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枭“唐老大”输在了自己的冒险人生上

红韧星星 收藏 0 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每次交易,他从不露面。


他当初给自己定下的原则是,不让自己的手沾上半点毒品,也不吸毒。


但经他之手,毒品源源不断地流向温州。被抓前的最后一批毒品有4000多克,本来这批货是从广州运到温州的。


最后,他栽在自己的老对手——警察手上,十多年前,他也曾栽在警察手上过。


这次,他已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而是一个潜伏很深的大毒枭。


今年4月,温州警方破获了这桩特大网络贩毒案,因此切断了四川、广东毒品进入浙江境内的运毒贩毒通道。缴获海洛因1800多克,冰毒2700多克,轿车3辆,现金100多万元。


“敌在明,我在暗,这是一场暗中的角力。”温州市龙湾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林警官说。


■“6·26国际禁毒日”



来自禁毒第一线的报道


近三年来,浙江警方每年破获的毒品犯罪案都在4000多起,大多是集团贩毒案。


受国际贩毒集团犯罪形式、手段的影响,集团犯罪成为毒品犯罪嫌疑人制贩毒品的主要形式,其组织越来越趋于复杂。


由于毒品集团内部分工明确,且往往单线联系,干运输的可能就不知道制毒的,只要线索一断,整个证据链条都断了,打击起来较为困难。


随着对毒品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犯罪分子也使出浑身解数,反侦查能力不断提高。浙江警方与毒贩之间展开的较量,正在不断升级。


一个叫“公鸡”的人


今年1月8日,警方得到线索,温州娱乐场所出现纯度很高的海洛因和冰毒。一般,市面上的海洛因和冰毒纯度不高,40%左右的已属“顶级品”,但这批货已远远超过这一纯度。


如果这是真的,拿货的毒贩们可能会将这批货加工后再销售,这对温州乃至浙江的危害将是巨大的。


谁是幕后的大毒枭呢?


侦查员获悉,西山路、水心街道附近娱乐场所和酒店的货来自一个叫“公鸡”的人。“公鸡”成了破案的关键。


但当警方3月17日深夜,突击温州一家宾馆时,却没有找到“公鸡”。


房间里只有一个正在吸毒的人。警方当场缴获冰毒20多克,纯度达70%,货是从一个姓卢的人那里买来的。


从吸毒者手里一次性缴获这么多的货,表明上家手里的货可能更多。


有消息说,“公鸡”常在葡萄棚一带出现,那里住着个男人。每次,公鸡都会在当夜乘摩的去市区的一些娱乐场所和宾馆,把什么东西交给别人。


侦查员判断,这是“公鸡”去送货。而葡萄棚的套房,可能是毒品仓库。


“公鸡”能握有最近市场上很吃香的货,说明幕后的大毒枭很不简单。“公鸡”背后还有谁呢?


一瘦一矮的两个男人


3月27日,卢某落网,但他不是大毒枭。每次,卢要货,“公鸡”就会送货到指定的宾馆门口。货是来自一个姓杨的四川人之手。


“公鸡”只是送货的马仔。他的货又来自哪里?


如果他就是警方要找的大毒枭,这桩公安部督办的横跨三省的毒品案,就显得过于简单了。这些毒贩的银行账户没有往来记录,“毒贩很狡猾,交易都使用现金,不想留下任何痕迹。”


侦查员暗中发现,有两个一瘦一矮的男人曾几次出现在葡萄棚的那间套房附近。这一瘦一矮,“瘦个”绰号“六指”,他们每次都拎着个塑料袋,像是来送货的。


随后,另一路侦查员发现,在黄龙一带3处高档排屋小区,一瘦一矮两个男人曾几度出现。每次进楼,他们都会朝四周看看。有一次,为查个虚实,着便衣的侦查员也上了楼,装着要找人,但这两个男人刚到楼梯口,调头就走了。


这次“意外”后,这两个男人再也没有在小区出现过。


一个背黑包的胖男人


这已经是侦查员第N次去黄龙了。


他们在栖凤小区又找到一瘦一矮的身影。和他们有关的一个胖乎乎的目标人物叫“大傻”,就住在11幢里。


这天,“大傻”把一个背黑包的男人送下楼。此人,矮胖,30多岁,包鼓鼓的,像是取了货,紧跟着,他去了黄龙的另外一个小区。


过了会,“六指”把他送下楼,黑包又瘪了。


这几人对“黑包男”,举止恭敬,称其为“老板”。


但要掌握“黑包男”的行踪很困难,他住宿从不用自己身份证,每次见他进了某家宾馆,但总是找不到他的踪影。


紧跟着,侦查员发现,黑包男等几个人都似乎消失了。而那种高纯度的货,也不再在温州市场出现。


难道行动要泡汤?


毒枭“唐老大”


毒枭是不会轻易放弃温州市场这么大的一块蛋糕的。或许,这只是缓兵之计。专案组决定,以静制动。


果不其然,对手再次出现。这次,警方决定收网。“大傻”、“六指”、“黑包男”等人相继被抓。


幕后黑手也随之浮出水面——真正的大毒枭正是“黑包男”的大哥“唐老大”,他在贵州一家宾馆落网时,身边带着67万元现金。


“唐老大”四川人,38岁,曾因诈骗入狱,出来后在广东做了包工头,一年也有十多万的收入。但他喜欢赌博,骨子里喜欢冒险和刺激,风险有多大,刺激就有多大,有时一夜就输掉几十万。


输钱后,他想赚钱,自然想到了在赌场里认识的那些人,他们手里有货。一方面,他对手下很讲义气,手下的马仔都是他的患难之交。但做起生意来,他精打细算,给弟弟货时,已抽走了每克30元的利润。


在监狱里学会了极强生存本领的他知道,不让警察发现的关键是,自己不能碰半点毒品。所以他每次都只用电话联系弟弟,告诉弟弟货来了。他自己每次出去,只是联系货源,一般不带现金,联系好后,他才通知弟弟,叫大傻去取货。


“唐老大”城府极深,只有当审讯民警问“你把自己唯一的弟弟也拉了进来”时,他的眼睛微微红了红,什么也没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