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第30章 海上长城(下2)

中悦 收藏 9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第30章 海上长城(下2) 东南军区空军指挥部。放下曾南岳的电话,空军第2集团军司令员大喝一声:“空5师起飞!”心里暗自感叹华发已生,不能和小伙子们一起上蓝天了。打小鬼子!等了多少年的一个机会啊,下一回不知又要等多久了。 空5师师长的座机发动机已在轰鸣,他的整个师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30章 海上长城(下2)


东南军区空军指挥部。放下曾南岳的电话,空军第2集团军司令员大喝一声:“空5师起飞!”心里暗自感叹华发已生,不能和小伙子们一起上蓝天了。打小鬼子!等了多少年的一个机会啊,下一回不知又要等多久了。

空5师师长的座机发动机已在轰鸣,他的整个师早已焦急地等待着这声命令。按照预案,出击日美航母编队的主攻师就是本师,曾南岳与那边的李之焕将军的通话,这边各团主官都在听,到了李中岳说:“打不过,找大哥”的六字真言时,自己带头,大家呼啦啦上了战机,不久,各机场总共266架战机的发动机轰鸣起来,到空2军军长吼出“空5师起飞!”后不过1分钟,第一批十多架战机已经升空了。

原定作战方案有一个大方案和一个小方案,大方案是打包括美军航母战斗群的日美联合舰队的,小方案是打日军轻型航母-登陆编队的,现在走后面这个,比较简单。3个歼10团和2个歼11团搭配合成第一攻击波飞在前面,扫清日军的舰载机和雷达导弹防空能力,后面跟着1个飞豹团构成的第2攻击波机群,以区域外撒布500公斤级滑翔制导重磅炸弹炸呆靶子,把日本海军浮在海面上的东西通通炸到海底。水面舰艇,现役驱逐舰护卫舰不作为主力出动,因为新一代主力驱逐舰的不沉泡塑填充系统的装置改装要到年底才能完成,其中青岛号等第一批6条新型驱逐舰装设离心式钢珠炮近防系统完工还要再晚2个月,在这些工程完工前,我们不给对方发挥航母战斗群舰载机优势和反舰导弹攻击优势的机会,要是那样让他打,他就打舒服了,我们不拿驱逐舰与航母战斗群硬碰,偏不让他打舒服了。水面舰艇真正靠的是郑和1号大型航空战列舰,以及大量的有人和无人半潜平台。潜艇的确出动了,在指定位置潜伏待命,不到必要时刻,不必使用潜艇攻击,以免我潜艇在可能的暴露位置后,在东海不过200米的浅水海域承受日美的优势反潜力量攻击。

师长带的第一攻击波机群飞抵日本海军翔鹤号航母战斗群130千米距离,仍未见到鬼子F34垂直起降舰载机的影子。等候黄尾屿登陆战斗群指挥员给出的指令。师长觉得有点好笑,宋五栖那家伙为了争黄尾屿一线指挥的位置,竟然甘愿跑去给国军,啊,这个这个国军,一位营长,当搭档,俯首这个甘为孺子牛啊,可敬、可佩~ 宋五栖这家伙干过驱逐舰、潜艇,在海军陆战队摸爬滚打了一番,进了第一代航母舰长培训班,又一头钻进郑和一号建造工程,本来就是作为我军第一代海空联合作战指挥员培养的,黄尾屿作战是一场海空联合登陆战,内定由他指挥,这家伙看着他那艘中华航母首舰——郑和一号不能开过去,一着急,赤膊上阵钻进货柜去了黄尾屿,

宋五栖,该给信号了!出状况了吗?


