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TOM扯闲白儿——(08)开刀问斩

tomlea2000 收藏 19 2300
导读:上上一回说到,公布公判大会上民众会给上法绳的武警战士叫好,这一回就详细说说。 上法绳有几个关键动作,一个是在缠完大小臂之后将人犯的双臂由体侧猛力收至腰后,一个是捆绑手腕时的掏绳动作,最后一个是托举人犯抽紧法绳的动作,前面讲对付不配合的人犯有办法就在这里。收臂的时候先抓着双腕将人犯双臂外展,然后猛力折回。民众看来仿如大鹏展翅,战士们动作潇洒,不老实的人犯这时候可就肩膀酸痛、暗暗叫苦了。之后捆绑手腕,捆绑手的手臂需要由上至下从人犯双腕和后腰间掏下,将绳头抽上来,一共两次。向下掏绳时,一般是左手控制人犯双腕

上上一回说到,公布公判大会上民众会给上法绳的武警战士叫好,这一回就详细说说。


上法绳有几个关键动作,一个是在缠完大小臂之后将人犯的双臂由体侧猛力收至腰后,一个是捆绑手腕时的掏绳动作,最后一个是托举人犯抽紧法绳的动作,前面讲对付不配合的人犯有办法就在这里。收臂的时候先抓着双腕将人犯双臂外展,然后猛力折回。民众看来仿如大鹏展翅,战士们动作潇洒,不老实的人犯这时候可就肩膀酸痛、暗暗叫苦了。之后捆绑手腕,捆绑手的手臂需要由上至下从人犯双腕和后腰间掏下,将绳头抽上来,一共两次。向下掏绳时,一般是左手控制人犯双腕,右手握拳插入腰后,不老实的这两拳就都重重得打在腰上了,再不老实的除了这两拳,战士掏绳时微微屈臂,背上又难免同时挨上两肘。接下来绳头掏过颈后,有一个一手向上托举人犯手腕,一手向下抽紧法绳的动作,普通人犯不会抽得太紧,那些罪大恶极的、不老实的就没有好待遇了。战士们沉心静气,气归丹田,前腿弓,后腿绷,力由地起,通贯全身,腰眼一叠劲,双膀一较力,左手横推八马倒,右手倒曳九牛回,只听得一声闷哼,嗯~~,一、二百斤的大活人楞给生生举起,那真是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形腿赛粘,把式把式,全凭架势,没有架势,不算把式…..停!停!斯道普!好么,这书说下去就该叫TOM说成短打武侠书了。


就这么个托腕抽绳的动作,一般人还真是承受不了。TOM就听说过一绳子勒下去,勒得膀臂青紫,伸腿闭气的,还有严重的会肩关节脱臼。所以说,人心似铁非是铁,官法如炉真如炉,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从甩绳搭肩,至结扣完成,熟练的基本上十秒以内就能搞定,TOM今天几乎也能达到这个水平。台上武警战士们意气风发,威风凛凛,动作迅捷凶猛,一气呵成,勒得恶人呲牙咧嘴,苦不堪言,台下民众自会感到宽心解气,痛快淋漓,叫好之声也就不难理解了。识相的顽劣一般在上绳的时候会积极配合,老油条会提前穿上棉袄之类厚衣,以防绳子伤到皮肉。不过要重点声明的是,用此恶刑的,一般都是罪大恶极之徒,老弱病残是不会用太大力。看官也不要指摘人权、私刑之类的问题了。


说完了公捕公判大会,接下来就该说说法场了。小城镇法场一般是选在野外的河滩、山洼之类的地方,大城市在郊外旷野居多。死刑犯的车到达之前,外围警戒的民警或者武警就已经到达控制现场了,警戒线一般设置在距离行刑地点几十、上百米的地方,一些民众早早已经等着了。


法场上有时会设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桌上摆着一些法律文书,总指挥是法院的人,检方、警方作陪都坐在那里。车队一到,警戒组的武警先下车,在法场内距行刑地点十几二十米左右持枪面向外警戒,然后是死刑犯下车。一般到这个时候,普通的死刑犯已经魂飞魄散、腰膝瘫软了,需要两名搀扶手搀架下车,能够自行跳下卡车的不多。


相比较之下,古人的意志力还是比较强的。像有些影视作品中坐畜力驱动的“木笼囚车”,一般的斩犯得不到这个待遇,除非是重要案犯和文武官员。所以,斩犯都需要自己步行游街上法场。能够五花大绑着,拖着脚镣走那么长的路,并且光着上身任人指戳,除了体力要跟得上,心理素质一定很强。


到了十字街头,之前已搭好席棚,棚下设案。一边已经立好了法桩,法桩上乌突突一枚铁环。县太爷下轿,衙役环卫,直入席棚落座,这县太爷此刻已是所谓的“监斩官”了,和前面说的“刑场总指挥”职务相同。此时,三班老爷带着土兵已然是把法场围个水泄不通,围观人等只能在几十步外观看。斩犯被推入席棚,跪伏于地,监斩官有求必应。想那窦娥,临刑前若不求得一领净席、丈二白练,又哪里来的一腔热血可以不洒一滴,尽飞在那白练之上,六月飞雪,三年大旱,又怎能得天意怜悯,万众齐悲,最后沉冤得雪,看来临刑所求还是有些用处滴。


老爷问话已毕,斩犯被押至在法桩之前,面西而跪,有人打散其发髻,三拢两拢,系在铁环之上。此处颇有异议,有说斩犯被绑于法桩,有说跪于桩前。据TOM想来,斩犯已是五花大绑,再解绳重绑似显繁琐,再者绑缚于桩上,刽子手如何从颈后认刀,跪于桩前可信度大一些。再看清制,连法桩也没有,斩犯头枕木砧,一人引发辫于前,刽子手由后下刀颇为方便。


布置停当,此时斩犯亲眷被允许近前来说话。民间传说有一斩犯临刑,见母求哺,母泣难成声,敞怀哺之,犯噬母乳,淬之于地,言母溺爱放纵,养而不教,方落得如此下场,今日噬乳,教天下警之。民间有云:儿女是前生的债主,夫妻乃旧世的冤家。末了这么一口,许是取那最后的利钱吧。


堪堪见过亲眷,时辰已是差不多了。阴阳生案前禀报时辰已到,太爷叫点起来。但只听“追魂”响,声如闷雷,一声,山摇地动,二声炮鬼神皆惊,待得那三声炮响还未响之时,棚中太爷于案上令壶内擎出一根令牌,甩手掷于案前,口里喝一声“斩”。那边厢刽子手早已褪去刀衣,于斩犯颈后略略那么一摸,站得稳,瞧得准,就在那颈后发迹之下三四指之处,一刀斩下。但只见,刀光如虹,血光迸现,已然是尸首两分。此刻,三通追魂炮余音仍在,棚内那支追魂夺魄的令牌这才跌落尘埃。


这正是:行善积德千秋享,作奸犯科只一刀;


欲知后事如何,TOM下回再讲。




以下是相关文章:

[原创]TOM扯闲白儿——(07)五花大绑

[原创]TOM扯闲白儿——(09)刑场枪声


本文内容于 6/29/2009 8:06:35 PM 被tomlea200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