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9 我们的阵地

jlqfczw 收藏 7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URL] 公元2469年5月10日。 半年前,C国土卫六太空舰队莫名其妙的被调回地球,导致土卫六C国殖民地损失惨重,由于缺少空间力量,所以C国在土卫六的战场是节节败退,最终导致太皞城被围。 太皞城已经是个坐在火上的笼子,笼子里的活物看着脚下的火冒,疯狂的折腾自己和同伴,可是得到的结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公元2469年5月10日。

半年前,C国土卫六太空舰队莫名其妙的被调回地球,导致土卫六C国殖民地损失惨重,由于缺少空间力量,所以C国在土卫六的战场是节节败退,最终导致太皞城被围。

太皞城已经是个坐在火上的笼子,笼子里的活物看着脚下的火冒,疯狂的折腾自己和同伴,可是得到的结果却是被铁笼撞得遍体鳞伤。

太皞城是一个极具占领价值的城市,这种价值吸引着敌人却也保护着自己。敌人不会用毁灭性的打击来毁掉一个拥有无数财富的宝库。所以对于太皞城的繁华区,R国需要占领一个完好无损的金库。

公元2469年5月11日,上午10时R国动用星际巡洋舰炮轰太皞城苍星区,方圆一百一十八公里的苍星区瞬间化为焦土。下午1时,R国土卫六征服军要求太皞城投降,并威胁到抵抗的下场就是和苍星区一样。

下午1时30分,太皞市政府派出秘使出城与R军相谈献城事宜,太皞城的官员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无条件的满足了R军的所有无耻要求。其中包裹所有太皞城平民将沦为奴隶。下午4时,太皞城市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约定于5月15日14时R军进城。

就像一切阴谋都会泄露一样,官员中仅有的几位有良知的官员曝光了政府的无耻行径,当市民们知道这原本是为了生存的交易的实质是出卖所有平民的灵魂来换取几个人的利益后,一场政变在危机四伏的太皞城拉开帷幕。

5月13日上午9时,太皞城市政府被平民攻破,当第一个推开市政厅大门的郑远翼迈进这座原本神圣的大厅时候,看见里面筛糠的跪着几个胖子。

在危急时刻人的潜能,人的道德都被危机激发出来了。太皞城迅速组建了新的政权,临时市长有揭发无耻交易的良心官员梁栋担任,梁栋一方面向地球C国中央政府求援,要求中央政府在地球向R国施压,拖延攻城日期,另一方面积极组织城内自卫。

时间迫近到R军进城的时刻,梁栋果断的将所有平民迁入紫金区,在紫金区周围的城区布防,因为R军如果想要一个还存在价值的太皞城就只能用常规部队进攻,而且现在的R军还存在理智。

“梁市长,这位就是第一个冲进市政厅的好汉,郑远翼。”

“啊,这就是远翼啊,一表人才,一表人才。”梁栋忙放下手中的文件起身握住郑远翼的手,亲切的感叹道:“年纪轻轻就是如此有担当,栋梁啊。”

“梁先生,我和我的弟兄出身卑贱,太多的规矩不懂,可我敬你是好官,现在太皞危难,而我们兄弟二人又是深仇似海,于私于公,我们都是要和R军不共戴天。”郑远翼刻意的保持了他和梁栋的距离,在他的认识里,官员是一个骂人的词组。

梁栋不免有些尴尬,他很费解自己做事情一向恪尽职守,难道是自己怠慢郑远翼?“这位是?”

“梁先生,您好。”任航一梁栋握手,“郑远翼是我的世兄。我叫任航。”

“哦,原来你就是任航啊。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寒暄恭维过后一阵尴尬的沉默。

“远翼,你们家人都牵进紫金区了吗?”梁栋已经打好腹稿,准备说服郑远翼他们在紫金区外阻击R军。

郑远翼和任航冷冷的看着梁栋,身边的秘书给梁栋耳语几句,梁栋不好意思的说:“R军滥杀无辜,天理不容。二位壮士还请节哀。”梁栋本想说只要全力包围住紫金区等待援兵,我们家人尚许平安,可是现在梁栋想不出有什么好理由说服面前的两个人去外围送死。

“梁先生,其实我们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你看见的第一个R军事踩着我们兄弟的尸体过去的。”

说完也没有告别,带着任航就走出了梁栋的办公室。

梁栋站起身看着二人走出屋子,叹道:“草莽啊,可是历史都是这些草莽缔造的。之功,去帮他们安排一下,给他们装备,安排下他们的阻击区域。”

“市长,盾墙什么时候打开?”