宋五栖的确遇到了点状况。这个状况嘛,可以用“一个比一个抢得快”来形容。作战方案中,大机群到达前要先行扫清日舰的舰载机能力和防空反导能力,为此要使用常规电磁脉冲弹配合203毫米炮射导弹多次攻击。郑和一号的203毫米螺管主炮打一群60发火箭助推炮弹过去,火箭助推弹可达90千米以上的射程,但战斗部威力小于非助推的,90千米以上射程,可涵盖钓鱼岛作战日美舰队与郑和一号距离的绝大部分情况。这些助推弹中一半是末制导穿甲爆破弹,一半是常规电磁脉冲弹,常规是相对于核电磁脉冲弹而言的,要想发出一个强大的电磁场,就要让电动起来,磁动就生电,电动就生磁,电动得越厉害,磁生得越大,因此利用炸药爆炸产生3-6千米/秒以上速度的射流,爆炸高温离子射流高速通过一个线圈冲出去,相当于极大量电子瞬间流过即等于一个巨大的瞬间电流,产生瞬间极高幅值的电磁脉冲。一般来说,常规电磁脉冲弹威力远小于核的,只能在一个局部战场上作战术使用,203毫米口径的做到×千米以上距离确保烧毁敌方正常防护程度的电子设备就有困难了,不过,新开发的中岳级203DC电磁脉冲弹是具有方向性的,那个线圈的轴向指向哪里,电磁脉冲成束聚集射向哪里,而一般的电磁脉冲弹场强四散辐射,目标以外的绝大部分都浪费掉了。中岳级具有指向性的203DC在指向瓣内的场强可达通常同级弹的数十倍,指向瓣窄范围内的场强接近数千吨当量战术核电磁脉冲弹的水平,只不过,要把线圈轴线大致指向目标也需要起码的制导功能,制导机构再占点地方,指向性常规电磁脉冲弹非得203以上口径不可了,155/152毫米口径的正在加紧研发,既便研制出来,威力也比203的差不少。

这群炮弹——30发203DC和30发203CB(穿甲爆破),它们后面拖着助推火箭的间断喷发尾焰,一定会被发现——一起打过去,翔鹤战斗群就面临2个选择,启用反导对抗的话,搜索跟瞄雷达就得开机,接收卫星数据、向截击导弹发送制导数据和拦截导弹的弹载主动雷达、近防炮的火控雷达等等电子设备都要开机,这些电子设备只要一开机就必定被电磁脉冲烧坏,什么电子防护软硬件也没用,真正能够对付电磁脉冲弹的措施都是机械的,设备外面要加厚厚的金属屏蔽层,天线还要加一道机械的开关,到时候把那机械开关关了,天线感应的电磁脉冲电压再高,还能跳过机械开关不成。只不过那道机械开关一关,这设备就没法干活了。所以,第一个选择是反导——被烧毁电子设备——反导失败接受导弹打击。第二个选择是电子设备全部机械地关机,切断外部感应电流的通路,这样一来那30发203CB就会轻松击中战舰,把舰载机和雷达导弹设施送上天。 这两个选择的结果也没什么差别,只不过电磁脉冲弹要这样用就不得烧毁了旁边飞着的穿甲爆破弹的制导芯片,所以,电磁脉冲弹具有指向性也同时解决了这个问题。战术方案总是因地制宜的,新战术往往是某项新武器技术出现后的配合产物。

计划中这样的打击要反复进行多次,直至敌舰队防空反导能力完全被摧毁。航母上的舰载机是轮换起飞在空的,前几次打击时飞在空中逃过一劫的舰载机,若落回母舰,即被后面的打击摧毁,或者母舰已不能收回飞机了。作战计划中空5师的任务相对简单,J10和J11对付失去母舰电子支持的为数不多的在空舰载机,J11还要准备在意外情况下对敌舰补射电磁脉冲航弹,后面飞豹的任务只是炸呆靶子,一般估计,203毫米口径炮弹打击水线以上部分还不足以把大型军舰快速送入海底,特别是美军的重型航空母舰,只用炮击,敌舰有可能逃出炮火射程。确保快速击沉要用鱼雷或者重磅航弹,像飞豹投掷的区外撒布的500公斤级滑翔制导炸弹,高空落下的巨大动能帮助高硬度合金穿甲弹头穿透层层钢板直至军舰腹内深处爆炸,既便美军8-10万吨级的重型航母也是经受不起的。

这个战术还要求敌舰队附近的我方平台能够提供末端制导指引。原计划由附近的几条海螺完成。仗一开打,敌翔鹤号航母战斗群附近的112、113号海螺都被击毁,黄尾屿天线和主机被炸毁,末制导手段失去,黄尾屿登陆群立即放出多架微型无人机,20分钟后抵达原113号海螺所在的岛东北角海域——这里是理论上的敌舰最大可能位置——却什么也没看见。这时恰值我方一颗低轨侦察卫星宝贵的工作周期,卫星从战区头顶掠过,白昼,无云层遮挡,正向东北方高速逃窜的日翔鹤号战斗群的光学图像立即清晰呈现在宋五栖的战情视屏上,

