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征程 正文 交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李丹被张林这突然来的一下子吓了一大跳,不过李丹也不是吃素的,用肘别开张林的胳膊之后,顺带的一肘击打在张林的肋下,“你有病啊?”

严艳看见张林向猎场大门冲来时也立马跟着跑了起来,终究是女人,严艳跑到门口的时候便正好见到张林捂着自己的肋部蹲在地上。严艳跑上前去把张林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张林忍着痛站了起来,“李丹,你告诉我刚才那人是谁吗?”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了,这么说唐龙有可能真的活着。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李丹很是看不惯张林,这个小女人现在的思想就是只要张林想要的,她都会反对。

“李丹,你什么态度?”严艳生气的看着李丹。在严艳心里,李丹一直是个很好的人,所以严艳直接从自己的通讯连里把李丹要到了自己的家里,做自己的姐妹。

“连长,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呢?”李丹就要委屈的哭了起来,“你看见刚才什么情况没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李丹转身躲起来严艳的继续追问。

“李丹,对不起啊。”严艳也是一个极容易动感情的人,最见不得自己周围的人哭天抹泪的。于是严艳转身一巴掌抽打在张林捂着肋下的手,“你是男人吗?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还不快道歉。”

张林自己想想,确实是自己的不对,自己再急也不能去为难一个女人不是。张林走上前去轻轻的说,“李丹,是我不对,你能告诉我刚才那人是谁吗?”张林本来想,我这么说总该行了吧,却是没料到事情正好相反。

“张林,你能不能别那么欺负人?不就是他比你们军统的厉害嘛,非要查出他是谁,要置他于死地吗?”李丹愤然的说道。严艳一听李丹这么说,知道那人应该就是李丹的恋人康虎,可是严艳绝对不会认为张林是想要对付他。

严艳上去拉着李丹的手,“丹丹,你应该知道张林不是这种人。他想要知道绝对有他的原因。”李丹听到严艳说的话却是大怒起来,“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了,别认为他就是一个好男人,你要跟他就是真的不值了。”

“李丹,你在说什么?”严艳生气的喊道。这时,许是里边的炮手们听见了外面的争吵,几个炮手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待到发现是小姐跟李丹吵闹时,炮手们吓得老老实实的缩了回去。

“严连长,你别欺人太甚,你我姐妹几年还不如跟这个臭男人的几天吗?好,不仅不帮我,还跟他一块儿对付我,算我李丹是瞎了狗眼。”李丹说完后一甩头便冲进猎场。这什么人呢?严艳被李丹气的想要发狂。张林却是一步迈过去把快要摔倒的严艳揽进了怀里,“没事儿吧?”

严艳躺在张林的臂弯里气的抽噎起来,“她她她什么人啊是,我什么时候跟你一块欺负她了?”严艳边说着边用小拳头击打着张林的胸膛,宪兵总队出身的能有弱的吗?正要狠下心来,严艳的拳头一点也不比一个男人的软,张林郁闷的承受着严艳的折磨。

“还真是一对啊?”严艳抬起她那被泪水打湿的双眼,眼前的李丹拿着一个包袱用不屑的神情鄙视着面前拥抱着的两人。严艳立马挣脱了张林的怀抱,“你要去哪?”

“哼哼,你们俩还要追杀我不成?”李丹用一副阴沉的口气说道,看样子像是疯了一样。

“你怎么能这么说?”严艳用手擦去眼睛上的泪水问道。眼前的李丹再也不是那个跟自己无话不说的姐妹了,不知道那个叫康虎的中统特务是怎么做的,“是不是康虎对你说了些什么?”

“康虎?怎么你们都这么在意他?”李丹从腰上抽出一把匕首,然后拿那支匕首在手腕上割了一刀,手腕上开始流出一滩的鲜血。张林看了看李丹手腕上的血液流量,李丹是隔断了她的静脉。

“你这是干什么?”严艳惊异的看着李丹流血的手腕,拿出口袋里的手帕,想要给李丹包扎起来。

“别装模作样了,真的在乎我们姐妹间的情意就跟这个臭男人分开。”李丹推开严艳的手,然后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布条抱着起来,“你我姐妹情意到现在为止,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警告你,你要是想难为康虎,先过的我这一关。”李丹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了武汉城。

张林从李丹割腕就开始注意李丹,因为李丹拿的那支匕首竟是自己从后世带来的M9军刀。是李丹跟苗伟峰有关系啊,还是康虎从苗伟峰那里夺来转送给李丹了。张林的不正常很快让严艳发现,“你在看什么?”

