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人如何看待仁川登陆战

梦帝国 收藏 2 1613
导读:仁川登陆是二战后一项伟大的作战计划,是战术成功运用的典范。 它造成了朝鲜人民军的溃败,促使美军从釜山防线成功突围。被誉为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最佳时刻”的仁川登陆,巩固了他的领导地位,显示了他指挥作战的英明,也体现了他敏锐的洞察力。朝鲜半岛问题是冷战期间美国在国家安全政策方面遭遇的第一次真正的挑战,因此它为随后美国在全球展现影响力提供了舞台,也为当代军事专家的深入研究提供了素材。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了,这是一场持续三年之久的战争。这场战争造成美方142091人伤

仁川登陆是二战后一项伟大的作战计划,是战术成功运用的典范。


它造成了朝鲜人民军的溃败,促使美军从釜山防线成功突围。被誉为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最佳时刻”的仁川登陆,巩固了他的领导地位,显示了他指挥作战的英明,也体现了他敏锐的洞察力。朝鲜半岛问题是冷战期间美国在国家安全政策方面遭遇的第一次真正的挑战,因此它为随后美国在全球展现影响力提供了舞台,也为当代军事专家的深入研究提供了素材。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了,这是一场持续三年之久的战争。这场战争造成美方142091人伤亡,导致美军一位传奇将领被免职,也使美国的东北亚战略政策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朝军越境是冷战时期美国面临的第一次真正的挑战,倘若美国武力介入朝鲜半岛,将可能使冲突升级成为更大规模的战争,因为苏联和中国将不得不参与其中。哈利·S·杜鲁门总统和国务卿迪安·艾奇逊决定向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提交对朝作战的情况说明。1950 年6月27日,联合国安理会在七票赞成、一票反对(南斯拉夫反对)、两成员国弃权(埃及和印度)和苏联缺席的情况下通过了一项决议。该决议建议成员国支援韩国军队并派遣部队加入到朝鲜战争中,恢复朝鲜半岛的和平。36月29日,驻日联军总司令陆军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接到命令要求派遣隶属远东司令部的海军和空军部队增援韩国军队。6月30日,杜鲁门命令美军地面部队在朝鲜半岛投入战斗,并命令美国海军封锁朝鲜。


在后来的一个月里,美韩两国的军队在人数和武器占优而训练不佳、不适应战场环境的情况下,沿着朝鲜半岛向南一路征战,打了一系列艰苦的阳滞战。8月4日,—道被誉为“釜山防线”的防御工事修建完工,它西临洛东江,北接高耸蜿蜒的山脉,东濒日本海,南抵对马海峡。该工事呈矩形,南北向边长100英里,对角线长500英里。


沃尔顿·H·沃克中将在釜山防线指挥联合国军队打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同时,增援部队和物资也通过釜山港抵达釜山地区,为了蓄积足够的战斗力确保该地区的安全,联合国军在当地囤积了大批兵力和军用物资。8月23日,驻守日本的军队作为准一能为朝鲜战争补充兵源的部队,正为一场已部署的反击战做着准备。,这场名为仁川之战”的战役可能成为军事史上最冒险的两栖登陆战例之一。


1950月4日,麦克克瑟和他的参谋长爱德华·M·阿尔蒙德少将在远东司令部会议上讨论了第一骑兵师在仁川两栖登陆的作战计划,登陆将以夺取汉城为目标。这次名为“蓝心”的作战行动拟于7月22日实施。但由于逐渐恶化的军事形势,“蓝心”行动最终被取消,第一骑兵师改于7月18日在东海岸停火线后的浦港洞登陆。


美军仍继续研究两栖登陆作战计划。7月23日,麦克阿瑟的副参谋长埃德温·K·赖特少将向远东司令部递交了“铬铁”行动的计划纲要。该行动计划的制定者们设想在九月实施两栖登陆,并推荐了三处登陆地点位于西海岸的仁川(100-B计划)、位于西海岸的群山(100—C计划)和位于东海岸的汪文津附近(100—D计划)。最终远东司令部认为100—B计划可行性较高。该计划要求美军在仁川登陆,同时,第8集团军从釜山防线发起进攻。8月12日,麦克阿瑟选定100—B计划为登陆战计划,并命令特种攻击部队通过两栖登陆战控制仁川—汉城地区。作为主力地面部队,第一陆战师和第七步兵师将组成X军团在远东司令部参谋长阿尔蒙德的指挥下进行登陆战。