老宋的五栖名号不是盖的,不用查计算机数据库,脑海里立即冒出一组数据:日军要使用LCAC气垫登陆艇登陆,战斗群不应远于黄尾屿东北方50千米,另一组数据:郑和一号方才的炮击用量,使用固定高低角变初速改变射程,鬼子测定的弹道是无助推的气阻-抛物线弹道,他们从计算机数据库查找,当今世界各型火炮的无助推弹最大射程从钓鱼岛郑和一号那里打都不能超越黄尾屿东北20千米,使用火箭助推弹的话,日军会认为无制导火箭弹的误差对军舰威胁不大,而使用制导火箭助推弹,在日军掌握制空权制海权的情况下我方的末制导平台过不去,因此,他们会判断退到黄尾屿东北50千米处已够安全。老宋高声命令:“日舰目标方位黄尾屿东北50千米处!请郑和一号动用变轴1号2号飞赴目标位置提供末端制导!指令黄尾屿东侧111、110号海螺向目标位全速开进提供备用末端制导!”

和老宋同在一条指挥货柜里的国军营长已弄不明白宋五栖说的什么,只是恭敬地给老宋递了一杯茶。


郑和一号。中央船体尾部和右一船体尾部厚重的防水帆布幔打开,斩露出两架黑黝黝的大家伙,大家伙的色彩迅速变化,涂附的蟾蜍保护剂把机身变成船体一样的深灰色,两翼螺旋桨轴快速竖直直指蓝天,发动机轰鸣声中,大家伙慢慢升离甲板,悬停于20米高的空中,螺旋桨轴放平了一点,大家伙迅速飞向船体右后方,在海面上兜了一个圈子,螺旋桨轴渐渐放低接近水平,飞机加速、降低高度,直至两翼高度不足海面上1米,发动机轰鸣声一下子减轻,蟾蜍保护剂迅即变得和海水一色,地效气流轻轻托举着机翼,变轴机进入地效飞行状态,以浪花打湿的高度掠海疾飞,直扑黄尾屿而去,很快与海天同色,在满船注目人群的眼帘中消失了。

后来在石油咽喉之战西线战役中大展神威的变轴向地效机,现在刚有了原型机“变轴1号”和“变轴2号”,在机组人员包括1名设计人员的驾驭下,开始了他的首次作战飞行。

黄尾屿东侧的海螺111、110号虽然距离近得多,计算上却应该是地效机先抵达目标,因为海螺航速25节,地效机航速却有200节以上。

地效机还是没有拔得头筹。郑和一号连节5条船体的大钢梁现在已是地面机场信号设施齐全,而且,空中一个中队的F16C/D在盘旋,中队长高声报告:“花莲高志航联队×××中队请求降落!”

曾南岳微微皱眉看着盘旋在空的新F16中队,对着麦克风说:“准许降落!”

15架新近从美国引进的F16C/D战机呼啸而下,就拿820米长45米宽的大钢梁——飞行甲板当地面机场跑道,在简易设施辅助下,战机鱼贯而降。 中队长带着人向曾南岳报到,曾南岳接受并批准持有宜兰县头城镇批准公文的中国工程保安总公司东海分公司为避免外国非法武装伤害俾令工程作业得以正常施行事请求空军提供保护的呈文,再指示中队长夺取局部制空权为远程制导炮击提供末端指引,命令:“出击!”,到15架F16C/D再次起飞、编队,在空中尝试并完成F16战情数据链接口与郑和一号航空中心计算机无线对接,F16C/D飞抵黄尾屿海域,虽然还是赶到了相对慢速的变轴地效机的前面,时间仍在军事上晚了10个小时,在政治上则整整晚了61年。


逼得宋五栖说:“一个比一个抢得快”的,是因为F16C/D中队也没有抢到最前面。国军航空兵中队刚到黄尾屿海域,离翔鹤号战斗群还有50千米,一个指引信号已在曾南岳和宋五栖的战情视屏上一闪一闪地显示,把翔鹤号的准确位置标示并显示出已在2500米的近距离锁定了这条轻型航空母舰。老宋一惊,“谁这么快,抢到F16前面去了?”仔细核对标识数据,计算机告诉他,这是特种兵分队长老谭的侦制通指挥仪,高度为零,说明他们已从那架支奴干直升机下到了翔鹤号附近的海平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