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尧的暴戾凶残 并非一日练成

水师军品2 收藏 0 959
导读:大将军羹尧军法极严,一言甫出,部下必奉令唯谨。尝舆从出府,值大雪,从官之扶舆而行者,雪片铺满手上,几欲堕指。将军怜之,下令曰:“去手!”盖欲免其僵冻也。从官未会其意,竟各出佩刀,自断其手,血涔涔遍雪地。将军虽悔出言之误,顾已无可补救。其军令之严峻,有如此者。然亦可见其平日性情之残酷矣。   《清代名人轶事》清·葛虚存   年羹尧是清代名臣,曾任四川总督、川陕总督、抚远大将军,为平息西藏、青海叛乱立下赫赫战功,终因骄横跋扈、功高震主,而被雍正削职赐死。   年羹尧治军极严,一言既

将军羹尧军法极严,一言甫出,部下必奉令唯谨。尝舆从出府,值大雪,从官之扶舆而行者,雪片铺满手上,几欲堕指。将军怜之,下令曰:“去手!”盖欲免其僵冻也。从官未会其意,竟各出佩刀,自断其手,血涔涔遍雪地。将军虽悔出言之误,顾已无可补救。其军令之严峻,有如此者。然亦可见其平日性情之残酷矣。



《清代名人轶事》清·葛虚存



年羹尧是清代名臣,曾任四川总督、川陕总督、抚远大将军,为平息西藏、青海叛乱立下赫赫战功,终因骄横跋扈、功高震主,而被雍正削职赐死。



年羹尧治军极严,一言既出,部下必须令行禁止,绝对不能有半点迟疑。一次他乘轿子外出,正逢天降大雪,随从扶轿的手上,不一会就积满了雪花,手指都快冻掉了。年羹尧心生怜意,下令说:“去手!”叫随从不必扶着轿子了。随从没领会年的意思,竟然各自拔出佩刀,斩断了自己扶轿的手,鲜血涔涔洒遍了雪地。年羹尧虽然懊悔没把话说清楚,但也没办法补救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这偶发事件中,足见年平时为人的暴戾和凶残。



既是悍将,或以为年羹尧是个行伍大老粗,其实不然,他还着实是科班“进士”出身哩。年羹尧的父亲官拜都统,年也算是个“干部子弟”了。他生性顽劣,到“舞勺之年”,也就是十三岁,还“不识一丁字”。后来来了一位老人,要求年父筑一庭园,将自己与年关在里面,应允三年内一定将这小子教化好。据说入园后这老人顾自看书,任凭年羹尧“移山运石”彻天彻地去玩。后来年玩腻了,见老人读书读得津津有味,便问读书有何用处?老人说,好处甚多,上可为圣贤,次可立功名,三可取富贵。年羹尧沉吟良久,自思不敢为圣贤,不屑图富贵,最后选择了求功名。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年羹尧后来的草菅人命和好大喜功,看来与这位启蒙老师的引导不当不无干系。



当然“无毒不丈夫”,古往今来的独裁者,从来没有温情脉脉的。智利前总统皮诺切特将军刚刚去世不久,据称当年他就曾自负地说过:“没有我的命令,在这个国家里连一片树叶都不敢动。”在其执政其间,不少无辜民众被处决和“失踪”。对这种人,善良者真是无话可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