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明 正文 第七章 逛街

peter_niu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


林皓然心思急转,百般无奈只得开口言道:“学生认为人的自然禀赋叫做”性“,顺着本性行事叫做”道“,按照”道“的原则修养叫做”教“。”道“是不可以片刻离开的,如果可以离开,那就不是”道“了。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也是谨慎的,在没有人听见的地方也是有所戒惧的。越是隐蔽的地方越是明显,越是细微的地方越是显著。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在一人独处的时候也是谨慎的。喜怒哀乐没有表现出来的时候,叫做”中“;表现出来以后符合节度,叫做”和“。”中“,是人人都有的本性;”和“,是大家遵循的原则,达到”中和“的境界,天地便各在其位了,万物便生长繁育了。”这一通说下来,林皓然觉得自己浑身是汗。

听完林皓然的解释,两位大儒顿时两眼放光,惊诧的看着林皓然,他们不明白眼前的林皓然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有这样的见识。

林皓然走后,刘宗周如有所思的看着温体仁,沉思良久开口道:“长卿,你如何看待此子?”

“呵呵,念台先生有何见解?”温体仁狡黠的反问道。

“此子前途无量!”刘宗周两眼微闭单手抚须到。

温体仁也是频频点头:“嗯,才情到是有些,只是未免稍嫌稚嫩,如能细加雕琢,假以时日必将大放光彩!”


############### 传说中的分割线 ################

林皓然回到家时天已傍晚,想起这几天的遭遇,心中不免感叹一番:来到这个时代已有月余,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方,那就安心的待着吧,估计回去的可能性极小。可自己难道就真的要看着这乱世之象已现的大明朝最终没落下去吗?虽说自己早已知道了历史的轨迹,但如何才能让自己所知道的历史事实,告诉那些不知道的人,并且让他们相信自己呢?崇祯这个多疑的皇帝能够相信自己吗?那些个被奴役了千百年的百姓们会相信自己吗?还有那些满口仁义道德,背地里贪污腐化的明朝官员们会相信自己吗?

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有先入朝局,在做打算。自己既然知道历史的轨迹,那决不能让历史再次重演!自己已经来到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那就让自己扇呼一下小翅膀吧!能改变多少是多少,至少自己应经尽力了……

在林皓然埋头苦思时,灵儿嘻嘻笑着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捧着白天刚晒好的棉被“公子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哦,灵儿,你猜我在想什么?”林皓然见活泼可爱的灵儿进来,调笑起来。

“我可猜不到公子在想什么,还是公子告诉我吧。”灵儿抿嘴一笑,半露出一排皓齿。

“我啊,刚才在想我们可爱漂亮的灵儿呢。”林皓然两眼向灵儿眨了眨。

“哎呀,公子,你说什么呢,真是。”正在收拾床铺的灵儿听完,两腮泛红,两颗白白的卫生球抛向林皓然,手中却是慌乱的收拾着床铺。转身欲走,谁知这脚下不小心,却绊到了桌腿,“啊”的尖叫了一声,身子向下倒去,正迎上站在书桌旁边的林皓然,抱了个满怀。心里突突直跳,紧紧抓住林皓然不肯松手。

林皓然本来只想和她开个玩笑,却落了个软玉温香抱满怀。他前世虽说谈过恋爱,可到这里以后,自己见过的女人就那么几个,那些大家的闺秀都锁在内里,每天能够说上话的也就灵儿一个小丫头。自己平时一直拿她当个小孩子看待,虽说有时也开两句玩笑,但真的没有其他的心思。此时忽然抱怀里,胸口还能感觉到那小鹿在跳,心里一热,竟痴痴的也忘了放开。

灵儿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被林皓然抱在怀里,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挣脱怀抱跑了出去。刚到门口回头看时,却见林皓然还在那直直的看着自己,更加窘迫。不敢再看林皓然的眼睛,道了声安,就要出去。

低着头走到门口,却听见身后林皓然的声音传来:“灵儿,你是故意的吧?哈哈哈。”

