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儿童最可怕的是熟识的陌生人

红韧星星 收藏 0 144
导读:今天,云南华坪警方来杭押解两名涉嫌拐卖儿童的逃犯。两逃犯是夫妻,贵州人。男人姓林,36岁,女人姓吉,20岁。夫妻俩有两个孩子,女儿3岁,儿子1岁。 6月26日晚10点,祥符派出所民警在祥符镇一小旅馆抓获林和吉。当时,夫妻俩正在收拾行李,拐来的婴儿躺在床上大哭。 夫妻俩交代,这个男婴是他们从一个同事那里骗来的,名叫康康,他们打算在杭州找个人家把孩子卖掉。 昨天上午,康康父母已经来到杭州。 康康父母说,儿子是今年3月30日出生的。 同事老婆陪她玩了一天 趁机抱走

今天,云南华坪警方来杭押解两名涉嫌拐卖儿童的逃犯。两逃犯是夫妻,贵州人。男人姓林,36岁,女人姓吉,20岁。夫妻俩有两个孩子,女儿3岁,儿子1岁。


6月26日晚10点,祥符派出所民警在祥符镇一小旅馆抓获林和吉。当时,夫妻俩正在收拾行李,拐来的婴儿躺在床上大哭。


夫妻俩交代,这个男婴是他们从一个同事那里骗来的,名叫康康,他们打算在杭州找个人家把孩子卖掉。


昨天上午,康康父母已经来到杭州。


康康父母说,儿子是今年3月30日出生的。


同事老婆陪她玩了一天 趁机抱走了她儿子


康康爸爸和拐骗孩子的嫌疑人林某同在云南丽江市华坪县一家煤矿工作,两人关系不错。


今年端午节前,康康妈妈抱着2个月大的儿子从老家(云南丽江)来华坪探亲。


康康爸爸向单位请了假,到华坪县城看望妻儿。


端午节那天上午,嫌疑人林某的妻子吉某打电话给康康爸爸,说也想到华坪玩玩,顺便看看康康。


吉把自己1岁的儿子也带了过来。


三个大人带着两个婴儿在华坪县城逛街,傍晚时,康康爸爸说累了,想休息下,让妻子和吉某带孩子再到广场玩玩。


两个女人各抱一个婴儿继续在广场玩。


晚上6点多,康康妈妈说口渴了,想去买瓶矿泉水。她抱着康康转身要走时,吉叫住她,说替她看康康,让她快去快回。


康康妈妈说:“卖饮料的地方很近的,我拿水时,回头看过,她抱着我儿子还冲我笑了笑,我转身付钱,再转身,儿子就不见了。”




老婆伤心透顶 狠狠咬了老公一口


康康妈妈围着广场跑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儿子和吉某母子。


康康妈妈打电话给老公。


老公赶过来,两人一起找,找遍了华坪大街小巷,找了一夜,没见着儿子。


康康妈妈坐在广场中心,在儿子不见的地方失声痛哭。


康康爸爸伸手替她擦眼泪,她突然抓住老公的手,在他右手小拇指根部狠狠咬了一口。“肉都差点掉下了。喏,现在血印子还在。”康康爸爸说,“我妈听说孙子不见了,跟我老婆说,儿子找不到,就别回家了。”




追到拐骗孩子的人老家 还是晚了一步


第二天天亮,康康父母报案。


“我们在派出所呆了一天。夜里从派出所出来,马上往煤矿赶。到了煤矿,林家已经没人了。单位领导说,上午,林结了工资,说老婆跟人跑了,他找老婆去了。”


康康爸爸向单位要了林老家的地址,一个人去了贵州。


“他家住在半山腰,那天雨很大,路上很烂,没有车肯进去。我只好走路上山。我从早上8点多一直走到晚上9点才走到。我在最下面一户人家门口碰见一个老妇人,我问,大妈,林××家在哪?她指了指山顶,说在上面。我又往上面走,到了上面人家,人家告诉我,最下面那家就是。我马上回转,到了那里,他们家门锁了,那个老妇人也不在了。


“我又到吉的娘家找。她娘家的房子都快塌了,就一个老父亲,70多岁,听人家说,靠讨饭过日子。”


康康爸爸在贵州没有找到儿子,听人说林可能去了湖南,他又赶到湖南,也没找到,6月27日中午,康康爸爸接到丽江警方电话,说儿子找到了,在杭州。


当晚,康康父母乘上了开往杭州的火车。




她跟康康父母交往时 用的是假名


到了杭州祥符派出所,康康已经被送去福利院了,康康父母只看到了孩子的照片。


“我不敢认,儿子失踪后,我就没敢看他的照片。”康康爸爸说。


“肯定是我儿子,鼻子,嘴巴,就是我儿子!”康康妈妈笑了。


吉某交代,她跟康康父母交往时,没有用真名,拐走孩子后,他们回到老家生活了一段时间,康康爸爸到贵州找康康时,当时他们就在家里。后来,康康爸爸往山上走了,他们马上带着孩子转移了。



曾经有人贩子假扮保姆潜伏一年


■记者手记




曾经有人贩子假扮保姆潜伏一年




稿子写到这里,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我马上想到,应该赶紧给我妈打个电话,让她一定要看好宝宝。


我们小区有很多跟我家宝宝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们大多数由保姆带着。妈妈跟这些保姆很熟。妈妈到边上小店买东西,经常会托付别人家的保姆照看我的宝宝。


去年,福建曾发生过保姆偷婴儿的案子。


有个女人为偷一户人家婴儿,特意在婴儿住的小区内找了户人家照看老人。然后与婴儿的奶奶套近乎。女人在小区潜伏了一年,赢得了婴儿奶奶的信任。有一次,婴儿奶奶去楼上收衣服,托这个女人照看一下婴儿,等奶奶衣服收好,婴儿已经不见了……


前不久,听一位朋友讲起发生在广州的一个案子:有户人家有个4岁的儿子,奶奶带。奶奶和小区里的一户人家的保姆走得比较近。那天,奶奶病了,这个保姆主动提出替他们照看孩子。


早上,保姆把孩子接走了,可是到了晚上,孩子还没回家。父母急了,到保姆上班的这户人家找,这户人家说,保姆已经辞职了。


孩子父母拿着这户人家提供的保姆身份信息到派出所查,结果是“查无此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