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十七节造船也不容易啊

acomlf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最近事务繁忙,所以冷落了几位师傅。万望恕罪啊!”看着几个自己请来的宝贝一样的老人,还有李二狗请来的匠人们。罗承续笑得格外的热情。


“二公子事务繁忙,我等几个老头子等等也是份内的事情。”吴庞来了岛上也有十天了,自然对于罗承续的所为有了很深的了解了。显然他对于一个小孩子能够有如此的能力也是十分的惊讶。不过也对于自己的才能能够发挥有了更直接的认识。在他的眼中这个七岁多八岁不到的小孩子有着惊人的务实与慈悲。当几个老头子知道了这个孩子力排众议,花去了商会的大量金钱来养着眼前这些无法开工的机户的时候,这几个老头便对于这个由孩子领导的团队充满着好感。中华文化当中慈悲永远是值得尊敬的。


他们都是快入土的人了,原本以为一生也不会再有什么追求了,但是罗承续的出现给了他们一些新的选择,原本他们只是认为罗承续只不过是想要做一个象王直一样的大海盗而以。但是他们来到这里却发现完全不是这样。


整个不大的小岛上就象是一个有着强大生命力的难民营一样。四处跑来跑去的孤儿们和那些刚刚到岛上的难民们都得到了适当的安排。这些人刚刚的摆脱了惊恐未定的生活之后马上就进入了一种活跃而开放的生活当中。在岛上每一个人的工作最终的结果都将会落后到自己的身上。所以那些刚刚吃饱饭的百姓们有着强烈的自我能动性的参与到了岛上的工作当中。他们搬木头、搬瓦片都是在为自己建设新的房屋。背粮食、扛布匹都是为了自己的生活用度。所以这些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而商会从来不会强硬的给他们安排什么工作。但是人就是样,罗承续没有要求他们,他们却更加主动了。吃着免费的粮食还天天不干活在这里会被人绰脊梁骨的。


至于李二狗请来的几个匠人则要安份得多。他们本就是在政府里混得不如意的,官僚体系当中,手艺好的不如会做人的。所以对于外面的事物关心程度不如几个老头子。但是他们也同样感到了罗承续及商会的不同。所以他们对于商会更多是好奇,但是出于被封建文人那狗屎的曲解之后的明哲保身理论。所以他们对于外面的事物关心程度远远不足。


而罗承续在这些受他帮助的人身上没有得到任何的处好。这在一般的商人眼里几呼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那些有名的大善人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而且罗承续对于所有人一视同仁(苦力除外,这些人本就坏事做多了)。自己才六岁多就中了秀才,在老百姓看来应当是文曲星下凡了。但是对于他们这些被列入贱民行列的工匠们却无比尊重。这在大明朝是不可想象的。


至于罗承续给那些孤儿起名字,教他们识字等在吴庞的眼中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在这里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每一个原本对生活麻木的了的到了这里都是觉得与众不同。所人他们之前生活的相关概念在这里统统被打破。所以几个老人突然感到了自己的人生开始不同了,他们反而非常期待与这个孩子的正式会面了。


“几位师傅们不用过谦。几位先生都是大材。造船之事没有几十年的工夫哪能熟练,而几位又是个中翘楚,自然是岛上的贵客。”罗承续边说连给几人倒茶。吓得几个老头和李二狗请来的人不断的与他客气。他们一生都是工匠,贱业中人。哪里见过秀才对他们这么客气的。


“几位先生也来岛许久了。想必也知道承续去年家中受奸人所害。所以与几十位兄弟们一起寄居海岛。但是承续也算是读书人,胸中有正气。自知不能不此堕落干那些无本的买卖。所以一直以来严于律已。无奈人少力弱,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所以也无法回到故土,每每想起都以之为耻。无奈人终需吃饭穿衣。岛上地少,也产不了几个粮食。所以只好重操家中旧业,跑这海上的活计,以图立足。只是一无人二无船,一切都需从头开始。所以只好请几位老先生来到岛上帮助在下一二。”


“二公子严重了。几个老儿半截黄土埋了脖子还有何所求。二公子以礼相待小老儿们皆受宠若惊了。但有驱使,必尽心尽力就是了。”吴庞客气的回着罗承续。


“我等也受二公子礼遇之恩,自当报之。”一个李二狗请来的师傅出列也表了一下忠心。当然比起吴庞几人差了八条街。


“不知这位师傅贵姓。”罗承续礼貌的问道。


“在下江西薜仲青。”罗承续没有想到这里居然有一个非浙江本土人士。让他感到惊讶。


“薜师傅江西人为何却在此地?”