这句话让原本就很害羞的灵儿顿时更加难堪:“公子,你欺负灵儿。”两只水汪汪的眼睛里波光粼粼。

“唉、唉、唉这怎么话说的,怎么又掉眼泪啊。”看着门口貌似委屈的灵儿,林皓然快步走了过来,两手轻轻的捧起皓白如月的俏脸,继而轻声说道:“其实我到是很想灵儿是故意的呢。”

听完这话,灵儿顿时痴了,两眼中的雾水慢慢的转化为漫天的小星星。痴痴的看着眼前让她痴醉的林皓然,口中颤颤细声叫声:“公子。”再也说不出话来。

林皓然两只手轻轻用力,将灵儿抱在怀中:“好灵儿,公子怎敢欺负你呢,心疼还来不及呢。”

在林皓然的温柔攻势下,小丫头彻底瘫痪了,依偎的林皓然的怀中扭捏不已。林皓然依然被小丫头撩拨得火气上蹿下跳,鼻息如牛。连忙轻轻推开小丫头,请嘘一声:“呼…。那个…灵儿,一会将晚饭送到书房。”

小丫头低头应了一声:“嗯,灵儿知道了。”


############# 又见分割线 ##############


第二天一大早,林皓然在灵儿的软磨硬缠、最后快使出杀手锏——眼泪攻势的情况之下,带着灵儿出来逛大街。倒不是林皓然不愿意带她上街,只是前世小说看多,深怕带着这个小美女上街会招来一帮恶少的调戏,而自己在这里有没有可以依仗的势力保护她。怀着这样的心思,林皓然一定要灵儿打扮成书童之后,才带着满脸惊喜的灵儿来到南京的繁华大街之上。


两人地走街串巷,时不时地买些街头小吃解解馋,到现在灵儿手上还拿着几串冰糖葫芦地,灵儿水汪汪地眼神一直朝林皓然身上瞟,感觉公子对自己真是太好了,能够跟着公子,真是太幸运,太幸福了。


两人漫无目的地压马路,忽听到前方有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叫好声不断,林皓然好奇心顿起,拉起灵儿柔若无骨地小手就往前走,道,“灵儿,我们去那里看看!”


林皓然心无邪念,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时代在大街上公然拉着女人的手,是有那么一点惊世骇俗的。所以拉灵儿的小手,显得十分自然,倒是少女情怀的灵儿,被燥地面红耳热,只能是嘤咛地“恩”了一声,乖乖地随着林皓然往前走。

林皓然带着灵儿很快地就挤进了人群,原来是有人临街卖艺。只见场中一位气宇轩昂的汉子,此人剑眉星目,双目如电手持一柄长剑,舞地是密不透风,气势非凡,尽管林皓然离他也有两丈左右的距离,却依旧能够感受到剑影舞动,带起阵阵的剑风。林皓然不由得心中大骇,难道这个时代真的有武林高手的存在! 仔细再看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小丫头灵儿毕竟是个小姑娘,再说以前根本未曾出过家门,哪见过这等场面,心中有些战栗,只得紧紧地靠在林皓然的身边。


很快地,那汉子一套剑法下来,只听到“沧啷”一声,将宝剑入鞘,一场精彩异常的剑法耍下来,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环顾了四周,这才双手抱拳身体微躬说道,“各位兄弟姐妹,父老乡亲,本人初到贵地,盘缠用尽,今日特来献艺,赚些盘缠回乡,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适才观看的时候,人头攒动,众人热情都显得很高,可是一到收钱的时候,大多数的人却是一哄而上,那汉子绕了一圈,居然只是零零散散地收到了几个铜板,只见他苦着脸,垂头丧气,一副十分气闷地模样。


等走到林皓然面前的时候,林皓然早就在怀中掂量了约莫一二两的碎银,哗啦一声,全都放入了那汉子的手中。

这可以说是今日最大手笔的赏银,一直垂头的汉子眼睛一亮,猛地抬头看向林皓然,张口谢道,“谢谢公子……呃……你……你是……林皓然,林公子?”


林皓然一愣拱手道,“这位兄台认识林某?!”