“等义士们到外围就打开吧,虽然有些卑鄙,也只能这样了。”

…………

5月13日午12时

“老大,你看!那是什么玩意?”狗大惊讶的看着身后的紫金区轰轰隆隆的被一片生长的钢铁围墙所包裹。

“不知道,没见过。”任航摇摇头也不知道是什么。

“老大,紫金的高科技还真是不少啊。”狗大赞叹到。

“别叽叽喳喳的了。”郑远翼喝止了狗大的惊讶,对面前的几千人喊道:“兄弟们,感谢你们依旧追随我,以前你们跟我是讨生活,现在我是要活命,虽然我们平日里也是身经百战,可现在毕竟是真真的战场。”

“啊!老大机甲战士!”狗大再次惊呼打断了郑远翼的讲话。

一列列闪着金属光泽的机甲战士整齐的开了过来,在紫金区的盾墙外环形的列开。机甲战士双手各持一把80毫米口径的火枪,右肩上配备有一门300毫米的激炮。当数千机甲战士步入阵地后整齐的双手冲天将双枪直插云霄,一声齐射,如雷霆万钧之势。

郑远翼他们毕竟只是黑社会,这个阵仗他们何曾见过,郑远翼也忘记了训斥狗大的大惊小怪。一辆悬浮车开了过来,一名军官下车走到郑远翼面前,“你是郑远翼队长吧。”说着取下手套就来握手。

郑远翼有些慌张,它被眼前的数千机甲所震撼。“我是郑远翼,不是什么队长。”

“您客气了,我是岳云飞,机甲团团长,梁代市长已经任命您为机甲团后勤队队长了。”岳云飞显得很客气。

其实他也必须客气,机甲战士的持续战斗力就要靠后勤队来维持,机甲战士的主活力是双持的火枪,肩上的激炮是攻坚武器,火枪就意味着需要大量的弹药,虽然没亲眼见过机甲战士,不过机甲战士身后总是跟着几辆悬浮补给车的场面在电影可不新鲜。而这些补给车就是机甲战士的软肋。

“你的意识是说,我就是开补给车的?”郑远翼他们很清楚这意味什么。

“郑队长,我们都很清楚现在的形势,如果你们参战,这是你们所能做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了,请原谅我的无礼。”

郑远翼没有说什么,的确这样一场正规的战争中这些疑点军事训练都没有的黑社会除了在暗处打几枪无关痛痒的黑枪还能做什么呢?

“好吧,岳团长,郑远翼携红星会接受整编,自愿成为机甲团后勤队。”远翼尽量让自己说的话听起来像电影里的军官。

岳云飞一个刚毅的军礼,这个军礼震撼了郑远翼和任航,和他们身后的所有人。

“老大,我们是不是也要还礼啊?”狗大弱弱在远翼耳边说着。

随着远翼和任航做出军礼,他们身后的几千人也千奇百怪将右手护在心口前。

岳云飞给郑远翼派来一个顾问,岳云飞的胞弟岳云冲。而郑远翼的后勤大队也补充三百人的专业后勤兵,大致按照1:10的比例与郑远翼的小弟组合成小队。

“岳顾问,我有个事情不太明白。”狗大问。

“狗大组长,我刚才讲解还有遗漏吗?”岳云冲咕咚咕咚的大口喝着水,他已经讲了半天悬浮补给车的操作。

“关于补给车的操作,我们已经很清楚了,我是想问为什么我们不在湖边设置阻击阵地,而是要主动放弃大片的缓冲地带?我们背后就是盾墙了呀。”

“过瘾,狗大组长,再给我来一壶水。”岳云冲还是渴。

任航接口道:“狗大你想想,湖边和苍星区哪个离紫金远?”

狗大屁颠屁颠拿回岳云冲的水壶说:“当然是湖边远了。”

任航继续说:“我们头顶的R过太空舰队会听你的命令不向湖边射击?”

“……”

“这是一个原因。”岳云冲说,“作为防守方,机甲战士的阵地固定就可以通过电缆提供能量,你们知道光是驱动机甲战士走路需要的能量有多大吗?”

“……不知道”

“如果是攻方,需要驱动机甲战士有足够的能量坚持到战斗的最后,一般都是先用传统装甲车拖挂至最前方,才投入战斗。并且还要机甲驾驶员在移动和使用激炮之间取舍,往往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机甲发射一发激炮后就成了一个动不了的罐头。所以防守方的机甲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激炮,这是很大的优势。”

“那我们为什么不躲到盾墙后面呢?”狗大接着问。

“这个我还没想过……”任航说。

岳云飞又把水壶喝了个底朝天,“我们不能让敌人筑起缜密的包围圈,我们需要掩护渗透部队和远程定点打击他们攻坚离子炮。”

“那他们用离子炮打我们呢?”狗大担心的问道。

“你会用大炮去打苍蝇吗?虽然大炮可以打死苍蝇,可是成本不成比例啊,发射一次消耗能量足以驱动数万机甲战士了。”

“渗透部队?”