“在下几人当年因造船精熟,被调来监造内河粮船。故来到了浙江,只是此地工匠多有排挤于我,后戚大人要造战船又调我等到了昌国卫。故见二公子此地需要人物便交了银子被赎了过来。”此人为了让罗承续放心,所以不但介绍了他自己还顺便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看来也是个小心的人。


“好,几位都是造船的行家里手。不知道若预造大船岛上有哪些不足。承续又需准备哪些?”


“这,二公子,造船无非是木材、铁器、麻绳、竹篾等物而以,只是造不同的船又有不同的选材。二公子有先见之明已经建造了码头与船坞可见也非对造船一无所知。只是以老夫所看,这船坞宽四丈、长十五丈是否过大了。”


“大总好过于小嘛,大船坞可容大船进入修理,也可容多只小船进入修里。而小船坞则只能容小船进入,所以还是大一些好。再说有些大船无法在船台上所造,船坞也可用于造大船。”


“那只怕二公子之船坞怕是再有二年也难以修好。”吴庞沉思着。他造了一辈子的大船,也知道自宋以来大船就有船坞中下水的事例,但是眼前这个孩子居然知道这已经让他有些吃惊了。而更吃惊的是他有这样的想法,那他想造多大的船啊。


“无妨,现在苦力大多在帮助建房。所以人力不足。等那些新到民众的房屋建好之后则会有大量苦力空出。那时建造速度会快几倍。”其实依着造罗承续需要的大船坞没有几千人根本不可能短时间里造完,,不过罗承续准备继续的去抢苦力。只是这些想法他不想这么快的告诉这些船匠们。


“再者,承续也知不可一步登天。所以准备先造一些小船让培养一些木匠出来,然后等大船坞好了之后再造大船好了。近来之船皆非战船,承续听说那宁波象山等地多有些小船厂等,除去帮人造之外也帮人修船。便是我罗家当年也有船厂,只是想在现在应荒废了。故这些船只修养之事便是交与他们便可。”


“二公子高见。”几人原本见罗承续一开工就造了一个巨大的船坞。还以为罗承续好高务远。所以本想先提醒罗承续一下。但是眼看他原来做事有章法,也就把一些想法吞回了肚子里去。


“所以承续准备在港口北边建些船台,先造一些轻快渔船上手。几位以为如何。”


“此言大善。”几个老头和江西的船匠们都点头道。


“那就好,这样吧最近一段时间里几位就帮助建设部的工匠们建设四座小船台如何?”


“谨尊二公子令。我等必定揭心尽力。”几个船匠都马上表忠心。来了才知道罗承续手很松,在这里只要工作得当,那钱比外面多得多。


“对了,同时还希望几位能够帮我设计一个船样出来,近期能够出海搏那鲸鱼!”罗承续兴奋的说道。


“捕鲸?”几个老头都惊讶了起来。而江西的船匠们则比较平和,但这种平和在罗承续看来却是无知的平和。毕近只是造内河船的人,罗承续看到他们你看我我看你的就觉得不妙。


“这捕鲸可行否。几位旦说。”罗承续双手一摊做了个无所谓的样子。


“二公子。老夫等几十年来监造大小船只无数,却未造过用于捕鲸的船只。也不知此种船有何特性。且这鲸乃是海中鱼之王者。大者数十丈,小者也有几丈长。其重不知凡几。翻身成浪,喷沫成雨。此等之物哪里是人力所能捕得的。”吴庞惊讶于罗承续的异想天开。


罗承续一听也犯难了,他其本等于历史白痴,出了历史书与一些小说的描写之外根本不知道明代中后期的任何情况。别说这捕鲸了。他对于这个时代里唯一关于捕鲸的了解就是当年在网上看到的荷兰捕鲸船而以。所以他知道这个时代也是有捕鲸业的。原本他只是认为捕鲸不但能够为商业极累财富,还能够培养船员吧。但是现在居然这个时代最优秀的造船匠说他没有造过捕鲸船,连有没有捕鲸业都不知道。


“二公子那鲸鱼乃是海之王者,不知何处得罪于二公子。欲捕于它们。”江西的工匠薜仲青说道。


“这,薜师傅有所不知,这鲸鱼混身之物皆可用之。其肉可食之、其骨可入药(罗承续胡说八道的)、便是那鱼皮也有大用。犹其是那脂肪正是我工厂生产肥皂所需之物。众位师傅也都使过那肥皂了,相信也都知道此物之大用。而今工厂使用牛肉敖制价格昂贵,量也不足。故而今我等急需此大鱼。”


