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存款神密失踪引发储户挤兑潮[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16 243
导读:今年5月份,在温州打工的张文贵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家中父亲病逝,于是他马不停蹄的往位于重庆市涪陵区百胜镇的家中赶;到达家里时,父亲的丧事也由乡亲们和邻居们帮着在料理了。 在办理完父亲的后事后,张文贵把花费的资金计算了一下,要把赊欠的亲朋好友的钱款还给人家,他心里有数,他母亲收废品和卖菜还有一部份钱,加上自己过年过节寄回来给二老的零用钱一共还有二万元用张文贵以前开的帐户存在镇上的银行里,母亲交待过,这是两位老人的“后事钱”。 接下来,第二天是赶集日,张文贵正准备去镇上取钱来偿还亲朋好友的的帐时,生产队干部

今年5月份,在温州打工的张文贵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家中父亲病逝,于是他马不停蹄的往位于重庆市涪陵区百胜镇的家中赶;到达家里时,父亲的丧事也由乡亲们和邻居们帮着在料理了。

在办理完父亲的后事后,张文贵把花费的资金计算了一下,要把赊欠的亲朋好友的钱款还给人家,他心里有数,他母亲收废品和卖菜还有一部份钱,加上自己过年过节寄回来给二老的零用钱一共还有二万元用张文贵以前开的帐户存在镇上的银行里,母亲交待过,这是两位老人的“后事钱”。

接下来,第二天是赶集日,张文贵正准备去镇上取钱来偿还亲朋好友的的帐时,生产队干部来到张家,通知他说他的钱也被冻结了。

张文贵问为什么冻结自己帐户上的钱,自己一直是们守法的公民,没有任何的违法犯罪行为,也没有受到过任处理,怎么会冻结自己的钱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张文贵向队长咨询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因为自己在四年前超生了二胎被镇计划生育办公室罚款,当时镇上向他发放了超生罚款通知书,张由于在外打工不在家,由张的妻子在通知单上签了字;因为张家借债刚买了一栋房子花了四万多元,无力给付罚款,张又在外打工没有在家,所以,这事一直就拖下来了。

但按照重庆市计划生育条例规定:计划外生育一个子女的,分别按双方上年收入的2到3倍征收罚款(社会抚养费),其总额不得低于3000元,对于计划外生育人员收入不明的,其年收入可按照劳动者上年平均年收入的3至5倍计算,经征收单位认定一次性缴清确有困难的,可以分次缴纳,逾期不缴纳者,按日加收应纳款项的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五的滞纳金。根据这样的规定办法计算,张文贵应缴纳社会抚养费(超生罚款金)2.3万元,除帐户上的2万元外,还需补交3000元现金。

张文贵在外打工多年,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法律常识,他认为存折和密码都在自己手上,就连自己去银行取钱差一个数字的密码都取不出来,何况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怎么就让法院给强制执行了呢,再说自己也没有收到任何法院的相告和文书啊。

他不太敢相信这是事实,他叫上妻子和哥嫂和母亲一起去镇上银行,这是镇上的唯一一家商业银行,地处镇上最繁华的热闹地段,相对着镇的卫生院,临近邮电局营业部,离镇ZF和派出所及镇计生办不过100米的距离;而银行门口就是各式各样的小摊小贩们的摊位。

张文贵来到银行,递上自己的存折,银行工作人员划折后告诉他,“你这个帐号的钱也被法院划走了”。他一听急了,大声叫到:“这是我母亲的钱,为什么没有通知我就没有了呢?”

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是镇计生办起诉了他,由法院来转走了的,你是不是生育过二胎?如果有问题你可以去找法院或是计生办的人员询问。

张文贵就嚷嚷的出来银行,和亲人们说了这个事,当听到自己的“后事钱”没了的消息时,他母亲就瘫坐在银行门口嚎啕大哭起来,一把泪水一把鼻涕地诉起苦来,农村人一见到有人哭闹就很快围成一群人,再加上是集镇的中心繁华地带,一会儿就聚集成百民众围观,影响很大。

而在这时,也走进镇计生办的张文贵在询问计生人员时,计生人员告诉他:“你的钱在法院,你去法院问。”

没办法的张文贵第二天便坐了近一个小时的车去到涪陵区法院,法院工作人员向他说明了冻结他的帐户的缘由和冻结行为的合法性。面对强大的法院,张文贵解释说钱是其母亲的,只是使用了他以前在家时开的帐户,请求法院考虑实际情况,而法院对他的主张没有给予采纳。

失望的张文贵从涪陵区赶回百胜镇,但就在这个过程中,镇上也被“法院划拨存款” 的消息传遍了每个角落,人们得知张文贵的私人存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划走后,人们便开始恐慌起来,这个消息越传越弦乎,演变成了法院对超生罚款可以在不通过本人的情况下,就可以划拨存款,因为张文贵的母亲在银行大门口的血泪控诉说存款是她本人的,让人们更加相信就是亲朋好友的钱也在划拨之列。

这样的传播后果就是造成镇上大批有在银行存款的储户蜂拥而来要求提款,当天有一百来户,第二天更多,连续四天才把要取款的人潮应付过来,据当地媒体报道四天中总取款额为三百来万,而当地民众则认为最少都有五六百万之巨。(这个数目对纯农业镇来说也是天量了)

在挤兑发生之初,银行在探知情况后,立即与镇计生办联系商量应对办法,然而在民间巨大恐慌心理的支配下,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传言的力量大过相关部门的解释,因为在一周前,镇上超生户都收到了镇计生办发的“征收社会抚养费处理决定书”。而现在突然收到此决定书,又亲眼看到张文贵的母亲在银行门前的哭诉,大家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力,纷纷把钱取回家才觉得放心和安全,因为当地的超生率很大,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有亲朋好友具有超生行为的,所以,怕受到亲朋好友牵连的人也一并去参加挤兑了。

事情还没结束,张文贵被带到当地派出所,当地ZF领导和警方和张文贵进行了两个小时的 “谈话”,告诉他法院划拨存款是按程序执法,而张文贵母亲到银行门口哭闹是无理取闹,轻者违法,重者犯罪

在当地ZF如此教育下,张文贵的亲戚代笔以张的名义 “自愿”写了一份检讨书,交镇ZF和计生办,以求相关部门的从轻发落。

让张文贵想不明白的是:这法院划拨存款后为什么没有进行告之义务?这镇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超生行为,为什么只强制执行划拨自己的存款?而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说,这次对张文贵帐户进行强制冻结的划拨有“积极的作用,”可以起到教育警示作用,现在也有人主动来缴纳社会抚养费了。

但是,通过这次事件后,张文贵和绝大部份村民都表示不会再把钱存入那个银行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