与此同时,通过研究麦克阿瑟在二战时期指挥的两栖登陆战,彭德怀向朝鲜发出警告,明确指出近期美军可能在朝鲜半岛采取两栖登陆行动。


在制定详细的“铬铁”行动计划之前,回顾一下1950月和8月间美军将铡门关于这次行动的讨论很有实用价值。这些讨论包括:麦克阿瑟及他的参谋同参谋长联席会议之间的讨论;第一两栖登陆军团司令海军少将詹姆斯·H·道尔和他的参谋之间的讨论,该军团将负责运送攻击部队至登陆前线;第一陆战师师长奥利弗 ·P·史密斯少将及他的参谋与第七步兵师师长大卫·G·巴尔少将及他的参谋之间的讨论。


在“蓝心”行动计划被搁置的第二天—7月10日,麦克阿瑟向当时只有第五陆战团在编的第一陆战师及其支持部队宣布了仁川登陆的意向,而这几支部队也即将合编为第一陆战旅开赴釜山防线增援该防线的守军。在麦克阿瑟的强烈要求下,7月底,参谋长联席会议组建了一支新军—第一陆战团,8月初,又组建了另一支新军—第七陆战团。第一和第七陆战队的组建迫使大批陆战队预备役队员转为现役,也使美国重新调整了陆战队在全球各单位的部署情况。


但参联会组建的新军仍存在不足:这个陆战师要在11月或12月才能形成完全战斗力投入战斗,这对于计划在9月实施的仁川登陆来说实在太迟了。麦克阿瑟立即连发四份急电正告参联会,倘若这支新军9月10日前不能抵达远东司令部参与战斗,那么仁川登陆战将成为一场旷日持久、代价惨重的战役。参联会成员在派遣新军的问题上向麦克阿瑟做出有条件让步,并向他发出通知:新组建的陆战师将减少一个团的兵力但可以尽快开往前线投入战斗,另外,第七陆战团将于8月 10日至15日从圣地亚哥开赴朝鲜战场。


然而,兵力短缺不是唯一令麦克阿瑟头疼的问题。还有大量来自海军、陆战队和参联会方面反对仁川登陆的意见也令他感到棘手。持反对意见的人大多认为仁川港与其出海口的水文、地理特性不适合登陆战。阿尔蒙德曾表示,“仁川是最不适合展开两栖登陆战的地点。”


仁川海滩的潮汐带大约32英尺长,是世界上最长的潮汐带之一。退潮时,仁川港内和行船水道将成为一片淤泥滩。水道中的水流速度可达7节或8节,几乎接近登陆艇的速度。而且这唯一的水道极其狭窄几乎没有登陆艇调头的余地。朝军可以轻易地在水道内布下水雷,一艘被击沉或发生事故的舰只会把已入港的舰船困在港内,同时阻塞港外舰朋队港的航道。


此外,1950年的仁川只有三处海滩符合军事登陆的战术要求。其中,绿滩呈带状长2阗码,位于扼守仁川港的月尾岛上;红滩是—道长220码的海堤,从与仁川相连堤道的大陆架部分向北延伸至月尾岛;蓝滩位于红滩东南方4英里处。美军通过计算推演得出结论,在上述三处海滩登陆时,海水深度需达到23英尺,海军的登陆艇才能靠岸,而舰船靠岸、坦克登陆所需的海水深度为29英尺。仁川港的海水深度有时能达到此深度,大约每月一次,每次持续三到四天,除此以外的时间都不可能实施登陆战。9月15日是实施登陆计划的日子,仁川当天的最大海水深度于19 时19分出现,达31英尺,而当天的日落时间预计为19时09分。


7月23日,麦克阿瑟及其参谋同参联会成员、道尔及其他海军高级军官在东京召开会议,会上他傲慢地向与会人员粗略阐述了选择在仁川登陆的原因。在陈述中,他提及其二战期间在西南太平洋战区指挥的成功两栖登陆战例,还指出若不在仁川登陆将把战事延长至朝鲜半岛寒冷的冬季,并强调登陆行动可切断敌军薄弱的供给线。最后,他断言:“海军从未让我失望,而且我知道他们现在也不会让我失望。”