“原来如此。未想过此鱼有如此大用。老夫受教了。只是老夫确不知有何人捕过此鱼。故也不知这船当如何监造。”吴庞摇头晃脑道。


“天哪。这日子怎么过啊。”罗承续内心悲哀的想着。怎么人家穿越或重生都是想捉鲸鱼就捉鲸鱼,想打老虎就打老虎的。一个个穿越过来一下子就能够造枪造炮造大船地。我这里就这么难呢?我倒底哪里没有做好,会使得我什么都比人家要难上十倍。罗承续满脑子的穿越小说不断的过虑着。


见罗承续一脸铁青的坐着座位上一下子不说话了。几个老头也非常的识相没有打搅他,而是静静的坐在边上等他。


罗承续很快的发现了一些问题:各大小说当中主角们无不是能力出众。加之对历史了解得非常的详细,所以自然穿过来之后无所不能了。再看看自己那吓死人的历史知识,连万历之后的皇帝是谁都不知道的人基本不可能依赖历史知识得到好处。罗承续痛苦的发现了自己的最大缺点。而且罗承续发现人家穿过来都是八王气一抖人材大大的来。而自己找了半天,然后半抢半请的人材居然连自己最基本的要求都达不到。对于人材的收集能力太低显然是自己的第二个缺点。罗承续现在都不能用痛苦来形容了。要不自己反正知道荷兰有捕鲸船,干脆买两只过来好了。


等等,对啊。其他大能们过来无一不是大量的借重于欧洲人。自己为什么不也这样做呢。好不容易罗承续才长出一口气。那么要怎么去找欧洲人呢。罗承续又回忆起了杭州那边的教室与回回的清真寺。自己从来没有试过接受国外人的帮助是自己目前之所以万事都难的最主要原因。


“对啊,就这样办。”罗承续突然的大叫下了几个老头一跳。


“这二公子可是有办法了?”吴庞怯生生的问道。


“啊,办法还没有,但是可能有办法了。”罗承续哈哈大笑道:“即如此几位可先行监造船台。不若再造几种能够装货的又能够适应海战的船样给我吧。”


“这,船样道不难。小老儿过几日便给二公子送来。”


“大善。”


“那小老儿等便告退了。”吴庞以来事情完了转身想走。哪里知道罗承续又拉住了他。


“吴师傅莫急,还有紧要之事。”


“哦,还有何事。”吴庞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了。


“便是将来战船造好,没有火炮,当如何作战呢?”


“火炮?”吴庞登时就大眼睁小眼了:“ 二公子还要在那战船上添置火炮?”


“当然有船无炮这海战岂非被动捱打。”罗承续觉得很奇怪,人人都知道的道理还需要说吗?


“这,二公子从何处听说有船无炮便会被动捱打。”吴庞感到奇怪。他不明白罗承续的理论是从哪里来的。


“当年佛郎机人不就仰仗其船坚炮利,只花几百人,几只战船便与我明军周旋一年之久吗?”罗承续根本不知道当年的情况,倒是从前一世的记忆里知道了不少。这一世这些战争资料都是机密,他根本看不到相关的战争资料。加上很多东西早已记得模糊不清了,所以说出来基本上没什么自信。


“呵呵。”吴庞才想到罗承续不过是一个秀才,虽然文才了得。武事想必是不清楚的。所以吴庞估计他才会以一些道听途说来做为根据。根本不了解这个时代海战的实际情况。


“老夫不知二公子从何处听来那当年之战。然,以老夫与几位老友所谈之屯门之战来看,佛郎机人之火炮不过如此。佛郎机人确实熟悉水战,然其水战之利也绝非火炮。”


“哦。”罗承续倒是新鲜了,后世人总结出来的海战规律居然在这个老头这里不成立了。海战不打火炮打什么,看那后世的游戏里,哪个玩游戏之人不是把自己的船人装得象刺猬一样。葡萄牙人能够只用一国之实力就封锁整个阿拉伯沿海地区,强占霍尔木兹岛之后居然让萨非王朝几十年里抢不回来。后来不是英国人助阵,相信葡萄牙人还能够在印度洋里纵横无敌。整个16世纪里吓得西方人夜不能寐的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可以往来驰骋。强大到让整个西方联合起来对付他。但是在红海和印度洋里依然被小小的葡萄牙给封堵得难受至极。可见在世界的东方葡萄牙的海军之强大。而与东方国家相比罗承续并不认为葡萄牙的造船水平有多高。那么问题显然就出在水兵的素质、指挥官的水平和火炮的犀利上面了。


其他两者不谈,罗承续对于火炮的犀利那是相当的重视。不然后世主宰海洋的也不会是风帆战列舰了。所以说无论如何火炮他都要搬上船来。


“那佛郎机人为何能够在万里之外与我大明打一场战争呢?”


