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野战兵 正文 第二章 6 认识士兵甲们

豆不逗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size][/URL] “可以用用电脑吗?”其中一个野战兵看来对电脑很感兴趣,但从感觉上应该不是什么电脑高手,这个想用电脑的兵是个兵,挂士官的军衔,比刚才的尉官要瘦些,眼睛也很大,皮肤就不再介绍了,放眼望去没有白的,从楼上到楼下。但看上去要比他机灵很多,或者说比较活泼。 “可以,这台是开着的,直接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


“可以用用电脑吗?”其中一个野战兵看来对电脑很感兴趣,但从感觉上应该不是什么电脑高手,这个想用电脑的兵是个兵,挂士官的军衔,比刚才的尉官要瘦些,眼睛也很大,皮肤就不再介绍了,放眼望去没有白的,从楼上到楼下。但看上去要比他机灵很多,或者说比较活泼。

“可以,这台是开着的,直接用就可以了。”我把经理偶尔才用电脑指给他们,最好能把经理的电脑弄上点高科技病毒,哈哈。

“可以上QQ吗?”果然低手,这个问题问的太幼稚,竟然找不到登入地址。其实也不能怪他,公司的电脑是用来工作的,像这种传说的聊天工具一般都是藏在某个文档的某个角落里,一般不熟悉的人肯定也是找不到的,我走过去给他弄好,顺便看了一下这个小子的网名:甲子。让我想起了电影里字幕里经常出现的“士兵甲”,那么剩下的就是士兵乙、丙、丁、卯了。

“这里有水,随便喝,有凳子,沙发,随便做。”我始终记着领导对我的指示,跟剩下几个说,可是他们比我实在,其中卯已经坐在我们经理的老板椅上了。


“让我也尝尝做老板的滋味。”天真的尉官,以为坐在老板椅上就是老板了,我笑了起来,一笑不要紧,所有的人不在板着了,“你笑什么,小丫头?”坐在椅子上的尉官自以为很大的问着我。

“我?”一把年纪被人家当孩子般的询问着,刚准备开始反驳,又有另外的尉官继承他的审判式问话:“对了,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上班?”


这应该算有人向我表示的同情了,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如果玩电脑的是甲,看上去强悍的算是乙,做老板椅的算是卯的话,这个就是丙了,当然还有个丁正围在甲的旁边看着电脑。丙可能对我的电脑感兴趣,径直走向我的办公桌,身材和其他几个差不多,也是个尉官,难道真像电视里一样,特种部队最小也是个尉官?不对,士兵甲就是士官,难不成许三多真实版?

“嗯,因为是周末。”我表现的很老实。

“那你为什么不休息?”

“我,领导让我继续为你们服务,顺便加个班。”我很无奈的说。

“为我们服务?”这下所有的人们停下来看着我,难道服务的含义在他们看来有别的什么意思?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们领导让我们不要扰民啊?”丙说到。

“那谁知道,我可能不能算民。”

“那你算什么?”

“打工的呗。”

“童工?”第二个挑衅的站在我面前,我眼睛冒出杀人的目光,估计他们看不出来,‘胆敢说我,小子们吃了豹子胆’。


“对了,昨天那个在门口说话的是你吗?”又是还没等我来的及反驳,丙同志又开始质问我。


我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如果是在这个楼上,我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昨天我还真的碰上了三个,虽然我没有记住我碰到了谁,毕竟当时的情形有些因为脸皮薄而没好意思盯着看,可是我他们应该看得清吧,怎么着也算公司里夺目的吧?就算不是,那我昨天应该不至于和昨天区别那么大吧?还是这些人眼神不好,眼神不好的也能当特种兵?

“如果你是说昨天给你们指洗手间的那个的话,就是!”我回答的依旧无奈。

“夏璟,你名字?”刚以为他眼神不好,竟然能看清我贴在电脑上的工作牌,因为很小,我怕丢了,所以总是用透明胶贴在电脑上,随时应付检查,自然上面是我的名字,我点头表示认可。

“你就住在这里吗?”丙同志看来对我比较感兴趣而不是电脑。但这个问题问的我想打架,本来被迫住下就很痛苦,更何况这次是为了他们。

这个家伙直接给我在这安了个家,常时间住在这,我肯定又变成猴子了,到那时我可能逢人就喊:“八年了,咋就没人来看看我呢。”

如果他是我同事,我一定拳打脚踢了,这里除了领导,我就是天,嚣张的夏无敌,注意不是夏迎春。(春秋时期齐宣王的宠妃)可是,面对不知底细的他们,我只能忍,怎么着也得保持我矜持的淑女风范,我忍但依旧不放弃心里的幻想,想象中我已经将他打到在地踩在脚下,然后眯着眼睛告诉他:不要惹我不开心,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不是丫头,我在这里已经5年了,不是你们,我今天也不用住在这里,所以请你放聪明点儿。

“你怎么不说话,眼睛有问题吗,怎么总眯眯着?”