尽管麦克阿瑟的陈述让大部分对登陆行动持怀疑态度的人信服,但美国陆军参谋长劳顿·柯林斯仍保留意见。在返回华盛顿之前,柯林斯和参联会其他成员细致地复审了整个仁川登陆计划,并决定要求麦克阿瑟提交详细的计划报告,特别要求他对登陆行动取得预期成果的可能性进行评估。参联会质疑第八集团军能否在仁川登陆后成功地从釜山防线突围,因为第八集团军指挥官沃克必须听命将麾下王牌部队第一临时海军陆战旅归编第一海军陆战师参加以8军团为主力的两栖登陆战。

9月8日,也就是麦克阿瑟正式通知下属主要指挥官9月15日为“仁川登陆日”的第三天,他向华盛顿发出最后通谍称:“我队为行动的可行性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行动获得成功的可能性极大。”9月9日,参联会简要地回复称: “你的计划已获准实施并已向总统汇报了相关情况。因此,关于仁川登陆计划的争论结束了。”


作战计划


因为麦克阿瑟已认识到釜山防线的形势危急,同时考虑到潮汐涨落的情况,若想取胜就必须将登陆日定在9月15日。第五陆战团三营将于当天6时30分在处于涨潮期的绿滩登陆。这要求进攻舰艇和支援舱船夜间通过飞鱼海峡,这个通往仁川港的海峡狭窄而蜿蜒,对船员的操控能力是个极大的考验。在仁川登陆前必须夺取月尾岛,因为占领岛上的制高点就能控制仁川市和仁川港。如果按计划在当天占领月尾岛,就能保证随后的红滩和蓝滩登陆在傍晚的海水高潮期进行。第五陆战团的其余两个营将将在红滩登陆,而第一陆战团将在仁川南部的蓝滩登陆。第五陆战团将占领—片地势陡峭、经过仁川的环形山地,在天黑前与第一陆战团会合。后者将占领一片呈肉排状的滩头阵地,后北上与第五陆战团会合,再联合东进向永登浦进攻。按计划它们紧接着要拿下位于汉城东南16英里的金浦机场,然后渡过汉江向汉城进发。第七步兵师将于登陆日(9月15日)后的第三天登陆。作战计划制定者不指望第一陆战师七团能及时抵达远东司令部参加仁川登陆战,但希望该团尽早参与攻打汉城的战役。


第八集团军从釜山防线向北进攻协助8军团在仁川登陆也是麦克阿瑟“仁川登陆哉”计划的一部分。麦克阿瑟期望第八集团军能够在南部牵制朝军,阻击北上的朝军增援部队,保证登陆j顷利完成。按照命令第八集团军随后从釜山防线突围,一路向北推进与8军团会师。


人员就位和进攻


随着9月15日一天天地逼近,8军团迅速组建完成。总兵力7万的8军团包括:第一陆战师、第七步兵师、第九十二和第九十六野战炮兵营、第五十六两栖坦克和拖车营、第十九战斗工兵大队和第二特种工兵旅。这些部队中有9000韩国军人。


当时在日本的驻军只有第七步兵师留守,而且其兵力已大部分经抽调重新编入从日本调往朝鲜半岛作战的第二十四和第二十五步兵师和第一骑兵师。鉴于这种情况,麦克阿瑟指示征召7000名韩国士兵,进行基础军事训练后于8月16日至20日之间派往日本为第七步兵师补充战斗力。总兵力2。5万的第一陆战师中有 2700韩国陆战队员和近2900名转为现役的陆战队预备役士兵。


临时编为第一陆战旅在釜山防线作战的原第一陆战师第五团将必须撤离釜山战场准备参加仁川登陆战。这对沃克的第八集团军来说是相当大的损失。因此,第七步兵师第17团将替代第五陆战团在釜山作战,而五团则可以离开釜山并于9月13日登船准备在仁川登陆。第十七团也将于仁川登陆战结束后登陆仁川重新归编第7步兵师。


