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中央到东北要钱 林彪给了5箱黄金

由于国民党的长期封锁和抗战胜利后对外活动多、开销大,1945 年,延安的财经情况非常紧张,陕甘宁边区银行金库库存已降到警戒线以下了。1946 年6 月初,党中央电示东北局,从东北调拨资金支援陕甘宁边区,并电示北平军调部叶剑英同志,设法将东北的黄金运送到延安。叶剑英、李克农同志收到电后,考虑哈尔滨没有军调部的执行小组,美方没有飞机去哈尔滨,他们商量决定,以叶委员的私人名义向美方委员饶伯森借用他的专机去哈尔滨。


于是,叶剑英向美方代表饶伯森提出,借他的飞机去一趟哈尔滨,同时请他派他的翻译同行,以免沿途"政府"方面的阻挠。饶伯森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


飞机借到后,派谁去执行这次特别重要的任务呢?叶剑英与李克农研究,最后决定派我去。李克农交代我:"小鬼,你准备一下,明日就起飞,我们已通知东北局了。这里还有叶剑英同志写给林彪同志的一封亲笔信,你一定要当面交给


林总(即林彪),此事至关重要,切不可交给别人转交。"


当晚,叶剑英交给我两支美国制造的派克钢笔,对我说:"这是我送给林彪同志的,你一定要将我写给他的信当面交给他。"


我和美军的杨翻译飞到哈尔滨机场,当时任交际处长的周秋野同志来接我。周秋野曾是王家坪一局测绘科副科长,我们相处多年,很熟悉。


当天下午,我即去见林彪,他是中共东北局书记、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当时都叫他"林总"。我坐车先到他的办公室,他的秘书说:"林总在家里。"我即请他领我到林彪家里去。秘书说:"林总一般是不在家里接见人的,只有他找谁才行。你到他家里去,首先要见的,是他的爱人叶群同志,如果这一关能够过了就好办。你是叶剑英派来的,我可以领你去,能不能见到,我可没有把握。"我说:"我这次任务太重要了,必须当面向林总报告。"


我们进入林彪住处的客厅,秘书进去报告。叶群一出来,我即上前打招呼:"叶群同志,你好!"叶群有点发愣,望着我说:" 你认识我吗?"我说:"我是延安王家坪一局作战室的参谋,经常在晚饭后看到你和林总在桃园散步。"叶群"呵"了一声,说:"难怪我觉得你面熟。那我们是王家坪的老熟人了。"她的态度马上就变得比较热情了(当时她还没有发展到盛气凌人的程度)。我即说:"我奉叶剑英参谋长之命,有他的亲笔信要面交林总。"她说:"林总已经知道你是叶剑英专门派来的,有重大事情要办,我们又是王家坪的老熟人了,你稍等一下,我进去报告林总。"我心里很高兴--这一招灵了。


随即林彪出来了,叶群跟在后面。我向林彪敬礼,将叶剑英的信交给他。林彪看完信后,问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说,借用飞机的时间只有3 天,后天就要飞回北平,党中央需要的资金请在明天准备好;叶剑英参谋长还说,陕甘宁边区银行金库库存现在已到底线了,东北局现在能筹集多少,请林总确定。


林彪说:"我们收到中央电报后,已开会研究了,由叶季壮同志正在加紧准备。我写个批示,要他们多搞一些金条,明天准备好,你可直接去找叶季壮同志。"林彪写完批示后,即对秘书说:"你领杨迪去叶部长那儿,要叶快办、办好。"


我随即将叶剑英让我带来的派克笔拿出来,说:"林总,这是叶参谋长在北平买的两支美国制造的派克笔,送给您。"林彪笑了笑。叶群伸出手来将钢笔接过去,打开两个盒子给林彪看,笑着说:"这钢笔真好。"林彪对我说:"他送的钢笔,我收下了,你回北平后,向他转达我的谢意。"他起身后,又说了一句,"我会给叶季壮同志打电话的,要他一定按时办好。"


和林彪的秘书出来后,我大大地出了一口气。秘书笑着对我说:"你今天运气真好!"