丙很关心的问着我,他看不出我的心情。

“不,习惯性眯眼,我不在这里没有常住的,常住的多是老鼠。”而这是我现实的回答。

“这里是不怎么样,你怎么会选到这里工作呢?”丙的问题很尖锐,当兵的人果真说话直接,我算是领教了。问的我直接无语,工作也有的选择吗?我也曾幻想自己是多么的伟大,到这鸟来都想自杀的地方开始创业,在某经理充满激情的演讲中决定把自己的青春都贡献在这边怎么也热不起来的土地上,应该说海地上。结果几年下来,激情没了,想走也走不了了。于是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已经对这个地方没有了希望,这个问话的小当兵的再次刺到我的痛处。

“你当兵的时候,知道自己要去哪当兵吗?”我带伤反击。

“差不多知道。我们军校毕业时还可以选择呢。”

那是你们幸运没有分到比较偏远的地方,我倒是很希望能在西藏或者漠河见到你,前提是我去旅游时,这样你就不会问我为什么不幸到这。于是我沉默不在理会他那白痴问题。


他们一点儿不沉默,特别发现我这么的平易近人之后,总有很多问题需要问我,可怜我的心情他们却不关心。于是我在心里,将他们都踩在脚下,像个女侠般站在高岗上。

“你们今天没事吗?军演都干嘛?”

“今天没事,休整,明天开演。”

“好看吗?”

“应该还行吧,你在这也应该能看到。”

“什么内容啊?”

“秘密!”几乎异口同声,那一刻我体会到了,什么叫真的秘密。

不就是个军事演习吗,到时候电视上也会播出的,再说了,等我去问一下楼下的校官不就清楚了,他可比这些尉官好说话,而且他们还是指挥官,小样的,还把我当傻瓜。


“为了感谢你,我们请你吃饭吧?”丙的良心看来还有。

依旧是还没等我开口,丙又说话了:“不是现在,等以后我们演习完,你去我们那玩时。”那些兵们也随声附和着,我那个拳头大的心脏啊,指望这群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请我吃饭?做梦!夏璟,你醒醒吧。


就这样,我在他们的陪伴下加班,没事就和他们胡侃一下,只是到了吃饭时间他们就会自动消失,可能去他们那个住的帐篷里吧,然后再相继回来,我曾看过那个帐篷的周边,可是并没有看到炊烟四起,难道真的像电视演的那样吃点压缩干粮就过去了?不过也真是佩服他们,虽然我告诉他们这里有水,可是几乎很少看见他们喝,真不敢想象长时间不喝水我能不能活。说实在的,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虽然有的时候他们的语言直率到我想使用暴力,可是我却非常喜欢这种一起的感觉,一种超安全的超自豪的感觉。这些是我们这里同事给不了我的。


当然我依旧还是个军演服务生,期间我下去问楼下的指挥官们怎么吃饭,其实领导让我照顾真的有些多余,据前楼的同事讲,还没到11点时,前楼主任就亲自来把他们接走了。真羡慕他们,从来没见过我们领导对我们这么热情过,我竟然吃起人民军队的醋,其实我只是很心疼那些啃冷干粮的士兵们。




朱婷婷终于在下午姗姗来到我的办公室,看来还精雕细琢了一番,除了略微有些胖但还是很漂亮,大眼睛,嘴巴有些阔,没什么不足的地方,是我喜欢的大嘴美女。她不停的用眼睛打量着屋子里的每一个陌生的面孔,我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婷婷瞪了我一眼,我忙问她同学来了没,她用相当夸张的语气说道:“来了,和个男的一起,没和我说两句话,就和那男的去海边约会了,找我就是借口而已。”

“那待会还来找你吗?”我问她。

“不知道,她说如果早的话就回去。”

“你跟她一起回去?”

“怎么会,我答应陪你的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太感谢了。我先去休息会,你帮我在这盯一会儿吧。”我给她一个和众帅哥亲密接触的大好机会。

“怎么你要出去吗,那我们会宿地了。”迷彩们听到我们的谈话后以为我在下逐客令。

“不是,我的宿舍就在那边,这里不能关门,我同事小朱在我可以去休息一会,你们在这玩就行。”我急忙摇头,你们真要走了,小朱看什么?