第一陆战师的主力部队从8月23日至9月3日从美国陆续抵达日本神户。商船和军舰也随即开始为登陆战运送物资。9月3日,风速高达110英里每小时的台风“简”打断了物资运输的进程,幸运的是它没有对运送物资的船只造成严重的损伤。台风过后,物资运输,陕复正常。按照有关规定17岁以下的青少年不允许参与作战,因此在神户大约有500名未满18周岁的陆战队员从攻击梯队中退出。人员登船就位和军舰装备弹药—这项艰巨的任务终于按期完成。9月11日,主力登陆部队从神户开拔向仁川进发。当天,麦克阿瑟和海军A·D·斯特鲁布尔中将搭乘的“麦金利山”号旗舰从神户起航,就在同一天第七步兵师也在横滨登船出发。


9月13日,九州岛的特遣部队遭到台风“科兹亚”的袭击,台风时速高达125英里每小时。道尔预计可能有台风来袭,因此明智地命令登陆主力部队提前一天从神户起航,避开了强劲的台风袭击。9月14日,所有进攻部队都已抵达朝鲜半岛西海岸并在飞鱼海峡集结。


美军总部情报部门估计约有1800至2500朝军镇守仁川地区,并表示朝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派遣增援部队抵达仁川。25为了隔离登陆区域,美军于9月4日开始空袭该区域。并且,从9月10日开始密集轰炸月尾岛。在空袭月尾岛的同时,海军也于9月13日和14日对其进行猛烈炮轰直至月尾岛到处断壁残垣。


第三营于9月15日6时之前全部登上登陆艇,并按预定时间驶过行动起始线,最后于6时33分登陆绿滩,比计划登陆时间仅仅晚了三分钟。


月尾岛上迎接陆战队员们的是一片废墟。先前的轰炸几乎摧毁了一切敌军可用以防御的设施。G连登陆后右转直扑岛上制高点。三十分钟后,美军控制了制高点,并在制高点的一棵树上挂起美国国旗作为占领的标志。在“麦金利山”号旗舰上督战的麦克阿瑟、谢泼德、史密斯和阿尔蒙德都看到这面国旗。

H连登陆后不到1小时就攻到月尾岛的另一端,占领了月尾岛通往仁川的堤道。在所有参加月尾岛登陆部队中,I连遭遇了最猛烈的抵抗,最后占领了北点。美军在7时50分之前占领了整个岛屿。


G连在将近十点钟时接到命令,要求他们通过连接堤道攻占月尾岛南部的Sowolmi do小岛。攻岛过程中,敌军—个排对G连进行了阻击,但G连最终在11时15分前占领了小岛。

美军整个攻岛战的伤亡数字小得惊人:仅17人受伤。而美军陆战队员们共歼敌108人,俘虏136人。这时的第三营暂时和其余的登陆部队隔离,直到傍晚涨潮时再与登陆部队会合共同登陆仁川。该营官兵在13时之前已在月尾岛上就位待命。


为给第五和第一陆战团在红滩和蓝滩的登陆战开路,海军支援部队从12时开始炮轰仁川。从航母上起飞的战机也对仁川进行了空中打击。整个下午仁川都在登陆前轰炸中度过。


15 时30分,由第—和第五陆战团组成的登陆部队开始从运兵船上向登陆艇上转移。负责红滩登陆的部队于17时24分向登陆地出发,并于17时33分开始登陆。蓝滩登陆主力登陆艇群于16时45分驶过行动起始线向蓝滩挺进,登陆部队在走完这段全长5500码的征程后于17时30分抵达蓝滩。由于潮水正在快速上涨,第五陆战团预备了伸缩梯,登陆时可用于翻越位于红滩水面上高四英尺的海堤。登陆官兵抵达红滩后向先海堤另一侧投掷手榴弹,然后爬上梯子翻越海堤迅速展开行动,在短时间内压制了海堤另一侧碉堡内敌军的火力。


