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远去的手艺

caijojo 收藏 28 175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8_33164_9533164.jpg[/img] 正在远去的老手艺——爆米花       遇见炸爆米花的胡德友师傅,纯属偶然。    几个好友聚餐后,我伴着清爽的北风,晃悠着微醉的碎步回家。橙色的路灯闪烁,飘零的梧桐叶,舞蹈着生命里最后的辉煌。行人稀少,宽阔的马路独我享用。突然,身后“嘭”的一声巨响,将酒醉的我炸醒。心想哪个倒霉鬼的车胎爆了,我环顾四周,竟没有车。一阵风过,空气里夹杂着香甜味道。这味,是那么的熟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正在远去的老手艺——爆米花


遇见炸爆米花的胡德友师傅,纯属偶然。

几个好友聚餐后,我伴着清爽的北风,晃悠着微醉的碎步回家。橙色的路灯闪烁,飘零的梧桐叶,舞蹈着生命里最后的辉煌。行人稀少,宽阔的马路独我享用。突然,身后“嘭”的一声巨响,将酒醉的我炸醒。心想哪个倒霉鬼的车胎爆了,我环顾四周,竟没有车。一阵风过,空气里夹杂着香甜味道。这味,是那么的熟悉,这香,是那么的纯正,是爆米花,是久违的爆米花香。

寻香回走,我刚路过的小巷口,有个三轮车的小摊,一中年汉子正摇着爆米花机,炉子里的木炭,飞溅丝丝火星,划破这冰凉的寒夜。他没有吆喝,似自言自语:爆米花,爆香米、糯米、蚕豆、黄豆、绿豆呀,还有小麦、玉米、花生、瓜子喽……这念叨,完全没有广告的功效,以至于我擦肩而过都没有觉察。

爆米花的师傅叫胡德友,今年39岁,湖南省常德市黄土店人,走街串村爆米花,近20年。我告诉他想拍摄这手艺时,胡师傅爽快的应允了,并留给了我电话号码。还说:出摊,那也得下午四点以后,具体什么地方,明天再说。

第二天,我在常德城西的老街巷口见到胡师傅时,天已近黑。他一边忙着开张前的准备工作,一边嘀咕:昨夜鼓风机摇坏了,修了半天才弄好,不然又要花钱添设备。钉好鼓风机后,胡师傅看了眼小巷口,点上支香烟:白天人们要上班,孩子也都读书去了,没生意。他猛吸了几口烟,就开始生火,眼睛始终扫视着四周:城里规矩多,好多地方不准炸。这几天城管查的紧,要看着点。一切准备就绪,他拉开嗓门吆喝:爆米花喽……爆香米、糯米、蚕豆、黄豆……我见他声音洪亮,不竟玩笑:你昨天怎么不这样喊?他一笑:开炸后,就没有必要了。这爆炸声就是好广告,一响大家都知道了,张家媳妇、李家嫂子、王家老太就会炸出门。说到这,他不禁轻叹了口气:这响声也是个祸害,一炸响,那城管、保安、物业公司的、还有那怕吵怕闹的知识份子,也会应声而动。

胡师傅用一个小搪瓷缸子量米,爆米花一锅装米一斤,每次一杯。加糖,只能是糖精,白糖遇高温熔化成液态,粘在爆米花机器内壁,容易烧糊,影响米花口感。在加糖前,得征求客人的意见,不加也行。炸米花还要放一勺面粉,这样就不会粘锅了,爆炸时的白烟就是面粉的飞尘。拧紧爆米花机阀门后,就可匀速摇动加热,这阶段掌握火候是关键,不欠不过,欠则生,也难膨松;过则糊,味苦。一靠经验,粮食品种不同,烘焙时间不一样。二看压力表,罐内压力到一定程度,就要开锅。开锅取米花,这是给人印象最深的一个环节,随着轰隆的震天响声,一股白烟从布袋里飘散而出,米花也随气流冲进袋中。

光顾小摊的多为孩子,或是上了年纪的家庭妇女。他们爱讨价还价,胡师傅说:生意再差,我也不降价,给谁少了钱,全院子都晓得了,那生意没法做了。一年也就靠冬季这两个月,一天只有晚饭后这一小会儿,炸不了几个钱。时间稍晚点,住户就提意见了,放的巨响使小孩无法入睡,老年人没法安静,女人没法看电视。他们经常会来说几声,甚至骂几句。胡师傅尴尬的一笑:反过来想,如果谁在我屋旁隔几分钟响一,我也受不了。他们骂就让他们出出气,我只当没听见,实在不行就走,打一炮,换个地方。

胡师傅每次开锅前,都会高喊一声:放炮喽……,才鸣炮取米花。闻得喊声,胆小的孩子与怕事的妇人,立即捂住耳朵。一声巨响后,随爆米花香飘溢而出的,还有那开怀的笑声。

孩子或妇人提了爆米花,美滋滋的回家,不时回头望望,生怕没有听得见 “放炮喽……”的预备,而吓落了手中的甜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