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30章 一个历史的地方

北来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URL] 天空压得很低,白云在山头缭绕,彝人们爬坡登山不喘气,也不歇息。我姥爷光身套着棉衣棉裤,浑身不舒服,尤其是下面的东西,一路被磨蹭得难受。不知走了多远山路,下午来到一个彝寨。当一行人来到一个大户人家的院门口时,那几个拴着铁链的彝人蹲在了院门外一个倒垃圾的大坑旁。 院里很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天空压得很低,白云在山头缭绕,彝人们爬坡登山不喘气,也不歇息。我姥爷光身套着棉衣棉裤,浑身不舒服,尤其是下面的东西,一路被磨蹭得难受。不知走了多远山路,下午来到一个彝寨。当一行人来到一个大户人家的院门口时,那几个拴着铁链的彝人蹲在了院门外一个倒垃圾的大坑旁。

院里很快出来一些背枪彝人,四处也跑来许多彝人,叽里咕噜地跟押我姥爷的彝人们说话。他们冲着那几人凶声叫嚷,粗声问话,几人缩在一起不住嘟哝,我姥爷一怔,分明从几人嘴里又听到了曲木打铁这个名字。正发愣时,几个背枪的彝人把我姥爷带进大院门,在院坝当中站住,领头的彝人进了院门正对着的一座房子。那是一个单家独院,泥土修筑的围墙上开有枪眼,院角立着一座老高的碉楼,十来个持枪的年轻彝人站在墙下打量着我姥爷。一条凶恶的看家狗猛扑而来,差点扑到我姥爷身上,几头嘴尖毛长黑猪从几个方向冲来,也险些把他拱翻在地。直到这时,我姥爷身边的那几个背枪彝人才跟他说起话来,但彝人说的汉话,只能听懂一点。

我姥爷嘟囔说,“曲木打铁。”

对方一人说,“就是曲木打铁,喊人把你抢来卖了!”

正说着双方都难听懂的话,那个领头的背枪彝人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守在门边上,众人都朝那扇门看去。门侧房檐下挂着水牛角,门柱上刻着牛羊头、葫芦和星月图案,接着一前一后走出来两个彝人。后出门的彝人裤脚非常宽大,人跨出来了几步,一只裤脚还拖在门坎上,他转回身去收回裤脚,才又走过来。一个背枪的彝人用手轻轻捅了我姥爷一下,小声说前面的一个是土司,后面的一个是头人,快站好。然而,土司对我姥爷视而不见,站到了一旁。三十来岁的头人跟我姥爷一样是个大个子,但更壮实,比北方壮汉更威武。他从矮门出来时,不得不埋了一下头,走到我姥爷的面前时,先看着泥土地面,接着抬脸看了看我姥爷,用彝腔汉话说道:

“啊啵,你汉人的一个,跑到我们大凉山来做啥子?”

“凭什么我就不能来大凉山?”我姥爷反问。

话一出口引起众人发出吵闹声,一个背枪的彝人走过来要踹我姥爷,被头人叫住。“对瞎子莫指指夺夺,对挨冻人莫泼冷水。”头人说。又看着我姥爷训斥,“你不要吼,使牛的不怕牛犟,打猎的不怕虎威。我们彝族怕人怕道理,爱人爱道理。你说你来做啥子?”我姥爷压低嗓门说,“呢抹,俺从老家河北保定来到这里,是想先找到俺二弟,看看什么地方好做布生意,可能的话就设个布线外庄,从保定高阳总号发布匹来销售。”

头人问,“俺是啥子意思?”

我姥爷说,“俺就是我。”

头人又问,“俺的那个老家,在啥子地方,还有你说的那个啥子,又在啥子地方?”

头人把俺字用错了,我姥爷没理会。

他说,“呢抹,保定离北平很近,高阳县离保定不过七十里路。”

头人说,“啥子是那个,就是你说的那个,呢抹?”

我姥爷说,“你说呢抹?这个呢抹,啥也不是,随口说的。”

头人问,“你说的那个高阳,有布?”

我姥爷说,“呢抹,有布,高阳布,闻名天下。”

头人说,“我们只吃过树上结出的果子,没尝过石头上长出的东西。你甩起个手杆来,差点点裤子都没球得穿了,布在啥子地方?”我姥爷回答说,“布在高阳啊。俺们高阳,有布线庄上百个,最大的一个叫蚨丰号,有上百万资金,在天津、上海、青岛都设有外庄,十来天前,我带了几个人到成都,叫他们在成都开个外庄,我大老远地跑到大凉山,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在西昌做布买卖。呢抹,俺就是蚨丰号里的人,管点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