第一营受命夺取公墓山以及山南的朝日啤酒厂和气象台山的北半部分,气象台山是位于公墓山东南方的一大片丘陵。因为这些山头都能对登陆进攻的成功形成威胁,所以占领它们至关重要。尽管从西坡攻击公墓山的部队受到敌军猛烈阻击,但是A连的一个排在抵达啤酒厂后从南坡向山顶发起攻击时却发现这里敌军寥寥无几,随即迅速攻占山顶,最后,与A连余部会合。17时55分,公墓山被攻克,此役美军8人阵亡、28人受伤。


第二营的目标是气象台山的南半部分以及此山以南和西南的部分地区。由于开始进攻时行动缺乏组织,导致几个连队登上了错误的海滩区域。


通过火力压制和战术策略的运用,第一营在22时40分之前就占领了气象台山的北半部分。而第二营在天色渐晚、敌军抵抗较强的情况下也一路杀到山顶。于是,整个气象台山在23时59分宣告被美军攻克。至此,红滩的朝军已全部扫清.准备在蓝滩登陆的第一陆战团面临着种种困难。该团在短短几星期内组建完成,成员来自不同的陆战团和其他兵种单位,既有现役军人也有预备役士兵。而且该团远渡重洋而来,旅途劳顿未消就在日本重新整装向朝鲜半岛进发,准备参加登陆行动。作为一支新组建的军队,第一陆战团从未以“团”的形式实施过任何战术行动,仅粗略地接受过连级以上战术训练,而且从未作为一个组织整体集中在同一个地点直到此次受命实施蓝滩登陆。另外,由于发起进攻时风雨交加、硝烟弥漫会造成登陆区域能见度很低,这一点也将成为第一陆战团面临的困难之一。此外,从行动起始线到蓝滩的航程全长5500码,将耗时45分钟。但是,第一陆战团有一位指挥能力超群的团长,这是它的优势所在。团长刘易斯·B·普勒集众多荣耀于一身,他曾获得过4枚海军十字勋章,二战期间就当过团长。他以战法凶猛和英勇无畏而闻名,在下属的心目中他是一位传奇勇士。


第五团的任务是夺取位于仁川南部的一块滩头阵地。这块阵地覆盖了通往仁川市区的主要通道,第五团可以从这里直接开赴永登浦和汉城。


先头抵达海滩的部队秩序井然,但随后抵达的部队则显得手忙脚乱。就这样,一批批登陆官兵形成一次次攻击波基本按计划登陆,他们的任务就是获取成功。


陆战队员们沿着伸缩梯登上海堤后没有遭遇到朝军猛烈的炮火阻击。尽管登陆秩序异常混乱,天气、潮水和海浪条件都极其恶劣,各登陆营营长和下属连队仍然在进攻发起半小时后全部成功上岸。幸运的是,普勒随第三批登陆部队上岸时几乎没有遇到敌军的抵抗,陆战团伤亡损失很小。1时30分,第五陆战团宣告占领滩头阵地。


与此同时,八艘登陆舰载着军用物资和坦克在登陆部队上岸后立即在红滩靠岸。运送补给的登陆舰和坦克随队登陆被认为是仁川登陆行动中最具风险的环节,但这是必须完成的任务,因为如果这些重要的补给物资无法在登陆当天的海水高潮期成功运抵登陆海滩,那么登陆部队将度过登陆后第一个缺乏弹药、淡水和汽油补给的夜晚。补给物资及时到位是行动成功的决定性因素。登陆日在大获全胜中结束,登陆部队夺取了所有目标,整个行动的伤亡统计情况为:20名陆战队员牺牲,1人失踪和174人受伤。


登陆后第二天的7时30分,第一和第五陆战团成功会师。两团围绕仁川形成了—道坚固的阵线。当天傍晚,两团在敌军零星的抵抗下抵达距登陆区6英里的部队滩头阵线。18时整,道尔接到通知将登陆后行动的指挥权转交史密斯,至此两栖登陆阶段宣告结束。这一时刻距第一批陆战队员登陆红滩近24小时。在长达24小时的登陆作战中,第一陆战师攻占了仁川东部的高地,夺取了能够压制敌军炮火的阵地,建立了军事基地并从基地对金浦机场发起进攻从而进一步占领机场,而且基地的建立便于部队继续向汉城推进。


