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其实,梁晴处理起这个问题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在表面上她始终一直装着不认识基地里的杨乐乐,就算在基地里偶然遇上都是相向而去,互不搭讪的。

这件事自己要是问重了,赵海龙肯定回联想到她也是我们的人,那就失去了私下营救的意义。但是问轻了,赵海龙又不会在意。


思考了一番后,梁晴找到了赵海龙。

“赵处长,你不是一直说要请我喝咖啡吗,今天晚上我倒是有时间,可以吗?”

梁晴明白自己绝不能直问杨乐乐的事。

“哦,梁小姐,实在抱歉,我这两天挺忙的,过两天我一定请你喝。”

赵海龙两天以来,虽说没在真正意义上强奸了杨乐乐,但是他始终不停的在杨乐乐身体的其他部位肆意凌辱,杨乐乐的腿上,脚上,甚至乳房和脸上都被他射上过体液。

这么一来,他倒也觉得挺好,不但每天可以搂着杨乐乐过夜,还能充足的满足他的欲望而不弄伤了她。通俗的说,也就是他在杨乐乐身上得到了比手淫快乐的多的实体自慰。


因此赵海龙暂时放弃了蓄谋已久的对梁晴的性攻击,也就是法律界俗称的强奸。

梁晴见此刻赵海龙并不再那么“热情”了,装着不高兴的说:“那好吧,那就算了,看来你这个朋友不怎么合格。”


“呵呵,梁小姐不要见气吗,我的确是很忙,要不这样,明天,明天我一定接你喝咖啡,再给你买衣服、鞋子如何。”

赵海龙当然不可能把梁晴给放弃了,梁晴毕竟无论从相貌、气质和身材上都比杨乐乐要高两次档次。现在梁晴主动来找自己,他心里还是很兴奋的,至少把梁晴脚上那双让人流口水的性感高跟搞到手是有希望的。


“那好吧,明天就明天。“

梁晴知道再逼他,赵海龙就会多想了,她必须把事情的分寸处理的恰倒好处。

不过她心里还是惦念着杨乐乐,她至少又得多被赵海龙淫弄一天。


赵海龙见梁晴答应了,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他把梁晴拉到了自己在基地里的办公室。

“梁小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我们基地里总工程师助理吗?”

“什么助理啊,我那里会清楚那?”

梁晴的心“蓬蓬”一跳:难道赵海龙自己要说出杨乐乐的事?


果真,赵海龙是怕梁晴误会自己怠慢了她,要把杨乐乐的事告诉她了。

他说:“哎,就是那个杨小姐吗,跟在日本高级工程师的那个。”

“哦,你说的是杨琴小姐啊,我和她不熟悉,只见过几面。”

“对啊,就是她。”

“她怎么了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梁晴装着并不在意的样子问着。


“怎么没关系啊,关系可大了,我正在向她求婚那。”

“啊?不会吧,你孩子都多大了啊,人家杨小姐年轻漂亮,又有文化,怎么可能做你的二房少奶奶那。”

赵海龙急着说:“不是二房,我要和我那胖老婆离婚,娶杨小姐做我的老婆。”

梁晴说:“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杨小姐一看就是个结过婚的人,怎么可能象你一样抛弃家庭那。”


“是啊,是啊,梁小姐你说的对,她的确不肯这样,但是我会鱼死网破的逼她就范。”

赵海龙说的信誓旦旦,眼睛却不时的瞟着梁晴的健美的长腿和她那双无人不偷窥的长美脚。

梁晴说:“哎呀,那你赵处长不成了流氓土匪了啊,你这不是要抢人了吗。”


“对啊,你说的很对,我就是抢人,但我不是流氓土匪,而是国军上校军官。”

赵海龙诡异的一笑道:“我是把你梁小姐看成好朋友了,你可别和任何人再说了啊,我已经把杨小姐弄我家去两天了,对,今天是第三天了。”

“哦,难道你还糟蹋良家妇女?”

“那没有的,本来是想硬做了,但是杨琴,不,其实她叫杨乐乐,四年前我就认识她,她说她怀孕了,我就没做了,留在我家好生伺候着那。”


“赵海龙处长,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无耻。”

梁晴听得是忍无可忍了。

她说:“人家一个怀了孕的姑娘,你硬把人家抢去要做老婆,这和戏曲里的《王老虎抢亲》,和土匪的欺男霸女还有什么区别的那!”