“刀,李丹手中的刀。”张林使劲儿的捏着自己的拳头。

“那刀是那个康虎送给他的,好像是康虎从一个共党份子手中夺来的。”严艳哀声的说道,“为了你,我连我的姐妹都没了,你可得好好待我啊。”

“嗯,”张林把严艳揽进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把严艳的头贴近了自己的胸膛,“时候不早了,现在去换衣服吧。”张林心想,苗伟峰是个爱刀之人,刀现在在李丹手中,苗伟峰大概是凶多吉少了。严艳慢慢的脱离了张林的怀抱,然后拉着张林向猎场走去。

李丹走了,严艳像是失了魂一样,两人在清幽的小道上什么都不说,只是都闷着头向严艳的房间走去。走了将近五分钟,二人想着心事,浑然不觉的已经来到了严艳的闺房。这时严艳才多少反应过来,严艳先走一步,进去把门从里边关了,张林一脑袋的撞在了门上。

“你个坏男人,人家的闺房你也想进。”严艳转身靠在门后,听见门外边张林的呼痛声停下后才去那挂在衣架上的夏装。窸窸窣窣,不到一会儿,严艳便在张林色迷迷的注视下走了出来。看来还是找个军人老婆好,不用再外边苦苦等着老婆的浓妆艳抹。二人走下山后,坐上了严家早就准备好的汽车,二人在汽车轰轰隆隆的声响中来到了军统局。

“要不我自己进去吧。”张林看见严艳脸色不太好,于是劝说严艳留在车里。

“还是跟你一块进去吧,记的上次戴伯伯像是给你一个调查那个康虎的任务,你就记得练你的兵了,怕是早就忘了吧。”严艳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看来外表冷艳的女人不一定都是坚强的。

“呵呵,还真是忘了!”张林说道。张林并不是真的忘了,张林还是暗中命令孟凡鹏派他之前的下属们查过,只是查出康虎在三个月之内的活动情况,这个康虎好像是像自己一样凭空冒出来的。但是为了不让严艳有力气却是打了空处难堪。

“那就是了。”严艳坐在车里伸出自己的手,张林一把把严艳拉了出来。

“你不会轻点啊?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严艳左手搓了搓被张林攥痛的右手腕说道。嘿嘿嘿,还好,这才是严艳之前的样子。二人在向门口的警卫递了自己的工作证之后,在警卫们的带领下来到戴笠的办公室,张林站在最前先是轻轻的敲了门。

“进来!”办公室传来一声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命令。

“局长好!”

“戴伯伯好!”

“哦,小严也来了?”戴笠抬头看见严艳也跟着张林进来,于是口气里略微有了点温暖。

“艳艳是想戴伯伯了,我本来是要请戴伯伯回家做客的,正好顺路就先来了。”严艳默默的说道。

“哦,不高兴啊?”戴笠关心的说道,“是不是我们这个犊子欺负你了?”

“没,没有。”严艳吃惊的说道,“戴伯伯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别忘了你戴伯伯是干什么的,你们可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的。”戴笠难得的在自己的下属面前笑道,“到你家做客,不会是这么快就喝你们的喜酒吧?”

“看您说的,哪能那么快啊。”严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行,张林工作做的不错,连严艳这样想杀我党国大部分年轻军官的冷艳美人都弄的到手。”戴笠并不准备怎么批评张林没完成任务,毕竟戴笠已经知道张林派遣孟凡鹏的老部下调查了。

“你们是来问我要军费的吧?”戴笠说道。

“局长,我最近才招了八十二个士兵。”张林回道。

“恩,给你们拨款子。”戴笠并不推脱,“给你们每人一长一短两支枪,但是你得多给我练兵。”

“是!”张林敬礼回道。

“别啊,戴伯伯,他本来就忙,至于练那么多兵吗?”严艳愁眉苦脸的说道。

“没办法,开战一年,我之前练得精英份子,大部的都战死了。”戴笠的军统还负责暗杀日军指挥官和国内著名的汉奸,虽是任务完成的不错,但是损失还是相当惨重的(据说,抗战八年,军统因为暗杀鬼子汉奸任务损失万余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