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野战兵 正文 第二章 7 我经历的军演

豆不逗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size][/URL] 短信是昨天的士兵甲发来的。 “璟姐现在能拿电池吗我们要出发了(后面是个笑脸符号)”我想我能理解士兵甲的歉疚,但对于我,一个好像才刚刚睡着的而且喜欢睡觉的人来讲,这点歉疚和我内心的愤怒不能持平。我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四分。‘我这是做的什么好事啊,简直是折磨自己,这小子是上帝派来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


短信是昨天的士兵甲发来的。

“璟姐现在能拿电池吗我们要出发了(后面是个笑脸符号)”我想我能理解士兵甲的歉疚,但对于我,一个好像才刚刚睡着的而且喜欢睡觉的人来讲,这点歉疚和我内心的愤怒不能持平。我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四分。‘我这是做的什么好事啊,简直是折磨自己,这小子是上帝派来考验我仁慈的心的’。我边想边穿衣服,顺便还空出一只手来给他回信息:

“小子,我才躺下不到三个小时。。。。。”。

“不要叫我小子,我没叫你阿姨啊,我已经在你楼上了,谢谢了。”不可否认士兵甲的回信速度是超快的,如果说野战特种兵一切都讲究效率的话,我想他肯定是超合格的,而我,佩服之余还是愤怒,难道他们演习就是为了训练我的配合能力。


闭着眼睛,跌跌撞撞爬到门口,因为是凌晨我也没有顾及自己的形象工程,披头散发一脸眼屎。因为没戴眼镜所以根本看不清楼道里站的是谁,只能看到在洗手间的附近站着两个人影,那个点儿我的同事都还在迷糊中,应该就是他们了。走到跟前,果真是身着迷彩的野战兵们,只不过脸色因为看不清显的更黑了些,于是我依旧看不清谁是谁,也不知道哪个是哪个,这和我的记忆力也有很大关系,也就是说,除了衣服,我根本记不住他们的脸。我不自觉的把嘴巴撅起来,眉毛一皱嘟囔道:“为什么这么早?我好不容易有机会躺下。”经过昨天一天的朝夕相处,他们已经不把我当外人了,而且语言更加直白。


“你好懒啊,都六点了。”两个特种兵们竟然异口同声的说我懒,我简直就是窦娥的妹妹豆虫,那叫一个冤枉啊,天啊!我在家要早起赶班车,本以为在这不用担心做不到班车,加上今又晚睡了好几个小时,平时可以晚些起来,补充一下睡眠,这应该不算懒吧,可是这帮兵们,却认为我这样的是懒惰。如果在这也要早起,那还让我活不?再说了,六点,很晚吗?


很想和他们辩论一下,可是考虑到自己目前形象不佳,他们的眼睛又那么犀利,估计我脸上还有昨天晚上流的口水痕迹,眼上肯定有类似眼屎之类的东西存在,一代淑女形象可不能这样被毁掉,还是不跟他们废话了,还是快开门,快回去再睡会儿。


“谢谢,姐姐了。”说话的应该是士兵甲,这里面应该就数他的官衔低吧,但甲子的嘴应该是里面最甜的,孺子可教也,我喜欢懂礼貌的人。我知道肯定他还能给我发信息继续影响我睡觉。


“我老婆这个点肯定也在睡觉,女孩在这个时候是最可爱的。”后面传来另一个很小的声音,可爱?一脸眼屎可爱?真不理解这些人怎么想的,我没理会,继续闭着眼往宿舍走。

果真到了宿舍,甲子的短信就 已经到了手机上:“姐姐,我知道你肯定想骂我吧?这么早就把你叫起来。”

还算有些良心“不是想骂,我一般都是靠打。”我回短信顺便开着玩笑,有些人对于我永远不陌生,比如他们,不是谁我都搭理的。

“呵呵,我啥都怕就是不怕被扁!我皮厚肉糙的,姐别把手弄疼就行!haha 老姐”。

“姐姐,你休息会儿吧,昨晚打扰你那么晚太不好意思了,老姐的拥军工作做的不错记口头三等功一次,再次表示感谢。另外,大家都一致认为你超可爱。”三等功还是口头的,头回听说,糊弄我百姓。这小子说话一半让人受用,一半也想修理,就因为我没洗脸就超可爱?夸人可不是这样夸的。


又是没等彻底睡着,电话再次响起,“小夏,前楼的人不够,待会演习开始你到前面帮帮忙。”


我的命运不是一般的苦。



工地上已经满是迷彩绿色的吉普车,那些市里领导观战的黑色轿车在这里面显的矮胖矮胖的,真是车如其人。其实我是很不喜欢威武之师的坐骑,虽然威武,但制作国却不讨我的喜欢,当然作为草民的我是没有资格对我们的军车说三道四的,毕竟好车的性能在作战时也是必要条件的,是不能以民族气节来衡量的,我们经常安慰自己,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可是我们往往忽略一个问题,黑猫和白猫只存在与表象的不同,质是一样的,而这才是关键的。


临时在工地上弄的观战台已经坐满挂着更高官衔的迷彩军人们,那些平常西装革履的领导们也不知道从哪找来的衣服,也混在了大队伍里,不过根本不用仔细观看,军人就是军人,民还是民,即使也穿着迷彩。

我站在观战台的最后一排,而我们楼下的那些指挥员们在这里又成了小兵了。不停的给那些人敬礼、报告。我们这些临时找来帮忙的是不能上前的,我就更不能,我只负责音响的调试。估计离演习还有一段时间,除了指挥的人比较忙碌之外,大多数人都在那坐着聊着天。反正不忙索性我就坐在后面的座位上打起了瞌睡。

我忽略了我是在弄音响,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把音响的开关打开了,而我的脑袋在不经我同意的时候“嘭”的一声砸响桌子,剧烈疼痛感瞬间惊醒了我,也顺便惊醒了全观战台上的所有领导们。

我急忙关上音响,已经看到我们头的不满表情,我又不是故意的,前面有人在问怎么回事,还能怎么回事,不小心碰到开关了呗,可是我来亲自回答是不是不太好,太为难了。

“报告首长,刚才不小心碰到音响的开关了,无任何异常。”好熟悉的男中音,我绝对是充满感激的眼神看向声音的方向,就在我的前排,是昨天慈祥的校官叔叔。

“还是你啊,小丫头,可忙坏你了吧?”还是那么慈祥。

“嘿嘿,是啊,临时叫我来帮忙,负责音响的出差了,我就是块砖,那里需要那里添。”


开始演习前的客气话时间了,我在头给我指示后弄好了音响,然后远离机器,蹲在地下画地图,反正我不是军人,是不会有人管我的。


轮到我们的头讲话了,他在上面读稿子,我在下面背着,因为稿子是我写的,前面座位上的校官笑着回过头来,“你写的吧?”“嗯。”校官向我竖起了大拇指,“丫头,可以啊。”

“对了,小夏,刚才碰到魔鬼师的参谋长,他问你父亲是不是叫夏志刚?”

“是啊,他怎么知道?”我有些惊奇,已经准备趴在后面眯瞪一会儿的我一下子又醒了过来。

“可能真是你父亲的战友,他说如果是的话,叫你把电话号码留给他。”

“不会真这么巧吧?”要知道我们这到原来我们住的部队驻地要跨好几个省,太不可思议了。不过还是把号码留给了校官。


还没等我准备继续跟校官好好谈谈魔鬼师的问题,我又被电话叫走了,这次是让我回市里,办另外的事。好像永远都不给说话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