“呵呵,梁小姐还是误会了,你听我把话说完不迟。”

赵海龙上前想扶一下气愤的站起身来的梁晴。

“别碰我!”

梁晴闪开,自己又坐下了。


“梁小姐,我们国民党这边和你们新四军那边不一样。”

赵海龙还习惯把现在的解放军叫新四军。

他说:“你们那边纪律太严,没意思,还是国军里自由的多。我告诉你我四年前和杨乐乐小姐认识的过程,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了…….。”


赵海龙把前因后果详细的说给了梁晴听。

梁晴听完后说:“就算是你迷恋杨小姐,但你也不能那么做啊。”

“可不这么做,我这辈子就甭想得到杨乐乐啊。你梁晴说的话我也理解,但是我做不到你说的那么高尚。”

赵海龙的话虽然霸道,但也是他心里的实话。


梁晴说:“那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总不能让我帮你去劝杨小姐就范吧。”

“呵呵,说对了,我今天找你说这些,就是因为咱们的关系不错,从政治上你和我是势不两立的两个阵营里的人,但从私交上说我和你好象不存在什么矛盾吧?所以,我就是想请你梁晴小姐撇开你新四军女军官的身份,以朋友的身份帮着我做做杨乐乐小姐的工作,另外,你是军医出身的人,帮我看看她到底是怀孕了没有。”

这的确是赵海龙拉梁晴到办公室谈话的目的。


这简直真合梁晴的意,她本来想去找杨乐乐都没摸着门道那,赵海龙这么一说,正中了她的下怀。

梁晴道:“啊?让我去帮你沟通杨小姐啊,那我就试试看吧,不过不能打你的包票啊。”

“行,行。你梁小姐是江南大队的教导员,不就是做思想工作的嘛,那我就拜托了啊。”

其实,赵海龙的目的就是想让梁晴帮着检查一下杨乐乐是否正怀孕了,虽说在杨乐乐身上自慰也挺自得的,但是总没进入她的身体更惬意。


梁晴说:“那什么时候带我去帮你给杨小姐做工作那?”

“哦,就今天下午,下午成吗?”

赵海龙自然希望越快越好。

“我是没问题啊。”

梁晴说:“你不是下午警备司令部的人还要来这视察开会吗?”

“哦,那不耽误的,我午饭后就把你送到我家,你呆在那里做杨乐乐的工作,我回来上我的班。然后晚上下了班,我请你吃西餐,喝咖啡,再陪你逛商场买衣服去。”

赵海龙生怕梁晴再变卦,赶紧说了自己的安排。


“那好吧,就帮你赵处长这次了,但是成了你也别谢我,不成你也别怨我。”

梁晴摆出了很随意的姿态。

“这个当然,这个当然。瞧您梁小姐说的,能答应帮我就够朋友的了,我怎么会怨你那。这样,马上就中午了,你也别回训练场训练了,反正你那教练李章还在医院住着那。我让厨房炒几个小菜来,我请你吃午饭,完了就上我家。”

赵海龙生怕梁晴跑了似的说。


趁着赵海龙去厨房安排菜肴的机会,梁晴拿起了他办公桌上的电话机。

基地里只有吴国栋和赵海龙这两部电话能打外线。


“干的好,梁晴同志。”

电话那边的汪正生一听这么快梁晴就能去接触杨乐乐了,十分欣喜。

他说:“梁晴同志,你务必告诉乐乐同志一定要坚持住,我们正在想一切可能的办法让她出来,组织上不会忘记她的。你要动员赵海龙把杨乐乐放出来,让乐乐同志答应他随喊随到,就象当时顾燕的计策用于汤凯和欧阳佳慧一样,只要答应了赵海龙,我估计他会放出乐乐的。”

“好的,首长,我明白了。”

梁晴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正好和组织上的意见不谋而合了。


下午,一点的时候,梁晴跟着汤凯来到了他家里。

见到的杨乐乐正合衣躺在阁楼卧室里的床上暗自流泪那。

“杨小姐,这位是我邀请来的梁晴小姐,她来和你随意谈谈,希望你们能谈的愉快。”

杨乐乐看到梁晴来了,又惊又喜,但当着赵海龙还能表示亲热,她用带着手铐的撑了一下枕头坐了起来。


梁晴道:“赵处长,你怎么还给杨小姐带着手铐那,这样的话交谈不是始终有阴影存在吗?”