关于仁川登陆战的评论


人们普遍认为仁川登陆是麦克阿瑟戎马一生中的“最佳时刻”。继麦克阿瑟之后担任驻朝联合国军总司令的马修·B·李奇微上将称赞麦克阿瑟是军事天才,他说: “大胆的设想、专家级的周详训计划以及作战行动中官兵表现出的无畏精神、凌人锐气和战术技巧使得仁川登陆成为军事史上的经典佳作。”


大卫·里斯曾在书中这样写道:没有麦克阿瑟就没有仁川登陆战的成功。他的强硬个性和高度自信造就了仁川登陆的成功,尽管没有人支持他的登陆计划。


仁川登陆堪称一项世人瞩目的成就,因为它的胜利来源于超凡的想象力和洞察力而不是传统的军事逻辑和科学。它被誉为二十世纪的“坎尼之战”,为后来的军事学者提供了研究素材。


尽管如此,柯林斯却强有力地指出:“仁川登陆战的巨大成功使得麦克阿瑟声望大噪,自信心猛增,致使麦氏登陆后制定了一系列值得商榷的作战计划和策略,而参联会却不再对这些举动产生质疑。从这个角度来说,麦克阿瑟应当为朝鲜战争的失败担负部分责任。”


通过对仁川登陆多方面成果的全方位分析研究以及对月尾岛和仁川滩头阵地的实地考察,得出结论:无论如何,仁川登陆战是最具创新精神而且最成功的两栖登陆战例之一。但是麦克阿瑟声称为了解救在釜山防线作战的第八集团军才必须实施仁川登陆的说法令人十分质疑。研究结果表明:朝鲜人民军当时已经陷入困境,朝军的补给线已被美军的空中打击切断。毫无疑问,沃克能够运用有限的兵力在9月底从釜山防线成功突围。尽管如此,仁川登陆还是起到了完全切断敌军补给线和撤退路线的作用,促成了朝军的全面溃败。卡尔·G·拉鲁在评论中称,“仁川登陆的风险盖过了它取得的成就。”这一说法遭到了普遍质疑,因为仁川登陆快速了韩国的解放,完成了对朝鲜人民军的致命打击,挽救了数以千计的美国和韩军生命。虽然登陆行动是一次巨大的战术成功,但由于麦克阿瑟在随后的朝鲜战争中屡出败招,导致仁川登路的战略意义在战争最终失败的结局面前显得微不足道。

在夺取汉城后,麦克阿瑟立即下令撤走8军团派往朝鲜半岛东海岸的元山进行另一次登陆。但是,如果8军团—路作战横跨半岛攻至濒临日本海的东海岸,那么朝鲜人民军的北撤行动将被堵截,在半岛南部作战的朝军主力将滞留当地与朝鲜援军隔离。尽管这样,我们不可否认横跨半岛的攻击行动将受到半岛东部山地的复杂地形干扰,同时朝鲜半岛并未建成横贯东西的公路交通网;然而无论怎样,我们回顾朝鲜战争后认为8军团横跨东西作战将更加奏效,更加适合当时的实际情况。


上述段落是柯林斯对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后刚愎自用的作风最为严厉的批评,他认为是参联会的姑息纵容是麦氏形成这种作风的罪魁祸首。参联会对麦氏仁川登陆后所做的判断、决策及实施的行动不再质疑,所以参联会的这一举动应当为联合国军在朝鲜的失败担负大部分责任。参联会本应对麦氏在以下几点问题上做出质疑。


麦克阿瑟对中国可能介入朝鲜战争的警告置若罔闻。随着美军在朝鲜的不断纵深,这些警告的危险性也随之增强。


随着第八集团军和8军团不断接近中国东北边境,麦克阿瑟并未适时地保护好逐渐拉长的通信线。


麦克阿瑟命令第八集团军和8军团在崇山峻岭遍布的朝鲜执行任务,使得部队左右翼被山地阻隔,无法相互支援。


正如李奇微所说,对麦克阿瑟的刚愎自用作风的姑息容忍,最终使他一意孤行,拒绝采纳他人建议和意见,失去了集思广益的优势。柯林斯在评论中表示,“麦克阿瑟的一意孤行使得仁川登陆后的他像一位步入暮年的希腊英雄,即将面对残酷无情的命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