中央放其一条生路,让他“永生在监狱里做牛做马都行,即便写点毛笔字,也算是给社会作贡献”。看着他摇尾乞命的贱言,我一方面感叹他的天真和可怜,另一方面也慨叹江西省内那么多单位,又要因铲除死刑犯的题字而费钱费劲费精神了。


细细数来,近些年来,官员在任时到处题词,落马后害得很多单位大动干戈铲除墨迹留写斑驳疮疤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成克杰之于广西、王炬之于深圳、程维高之于河北、李大伦之于郴州……


凡此种种,都给现在的人们提了一个醒,如果你再请领导题词,你一定要考虑清楚题词后的风险——在这个贪官泛滥的年代,保不准哪天那个舞文弄墨的家伙就突然锒铛入狱了,到那时候,你的新主子会笑你政治不成熟,而你的财务主管则要抱怨你给他带来了额外的记账任务了。那时候,你才知道花钱买罪受的真实感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