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中国女人的美国人

绿色冲击波 收藏 1 1832

蓓是我银团的雇员。来自中国河南洛阳市。21岁的时候,蓓就离开了中国到美国,先是在洛杉矶市的佛教圣地--西来寺工作了二年,每天的工作是煮饭,当然很辛苦。但收入并不多,每月只有500美元,但西来寺管吃住。在西来寺工作的时候结识了一个美国佛教徒Tommy。蓓是个年轻没有什么经验的女孩,经不住Tommy的主动追求,没有几个月就住到了一起。


同居了半年,Tommy就送蓓上学去了。好在有一个好先生,蓓也就安心学习,二年后竟也从社区大学升入了正式大学。二人就这样同居了五年,蓓也就从大学毕业了,并在我银团找到了一份工作。


经过几年的同居生活,蓓讲的英文很是流利标准。对美国人的思想和办事行为也了解的很清楚,加上人又娇小漂亮。所以,美国的本土客户对蓓很是喜欢。追求的人也很多,甚至有些老美会在雨中等她数小时,平时客户送的玫瑰花也最多。


工作了一年,忽然有一天,蓓对我银行的同仁宣布要结婚了。当然老公就是她已经同居了近十年的美国男朋友。大家一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高兴,纷纷询问她结婚安排。按照惯例大家要根据她提供的清单购买一些礼物。可是等了很久就是没有消息。终于在一个周一的早晨,蓓带着老公来到银行向银行同仁宣布:“上周已经到赌城结婚了”。

大家恭贺之后,有中国来的员工问:“是否可以聚餐?”

Tommy听了高兴地说:“我和蓓决定要到中国去举行中国古典的婚礼,在美国就不请大家了,如果你们要聚会,只要你们通知蓓就好了,我们会安排时间参加你们的聚会”。

。。。。。。


过了半个月,Tommy就随同爱妻蓓来到了中国河南洛阳。蓓的父母给他们提前预定了宾馆,但到了洛阳后,Tommy坚决不住宾馆,要求住到蓓的父母家中。蓓的父母住的是铁路职工宿舍,虽然有二间卧室,但家中却住着四个人,其中二位是蓓的祖父母。Tommy一见说:“我是中国人的女婿,我到中国来是做主人的,不是客人”。于是,Tommy与蓓就住在了狭小的客厅里。当夜,Tommy对中国感到新鲜,性趣也就大发,也就不管蓓的极力劝阻,硬是和蓓做上了爱。Tommy大呼小叫,蓓也忍不住要左呻右吟。但那老房子的隔音可想而知,事后蓓埋怨不该在父母家里就XXOO,面对蓓的责问,Tommy说:“你父母不喜欢ML吗?他们不爱你吗?我们ML是快乐的事情,他们听到了应该高兴啊”。但事实如何,其结果大家自然就知道了。转天,蓓的父母就一致要求她们搬出家中,住到宾馆。


Tommy本想体验一下中国的生活,但无奈情况不允许,只好听从爱妻的劝告搬到了宾馆。转天一早,Tommy起床后随手将窗帘打开,向外望去。看了一眼就大叫了起来:“中国要打仗了”

蓓躺在床上一惊:“神经病,打什么仗啊”

Tommy飞身扑了过来,将蓓拉到窗前:“你看,中国军队在集合。。。。。。”。

蓓睁开睡眼看了看:“神经病,那是中国军队在出操,打什么仗啊”。

Tommy一脸的疑惑:“军队怎么会在平民的地方操练,中国军队没有军营吗?。。。。。。”


中午,Tommy和蓓一起来到了蓓父母工作的铁路局开办的餐厅,为她们举行中国式的婚礼。巧的是在这里还有一位军人在举行婚礼。Tommy一看军人穿的军服,兴趣来了,非要那位军人新郎转让他穿的军服。这位军人通过蓓转告Tommy说军队不允许转借军服。Tommy听了很是奇怪:“他穿的真是军服吗?”

蓓认真地告诉她:“他是中国军官,当然穿真军服,那里会骗你呢?”

Tommy听了很疑惑地说:“中国真的是共产主义,结婚都是军队包办,真好”

蓓听了回答他说:“结婚不是军队包办的,是他自己的事情,中国不是共产共妻”。

Tommy听了还是一头的雾水,自言自语地说:“既然结婚是私事,为什么他要穿军服呢?没有经过允许,怎么能穿军服办私事?军服是代表国家从事工作的。可中国怎么就。。。。。。”


过了几天,Tommy终于对中国有了了解,虽然有很多事情不理解,但还是接受了很多。这天晚上,夫妻二人在外面旅游回来,躺在宾馆的床上,说着说着,二人的“性”趣又上来了。这次可没有什么人来打扰了,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顾忌。于是,二人放心大胆地做起爱来。到了性头上,蓓也大声地呻吟起来。Tommy使足了力气,把宾馆的床和墙撞得砰砰直响。就在二人即将到达高潮的时候,猛地发现从门外未经过他们许可就闯进了几位便衣男人。并大声地对他们喊叫着什么。Tommy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题,忙用英文抗议。反倒是蓓有经验,忙用被子裹住身体,问:“你们找谁?”

“找谁?”其中一个便衣男人没有理会Tommy,对着蓓说:“抓你这个卖淫犯”

蓓一听知道误会了忙解释说:“他是我老公,我是美国人”

谁知道蓓这么一说,那位便衣男人更凶狠了:“你是美国人,我还是克林顿呢”说着就和另几个男人上去抓蓓。并把蓓从床上拖了下来。

Tommy一看老婆被人欺辱怎能不管,喊叫着就冲了上去。但就在这时候,门外闪出了一个身穿警察制服的男人。Tommy一看,忙跑过去,对警察说:“快帮忙,有人绑架我太太”。

那位警察看了看Tommy转身对那几个架着蓓的男人说:“先放开她,问她会不会翻译”。

蓓听了忙说:“我是他太太,我是美国人,我会翻译”

警察没有等蓓讲完:“XXX,你不要抵赖,我们都调查过了,老实交代,配合我们工作。。。。。。”

蓓一听名字就知道发生了误会,这XXX是蓓的一位远亲。原来,蓓的父母为了为这小二口人省一点宾馆的住宿费,就请了一个远房亲戚帮着登记了房间。这样就不会因为他们二人是外国人而多交钱。谁知道会引出了这样的麻烦。

。。。。。。


在公安派出所蹲了一夜,蓓被查清并非卖淫女郎,终于被放了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