“呵呵,这也是无奈之举啊,杨小姐几次都想冲出院子去,好在我们文管家和秦阿姨拦的快,不然我都无法向研究所方面交代了。”

赵海龙说振振有辞的说。


“能给杨小姐打开手铐让我们说话吗?”

“可以啊,我这就给打开。”

赵海龙取出手铐钥匙给杨乐乐开了手铐锁。

梁晴去扶乐乐起来,但是乐乐浑身疲惫不堪,坐起来都很吃力。

虽说赵海龙并没有侵害女卫生员的下身,但是他依旧是在她的身体上疯狂了十多次,折腾的她乳房,大腿、面庞和脚都在疼痛不散。


赵海龙说:“麻烦梁小姐先给杨小姐检查一下吧。”

他指的检查就是让梁晴检查一下乐乐是否真的怀孕了。

梁晴说:“那请你出去回避一下。”

“好的。”

赵海龙退出了卧室,并把门自觉的带上了。


“梁晴姐,你怎么敢进这个淫魔的窝啊,这太危险了。”

“嘘----,你小声点,防止暴露你的身份。”

梁晴赶紧提醒杨乐乐别出大声。

“乐乐同志,我们一会再谈,先把赵海龙哄走了再细细说。”

梁晴指了指房门。


听见梁晴报告说杨乐乐的确是怀孕了,并且是两个月了的消息,赵海龙在楼下客厅里对梁晴说:“梁小姐,那能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吗?”

“啊?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太缺德了吧。”

“呵呵,我只是咨询一下,我希望和杨小姐能生个孩子。”

“孩子,对啊,赵处长,你也是有孩子的人啊,拿自己的心比别人的心,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罪恶事来那?”

梁晴暗暗吃惊,眼前的赵海龙简直是变态。不过看上去,他既然有这样的想法,那就很难放乐乐出去了。


“这个再商量吧。”

赵海龙说:“你做做杨小姐的思想工作,我去开会,回头一定好好的感谢你。”

“那好吧。”


赵海龙走后,梁晴和杨乐乐终于可以单独交谈了。

杨乐乐爬在梁晴的身上“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把赵海龙的暴戾之举说给了梁晴听。

“乐乐同志你受苦了,组织也想到了,但是目前的形势不允许我们受用武力来营救你,所以上级交代我和张莉莉指导员分别做敌人内部的工作先达到使你脱离赵海龙家的目的。”

“那我怎么配合你们那?”

杨乐乐再不想被这个使自己家破人亡的恶魔继续欺凌了。四年前他没得到自己,没想到四年后却被他玩了个够,好在他还不算坏到骨头里,否则自己的贞操早就完结了。


“乐乐,你下地,咱们去院子里谈吧,免得被人偷听了。”

“好吧,我的脚疼死了,梁晴姐,你扶我一把。”

梁晴这时才看清,杨乐乐的腿上,脚上都是被赵海龙掐捏的一块块青紫的痕迹。

梁晴不禁的对赵海龙愤恨不已。


在院子里的小花园里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后,梁晴知道杨乐乐喜欢喝橘子水。

她说:“乐乐,你坐一会儿,我出去买两瓶橘子汁就来。”

说完,梁晴就走想院门。

却被文管家拦住了。

“对不起,梁姑娘,你不能出去。”


“什么?我是你们家赵处长的客人,你有什么权利限制我的自由啊,让开!”

梁晴冒火了。

文管家冷冷一笑,说道:“我们家主人有令,你和杨小姐在他回来之前,都不能离开这个院子。”

“胡说八道,还有限制客人自由的!我去给你们家主人打电话。”


杨乐乐见状,拖着脚步走过来。

“梁晴姐,算了,咱们就喝茶吧。文管家,你让秦阿姨送一壶茶水到院子里来。”

“好的,杨小姐,这个没问题,马上照办。”

文管家把院子大门锁好,进屋招呼保姆给她们冲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