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马褂和航空站票

13904306580 收藏 0 31
导读:  扒马褂和航空站票   有一段传统群口相声叫《扒马褂》,甲乙丙三人,丙好云山雾罩说大话,但乙总不信丙说的那一套(太离谱),丙就让甲来帮他的腔。甲本不想帮腔(因为太离谱),但因为借穿了丙的马褂,不帮腔当场就会被丙扒马褂,只好硬着头皮来帮腔,千方百计为丙的瞎话打圆场。   现在,《扒马褂》有了真实版本,这就是内地某间私营航空公司的“飞机站票门”。在这个真实版本里,丙是该航空公司的王老板,甲是王老板的雇员、该航空公司新闻发言人张先生,乙就是你我这样的质疑者。   周末,香港下雨,闲着也是闲着,

扒马褂和航空站票


有一段传统群口相声叫《扒马褂》,甲乙丙三人,丙好云山雾罩说大话,但乙总不信丙说的那一套(太离谱),丙就让甲来帮他的腔。甲本不想帮腔(因为太离谱),但因为借穿了丙的马褂,不帮腔当场就会被丙扒马褂,只好硬着头皮来帮腔,千方百计为丙的瞎话打圆场。


现在,《扒马褂》有了真实版本,这就是内地某间私营航空公司的“飞机站票门”。在这个真实版本里,丙是该航空公司的王老板,甲是王老板的雇员、该航空公司新闻发言人张先生,乙就是你我这样的质疑者。


周末,香港下雨,闲着也是闲着,就把传统相声《扒马褂》和它的真实版对照发布在这里,聊供解颐。


舞台版


丙:……就拿昨天说吧,我说得刮风,结果半夜里就起风了。


乙:倒是有点儿风。


丙:有点儿风?风可大了,整刮了一宿啊。哎!我家里有眼井,您知道吗?


乙:不就靠南墙那个吗?


丙:是啊!您就知道那风多大了,一宿的工夫,把井给刮到墙外边去了。


乙:什么?


丙:把井给刮墙外边去了!夜里我正睡觉呢,愣叫大风给吵醒了,我听着光噔光噔的,溅了一窗户水。天亮我这么一瞧,院里井没了,开大门一瞧,井在墙外头哪!


乙:没听说过。


真实版


王老板:坐飞机就像坐公共汽车一样方便,一、二个小时的航程,站着都可以。这样航班上的人数又可以增长40%,机票的价格就又可以降下来。(6月24日)


你我:什么?站着乘飞机?怎么系安全带?超载怎么办?


舞台版


丙:这我能说瞎话吗?你要不信,你问他(指着甲)去。


……


甲:你不是问这井吗?噢!是这么回事,因为他家那篱笆墙年头儿太多了,风吹日晒的,底下糟了,离着这井也就二尺来远。那天忽然来了一阵大风,篱笆底下折了,把墙鼓进一块来,他早起来这么一瞧,困眼朦胧的:“哟!怎么把我这井给刮到墙外边去了?”就这样给刮出去的。


真实版


你我:飞机上的座位设置是经过了反复论证的,机舱内设多少个座位、多宽的过道、多少扇逃生门,遇到紧急情况时如何在规定的时间内疏散旅客,这些你们想过吗?


航空公司新闻发言人张先生:把飞机上前排后排的座位间距缩小三分之一,把座位往上面抬一抬,座位的面积减小到二分之一。就像吧台椅一样,人可以半坐着,也可以直立,但最重要的是安全带还是要系在腰上。(6月26日)


你我:这是站着吗?这不还是坐着的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吧台椅子通常都是这个长相的,这样的椅子肯定不符合飞行安全标准,不知道他们家生产的飞机机舱里的吧台式座位会是个啥样子,还能不能叫做吧台椅。


做航空生意的做到跟讲相声一样,并且还重新解释汉语词语,把坐在吧台椅上硬解释成站,下一步可能还要将他们发明的航空座椅硬说成就是吧台椅,这还真叫人叹为观止。


《海峡都市报》有评论这样说,“真正的问题不在于王正华是否夸夸其谈,而在于:‘航空站票’的臆想为什么在欠缺根基的情况下横空出世?从中,我们能清晰看到的是,在一个不尽合理的竞争格局之下,民营航空公司的踌躇、无奈与慌不择路。他们的理想与雄心屡屡碰壁,而不得不指望通过突发奇想来找到一个帮助他们突出重围的妙计。”


突然就明白了王老板的苦衷。


(程鹤麟 凤凰博报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