“万里,何来万里之说?”罗承续不知道,《明史》中《外国传》上记载的“佛郎机”,是这样写的:“佛郎机,近满剌加。正德中,据满剌加地,逐其王。”也就是说,明人和日后根据明人记述撰写明史的清初史臣,把佛郎机误认为是满剌加的邻国。而明代对于西方的认识的全面更新则是二三十年后的的事情了。而这个时代实际上许多人还不算真正的了解西方的佛郎机人,所以象吴庞这个的工匠头头才会问出:“这满剌加何有万里之遥。”


“满剌加?不至于吧。吴师傅可是认为佛郎机人来自于满剌加?”罗承续惊讶道。


“佛郎机人来自于满剌加以西嘛。”吴庞自信的说道。


罗承续真是满头的黑线了。不过,因为地理知识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算了算了,也罢,是我未有将地理普及于你等。等过两天我便会教与你们地理吧。今日还是说回这火炮好了。”


“为何吴师傅以为佛郎机人之炮不利呢。”


“当年之战老夫也算有所了解,佛郎机人之利乃在于战船与兵士。而非炮铳之利,佛郎机火炮与我明军火炮相比相差无几,无论射程、威力皆与我明军之火炮接近。无非其射速更快。但火铳者于海上其利不显。海上风浪、船速等皆会使铳难以命中。故火铳者射程虽远,三十丈外便难命中。且火铳者不利久战,炮放二十便需冷却。而二十炮者海战之中能中几人?二公子可知。便是我明军之战船对铳也未见有何利之有。”


罗承续没有意识到这个时代的海战居然是这样的。与他想象中那种两排战船面对面对着轰完全不同。怎么会这样。他并不明白这个时代,更不明白风帆时代的海战战术形成的规律。只是凭着他的一些观念而意测战争的形态。却忘记了战术的形成必然有其客观的规律。需要大量历史的积累,而不是某几个天材的空想。


“那为何当年会打得如此坚苦。”


“当年?当年之战卫所之军不堪以战,故汪(汪鋐)大人不得不召集滨海之民来抗击外虏。其听见炮声便作鸟兽散。如何能与那些佛郎机人作战。故才久攻不下,其后备倭指挥柯荣指挥明军在西草湾便大胜于敌。然佛郎机人之船甚利,虽胜却难大胜。不过依然是俘有那佛郎机人之大战两只。”


“那佛郎机人之船又比我大明利在何处呢?”


“我大明之战船多以风力前进,少用橹桨。进攻虽利却不如佛郎机人之大船进退自如。且其兵丁远强于我大明,佛郎机人的划桨大船叫蜈蚣船,进退如一,如臂所使。海上作战便是斗船力而不斗人力。故我大明之船难以胜之。光是放铳效用甚微。”吴庞毕近是一个造船匠,所以对于海战的细节并不了解,但是却比罗承续更明白海战的实际。罗承续的着这个老头的解说也越来越佩服他了。毕近一个从来没有参与过战争的人能够三言两语便让自己明白战争的形态,可见他也算是个人材了。不过罗承续也开始明白了葡萄牙之所以可以在大明的沿海纵横叱咤。


所谓蜈蚣大船就是西方的帆桨战船(gallies)。这种船在英西大海战的时候还有参战。是地中海时代里强大的战舰。但是这处战船在欧洲几乎是风帆炮舰之前唯一的战船。由于其结构简单,且速度很快。所以自希腊城帮时代一直用到了十九世纪。可见其确实有其优势。不过这种船也不是光有优点。由于其所需操作人数巨大、干舷过低不适合远洋、结构原因无法布置足够的火炮。所以当大航海时代开始之之后这种战船便无法再适应时代的需要了。而这个时代火炮命中率不足,所以近海当碰上了这种快速的战船的时候反而无法适应。反道不如不用火炮。而这个时代由于葡萄牙人使用的是帆桨战船也不可能会有数量巨大的火炮。所以自己那船坚炮利确实无从说起。罗承续差不多也算是明白了吴庞的意思了。


“虽如此,然火炮者使用得当也是威力巨大。故承续以为未来海战必是火炮的天下。”


“这,老夫不过为二公子监造战船,并非水战之才,想来二公子当是有所定计了。”


“当然,所以想问问吴师傅可以还会监造大炮呢?”