“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走了。”


可是我的好心好像没有得到多大回报,在我还没来得及躺下的时候,婷婷就跑来我宿舍说她要回去,一脸的不高兴,问她为什么?


“里面几个长的还行,就是都有女朋友了,还有一个没有的吧,只打听你,我还看什么看?”

“哈哈,你是来相亲的?”

“不全是,如果碰上个一见钟情的不是很浪漫?”

“你还有机会,他们又没有结婚,你来个横刀夺爱。”

“得了吧,不知道军人的特点吗,就是专一,安全。”

“哪里的不都一样,再说了,你可以找他们帮你介绍啊。”我已经快让这个花痴婷弄的崩溃了。

“那你帮我吧,我先回去了,有人要换药。”说着就走了。

而我,苦命的我,不得不重新回到我该待的地方继续呆下去。继续那些未完成的先进报告。至于花痴的要求没办法答应,哪能刚认识就给人介绍女朋友,即使有心也不行。


这下连我的电脑都被霸占了,看来小朱的牢骚是对的,迷彩们正在利用一切可以和自己爱人交谈机会。而我,只能回宿舍抱着我的笔记本写报告。想想他们也不容易,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特别感谢移动通信宽带网络什么的,不过现在应该先感谢一下我吧。


就这样我和迷彩们在一起办公,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幸福,自我感觉我好像领导着一群迷彩帅哥。嘿嘿,那感觉超爽。虽然我的工作有一部分是为他们提供服务,可是这哪算什么服务。虽然房间被霸占了,可是只要地上有脏东西,立刻就会被打扫,当然不是我,更爽的是,我的杯子不用我亲自倒水。


楼下的指挥官们就更没有什么要帮助的,从中午离开到晚上一直没有回来,据说被我们头拉去参观我们的各个工地去了,难道我们头想把人民军队也发展成他的客户?不得而知。



就这样直到我工作完,他们仍然没有离开,因为里面士兵甲的手机电池出了问题,充了半天,一点没充进去,时间已经是深夜11点,秋天的季风已经在无意中刮了起来,如果用来发电,估计照亮整个地球都没问题,他的手机估计能充爆。可惜这里不依靠季风发电。而小甲同志也不能手拿手机站在风里充电。

“姐姐,能不能放在这里,早上我再来拿?”不可否认小甲同志很有礼貌的。

“可以啊,可是这里晚上要锁门。你们几点过来拿?”实话实说。

“不知道呢,明天上午演习,估计不能晚了。”士兵甲看上去一点不急,但我却心里上火,虽然相处的很融洽,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现在看来明天早上肯定又要一早醒了。有得必有失。


“这是我电话,来拿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给你们开门。”我很无奈,既然人家都叫你姐姐了,虽然他很不相信我比他大,我只能对得起这个姐姐的称呼。于是,我写下我的手机号码,交给他,然后目送他们离开,锁上门,回到宿舍。可是依旧没有能够睡觉,经理又打来电话,竟然是让准备明天欢迎军演的讲话稿,我就不明白了,人家军演关我们什么事,还要写个讲话稿,而且不用前楼主办公室的人来写,非得找我?

抱怨归抱怨,该写还得写,我不想下岗,或者说还没有飞离的勇气。又是一个熬夜的夜。




我夏璟,26岁,从还没毕业就一直没有停下来工作过,工作已经占据了我生活的二分之一的时间,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成就,或者说看的出成就。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一直拼命的加着班,自认为努力的工作着,我不应该是工作狂,我却充当着工作狂的角色,在别人看来我是为了疗伤而发奋工作,而我知道,我的工作仅仅是因为停不下来。我很想能和其他人一样,能够安心的休班,不去考虑自己休班会不会给工作带来困扰。我也很想给自己放一个大假,或者永远离开。


可是我依旧这样工作着,毕竟这里真的有我五年的青春,即使看到的仅仅是那片海滩地,也会觉的熟悉。离开,谈何容易。


我发现如果一直熬夜,就很难正在闭上眼睛睡着,即使闭着眼脑袋也在奇怪的转着,就是不能停下来,可能这也是惯性的一种。没有办法,思考着怎样才可以让脑袋放松下来,进入睡觉的状态。我闭上眼睛试着不去思想去数羊。

一只,两只,三只。。。。。。

电话在我还没有彻底睡着时又响了起来,是短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