我们很快找到叶季壮部长,把林彪的批示交给了他。他说:"我们接到党中央的电报后,即已在努力地准备,现在已经将东北局财经部和银行金库里所有的金条、金元宝和金首饰全部集中了。我现在也还没有算清楚多少斤两。明天下午你再来一趟,我要财务部门当面向你点清,交付给你。"

第二天上午,我和周秋野同美军的杨翻译去逛俄国人开的秋林公司,买了两架德国蔡斯公司制造的照相机,又买了两条俄式毛毯,给翻译和饶伯森各一份。我请周秋野付了款。回到交际处,我对周秋野说:"我知道财经纪律很严,你不好报销这笔开支,我给你写个证明收据,是我因公用的钱。"老周笑了,说:"这样就更好了。"


第二天下午,我到叶季壮部长那儿。叶部长对我说:"杨迪同志,我们已准备了5 个大皮箱。现在由财务处长向你清点,共同签字后,交给你。"他们将皮箱打开给我看,里面都是些金条、金元宝,还有许多金首饰。我心想,这么多,我怎么点得清?我说:"叶部长,我的任务只是来提款,并不知道党中央向东北局要多少。现在这里共有5 大箱黄金,我就不清点了。我建议,请你们每箱附上清单,放在箱子里,然后贴好封条。我只写一张收到东北局送党中央的金条、金元宝及金首饰共5 皮箱的字据,行不行?"叶季壮部长略作思考后,说:"你讲得有道理,你不是搞财会工作的干部,怎么能点清这么多的东西,点到明天早晨还不一定清点得完哩。我同意你的意见。"


第三天早饭后,我们从哈尔滨起飞,上午11 时左右到沈阳降落加油。不料,在沈阳机场,美军翻译接到上司命令提前走了。他一走,我心里有些慌:万一国民党军来了怎么办?


飞机准时起飞后,我又想,到北平后,会顺利地于下午5时夜间戒严前进入西直门吗?


飞机降落在北平西郊机场时,已经是下午3 :40。


当接我们的车刚进入西直门,就看到国民党的宪兵列队正向城门走去。


到了叶公馆,李树槐卫士长对我说:"杨参谋,你可回来了,首长们都在屋里等急了,快进去吧。"


我进入客厅,看见叶参谋长、李秘书长还有赖祖烈同志(他是管财经的负责同志)都在客厅站着。我向他们报告说:"参谋长、秘书长,我已经将党中央所要的金条5 大皮箱都运来了,请首长们过目。"李秘书长笑着说:"小鬼,我们下午两点多钟就在这儿等你,4点多了你还没到,我们非常着急,不知道你在西郊机场会不会出事。"我把执行任务的全部情况作了简要汇报。首长们听了很高兴,李秘书长说:"真惊险。"他们都笑着走到箱子前,我一个箱子一个箱子打开请他们过目。他们看了箱子里不仅有金条、金元宝,还有很多首饰。叶剑英笑着说:"看来东北局真是翻箱倒柜将金库的存货都装箱运来了。"


叶剑英情绪很好,笑着说:"已到吃饭的时间了,我们一起吃饭。"他喊道:"小路(路宝银同志),去叫厨房加两个菜,拿瓶葡萄酒来,喝一杯。"


在吃饭的过程中,我对李克农说:"秘书长,我可花钱买好东西了,买了两台德国蔡斯照相机和两条俄式毛毯。"李克农惊讶地说:"你哪来这么多钱,买这样贵重的东西?"我调皮地说:"这是您教我的呀!"李秘书长有点莫名其妙地说:"我怎么教你的?"我说了经过,李克农笑着说:"你这小鬼,脑瓜子还挺灵活的,这两件贵重东西买得对。我们借人家的专机运这么多的金条,花这点钱值得。亏你想得出来,要周秋野出钱,你只写张白纸条!"叶剑英听了也乐了,说:"我们来碰一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