“呵呵,小老儿一生只与船打交道,哪里会造大炮。”听到吴庞的话罗承续很失望。但是他又想到了招别的人才来解决这个问题。


“那吴师傅可识得哪位工匠造火炮者手艺不错的。”


“哦,我大明火器精通者无一不在兵部辖下的那些作坊里。相来便是二公子想要人也是难上加难吧。”


“这,几十年里就没有个被裁汰出来的。”


“便是裁汰出来的二公子敢用之?二公子岂有不知我大明匠户乃是父传子、子传孙的规具,一入匠户营里,那便永远是匠户。象老夫这身有残疾而被扫地出门的少之又少。多是那些顽劣不堪或是手艺极差之辈。火炮铸造乃是火器当中最难者,技艺未精者虽能铸之,盖伤已多于伤敌,岂不缪呼。能造火炮之良匠在我大明也是万中无一。皆被朝庭视为珍宝,轻易不会裁汰。二公子想来是难以得到了。”


“啊。那看来便是造出大船,这火炮也是难以铸造了?”罗承续不经一阵黯然。


“也不然,那佛郎机人当中有会铸火器者,二公子可将来请之也未不可。”吴庞一句话点醒了罗承续这个梦中之人。


“对啊,其他主角们不都是这样干的吗?”罗承续兴奋的跳了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观念里的一个误区。那就是目前也没有想过借助国外的力量。


得到了自己的结论之后罗承续才发现薜仲青等江西工匠们在刚才那些战船与火炮的讨论当中居然没有发言,可见对于此也是不明白的了。所以没有发一方,罗承续看在眼里心里已有了计较。


……


送走了几个造船的人材。罗承续一下子轻松了,他突然想到自己其实也可以直接从欧洲人那里买些船回来就是了,哪里需要象现在这样困难。思路问题,思路问题啊!于是罗承续很快的找来了周清云寻问。


“周师傅,就你所知浙地周边哪里可有这耶稣会传教士?”


“二公子,何为也舒会穿教士?”


“啊,这个嘛。就是那些西洋和尚庙啊。”罗承续突然想到了这样简单的表达方式。


“这西洋人也有和尚。”周青云惊讶的问道。问得罗承续一怔。不至于吧明代了西方人居然没进入长江周边。


“便是那些身黑衣、胸口有那十字架的人。不过看你表情那便是没有了。”罗承续郁闷的说道。


“许是吧。”周清云好象做错了事一样的小心回道。


罗承续真是欲哭无泪了。也就是说他只能去澳门才有可能买得到西方的大船了。但是就目前商会里那几只小破船虽然咬咬牙也能够到澳门,但是危险性却很大。他不想让商会里不多的技术性人材这样白白的去冒险。又或者他还可以让商会里的人坐其他人的船前往。但是他又怕那些人无法独立的完成这样的任务。万一葡萄牙人搞了个破船来忽悠那些人怎么办。所以还是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于是呼,在周边地区里招工就成为唯一的方法了。只是罗承续不敢大张旗鼓的去招人。只好偷偷的记商会里的人一对一的去与那些船工们接触。许以早薪,果然还是有一些光棍的,技术不怎么样的,还有身体有些残疾的来到了岛上。然后罗承续又与吴庞等几人一起定了一个技术的等级标准。然后再在许给这些人的报酬之上许以更高的职位的收入,学名就叫技工等级。这样那些人看到了自己将来还有可能会有更多的收入于是原本来这里想骗吃骗喝的一些家伙都开始活动心思了。


然后罗承续再接再励,推出师傅帮带原则。即将一个师傅带出多少弟子也来做为技工的一个考核标准备。将来主管和其他的一些高位的人选也将由最会带弟子的师傅里评出。结果是这些不但自己不断的想办法的提高技巧,还非常高兴的印接了罗承续送给他们的那些孤儿。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商会里的几只小渔船开工建造了。由于是小渔船,所以吨位都只有十几吨到二三十吨而以。所以直接在沙地上用木树建立船台就行。所以虽然新的石制船台未建好,但是与此并不冲突。且由还克服了商会并没有买到大量的优质的木材的问题。这是商会的第一匹船,所以罗承续还搞了一个盛大的开工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