“渗透部队就是在阵地战的时候,他们利用地形建筑物的掩护,寻找敌人的关键目标定点清除,也就是你们平时说的引导兵,就是那种确定坐标给后方远程火力的。”

“不明白。”

“算了,那些事情我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来我带大家具体操作一下。郑队长,集合实际操作练习吧,我们时间不多了。”

…………

5月13日晚23时

巨大的爆炸声将太皞城的黑夜变成了白天,一颗强炽照明弹的悬浮在夜空中。

任航眯着眼睛抬头看着天上光芒,“哥,你说我们这样做有意义吗?”

郑远翼看看任航。“也许吧。”

任航回头看看身后的紫金说:“我们都回不去了吧。”

“我知道,我不在乎,我只想给爸妈他们报仇。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孝了。”

“是啊,我们现在还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呢?”

郑远翼看看身边的机甲战士,净高三米余的机甲战士,一尊钢铸铁打的杀人机器在强炽照明弹的闪烁间机甲的金属外壳耀动着死亡的光芒。“我要是能骑上这家伙亲手杀一些R军就好了。”

“我问岳云冲要了几本机甲战士的操作教程,你要看看吗?”任航。

“我已经问岳团长要过了。希望有机会。”

从身后的盾墙那里,在黑暗的掩护下陆陆续续走出了很多穿着迷彩装甲的步兵。

“这些人就是渗透部队吧。”

一组步兵路过郑远翼他们的时候,郑远翼上前和一个步兵说话:“你们这是去前面?”

路过的步兵什么也没有说继续赶路,走开了几步回头对郑远翼说:“这里就靠你们了。”

慢慢的十几人一组的步兵走到了郑远翼他们的阵地,穿过了他们的阵地隐没在微弱的炽热照明弹的余光里。

5月16日上午6时

天蒙蒙亮,郑远翼正在带领他的补给队训练。几天间他们已经能基本有效地完成补给任务,而郑远翼和任航也偷空练习了机甲战士。

紫金区的上空拉响刺耳的警报。

身边的机甲战士驾驶员扔下手中的早饭,敏捷的登上属于自己的机甲战士。

岳云冲喊着:“后勤队迅速进入战斗位置……”

“R军已经成功登陆龙睛岛,我太皞湖水潜队全队殉国。阵地外围渗透部队注意隐蔽,做好战斗准备。”耳机里传出了战场通报。

“机架团全注意,做战前最后检查,敌人已经登陆,大约三小时后抵达我阵地射程。”岳云飞沙哑的声音混合耳机的电子杂音刺激了每个人。

“老大,这就要干了?”狗大坐在郑远翼身后不安的问着。

“狗大,你什么时候也知道害怕了?”任航轻松地调侃狗大。

“这种阵仗能不害怕吗?”狗大说。

“狗大,我们来这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只要能杀几个R军就是给爸妈们报仇了。”郑远翼紧紧握住悬浮车的方向盘。

…………

“1417号补弹!”

“0087号补弹……”

补给队的耳机里忙乱响起饥饿的声音。R军的前锋已经步入仅了射程,R军进攻序列的最前方是传统的装甲部队,在80毫米强力火枪面前,脆弱的装甲车很快爆炸连连。装甲部队后面拖挂着茫茫多的机甲战士,这些机甲在马上到岳云飞他们射程之内的时候全部活了起来。

“R军机甲部队进入射程,准备使用激炮”岳云飞命令到。

环绕紫金的数千机甲的右肩上闪耀出死亡的蓝色光芒,唰的一下,以紫金为中心万道光霞喷涌而出,带着死亡的气息穿过一层钢铁注入了一个鲜活的胸膛。蓝色耀眼的光芒背后响起一声爆炸。

一片欢呼声从耳机里传出。

“很好,补充能量,使用火枪射击。”

节奏感很强的80毫米火枪射击声咚……咚……咚的敲打着阵地上每一个人的胸膛,这声音改变了每一个人心跳的节奏,他们的心脏,他们的身体都和这咚咚的声音一起颤抖着。

R军的一个机甲踩着自己战友的残骸一步一步朝紫金迈去,这个驾驶员被包裹在钢铁的驾驶舱里,他的身体被固定着,逼真的触感从脚下传来,好像是他亲自踩在了那句残骸上。他感觉他中弹了,他的拇指死死地按住手柄上的射击钮,看着他身上溅起的无数火花,听着叮叮铛铛子弹打在他机甲上的撞击声。

他想起了小时候和伙伴互相投掷一种叫做雪球的东西,那时候他经常中弹,可是他们都很高兴,凉凉的雪球打在脸上很舒服,他觉得他坐在这个活动的罐头里,向那些从来没见过的人射击着,他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

胡思乱想的往前冲着,手里漫无目的的射击着,对面阵地机甲有泛起了那蓝色的死光,他下意识的扑到在地上,爆炸声,他身后的一个机甲爆炸了。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