那汉子也笑道,“几日前,在得月楼!某曾有幸识得林公子大才。”

“哦?不知兄台如何称呼?”林皓然诧异的问道

“鄙人萧子枫。”

原来在几日前的得月楼楹联诗会,萧子枫也曾到场,是以能够认识林皓然。可林皓然一味的低调没曾结识任何人,所以没能认出来。

萧子枫出身也是书香门第,只是在四岁时家中突降大火,家中除了自己被一位武林高手营救出来之外,全被大火生生烧死。十几年来一直在高人身边浪迹江湖学习武艺,但在两天前他的师傅也因病患离他而去。他想将师傅带回师傅的家乡入土为安,带奈何囊中羞涩,只有在街头卖艺以换取盘缠。这两天虽说艰辛卖艺,但还差很多,今日竟然碰到有人出手这么大方。谁曾想抬头竟然看到近日风头正红的林皓然。

听完萧子枫的遭遇,林皓然心中不免唏嘘。当下也没有了继续在逛街的心情,林皓然抱拳问道:“不知萧兄现下安身何处?林某敬佩萧兄的孝义,如若无碍想请萧兄到小弟家中安住,不知萧兄意下如何?”

林皓然心想,如能将如此高手留在身边,日后或许能有大用,再说自己也不差那点银子。萧子枫闻言连忙说道:“林公子,萧某师傅的棺椁尚在城外城隍庙内停放,萧某想将师傅的棺椁运送回家安葬。”

“那不知萧兄师傅的家乡何处?萧兄尚需盘缠多少?林某虽说家产不大,但这点银子尚是有的。”林皓然自然不肯放过萧子枫。

听到林皓然如此说,萧子枫感激的说道:“萧某拜谢公子大恩,师傅家在大同府。”

闻听萧子枫此言,林皓然连忙摆手说道:“萧兄且莫如此,林某也是看萧兄孝义感天,是以在伸手援助。如此,就请萧兄随我到家中给你取些银两。”

林皓然带着萧子枫来到家中,让灵儿取了两张银票过来,林皓然将银票递到萧子枫的眼前说道:“萧兄,这是两百两银票,你看够不够?”

萧子枫双手颤抖着接过银票说道:“林公子,萧某身无长物,待萧某将家饰安葬后,必前来林公子身边为仆报恩。”说完就要下跪。

林皓然连忙上前拉起:“萧兄,不要这样,我见萧兄一见如故。如果萧兄愿意,林某愿意和萧兄结为兄弟。”

萧子枫当下更是激动,拉着林皓然的双手说道:“林公子,萧某何德何能能结识公子,萧某自认当不得公子如此眷顾。不是萧某矫情,而是萧某不敢就此忘了林公子的恩德,所以萧某不敢和公子结拜。还请公子不要勉强。”

这萧子枫认准了自己要当林皓然的仆人,竟然拒绝了林浩然结拜为兄弟的请求,一时间林皓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自己根本就没有用着两百两银票买个仆人的想法,但萧子枫如此固执,自己也没有办法,林皓然只得轻叹一声说道:“既然如此,一切都等萧兄从大同府回来再说吧。”

萧子枫有了盘缠,惦记着城隍庙内的师傅,也没在林皓然家中停留。告别了林皓然后,买了马车将师傅的棺椁请出,一路向西而去。

而此时的林皓然正坐在书房,被旁边站着的一个小丫头用卫生球来回的扫视,口中还埋怨到:“公子可真是大方,两百两就这么轻易的送人了,连个字条都没有。”

林皓然被眼前小萝莉哀怨的眼神注视良久之后,无奈的开口道:“灵儿,咱就是帮他一下,怎么还能叫人家写字条呢,在说了那萧子枫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要不还能亲身卖艺凑盘缠送师父回乡?”

小丫头虽然知道他的公子这样做事对的,可始终还是心疼那两百两银子,小嘴微掘:“可那也用不着给那么多啊,两百两,够平常人家十年的花销了。”

“哈哈,原来我们漂亮的灵儿是心疼银子啊?!”林皓然看着眼前灵儿可爱的模样大笑道“公子。”听到林皓然笑自己,灵儿双脚微跺扭动着小蛮腰不依的嗔到。

看着灵儿撒娇的模样,林浩然不由得呆了,伸出手来将灵儿一把拉进怀里。灵儿也被林皓然的突然举动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也不由得双颊绯红,胸口小鹿乱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