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伊朗人会反抗?选举舞弊甚至大规模舞弊并不是新鲜事。伊朗经济形势很糟糕,自由受到监控,但这本身也不是能引起如此强烈政治地震的新问题。政治地震涉及选举,而此次选举本来可能是一次寻常的选举,在出自***教同门的4位候选人中选出一人当总统。然而,新的事实是,自1997年哈塔米当选总统以来,伊朗总统选举首次有了一个重要的战略赌注:与美国的关系。


实际上,美国总统奥巴马通过他在开罗对***世界的讲话和3月20日对伊朗人的讲话,已动摇了这个建立在反美基础上的***共和国的意识形态根基。美国总统表示想要结束30年的冲突、制裁、禁运和对伊朗内政的直接干涉,打算“尊重伊朗***共和国”并与之讨论,从而采取了令伊朗激进派难以适应的战术,因为直到那时伊朗激进派还因小布什的政策而坚持其自我封闭逻辑。


内贾德批奥巴马干涉内政奥巴马拒绝内贾德道歉要求


伊朗没有任何政治派别可以拒绝奥巴马伸出的手,甚至连内贾德和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不能拒绝。但是,划定谈判中不可越过的红线则在伊朗政界内部引起了严重分裂,并给总统选举增添了一个重要的新赌注。


对内贾德及其支持者来说,最为重要的是***教的意识形态。他们认为,美国的危险更主要的是来自“西方的文化入侵”,而非军事侵略或者制裁。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不断谴责“西方的文化入侵”,并视之为伊朗对国际经济过度开放所带来的不可接受的后果。因此,内贾德以绝对多数的得票率再次当选是必要的,以便抗衡美国,并在可能就核问题作出让步时将关系正常化限制在最低程度。


然而,包括穆萨维在内的其他候选人则认为,***共和国相当强大,足以达成一项取消制裁和禁运的妥协方案,从而使伊朗在全球化中获得自己的位置,并保留自己的身份和独立性。在不放弃伊朗政权的***属性的情况下,民族主义力量和全球化主义者更加接近了,因为美国30年来首次准备抓住支持对外开放的伊朗社会的“和解之手”。对美国的敌视不再能将民族主义者推向***极端主义阵营。这就是奥巴马带来的第二个影响,完全出乎意料。


伊朗选举结果备受非议,不仅是因为选举中存在舞弊行为,而且是因为这种结果与一种可能让伊朗在美国最终改变政策时得到巩固和发展的活力不相适应。不能让这一如此被期待的机会丧失。


伊朗社会已发生变化,但仍处于全球化边缘,因为伊朗只是以虚拟方式,主要是通过媒体参与全球化。这种转变并未找到在政治上得以体现的方法,其原因不仅在于当局的镇压、***政权表面的一致和反对派的虚弱,而且还在于对美国的敌视,这种敌视美国的态度使伊朗反对派被视为外国的盟友。因此,选举抗议活动成了可让伊朗新社会在具有革命性质的德黑兰大规模示威中表达意见的导火线。镇压行动制止了群众性示威,管理***共和国的多种势力似乎达成了一种新的共识。然而,可以认为,伊朗的政治和社会力量将会继续进行抗议,因为伊朗社会的大多数人觉得受到了侮辱。


美国总统身边人士也对一种开放政策带来的副效应感到惊讶,因为这一政策比30年的敌视和干涉更为有效。伊朗新的力量对比似乎已促使美国人乃至欧洲人开始一场深入的反思,以考虑伊朗人的勇敢、自由和活力,并重新审视继续对伊朗动武和制裁的战略和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